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国术对战
    我发现了跟在自己身后的中年男子,眉头微微一皱,想了一下,朝着东城的水溪公园走去。

    走进水溪公园之后,我找了一块僻静之处,停了下来,转身朝着跟在身后的中年男子看去:“朋友,有何见教?”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那就请吧!”我一招猛虎出洞势站在当场。

    形意拳除了最核心的五行拳之外,再进一步就是十二形,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能够精通十二形的全部打法,基本上都只修炼二到三形而已。

    我便精通十二形之中的龙形、虎形和熊形,其中在虎形上下功夫最多。

    面对中年男子,从其气息之中,我感觉到了一丝危险,自然而然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虎形。

    猛虎出洞,缩头、含胸、收腹、曲膝、右手虎爪护咽喉、左手掌心向下护下阴、后背大龙弯成弓,蓄力而动,当然脚下仍然是万年不变的三体式步法。

    三体步本来就暗含蓄力之法,后背大龙弯成弓,再一次蓄力,二力叠加,所以猛虎出洞的后手,便是恶虎扑食。

    虎形三绝:一扑、一掀、一剪。

    我这边一亮拳架子,中年男子的眼神便是一凛,随之身体一动,八卦掌的推磨势瞬间亮了出来,小碎步慢慢的围着我移动了起来。

    “原来朋友是八卦掌传人,不知是那一派?”我双眼紧盯着中年男子,身体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程派八卦掌传人张震山。”中年男子报了名号。

    “薛派形意传人王默。”我也报了自己的名号。

    “几十年过去了,薛派形意传人终于敢出来走动了,呵呵!”张震山呵呵一笑,话中带刺。

    当年薛颠大师因为一贯道的事情被人民政府用机枪扫射而死,其身后的徒子徒孙们便从此销声匿迹,为求自保,不敢自称薛派传人。

    张震山这是在嘲笑我这名薛派形意的传人。

    “呵呵!”我也是呵呵一笑,说:“以程师当年之傲骨,若是知道自己的徒孙为几升米而折腰,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地底下跑出来。”

    “哼,少逞口舌之快,看掌。”张震山的身体突然朝前一个跨步,左手单换掌劈头盖脸朝我的脑袋砸了过来。

    我双眼一眯,背后大龙噼里啪啦,一阵骨爆之声,身体猛然朝前弹了出去,双掌自胸前朝上举起,使了一招虎洗脸。

    虎洗脸虽然是防守的招式,双掌护脸,双臂护喉,双肘护心,但却加了扑劲,是硬打硬撼的猛招。

    因为只要听见响,我便会马上双掌下按,使出恶虎扑食的杀招。

    张震山看到我护住全身要害,硬闯而来,却是身体溜溜一转,使了一招老鳖漩涡,瞬间避其锋芒,来到了我的身体左侧,随之右手一记戳掌,直插我的眼腰。

    国术界有一句谚语:太极奸、八卦滑、形意毒。

    八卦掌全名叫做游身八封掌,拳打弧线,而形意却是硬打硬撼的功夫,专打直线。

    张震山的这招老鳖漩涡把八卦掌的滑给演绎的淋漓尽致。

    我看见眼前张震山的身影消失,便知不好,身体猛然下蹲,同时左脚为轴,右脚尖下扣,横扫了出去。

    这招叫做白虎扫尾,一扫就是一个圆,360度。

    双方对战,若是用眼睛判断出对方的拳势,然后反馈给大脑,大脑做出思考之后,再指挥身体做出相应的动作,那一切都晚了。

    国术,唯快不破,不是一句空谈。

    而国术的打法,就是各种的连环套,考虑了所有攻防和危险,每一招打法都是防中有攻,攻中有防,对战之时,你只需根据身体的条件反射打出来就可以了,你根本不需要思考,这就是拳经中说的打人如走路的意思。

    走路人人都会,根本不需要任何思考。

    我身体往下一蹲,张震山的戳掌便插不下去了,因为他再插的话,便会插在我的右手臂上,而此时我的右脚已经扫向他的脚踝。

    于是张震山只好朝后退了半步,他这一退,我蹲在地上的身体猛然伸展了开来,双掌朝前、朝上,一招恶虎扑食朝着他扑了过去。

    虎生风,势勇而神威。

    张震山脸色一片严肃,他在后退之中已经来不及变招,更何况我这一扑即快又毒。

    形意毒可不是仅仅说说而已。

    “嗨!”张震山轻喝一声,同时双掌如风轮,使出了劈风掌。

    砰!

    四掌相撞,我的虎扑之势停了下来,而张震山的身体却是噔噔噔后退了三步。

    一招得势,我岂会罢手,脚下鸡踩步朝前硬踩,噔噔噔,就是三步,同时双拳当胸撞出,使了一招虎撞开山。

    砰!

    出手就是一声响,我这招虎撞可是丝毫不留手。

    此时的张震山脸上终于变色,他本来并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但是三招过后,却被我逼退三步,与此同时,我这招虎撞,拳未到,劲风已然及身,可见力量之大,劲力之猛。

    这招虎撞之快,同时张震山刚才又在后退,所以我自信他不可能有时间使出八卦游龙步,避其锋芒,攻其不备,只有硬接一途。

    “哼!”张震山冷哼了一声,双掌青筋暴起,竟然使出了大摔碑掌。

    正宗八卦掌没有大摔碑掌,程派八卦掌最厉害的掌法是龙形掌,而尹派最厉害的掌法是牛舌掌。

    至于大摔碑掌,其实是一门硬功夫,八卦掌一身功夫都在掌上,自然需要修炼铁沙掌,八卦后代弟子,有的人铁沙掌练到了一定火候,便将八卦掌之中加入了少林的大摔碑掌。

    我没有想到张震山竟然也会大摔碑掌。

    砰!砰!

    双拳对双掌!

    我的攻势立止,同时拳骨处传来一阵疼痛,张震山的大摔碑掌很强。

    噔!噔!

    这一次我和张震山两人同时各退了一步,双目相望,都没有马上再出手。

    “没想到小小的浮山市,竟然还藏着一支正宗的薛派形意。”张震山开口说道。

    我微眯着双眼,没有说话,等待着他的下文。

    “你的虎形练的很不错,五十招之内,你我都没有取胜的把握,五十招之后,那就只能各按天命。”张震山继续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承认张震山所说没错,他至少通了八条经脉以上,并且所习练的八卦掌也是真传的程派八卦掌打法,我想取胜并不容易,打到最后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一死一重伤。

    “国术凋敝,就此罢手,如何?”张震山眼睛里露出询问的目光。

    “哼,你说打就打,说停就停,当我浮山武林没人吗,想走,就再接我一拳。”说着,我朝前一个跨步,同时后脚跟前,右拳闪电般打了出去。

    半步崩拳!

    虎形我练的最精,而半步崩拳却是我最大的杀招,虽然跟当年郭云深大师的半步崩拳相差很远,但是其螺旋劲的运用,我已经摸到了门槛。

    螺旋半步崩,从脚到膝到跨到腰到脊椎到手臂再到拳尖,都拧裹着一股扭劲。

    崩拳的螺旋劲跟八卦掌龙形掌的螺旋劲有异曲同工之秒,当然细微之处还有很大的差别。

    半步崩拳的螺旋劲,是为了弹开所有的阻挡,同时增大出拳的劲力,是一股勇猛直前的阳刚之劲;而程派八卦龙形掌的螺旋劲虽然外形也是猛劲,但是练到深处却还是八卦掌一贯的风格阴柔劲为主,阳刚劲为辅。

    其实太极的缠丝劲,也是螺旋劲,三大内家拳,在螺旋劲上的研究各不相同。

    这一记半步崩拳我用尽了全力,全身的拧裹劲力全部往我的右拳涌来,最后打了出去。

    砰!

    呜……

    空气瞬间炸响,拳如闪电,挂着呜呜的风声,眨眼之间到了张震山的胸前。

    若是被我这一拳打中,他便废了。

    张震山也不敢再留后手,神情变得十分凝重,前脚后退半步,同时上身向左侧旋转,右掌掌心向上,自右肋朝上划着弧线拍了出去。

    回旋龙形掌!

    张震山使出了程派的龙形掌,只是不知道有几分火候。

    啪!

    他的龙形掌拍在了我的拳眼上。

    我的崩拳内含的螺旋劲想将他的龙形掌弹开,他的龙形掌内含的螺旋阴劲则想把我的崩拳拍斜打偏,两股螺旋劲在我的拳眼处,瞬间炸出一声气爆。

    砰!

    随后我的这记半步崩拳微微一偏,若是刚才张震山的身体不提前侧身,则仍然可以打中,可惜他在拍出龙形掌的时候,已经朝左侧转身,所以我的拳头最终擦着他的衣服打了过去。

    半步崩拳打偏,我并没有停手,左脚抬起朝前硬踩,使了一招熊出洞,左肩顶向张震山的心窝,左肘撞向他的腹部,同时左掌猛拍他的下阴,一招三式。

    熊出洞是近身强攻的猛招。

    不过张震山的八卦掌太过滑头,一记回旋龙形掌拍偏我的半步崩拳之后,身体瞬间就是一个老鳖漩涡,跟我的身体擦肩而过,所以我后面使的熊出洞的近身杀招,自然打在了空处,一无所获。

    打空之后,我没有马上转身,而是朝前一个跨步,这才猛然转身。

    张震山几乎跟我做出相同的动作,也是朝前一个跨步,才转过身来。

    这是为了防止对方使用回身打法,自己若是马上转身,则必然处于被动,而往前一个跨步,不但可以避开对方可能使出的回身打法,同时也拉开了双方的距离,给自己创造出应变反击的时间。

    “就此别过,后会有期。”张震山抱了抱拳,转身便走。

    他确实为了钱才来浮山市,本来以为浮山市武风不盛,这一趟可以轻松赚一笔,可惜碰到了我,功夫跟他在伯仲之间,薛派形意真传,打法凶猛,并且最主要的是我比他年轻了二十岁。

    拳怕少壮。

    再打下去,时间一长,生死难料,而他的输面可能会大一些,毕竟时间一长,体力最先下降的肯定是他。

    我们没有深仇大恨,张震山不会为了钱跟我打生打死,所以他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