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相依为命
    炎炎夏日,正是世间万物躁动频繁的季节。

    夜晚的庄稼地,一阵虫鸣蝉叫。

    此时,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脖子上挂着一枚古朴的戒指,腰间挂着一个竹制的篓子,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着鱼叉,对着庄稼地一阵搜索。

    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脸色有些面黄肌瘦,身上衣衫挂着几个补丁,看起来就是一个营养不良的小少年。

    不一会,貌似有了收获,少年眼疾手快,鱼叉对准某物插了下去。

    呱!

    只听一声惨叫,一只又肥又大的田鸡便被少年抓到了手上。

    少年脸上大喜,将田鸡放进了篓子里面,这才哈哈笑道:“好家伙,这一晚上已经弄了有两斤田鸡了,应该可以给嫂子加加餐了。”

    少年名叫陈子龙,田花村人,很小的时候便父母双亡,靠他哥哥将他抚养长大。

    只可惜,在二年前他哥刚娶了个县城大美女回来没两个月,便在跑货车的时候出意外离去了。

    丢下陈子龙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嫂子相依为命。

    若只是这样,日子也还不算难过,叔嫂二人还能相互扶持着过日子。

    但陈子龙他哥陈子峰用来跑长途的货车是借款买来的,于是他走了之后,欠下的一笔巨款便落到了陈子龙跟嫂子秦晓丽身上,足有十多万。

    这一下便像是天塌下来一般,秦晓丽整日以泪洗脸,后来看着陈子龙才十四五岁,也不忍心离开,便担起了这头家。

    明明是个县城的小姑娘,皮肤水嫩,娇滴滴的大小姐,却硬是下地干起了农活。

    忙完农活之后,还给村里人做小工,做针线,回来后还得照顾起小叔子的饮食起居。

    忙里忙外的,二年时间,便将那白皙的皮肤晒成了小麦色,整个人也变得极为干练。

    让陈子龙看在眼里,实在是又感动又心痛,恨死了这不公的老天爷。

    为了减轻嫂子的负担,改善伙食,陈子龙便从一个月前开始,干起了这个抓田鸡的行当。

    一般晚上抓好,回到家里留下两只,剩下的大部分陈子龙就会在第二天早上去一趟镇子把田鸡卖掉,然后换点钱给家里改善伙食。

    这一晚上下来,收获还不错。

    陈子龙便满脸乐滋滋的往回赶去,“也该回去了,不然嫂子该担心了。”

    十几分钟后,陈子龙已经看到了一个小篱笆院子里面一座小土房,那便是自己有些破烂却让人安稳的家。

    家里灯光昏暗,只有厨房兼洗浴的地方还有厅堂亮着灯光。

    陈子龙一喜,总算到家了,便加快了脚步往回跑。

    看到篱笆院子里有人影晃动,便像往常一样,准备献宝的叫道:“嫂子,我回来了。”

    “黄毛,你放开我!”

    怎么回事?

    陈子龙脸色一僵,心头突突一跳,“院子里不止嫂子一个!”

    愣了半响,陈子龙这才反应过来,“是黄毛!”

    陈子龙顾不得那么多,对着篱笆门一脚踹了过去,“砰!”

    小木门被踹开,陈子龙这才看清楚,院子里秦晓丽正被四五个人围着,其中一个头发染成了黄色的高瘦青年,正抓着秦晓丽的手。

    “黄毛!”陈子龙一下认出来,抓着秦晓丽手的高瘦青年正是村里的混混头子黄毛!

    “哟,这不是我小叔子么,来来来,快坐下,正好跟你说个事,你嫂子啊,已经答应要嫁给我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黄毛一脸笑嘻嘻的看着陈子龙,赶紧让人给陈子龙搬凳子。

    “子龙,不是这样的,他拿了一张欠条过来,说是你哥生前欠了他二十万,我不信,要拿来看,就被他抓住了!”秦晓丽一阵挣扎,可奈何女人的力气终究没有男人的大,一时之间也无法挣脱。

    “黄毛,拿开你的狗爪子,我哥就算欠谁的钱也不会欠你的钱,你想讹诈我们,告诉你,休想!”陈子龙心头一怒,果然是黄毛搞得鬼,他才不相信嫂子是那样的人。

    如果嫂子真要嫁人,早就嫁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而且,就算嫁,也绝不会嫁给黄毛这种地痞无赖!

    “哟呵,你以为不欠就不欠了,你有证据么?你没有啊,可是我有!”

    黄毛眼中怒色一闪,随即拿出一张借据扬了扬,一脸嚣张道:“借据就在这,二十万,不多不少,我知道你们还不上,那我就心软一次,做个亏本生意,只要你劝你嫂子嫁给我,这二十万咱们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秦晓丽听了拼命摇头,“子龙,你别听他的,呜呜……”

    秦晓丽还想继续说,却被黄毛直接捏住了脸蛋,捂住了嘴巴,只能惊恐的看着陈子龙。

    “二十万?黄毛,你还真把我们当傻子了,我哥的借据从来都是我放着的,那些账目我一清二楚,我警告你,立刻放开我嫂子,不然我要喊了!”

    陈子龙知道自己不敌,黄毛带着手下,一共有六个人,自己一个半大孩子,还营养不良,能干的动半个就不错了。

    从小就聪明的陈子龙,知道这个时候只能智取。

    果然,黄毛听了这话,彻底怒了,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手上的借据被他往小木桌上一拍,“小屁孩想不到还有点能耐啊,行,你哥不欠,你欠!”

    “什么!?”陈子龙一惊,黄毛的手下已经转而围了上来。

    “拿下他,让他按下指模!”黄毛狞笑一声,他的手下们便嘿嘿一笑,冲向了陈子龙。

    陈子龙心底怒火一烧,计上心头,便直接大喊起来,“快来人啊,黄毛欺负寡妇了!”

    “我草!”黄毛的手下听到陈子龙的大叫声,全都吓得脸色一白。

    在田花村里,最忌讳的就是招惹寡妇。

    只要遇到了,不管是地痞流氓,还是混混恶霸,村里人都会齐心协力,扛起锄头铲子就杀过来。

    就连嚣张的黄毛听到陈子龙这道喊声,也禁不住浑身一颤,脸色大变道:“立刻让他给我闭嘴!”

    陈子龙喊完之后,也没有愣着,而是拿起手上的叉子便对围上来的几人一通乱打。

    结果第一个上来的青年没料到陈子龙还有武器,一下被叉子划到,脸上直接划拉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痛得他哇哇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