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如何辨药
    “这位小姐说笑了,也就是瞎琢磨而已,万万当不得什么真谛。”老板看到此女之后,便是知道来了识货之人了,当即连忙摆手,不敢显摆。

    那个美女也只是灿烂一笑,对老板的态度不置可否,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爷爷需要的药材,你们看这里有吗?”美女转身看向了身后的随从们。

    那些人一个个神色带着恭谨,听到这话,便有一个穿着长褂的人走出,在店里转了一圈,随即摇摇头道:“君兰小姐,此处并没有那等年份的药材。”

    郭君兰眼中掠过失望,但随即便又打起精神温和笑道:“没关系,我们再去看下一家吧,如果再不行,咱们也还有拍卖会啊。”

    说是这样说,但郭君兰的随从们都知道,拍卖会上的药材很容易拍出天价,他们这一次来药材市场,就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价格合适,年份也足够的药材。

    若是这里找不到,真的在拍卖会去拍的话,可能这一次带来的钱就不够了。

    不过郭君兰这般乐观,他们也不好打击,只能点头道:“但凭君兰小姐吩咐。”

    “那我们走吧。”郭君兰说着,便要转身离去。

    “那个,你好。”陈子龙想了很久,他觉得要是自己一点点去了解的话,可能真的需要很长时间,而且也不一定能有什么收获。

    现在他都有点后悔没有让阿标跟着了,不过阿标虽然对这个地方熟悉,可对药材是否熟悉可就不一定了。

    所以看到郭君兰这一行人之后,陈子龙就眼睛一亮。

    本来还在犹豫,可听说他们也要参加拍卖会,便终于下定决心,向他们请教。

    “嗯?”郭君兰微微诧异,转过身便看到陈子龙看着她。

    原本她还觉得陈子龙这个打扮的人应该会很识趣,不会跟自己接触,可现在陈子龙竟然跟她打了招呼,郭君兰还挺好奇的。

    “我想请问,你们也是准备去参加拍卖会的吗?”陈子龙腼腆一笑,希望以这个共同的话题让这行人带上自己。

    郭君兰惊讶了,而她的随从们却是眉头一皱,眼底掠过一抹鄙夷,正要阻拦,郭君兰却用眼神示意他们不必。

    “这位小兄弟,你也知道拍卖会吗?”郭君兰还算友好道。

    若是换了一个人,也许郭君兰并不会这么平和了,但是看陈子龙比较实诚腼腆,而且样子长得也不赖,起码应该不会是有歹意的人,这才如此平和。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跟我师父过来的,他说是带我来见识一下,不过因为拍卖会还没这么快开始,所以我想来这逛逛,只是……”陈子龙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四处看了看,那个意思郭君兰大概一看便明白了。

    郭君兰捂嘴轻笑一声,“你是因为不懂药材,所以想请我帮忙吗?”

    “对对对,只是,这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君兰姐姐你能不能答应?”陈子龙连连点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道。

    郭君兰的随从都对视一眼,眉头皱起,郭君兰身份不一般,他们是不太赞同带上陈子龙这个陌生人的。

    结果郭君兰稍微思索了一下便点头道:“好吧,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师父是谁,他是干什么的。”

    郭君兰还留了个心眼,想知道陈子龙是不是故意接近她的。

    “君兰姐姐,太谢谢你了,我师父叫做白朴子,不过我师父比较神秘,我现在也不太清楚他是做什么的,就是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陈子龙一阵欣喜,连忙感谢道。

    “什么!?”

    结果他的话音刚落,这群人包括药店老板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年轻人,你开玩笑吧,白朴子那是什么人,二十年了,都不曾收过徒弟,那样的大人物,你竟然说是你师父?能编个靠谱点的吗?”药店老板摇摇头,一阵轻笑,刚才还觉得陈子龙实诚,现在却觉得陈子龙太不靠谱了。

    这么虚荣的年轻人,早晚是要毁的。

    郭君兰一行人也很惊讶,她的随从更是轻笑摇头,眼中鄙夷更浓,同时也露出了警惕之色。

    而郭君兰在皱了皱眉头之后,看向陈子龙那一双清澈的眼神,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点头道:“我相信你。”

    “真的吗?”陈子龙也没想到白朴子名头这么大,看这些人的表情竟然还不相信自己。

    倒是郭君兰虽然眼中也没有太多的相信,但她这话还是让陈子龙有些高兴。

    “当然,不过,你好像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郭君兰的反应让她的随从眉头紧锁,眼睛对陈子龙充满了敌视。

    “我叫陈子龙。”陈子龙主动伸出手来,笑着道。

    “郭君兰,很高兴认识你。”郭君兰伸手跟陈子龙握了一下手。

    陈子龙感受着郭君兰那只手的柔软滑腻,也笑着道:“很高兴认识你,君兰姐。”

    “我们一起走吧。”郭君兰这些天也有些郁闷,因为家里的事情,而且身后这些随从保镖们都不可能跟她有太多的共同话题。

    现在出现一个陈子龙,这般跟她年纪相仿的人,瞬间感觉放松了不少。

    于是这一路在药材市场里面逛着,便一路给陈子龙说着各种药材的药性药相等等知识。

    陈子龙则听得如痴如醉,偶尔插上两句话,问上两个问题,却也很是新颖,让郭君兰不由眼睛一亮,说得更加兴起。

    她的随从们看到,原本一直情绪有些压抑的小姐能露出笑脸,之前的敌意也放松了一些。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够结合药材的各种特性,尤其是品相,气味,等等,就能够判断出一种药材的年份和价值了吗?”陈子龙很是兴奋道。

    “可以这么说,不过也并不完全准确,就比如一根人参,我们要从它的色、相、品、味、纹、须、珠、艼、芦等各个方面去判断,但是有时候自然环境影响很大,除非有人能够看透人参的生长过程,不过,这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