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16章
    交战双方所使用的武器在性能上存在着明显的差距,至于作战经验更是相差甚远,这让特战团得以比较容易地对躲藏在民房里的抵抗者形成火力压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打垮了这一道脆弱的防线。

    但这里是平户藩生产火炮的场所,说不得前方的某间民房窗户后面就架着黑洞洞的炮口,顾虑到这一点的特战团也不敢冒进,而是将火线上的兵力分散开来,呈弧形慢慢向目标区域包抄过去。

    孙真猫着腰摸到一间民房外,打手势向另一边的手下发出指令之后,便起身一脚踹开房门,端着枪冲了进去。另一个方向的手下也随他一起冲进房中,与他背靠背完成对屋内空间的控制。随后又有数名海汉士兵紧跟着鱼贯而入,确保这间民房里没有被遗漏的角落。

    其实像这种在一线冲杀的作战任务,已经被提升为上尉的孙真完全没有再亲历亲为,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在战场上亲自带队拼杀,要让他坐镇后方指挥还真是待不住,在向高桥南请战之后,孙真便又一次出现在了火线上。

    屋内倒是有几个本地人,不过已经在刚才的交战中被穿射进来子弹打中,这个时候早就倒地不起了,虽然尚未断气,但也已经失去了挣扎反抗的能力。这种棚屋里里外外就只有几根承重的柱头和房梁是木头的,其他地方都是竹子和稻草等材料制成,连木板都没几块,根本就挡不住子弹。

    以孙真的经验,不难看出这种棚屋都是近期搭建的临时建筑,否则以这么脆弱的建筑结构,一旦到了台风季,这种棚屋会被连根拔起刮到天上去。

    果然一番检查之后,便发现这屋里并非住人的地方,大半空间都堆放着用于冶炼钢铁的焦炭、石灰石等各种原料,看来只是作为临时仓库使用。而周围这一些类似的棚屋,应该也都是被赋予了同样的职能。

    抵抗者藏身这样的地方与海汉军交战,足见其对于海汉的作战方式缺乏基本的了解。这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以前从未与海汉军交过手,或者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军人。

    要验证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孙真让会讲日语的手下对奄奄一息的俘虏进行问话后,很快便确认了这些抵抗者的身份。

    果然这些人并非平户藩的藩军,而是镜川本地的居民和从事冶炼工作的匠人,而真正负责守卫此地的藩军,已经在上午就被调去平户港那边。由于藩军被临时调走,这些青壮就被召集起来担当守卫,而被赋予留守任务的这些人虽然也分配到了一些武器,但对于如何打仗就纯粹是门外汉了。

    他们面对突然来袭的联军舰队毫无办法,只能放弃薄香渔港退守内陆,但没想到对方登陆之后并未直接前往东边的平户城区,而是径直杀进了山沟,直扑镜川而来。仓促之间这些人也组织不起像样的防御,只能选择躲在棚屋里放一枪算一枪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交战双方所使用的武器在性能上存在着明显的差距,至于作战经验更是相差甚远,这让特战团得以比较容易地对躲藏在民房里的抵抗者形成火力压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打垮了这一道脆弱的防线。

    但这里是平户藩生产火炮的场所,说不得前方的某间民房窗户后面就架着黑洞洞的炮口,顾虑到这一点的特战团也不敢冒进,而是将火线上的兵力分散开来,呈弧形慢慢向目标区域包抄过去。

    孙真猫着腰摸到一间民房外,打手势向另一边的手下发出指令之后,便起身一脚踹开房门,端着枪冲了进去。另一个方向的手下也随他一起冲进房中,与他背靠背完成对屋内空间的控制。随后又有数名海汉士兵紧跟着鱼贯而入,确保这间民房里没有被遗漏的角落。

    其实像这种在一线冲杀的作战任务,已经被提升为上尉的孙真完全没有再亲历亲为,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在战场上亲自带队拼杀,要让他坐镇后方指挥还真是待不住,在向高桥南请战之后,孙真便又一次出现在了火线上。

    屋内倒是有几个本地人,不过已经在刚才的交战中被穿射进来子弹打中,这个时候早就倒地不起了,虽然尚未断气,但也已经失去了挣扎反抗的能力。这种棚屋里里外外就只有几根承重的柱头和房梁是木头的,其他地方都是竹子和稻草等材料制成,连木板都没几块,根本就挡不住子弹。

    以孙真的经验,不难看出这种棚屋都是近期搭建的临时建筑,否则以这么脆弱的建筑结构,一旦到了台风季,这种棚屋会被连根拔起刮到天上去。

    果然一番检查之后,便发现这屋里并非住人的地方,大半空间都堆放着用于冶炼钢铁的焦炭、石灰石等各种原料,看来只是作为临时仓库使用。而周围这一些类似的棚屋,应该也都是被赋予了同样的职能。

    抵抗者藏身这样的地方与海汉军交战,足见其对于海汉的作战方式缺乏基本的了解。这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以前从未与海汉军交过手,或者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军人。

    要验证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孙真让会讲日语的手下对奄奄一息的俘虏进行问话后,很快便确认了这些抵抗者的身份。

    果然这些人并非平户藩的藩军,而是镜川本地的居民和从事冶炼工作的匠人,而真正负责守卫此地的藩军,已经在上午就被调去平户港那边。由于藩军被临时调走,这些青壮就被召集起来担当守卫,而被赋予留守任务的这些人虽然也分配到了一些武器,但对于如何打仗就纯粹是门外汉了。

    他们面对突然来袭的联军舰队毫无办法,只能放弃薄香渔港退守内陆,但没想到对方登陆之后并未直接前往东边的平户城区,而是径直杀进了山沟,直扑镜川而来。仓促之间这些人也组织不起像样的防御,只能选择躲在棚屋里放一枪算一枪了。交战双方所使用的武器在性能上存在着明显的差距,至于作战经验更是相差甚远,这让特战团得以比较容易地对躲藏在民房里的抵抗者形成火力压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打垮了这一道脆弱的防线。

    但这里是平户藩生产火炮的场所,说不得前方的某间民房窗户后面就架着黑洞洞的炮口,顾虑到这一点的特战团也不敢冒进,而是将火线上的兵力分散开来,呈弧形慢慢向目标区域包抄过去。

    孙真猫着腰摸到一间民房外,打手势向另一边的手下发出指令之后,便起身一脚踹开房门,端着枪冲了进去。另一个方向的手下也随他一起冲进房中,与他背靠背完成对屋内空间的控制。随后又有数名海汉士兵紧跟着鱼贯而入,确保这间民房里没有被遗漏的角落。

    其实像这种在一线冲杀的作战任务,已经被提升为上尉的孙真完全没有再亲历亲为,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在战场上亲自带队拼杀,要让他坐镇后方指挥还真是待不住,在向高桥南请战之后,孙真便又一次出现在了火线上。

    屋内倒是有几个本地人,不过已经在刚才的交战中被穿射进来子弹打中,这个时候早就倒地不起了,虽然尚未断气,但也已经失去了挣扎反抗的能力。这种棚屋里里外外就只有几根承重的柱头和房梁是木头的,其他地方都是竹子和稻草等材料制成,连木板都没几块,根本就挡不住子弹。

    以孙真的经验,不难看出这种棚屋都是近期搭建的临时建筑,否则以这么脆弱的建筑结构,一旦到了台风季,这种棚屋会被连根拔起刮到天上去。

    果然一番检查之后,便发现这屋里并非住人的地方,大半空间都堆放着用于冶炼钢铁的焦炭、石灰石等各种原料,看来只是作为临时仓库使用。而周围这一些类似的棚屋,应该也都是被赋予了同样的职能。

    抵抗者藏身这样的地方与海汉军交战,足见其对于海汉的作战方式缺乏基本的了解。这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以前从未与海汉军交过手,或者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军人。

    要验证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孙真让会讲日语的手下对奄奄一息的俘虏进行问话后,很快便确认了这些抵抗者的身份。

    果然这些人并非平户藩的藩军,而是镜川本地的居民和从事冶炼工作的匠人,而真正负责守卫此地的藩军,已经在上午就被调去平户港那边。由于藩军被临时调走,这些青壮就被召集起来担当守卫,而被赋予留守任务的这些人虽然也分配到了一些武器,但对于如何打仗就纯粹是门外汉了。

    他们面对突然来袭的联军舰队毫无办法,只能放弃薄香渔港退守内陆,但没想到对方登陆之后并未直接前往东边的平户城区,而是径直杀进了山沟,直扑镜川而来。仓促之间这些人也组织不起像样的防御,只能选择躲在棚屋里放一枪算一枪了。交战双方所使用的武器在性能上存在着明显的差距,至于作战经验更是相差甚远,这让特战团得以比较容易地对躲藏在民房里的抵抗者形成火力压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打垮了这一道脆弱的防线。

    但这里是平户藩生产火炮的场所,说不得前方的某间民房窗户后面就架着黑洞洞的炮口,顾虑到这一点的特战团也不敢冒进,而是将火线上的兵力分散开来,呈弧形慢慢向目标区域包抄过去。

    孙真猫着腰摸到一间民房外,打手势向另一边的手下发出指令之后,便起身一脚踹开房门,端着枪冲了进去。另一个方向的手下也随他一起冲进房中,与他背靠背完成对屋内空间的控制。随后又有数名海汉士兵紧跟着鱼贯而入,确保这间民房里没有被遗漏的角落。

    其实像这种在一线冲杀的作战任务,已经被提升为上尉的孙真完全没有再亲历亲为,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在战场上亲自带队拼杀,要让他坐镇后方指挥还真是待不住,在向高桥南请战之后,孙真便又一次出现在了火线上。

    屋内倒是有几个本地人,不过已经在刚才的交战中被穿射进来子弹打中,这个时候早就倒地不起了,虽然尚未断气,但也已经失去了挣扎反抗的能力。这种棚屋里里外外就只有几根承重的柱头和房梁是木头的,其他地方都是竹子和稻草等材料制成,连木板都没几块,根本就挡不住子弹。

    以孙真的经验,不难看出这种棚屋都是近期搭建的临时建筑,否则以这么脆弱的建筑结构,一旦到了台风季,这种棚屋会被连根拔起刮到天上去。

    果然一番检查之后,便发现这屋里并非住人的地方,大半空间都堆放着用于冶炼钢铁的焦炭、石灰石等各种原料,看来只是作为临时仓库使用。而周围这一些类似的棚屋,应该也都是被赋予了同样的职能。

    抵抗者藏身这样的地方与海汉军交战,足见其对于海汉的作战方式缺乏基本的了解。这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以前从未与海汉军交过手,或者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军人……

    要验证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孙真让会讲日语的手下对奄奄一息的俘虏进行问话后,很快便确认了这些抵抗者的身份。

    果然这些人并非平户藩的藩军,而是镜川本地的居民和从事冶炼工作的匠人,而真正负责守卫此地的藩军,已经在上午就被调去平户港那边。由于藩军被临时调走,这些青壮就被召集起来担当守卫,而被赋予留守任务的这些人虽然也分配到了一些武器,但对于如何打仗就纯粹是门外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