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秦晓丽出事了
    “没,应该没有。”陈子龙心脏砰砰乱跳,眼睛完全不敢看向林夕。

    因为他已经确定,刚才那并不是幻觉。

    而是只要一个念头,便可以再次出现。

    这种感觉简直太美妙了,陈子龙怕自己控制不住,要是对林医生做出什么事情,那就太糟糕了。

    “估计是失血后遗症,心率加快,是不是还有点头晕?”林夕医生很漂亮,真的很漂亮。

    身上有那种城市女孩独有的气质,皮肤白皙,脸蛋精致。

    那轻轻张开的红唇涂抹着淡紫色的口红,处处透着一股轻熟却又青春的艳丽感。

    “好像有点。”面对漂亮的林医生这般关切的眼神,陈子龙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却也忍不住撒了一个谎。

    慌乱的心情下,感觉只有这样,才能不被美丽的林医生发现自己的秘密。

    “那你闭一下眼睛,伤口我还没给你检查完。”

    “嗯,好。”陈子龙顺势闭上了眼睛,尽量做到心无杂念。

    幸好,刚才那一幕没再出现,自己的心跳也慢慢恢复过来。

    几分钟后,便传来林夕一声惊叹,“陈子龙,你这恢复速度也太快了吧,这都已经结痂了,只怕用不了两天就能痊愈了。”

    “难不成,是我昨天记错了?不对呀,这确实是我给你缝合的伤口啊。”

    林夕一阵认真的捣鼓,陈子龙这个时候才突然发现,好像自己的身体确实有些不一样了。

    能看透一切的眼睛,超强的恢复能力,也许还有很多有待发现的其他特异之处。

    难不成,昨天那个梦是真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明明已经频死状态,却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然后还吃了那个老头的灵魂,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连串的问题涌上心头,陈子龙却无法解释。

    “陈子龙,你果然在这里,快跟我走,你嫂子出事了!”

    就在陈子龙陷入沉思的时候,突然村里的翠花婶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见陈子龙后,便焦急的喊了起来。

    陈子龙一听是秦晓丽出事了,整个人心头便是狠狠一抽,立马跳了起来,“翠花婶子,你说什么!?”

    “喂,陈子龙你别动,我还没给你换好药呢!”林夕一看陈子龙竟然要跑,立即叫道。

    翠花婶子看了林夕一眼,又看了陈子龙头上的纱布,便不禁犹豫起来,但脸上神色却是很焦急。

    “翠花婶子,你倒是说呀!”陈子龙简直着急死了,这个翠花婶子搞什么鬼,说一半又不说了。

    “唉,我也说不清楚,不过你这伤……”翠花婶子一脸为难,给人感觉情况有点复杂。

    “算了,别说了,翠花婶子,你现在立刻带我过去看看,我这伤不碍事!”陈子龙说走就走,拉着翠花婶子便往诊所外跑去。

    林夕只能一跺脚,气道:“喂,陈子龙你的药还没换呢!有没有点常识啊,你一个半大小孩能顶什么用,不知道报警啊?”

    “林医生,对不住了,我一会再回来换药。”

    陈子龙丢下一句话,便立刻风里火里的拉着翠花婶子拼命跑。

    “唉,陈子龙你慢点,翠花婶子受不了了。”李翠花一阵气喘,跑得整个上半身丰满的地方一抖一抖的。

    不过这个时候陈子龙也没心情看,虽然李翠花也算是远近闻名的美熟女。

    “翠花婶子,你直接告诉我,嫂子在哪吧,我自己去。”陈子龙一看李翠花那实在跑不动的样子,便不由得着急得跟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在,在村东头,小卖部那里。”

    李翠花说完,陈子龙便眼睛一亮,向着村东头便跑了过去。

    此时的村东头,小卖部旁边,黄毛等人将秦晓丽围了起来,眼神轻挑,脸上却是凶狠叫道:“秦晓丽,你找死啊,眼睛不知道看路啊,你看我这劳力士手表,都被你撞的摔坏了,你说吧,怎么赔?”

    “我,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明明是你自己站到我身后……”秦晓丽脸色都憋红了,劳力士啊,她虽然没见过,却听说过。

    那种手表这么名贵,这下摔坏了,要自己赔,那不得赔好几万?

    “呸!臭娘们,你还敢说,摔坏了东西想不认账是吧!?”

    昨天晚上没有达到目的,黄毛一晚上就寻思着怎么把秦晓丽这个美娇娘弄到手。

    没成想刚好在小卖部门口看见了秦晓丽,发现机会来了,心思一动,直接就上去拿了个地摊货跟秦晓丽碰瓷。

    看着秦晓丽那焦急的样子,黄毛就心痒痒的,寡妇的滋味他倒是想尝尝,就是一直没有尝到过。

    “不是,你这明明就是碰瓷,你还……”秦晓丽心头慌乱,不知所措。

    家里就那么点东西,替死去的丈夫还债的日子本就紧巴巴的,极其艰难,还要照顾小叔子。

    这一下虽然知道是黄毛故意碰瓷的,可看这架势,要是不拿点东西出来,根本就脱不了身。

    村里面虽然对调戏寡妇这是很忌讳,但是对黄毛这种直接明目张胆的坑钱事情,却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

    小卖部的店都关上了,就是不想趟这浑水。

    越想,秦晓丽便越着急,那满脸憋红的样子,却让黄毛等人看得眼睛冒光,口水都快要留下来了。

    “秦晓丽,你还想跟我耍赖是吧,你看要不这样,我知道你家也没钱,不如你陪我睡一觉,我就当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怎么样?”

    “你,流氓!”秦晓丽脸色一红,一气之下,对着黄毛便直接一巴掌打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下整个空气都变得紧张起来。

    秦晓丽自己都愣住了,不由自主地便害怕的往后退去。

    黄毛的手下看得眼睛瞪圆,而黄毛则是慢慢扭过头看着秦晓丽,脸上一狰狞道:“玛的,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将这娘们抗到小树林里,老子今天就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

    “黄毛,你个王八蛋,你敢动我嫂子一根汗毛试试!”一个愤怒的声音陡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