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千四百三十二章 大获全胜
    “来了。”法正回望西方,舰船已经出现在了恒河之上,就像法正估计的那样,李优那家伙,绝对会赶回来。

    “拉胡尔,试炼结束了。”徐庶的声音带着有些怪怪的腔调从远方遥遥传递了过来,“人神试炼的最后一幕了。”

    看着正面的汉军,又看了看背靠的恒河,恒河上出现在舰船,以及站在舰首横刀立马的关羽。

    输了,一败涂地,连逃都没有可能逃了,前有数万汉军阻击,后有恒河,更重要的是打了十多个小时,已经精疲力竭的贵霜士卒,在汉军出现的那一刻,最后一口气散掉了,不战自溃。

    碧青色的参道直接从战舰的前方铺设到了拉胡尔后方的河堤上,明明只是贵霜常用的云气固化秘法,在这一刻却自然的带上了几分神佛固有的威严,无数的贵霜士卒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自然的丢弃了手上的武器,早已累极的他们,在神降临之后,彻底放弃了战斗。

    巴里坤看着那如神如魔的身影,率领着天兵从恒河上跨水而来的时候,哪怕他很清楚这不过是强大的汉军,甚至未必会比之前自己对战的那些汉军强多少,这一刻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天兵。

    “败了。”拉胡尔轻声的说道,明明距离胜利就只剩下一步的时候,关羽出现了,原本以为还需要五天才能降临的关羽,在他们最疲累的时候降临了,原本所想的以逸待劳,根本就只是一句笑话而已。

    “拉胡尔,投降吧。”关羽的马蹄落到恒河堤岸上之后,对着前方已经自然开始崩盘的贵霜士卒说道。

    血战定下胜负?不,完全不需要这样,真正的胜利,其实在关羽出现的那一刻就确定了。

    承接郭嘉数年前的布局,人神试炼就此画上休止符,今日之后,恒河中下游婆罗门教的一切规则都顶不住关羽的一句话,宗教,信仰,文化,各种各样的冲突,在真神面前都是毫无意义的存在。

    消弭整个婆罗门的手段,在数次因为贵霜的算计偏差出轨之后,最后还是如当年郭嘉所估计的那样拐回了正规,具备了彻底从文化,从思想上同化整恒河中下游的基础。

    看着已经开始自然溃散的军团,拉胡尔心知已然无力回天,哪怕有再多的想法,面对当前这种局势也已经失去了价值,就算是这个时候,韦苏提婆一世也顺流而下,恐怕也无法挽回了。

    “撤吧,能跑多少就跑多少吧。”巴里坤对着拉胡尔说道。

    拉胡尔只是笑了笑,指着一直在外围游曳,没有主动进攻的白马义从,这世间有能在平原上跑过白马义从的军团?没有的,更别说这些士卒已经精疲力竭,自我放弃了。

    “那至少站着死!”巴里坤大声的对着拉胡尔说道。

    “突围吧,能指挥多少突围,就指挥多少突围吧。”巴里坤大声的呵斥道,“就算是精疲力竭了,总还有愿意和我们一起冲杀的,就算是死,难道要像这样不战而降?”

    拉胡尔摇了摇头,看向关羽,下达了最后的突围命令,然而很多的军团就算是收到了这一命令,面对现在的局势,也直接束手就擒,根本没有进行突围的意思。

    当然拉胡尔的铁杆们,以及小部分贵霜支援军团的军团长,则是在收到拉胡尔的命令之后,迅速朝着西侧冲了过去。

    可惜这个时候形势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了,就算是汉军最普通的士卒,这个时候也因为关羽的抵达,而从精疲力竭的身躯之中榨出来了些许的力量,在胜利的曙光之下,奋力的朝着贵霜战线发动了强攻。

    之前极难打穿的贵霜防线,现在不说是如纸一般轻易能撕碎,但也没有了之前那种韧劲,军功爵制度之下,封侯拜相的希望摆在眼前,汉军士卒最后的力量直接爆发了出来!

    “冥顽不灵!”关羽冷漠的看着朝着西方突围的拉胡尔,直接率领着校刀手追了上去,而殿后的杜尔迦竭尽全力激发出的军团天赋,面对校刀手斩神的一刀,根本没有发挥出任何的效果。

    “将军,您一定要杀出去!”清冷的刀光从杜尔迦身上砍杀过去,心神意志与身体同时完蛋的杜尔迦回望了一眼西撤的拉胡尔,哪怕直觉已经告诉了杜尔迦,这一次怕是谁也逃不了,但杜尔迦在倒下的时候,还是带着些微的祈祷,希望拉胡尔能杀出去。

    看了一眼倒在自己战马前的杜尔迦,一个有资格成就大军团统帅的将校就这么死了,关羽微微摇头,命令士卒为其收尸,待之后与拉胡尔一同葬于恒河沿岸。

    张辽这个时候已经杀得血流成河,大量的贵霜士卒在看到那带着残影的白马义从直接跪地求饶,杀敌的效率实在是太离谱了,尤其是现在这种溃散了情况。

    “丢下武器,原地蹲下,乱跑者,杀无赦!”张辽的声音配合着白马义从的迅捷残影,带着些许的金铁之音,无数贵霜士卒直接丢下武器,跪地求饶。

    “大自在,你跑啊!”黄忠这个时候已经兴奋了起来,铠甲已经炸开,变成了肌肉佬,之前被大自在伤到了,差点没跑掉,不过这次就不会这样了,堵住你小子,等一会儿一群人弄死你!

    大自在头也不回的往一旁跑,现在这个局势要是被裹住,别说他是双破界,就算是他是三破界也会被打死。

    “我去阻拦他们,拉胡尔你们先跑吧。”萨卡拉对着拉胡尔说道,随后率领四千多刹帝利武士反身断后,拉胡尔沉默了一瞬,有些奇怪,但看到萨卡拉的行为也没有说什么。

    然而萨卡拉和拉胡尔分开之后,直接恒河沿岸跑了过去,谁要和你拉胡尔一起死啊,趁现在汉军追的都是你拉胡尔,我赶紧从恒河上跑路,刚好现在白马义从来不及封锁恒河这边。

    刹帝利武士一脚踩在恒河水面上,直接往对面冲了过去。

    而这时从后方舰船上赶过来的臧霸看着这一幕,二话没说直接率领盾卫从船上挑了下来。

    “萨卡拉,和仲台的宿怨,从恒河缔结,那就在恒河上让我们给他画上休止符!”臧霸提着大盾直接战船上跳了下去,踩稳了水面朝着萨卡拉追了过去,而萨卡拉听到臧霸的话,又看了看甲胄齐全,人均一米八朝上的盾卫,面色铁青。

    “别管他们,迅速撤退,渡过恒河,往林子里面走,盾卫虽强,不至于团灭我等,可白马义从腾出手,从恒河上横穿而过,我等必死无疑!”萨卡拉看了一眼盾卫,头也不回的朝着恒河对面跑去。

    “老子在船上休息了一天,之前吃饱喝足,你现在饿不?”臧霸狂笑着说道,“就算你跑过去了,没吃没喝,你能支撑多久,不如像个爷们一样,与我一战如何!”

    萨卡拉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臧霸说的是实话,刹帝利武士军团也折腾了一天,现在也快精疲力竭了,哪怕因为他们的身份,吃的比较好,但体力的损耗又不是假的,休息了一天的盾卫,耗都能将刹帝利武士军团耗死。

    思及这一点,萨卡拉的心头不由自主的蒙上一层阴影。

    拉胡尔不断的调整位置,甚至调换阵型,裹挟着大量的士卒西撤,期间有不少的士卒跳入恒河进行泅渡,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之前没有用箭雨射杀刹帝利武士军团,只是因为贵霜的战线依旧厚实,而射声和长水需要盯着高价值目标,而现在贵霜不少溃卒已经蹲在地上一动不动,溃逃的规模在迅速下降。

    “子龙,帮忙拦住大自在!”黄忠对着赵云的方向大吼道,大自在奋死一搏,黄忠没拦住,让对方突了出去。

    赵云闻言左右看了看,然而还未出手,就看到一根狼牙箭从大自在的后胸穿过,而黄忠一箭射中又掏出三根,看起来就像是要当场将大自在打死,而这时大自在挥枪横扫,强行打飞了黄忠的箭矢,但随后处于视觉盲区的一箭又钉在了大自在的胸口。

    眼见西撤已然必死无疑,大自在直接拨马朝着恒河冲了过去,坠马之后直接消失,赵云和黄忠一愣,瞬间反应过来,这个时候贵霜的云气已经散了大半,两人也已经能动用各自的内气,直接丢出大量的军团攻击朝着恒河砸去,可惜愣是没有看到大自在的尸体。

    “没杀死!”黄忠面色铁青,自己被刺了一枪啊!

    “压根没想过这家伙居然这么不要脸!”赵云面色也不对,沉水直接不冒头,顶级猛将的颜面都不要了。

    “到此为止了!”关羽连斩杜尔迦,达斯古塔,巴里坤,维卡斯,帕萨,最后终于追上了拉胡尔,横刀立马堵在穷途末路的拉胡尔面前。

    拉胡尔没有一句话,只是抽出自己的佩剑,朝着关羽发动了最后的攻击,青龙偃月刀划过,拉胡尔剑断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