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戚家拳
    欧阳菲儿开始准备材料注册公司,而我则马不停蹄的一家接一家的拜访那六栋房屋的户住,对方要价很高,开口就要200万,最少的一人,要价也有160万,比我和欧阳菲儿两人的预算都要多。

    这片棚户区十几年前能如此的团结,是因为他们都是一个姓,一个祖宗在这里开支散叶,可以说是浮山市最早的原始居民,明朝的时候搬到这里,至此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

    我们市的房价不是很贵,市中心一套二居室的房子,也就一百万左右。

    棚户区里的房子还都是低矮的平房,并且年久失修,已经破破烂烂,对方竟然开口就要200万,出乎我和欧阳菲儿两人的预料。

    晚饭的时候,忙了一天的我和欧阳菲儿在鲁东饭馆碰了面。

    “谈的怎么样?对方要价多少?”欧阳菲儿开口对我询问道。

    “三个人要价200万,二个人要价180万,最少的一人要价160万,都不还价,我磨破了嘴皮子,对方也没有松口。”我喝了一口茶水,满脸郁闷的回答道。

    “当年江振龙风光无限的时候,戚家人都没有让步,愣是拼了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他们自称明朝戚将军后裔,忠义传家,领土意识很强,也就是现在二十一世纪了,戚家人渐渐的也改变了思想,若是倒退十几年,我们敢上门询问买房之事,当场就会被打出去。”欧阳菲儿这几天又查了一些棚户区戚家人的资料,此时开口对我讲道。

    听完欧阳菲儿所说,我面色沉重,思考了一会,说:“二百万就二百万吧,只要拿下这六处房产,这些钱早晚从江振龙身上赚回来。”

    “王默,我感觉我们两人疯了,竟然敢打江振龙的主意。”欧阳菲儿耸了耸肩膀,说道。

    “江振龙又不是神,又何可怕?”我毫不在意的说道。

    “对了,王默,如果我们能说动戚家的大族长,也许不需花这么多钱。”

    “戚家大族长?”我的表情一愣,感觉回到了古代,怎么还有族长一说?

    “棚户区中央那里不是有一处大宅院吗,听说那就是戚家大族长居住之地,不过一般人根本靠近不得。”欧阳菲儿的消息打探的倒是十分详细。

    我眉头皱了皱,思考了片刻,说:“好,明天我去拜访一下戚家的大族长。”

    “你小心点。”欧阳菲儿对我嘱咐道。

    “没事。”

    “对了,王默,我们公司的名字还没有起,你说叫什么名字好?”欧阳菲儿对我询问道。

    “默菲集团。”我看了欧阳菲儿一眼,笑着回答道。

    “讨厌!”欧阳菲儿白了我一眼,但是在我的眼里却是风情万种。

    “不过默菲集团倒是挺好听。”稍倾,欧阳菲儿说道。

    “那是因为我们两人有夫妻缘。”

    “正经点。”

    “好吧!”被欧阳菲儿瞪了一眼,我正好收敛了自己的痞子气。

    “现在我们还不能叫集团,就叫默菲股份有限公司吧,你占股51%,我占股49%,如何?”欧阳菲儿想了一下,说道。

    “OK,没问题。”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那就这么定了,我已经租下了一处门脸房,租了一年,明天就去工商局注册公司。”

    “嗯!”我点了点头,说:“资金的事情我已经搞定,半个月之内,就能到帐。”

    “你从那里搞到这么多钱?”欧阳菲儿十分的奇怪。

    “跟人借的。”我回答道。

    “谁?”

    “借给我牧马人越野车的那个陈胖子。”

    “啊!难道你以前认识他?”

    “不认识。”我摇了摇头。

    “那天为什么要借给你一大笔钱?”欧阳菲儿更加的奇怪。

    “他想要学习国术,而我正好是薛派形意的正宗传人,就是这么简单。”我回答道。

    “是这样吗?”欧阳菲儿有点不相信,不过我也没有解释,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国术在大部人眼里一文不值,但是在我和陈胖子心里却是价值万金。

    ……

    第二天,欧阳菲儿拿着资料去工商居注册公司,而我则去了棚户区的中央地带,准备拜访戚家人的族长。

    我在棚户区中央转了好久,仍然没有找到欧阳菲儿口里所谓的古香古色的大宅院。

    “奇怪?”我眉头紧锁,感觉有点不对,随后再次仔细的寻找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我慢慢的发现了一丝异样。

    因为中央地带好像一座迷宫,我总是在外围绕圈子,根本进不到里边去。

    “难道当年威家人是按照某种阵法建的房子?”我脑海之中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想到这一层,我便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指南针的软件,然后认准了一个方向,开始对照着指南针向着中心的位置走去。

    这一次有了指南针的帮助,我终于发现自己为什么每一次都在绕圈子,因为走在这种羊肠小道的青石胡同之中,你很快就会迷失方向,脑海之中以为是北方,其实却是南方,所以才会不停的在绕圈子。

    而有了指南针的帮忙,我终于从一条青石胡同走了出来,眼前赫然是一条一丈多宽的青石路,路上有几处商店,还有几个人在摆摊卖东西,其中最隐忍瞩目的就是青石路的中段位置,有一座古香古色的大宅院。

    我的出现,令青石路上的人表情一愣,眼睛里露出警惕的目光。

    棚户区的外围,虽然大部分已经租给了外来务工者,但是棚户区的中心位置,仍然住着戚家本宗的人,并且外人很难发现其中的奥秘,进入到这里。

    我的出现,在青石路上引起了一阵骚动,很快,路上的三名摆摊卖菜的妇女和旁边小卖部里走出来的两名汉子将我围了起来。

    三名卖菜妇女走路沉稳,下盘扎实,看起来竟然也是会功夫的样子。

    从小卖部里走出来的两名汉子,更不用说,其中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浑身肌肉隆起,给人很大的冲击力。

    “三十二路戚家拳。”这是我看到他们之后,脑海之中出现的第一印象。

    本来以为浮山市只有我一名武林人,没有想到戚家的一支族人一直生活在此地,并且看起来不论男女老幼,都在习练戚家拳。

    “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那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开口对我询问道。

    “薛派形意弟子王默,特来拜访戚族长。”我按江湖规矩抱拳行礼。

    “形意弟子?”五人上下打量着我:“本市人?”

    “嗯!”我点了点头。

    “没想到本市还有一支薛派形意的传承。”三十多岁那名男子说道。

    “我也没有想到戚将军的一支分支竟然在本市居住,若是知道,怕是早来拜访了。”我说道。

    “哼,现在骗子很多,二哥,让我来验验他的真假。”站在旁边的那名二十几岁的肌肉青年,身体猛然朝前一步,同时扭腰转身,一记戚家拳的拗单鞭,右拳挂着呜呜的风声,朝着我的耳根便砸了过来。

    肌肉青年的身体一动,我便有了动作,左手自下朝上,贴着脸侧使了一招虎洗脸,右脚朝前一个进步,右拳贴肋部当胸打出,直捣对方的腋下。

    虎洗脸加进步钻拳。

    啪!

    我的左手臂处一痛,脑袋微微朝着右侧一晃,对方这记拗单鞭的劲力很大,不过仍然被我挡了下来。

    下一秒,我的进步钻拳已然到了肌肉男子的腋下。

    砰!

    钻拳打在对方腋下皮肉上,发出如同击革一般的声音,刚开始感觉像是打在一层油脂上,很软,不过下一秒,对方口里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虎啸之音,肌肉瞬间变得十分坚硬,这一软一硬的转换,把自己拳头的大部分劲力给化解了。

    “虎啸铁布衫!”我心里一惊,没有想到肌肉青年身上还有横练的功夫。

    肌肉青年右肘下砸我的右臂关节,同时手掌抓向我的肩膀,使了一招戚家拳的伏虎势,想要制住我。

    我右肩膀朝上一顶,大筋跳起,弹开了对方的一爪,同时右拳收回胸前,右臂与前胸平行,力从脚底拔起,身体朝前一撞,使了一招虎截。

    砰!

    我的右臂和对方的右肘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下一秒,噔噔噔,肌肉青年倒退了三步,而我仅仅后退了一步半。

    刚才的这一招虎截,我用尽了全力,对方身上有上层横练功夫虎啸铁布衫,我还岂敢留手。

    肌肉青年被我逼退三步,心中不服,还要动手,不过此时旁边的那名三十多岁的汉子却出手拦住了他:“猛子,好了。”

    “二哥。”戚猛叫了一声。

    “别闹了。”男子瞪了戚猛一眼,戚猛只好一脸不干的收了拳,不再跟我比斗,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十分不服气,因为他刚才落了下风,比我多退了一步半。

    “确实是正宗形意拳,那就跟我来吧。”三十多岁的男子对我点了点头,随后带着我朝着那栋古香古色的大宅院走去。

    “我也去!”戚猛看着我离去的背影,喊了一声,马上追了上来。

    其实我不知道,戚猛是戚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功夫最好,一身上层横练功夫虎啸铁布衫已经小成,戚家拳的各种打法更是烂熟于胸,戚家拳的桩功混无桩也是从小下了苦功夫,并且已经打通了七条经脉。

    本来以为至少在浮山市,青年一代无人是他的对手,没有想到刚才在跟我比斗当中,却是输了一步半,这怎么能不让他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