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矛盾
    一夜无事,第二天白天牛刚赶了过来,欧阳菲儿才得以回家休息。

    待欧阳菲儿离开之后,我对牛刚询问道:“姚九指那边有动静吗?”

    牛刚摇了摇头,说:“没有。”

    “这个老王八蛋难道今年不打算出手了吗?”我眉头微皱,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默哥。那可是五件价值五亿人民币以上的文物,几乎就是姚九指的全部身家,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肯定不会轻易出手。”

    “也是!”我点了点头。

    “还有……”牛刚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还有什么,别吞吞吐吐的,有话说,有屁放。”我瞪了他一眼。

    “默哥,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说吧!”

    “默哥,我们就非得借助警察的力量来搞垮姚九指吗?”牛刚小声的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盯着他,问道:“你什么意思,直说。”

    “默哥,我的意思是说。既然那五件文物是姚九指全部的身家性命,那么我们还不如将那五件文物自己搞到手,这样既可以赚五个亿,又可以对姚九指釜底抽薪,搞垮他。”牛刚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既然知道那五件文物是姚九指的身家性命,又岂能好搞?现在我受伤了,就凭你自己能行?”我瞪了牛刚一眼。擺渡壹下: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默哥。我那哥们昨天跟我说了一个隐秘的消息。”牛刚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

    “什么消息?”

    “姚九指很可能有一个私生子。”牛刚回答道。

    “混江湖,有罪不及妻儿,你不懂吗?”我双眼一眯,露出一道寒光,朝着牛刚瞪了过来。

    牛刚的身体瞬间一阵哆嗦。马上开口说道:“默哥,我错了。”

    “哼,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我王默光明磊落,想要搞姚九指,那是因为他要卸掉我一条腿,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绝对不会波及到他的妻儿,这是我的底线,你明白吗?”我的语气十分的严厉,对牛刚警告道。

    “是,默哥,我错了。”牛刚再次认错。

    “这是江湖的规矩,已经传承了几百年,你想想。如果别人动了你的妻儿,你会怎么办?”我的语气不再那么严厉。

    “跟他拼命。”

    “两个男人之间打打杀杀,也许还有可能化干戈为玉帛,但是若是动了对方的妻儿,那就是血仇,这仇就是一辈子,甚至于几辈子都解不开了,江湖有恩怨,恩怨不及妻儿,你要记住,这是我们的底线。”我语重心长的对

    “是,默哥,我记住了,万一……”

    “万一什么?”

    “万一别人对我们突破这条底线呢?”

    “那我们就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一瞬间,我眼睛里露出魔鬼般的寒光,让牛刚浑身一阵战栗。

    因为此时我想到了五年前发生在家里的火灾。很有可能是爷爷在江湖上的恩怨所致,但是此时我一点线索都没有,但是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必定将全世界所有的酷刑用在对方的身上。

    对方不讲江湖规矩,那我就将自己的灵魂彻底卖给魔鬼。

    不过虽然不能动姚九指的妻儿,但是他手里的那五件文物,若是有机会的话,我绝对不会手软。

    “你那哥们能查到姚九指把文物藏在那里吗?”我想了一下,开口对

    牛刚摇了摇头,说:“他在姚九指面前根本排不上号,不过他的马子被姚九指睡过,现在跟在姚九指身边,并且还经常偷偷跟他幽会,所以他才会知道不少的内幕消息。”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说:“你告诉他,如果他能查出姚九指藏文物的地方,我分他二件。”

    “好的,默哥,两件价值上亿的文物,他肯定会接受。”牛刚兴奋的说道。

    中午,欧阳菲儿带着她母亲熬的骨头汤来到了医院,牛刚便趁机离开了。

    “怎么不多在家里休息一会?”我对欧阳菲儿问道。

    “我已经睡了一个上午了,饿了吧?张口,这汤我妈熬了几个小时。”欧阳菲儿轻轻的用汤匙舀着汤,用小嘴吹了吹,然后又放在嘴唇边试了试温度,这才小心翼翼的放到我的嘴里。

    我喝下汤,笑嘻嘻的看着她。

    “你笑什么?”欧阳菲儿有点疑惑。

    “刚才我们算不算间接接吻?”

    “坏蛋,正经点,不然我不喂你了,你自己喝。”欧阳菲儿脸色一红,嗔怒道。

    “好了,我错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你再乱说。”

    “不说了。”我紧闭着嘴巴,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好了,张嘴。”

    欧阳菲儿一汤匙一汤匙的给我喂着汤,我心里感觉一阵阵的幸福,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你说什么?”

    “没什么。”

    ……

    本来我想找一个二十四小时的护工,但是欧阳菲儿不同意,竟然决定要亲自照顾我。

    “会很累的?”

    “我不怕。”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真的有点感动了,自从五年前的那场大火之后,我便成了孤身一人,再也没有感觉到别人的温情和关心,而此时欧阳菲儿的举动慢慢的融化着我那颗早已经冰冷的心。

    欧阳菲儿很认真的想了一会,说:“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你身上有一种亲切的味道,也许你以前说的对,我们两人可能上辈子就认识。”

    我盯着欧阳菲儿的脸,突然有一种特别想吻她的冲动,这种冲动占据了我的思想,于是我便不顾一切的坐了起来,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嘴唇,虽然左侧肋骨发出钻心刺骨的疼痛,但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有欧阳菲儿嘴唇处传来的颤抖和芬芳。

    这个吻大约持续了五、六秒钟,我的身体便再次躺了下来。

    “啊!”欧阳菲儿尖叫了起来,本来我以为她是怪我吻她,但是下一秒我便知道自己错了。

    “出血了,谁让你乱动的,医生说一个星期之内你不能乱动,你……”欧阳菲儿看到我肋部出现了血迹,一脸的紧张,语无伦次、手忙脚乱。

    我则微笑的看着她,心里一片温暖。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多好啊!”我心里暗暗的想道,因为在这一刻,我已经彻底的爱上了欧阳菲儿,我愿意为她付出自己的生命。

    但是当我彻底爱上她的一刹那,心里却突然对她的安全充满了担忧,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要面对的是如何凶残的仇人,我怕……我怕再一次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人。

    “也许,王默你就不应该恋爱!”我内心深处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随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耳边传来欧阳菲儿关切而紧张的呼喊声:“医生!医生……”

    医生过来忙活了半个小时,离开的时候,不停的警告我,绝对不可以再动了,若是再动,肋骨再次错位的话,可就麻烦了,总之话说的很吓人,但是其实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最清楚,这个医生根本就是在吓唬我而已。

    医生的话没有把我吓倒,但是把旁边的欧阳菲儿吓得不轻,待医生离开之后,她开始一脸责备的对我说道:“王默,你以后敢再乱动,我就现也不理你了。”

    “好吧,但是刚才我实在忍不住想吻你,以后不吻了好吧,你别生气。”我一脸委屈的说道,并且故意偷换概念。

    “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情,我说的是你乱动的事情。”欧阳菲儿看起来真得很生气。

    “哦,不是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

    “那你亲我一下。”我嬉皮笑脸的说道。

    “坏蛋,不理你。”欧阳菲儿起身朝着病房外边走去。

    “喂,你去那里?我想尿尿。”我大声的对她的背影喊道。

    “憋着。”欧阳菲儿扭头瞪了我一眼,嗔怒道。

    “可是我要憋不住了。”

    “我去买饭,如果你在我买饭回来之前憋不住的话,就尿裤子里好了,哼!”

    “喂,菲儿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乱动了,你……”但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欧阳菲儿的身影便离开了病房。

    “唉!孔夫子说的果然没错,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我拉长了声音,在病房里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我的话音刚落,欧阳菲儿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病房之中,原来她根本没有离开,而是一直站在病房门外。

    “啊!我刚才说……说倾国倾城大美女,闭月羞花惹人爱。”

    “去你的!”欧阳菲儿给了我一个白眼,我则一脸的傻笑。

    她走到病床边,从床底拿出夜壶,然后红着脸给我脱下裤子,将夜壶口对准我的丁丁,然后满脸通红的对我说道:“尿吧。”

    我盯着满脸通红的欧阳菲儿,心里想着自己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幸福,但是同时内心深处又有一种深深的担忧,自己不知名的仇人会不会对她产生威胁,若是为了她好,就应该离她远远的,让她过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我的内心深处充满了矛盾,想要给欧阳菲儿幸福,但是同时也怕自己的爱给她带来危险。

    “我该怎么办?”虚空中有一个声音在飘荡。

    无人给我答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以后我和欧阳菲儿之间的关系如何,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到她,除非对方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