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7章 拔除暗伤
    现在他已经明白了,白朴子,在许多年前,也是一个武力近乎于地仙的强人。

    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重伤了。

    这才在众多老友的帮助下,隐姓埋名,隐居于此。

    但是这并不代表白朴子就没有遇到过追杀。

    这么多年来能够平安无事,必定是因为白朴子修炼的非凡功法。

    按照陈子龙的理解看来,白朴子,实际上就是一位没有真正摸到门槛的修真者!

    “师父,你想要真正的入门吗?”陈子龙突然看着白朴子,极其认真道。

    “入门?”白朴子明显一怔,似乎没料到陈子龙会这么说。

    这么多年来,白朴子不可能没有过这样的心思。

    只是因为诸多的原因放弃了而已。

    “没错,师父,其实你并不是捉摸不透这部功法,而是,因为你体内的暗伤。”陈子龙眼睛极为明亮,说的这些话,便是因为看透了白朴子的体内的暗伤。

    他,想要为白朴子疗伤!

    如果不是因为肥龙的要求,陈子龙还会将纯阳秘法一并交给白朴子。

    也许,纯阳秘法,正是开启这一部功法的其中一把钥匙。

    白朴子浑身微微一震。

    他不是没想过修复体内的暗伤,但一直以来,他都隐居于此,不再涉足江湖。

    自然也没有理由去麻烦那些高高在上的地仙。

    毕竟,他白朴子一出世,便会引起江湖的恩怨纷争,若有人为他治伤,便会受到牵连。

    如今陈子龙提出来,他也不禁眼睛一亮。

    自己的徒弟为自己疗伤,自然没有了过往的那些难题了。

    “子龙,做不到的话,别勉强,老头子我也已经享受过了这世间的种种,酸甜苦辣,没有一样落下的,我已经满足了。”

    这话说着便让人感觉有些心酸,明显透着一股落寞。

    但陈子龙还是听出来了白朴子的不甘。

    既然有能力,为何不做?

    之所以回来,不就是为了给白朴子治伤,然后顺便将他接到京城去吗?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了,陈子龙便会踏上前往欧洲的征程。

    那里,还有着即将开启的秘境等着自己。

    那一场机缘,陈子龙不可能错过。

    “师父,你放心吧,绝对不会勉强,我保证,你身上的暗伤,我能够让你彻底痊愈!”

    陈子龙的信心可不是无来由的,这么多年来的治病经验,自是不必多说。

    “好,那老头子我,就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为你多熬一些时日!”白朴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紧接着便是重重点头道。

    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陈子龙没想到。

    心神不禁受到触动。

    白朴子治好暗伤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要为自己铺路,这实在是让陈子龙无法淡定。

    “师父,我不需要你再为我去拼了,我想,你的那些老友也已经等了你很多年了,你,应该为了你自己去拼一把!”

    陈子龙也是吸了好长一口气,这才将这些话给吐了出来。

    然后,心里面便是轻松了。

    然而白朴子却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只是对陈子龙道:“来吧。”

    陈子龙点点头,便是让白朴子在书房的小床上躺好。

    而后他通过眼睛的透视,将白朴子身上的暗伤看得一清二楚。

    在丹田处,白朴子应该是受到了以为高手的冰寒气劲所伤,那里留下了一块持续破坏着丹田的寒气郁结着,凝而不散。

    就像是一块冰块长在了那个地方一般。

    除此之外,身上的多出经脉,都有着各种气劲割裂的痕迹。

    一些关键经脉,要么是堵了,要么是断裂了。

    陈子龙随便看了两眼,都感觉心神受到了一次强烈的冲击。

    如此多的暗伤,可想而知,当年白朴子是受到了多少高手的围攻?

    随便想一想,都足够让人心神震动的。

    一道画面自然在陈子龙脑海中浮现。

    一个一身苍劲,站立如松的青年,身穿白色长衫,站在风中,站在某一处顶端。

    四面八方,是各路追杀而来的高手。

    随着青年男子轻轻的勾起了一抹笑容,那些高手们便是疯狂的扑杀上来。

    然后,青年男子一拳一掌,用上了毕生所学,将敌人一次次击退,但身上也落下了一道道的重伤。

    经过一场大战,青年依然屹立,让人惊骇。

    然后那一天之后,青年名声镇四海,却也从此消失不见。

    念头到了这里,陈子龙便是心中涌起了一股油然而生的敬意。

    对白朴子的敬,比以前的还要更加强烈!

    “师父,我开始了。”

    说着,陈子龙摒弃了一切杂念,将心神完全落在白朴子身上的各处暗伤。

    天魔指用出,一道道的魔焰在指尖跃动。

    然后,陈子龙的五指就像是弹琴一般,在白朴子身上各处暗伤飞舞起来。

    一道道的小暗伤,简单的伤势都被轻松拔除。

    紧接着是比较大一点的。

    从小到大的顺序,将暗伤一道道拔除。

    白朴子则是一声不吭,却也紧咬牙关。

    有些经脉处的暗伤,以前就一直折磨着这个老人,但他依然坚挺下来,表面看去如正常人无二。

    实际上在不知道多少的夜晚,被暗伤折磨得无法入睡。

    唯有纯阳先天功的暖意滋养着,才让他活了下来。

    此时拔除这些暗伤,即便陈子龙的手法极为纯熟,基本不会让白朴子受到多余的痛苦。

    但触及那一处地方的时候,也依然会让白朴子感受到一轮深刻的痛苦轰炸。

    不过,幸好的是,轰炸过后,便是一种久违的轻松感。

    这种感觉因为太过久远了,以至于让白朴子都感觉身心愉悦。

    整个人的气质都在发生了质的飞跃。

    并且,他的气息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加强。

    以往功法无法运转到的地方,在暗伤被拔除,经脉被修复之后,便是轻轻松松的,自行运转了过去。

    自然而然的,白朴子的气息便是一节节的攀升。

    陈子龙感受到这些变化,更加没有停下手来。

    反而是心中为白朴子感到欣喜的同时,继续拔除着剩下的暗伤。

    就这样,一道道或大或小的暗伤,都在陈子龙手里被拔掉,白朴子的状态也变得更加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