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谋划芙蓉街
    很快我的手机便来了短信,显示卡里刚刚被打入一千万,看着后面那耀眼的零,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曾几何时,自己还流落街头,夜睡公园。为了饥饱而不得不去厂里做流水线的工作,但是现在,就在刚才,自己的卡里竟然有了一千万的巨款,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是巨款。

    “发什么呆?”欧阳菲儿眨了一下眼睛,对我问道。

    “菲儿,江振龙刚才给我卡里打入了一千万。”我激动的对欧阳菲儿说道。

    欧阳菲儿倒是显得十分平静,她对这种钱天生有些抵触的情绪:“王默,你想用这些钱来做什么?”

    “菲儿,我有一个打算现在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打算?”

    “我想用这一千万来开一间酒吧,你能帮帮我吗?”我盯着菲儿的眼睛说道。

    菲儿看了我一会,最终点了点头,说:“好吧。”

    “谢谢你菲儿。酒吧的事情你帮着牛刚忙一下,这间酒吧主要还是以他为主,你的精力仍然要放在默菲公司上,等戚家地皮的抽成到帐,你就做你的老本行建材生意,各种渠道还有联系吧?”我对欧阳菲儿问道。

    “嗯,只要有钱。随时可以运作起来,我在万家集团那几年可不是白干的。”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我就知道菲儿最能干了。”

    “少来。”欧阳菲儿白了我一眼,风情万种。

    “这一次我们帮了戚家这么大的一个忙,另一半地皮的开发,他们总需要建材吧。虽然以我们默菲公司的能力不可能全包,但是至少要拿下一半的定单。”

    “嗯!”欧阳菲儿点了点头,说到生意上的事情,她脸上露出干练的表情。

    江振龙如何出售五件极品文物我已经不关心了,现在我全力规划酒吧的事情。

    第二天,牛刚来的时候,我把酒吧的事情告诉了他。

    “牛刚,以后这个酒吧由你和顾初夏两个人来经营,顾初夏她现在还在北京,暂时只有你自己一个人,不过这段时间菲儿会帮你,陈胖子也会帮忙。”我对牛刚说道。

    “默哥,真的吗?”牛刚看起来十分的激动,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能经营一家酒吧。

    “酒吧的名字就叫兄弟酒吧。你和顾初夏各占二成股份,我占六成,没意见吧?”我看了牛刚一眼,说道。

    “没没,没意见。”牛刚急忙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他一分钱未出,就占了酒吧二成的股份,如果还有意见的话,他牛刚还是人吗?

    “默哥,我牛刚的命是你救的,现在你又给了我二成的股份,我牛刚下辈子当牛做马也还不清你的恩情啊。”牛刚越说越激动,我能感觉得出来,他的感谢是发自真心的。

    牛刚这人没有大志向,容易满足。不过这样也挺好,总比喂不饱的白眼狼强一百倍。

    “行了,看你这点出息。”我瞪了他一眼。

    “呵呵!呵呵……”牛刚一个劲的傻笑。

    “对了,你把小兰也叫回来吧,姚九指被我们釜底抽薪,应该没有精力再来找你和小兰的麻烦,正好酒吧还处于筹备阶段需要人手帮忙。”我想了一下,开口对牛刚说道。

    “谢谢默哥,小兰早就想回来了,我这就去给她打电话,嘿嘿!”

    “瞧你那猴急的样子,滚吧!”

    “默哥,那我先走了。”

    ……

    我们在筹备开酒吧的事情,姚九指那边可是炸了窝,此时的姚九指两眼血红,头发乱成一团,竭斯底里的对手下吼道:“给我查,是谁抢走了我的宝贝。”

    “是!”几名手下匆匆离去。

    “刀疤周,你说,当时到底是怎么会事?”姚九指用手指着刀疤周的脑门,怒吼道。

    “姚哥,当时我只感觉后脖颈一阵巨痛,接着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的保险箱已经被撬开了,里边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刀疤周低着头回答道。

    “你们几个说,当时是怎么会事?到底是那帮人抢了我的东西?”姚九指扭头对着另外六名小弟吼道。

    “姚哥,我们的情况跟周哥一样,都被人瞬间打晕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保险柜已经被撬开了,东西不见了。”其他的六名小弟跟刀疤周说的情况一模一样,都是被人瞬间打晕,然后不醒人事。

    “可恶!可恶!到底是谁?”姚九指砰的一声摔碎了桌子上的茶杯,双手在空中挥舞着,如同一个疯子般的怒吼着。

    “姚哥,刁阔和申红两人不见了。”外面匆匆走进来一名小弟,开口对姚九指说道。

    “什么?”姚九指瞪大了眼睛。

    “刁阔和申红两个人不见了,兄弟们去了刁阔的出租屋,里边已经是人去屋空。”

    “原来是这两个贱人,给我去找,找到以后,我扒了他们两个的皮,敢打我姚九指的主意,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姚九指大声的怒吼道。

    “是!”那名来报信的小弟退了出去。

    “你们也给我去找刁阔和申红那两个贱人,找不到,你们七个人也不用回来了。”姚九指用手一指刀疤周和另外六名小弟,吼道。

    “是,姚哥!”刀疤周带着六名小弟急速的退了出去。

    “周哥,你说我们去那里找刁阔和申红啊?”出来之后,一名小弟眉头紧锁的对刀疤周询问道。

    “找个屁,如果是你的话,现在还敢留在浮山市?”刀疤周刚才被姚九指骂得狗血淋头,出来之后,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

    “当然不敢,我早就远走高飞了。”

    “你会远走高飞,刁阔和申红这两个贱人就不会?我猜他们两个人早已经离开了浮山市。”刀疤周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看姚哥的这架势,如果找不到刁阔他们,我们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可是中国这么大,让我们去找两个人,这比大海捞针还难啊。”

    “是啊,周哥你说我们几个现在怎么办?”

    “哼,怎么办?各自想办法吧,总之刁阔和申红两人肯定是找不到了。”说完,刀疤周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心中另有打算,姚九指的五件宝贝丢了,等于几十年辛苦赚的钱全部打了水漂,实力大减不说,蓝月亮夜总会和姚氏贸易公司能不能开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刀疤周准备投靠黄彪,因为黄彪几次邀请他当集团的保安经理。

    刁阔就是牛刚的哥们,申红就是刁阔的马子,被姚九指睡了,刁阔没有牛刚的血性,但是心里做为男人早已经恨死了姚九指,所以才会不断的给牛刚提供姚九指的消息。

    此时他们两人已经离开了浮山市,至于去了那里,我不知道,江振龙给了他们两人多少钱,我也不知道。

    这些事情已经跟我没有关系,医院里陈胖子带来了浮山市最新的消息。

    “师傅,重大新闻。”陈胖子一脸兴奋的说道。

    “什么重大新闻?”我看了他一眼,问道。

    “姚九指好像被手下人反水抢了东西,现在像疯狗一样,把所有的小弟都撒了出去,整个浮山市的找人。”陈胖子回答道。

    “这也算大新闻?”我撇了撇嘴。

    “师傅,听说姚九指这一次丢得可是大宝贝,可能已经伤筋动骨,手下的大部分小弟都已经开始找下家了,他控制的芙蓉街二家迪厅、三家酒吧、二家KTV会所和四家桑拿中心的老板,都开始寻求其他堂口的庇护了,现在芙蓉街一带处于真空状态,其他堂口都想吃一口肥肉。”陈胖子说道。

    “哦?这倒是一个机会,你马上去看看,给我盘下一家酒吧或者买一个门脸房,我要去芙蓉街开家酒吧。”我对陈胖子说道,同时打电话把牛刚叫了过来,让他们两人一块去。

    姚九指的五件极品文物被抢,亏了五个多亿,已经到了伤筋动骨的地步,剩下的钱根本不足以养大量的小弟,势力瞬间大减,对他最忠心的黄三早已经被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刀疤周也被黄彪给挖了墙角。

    走的走,散的散,几乎在一夜之间,一百多名小弟,仅仅只剩下了十三人还留在他的身边。

    姚九指的姚氏贸易公司是开不下去了,但是蓝月亮夜总会还可以维持,并且每个月都有不少的盈利,足以养活他自己和剩下的十三名小弟。

    南城芙蓉街附近是繁华的商业区,本来属于姚九指的地盘,现在姚九指势力大减,各方势力都想来吃一口肉,我也不例外,本来就打算开个酒吧,现在正好就开在芙蓉街上,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来收保护费。

    陈胖子和牛刚两人离开之后,我开始慢慢的在病房里活动了起来,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断裂的骨头差不多快要长好了。

    从小习武,并且又打通了十条经脉,身体素质和生命潜能都不是常人可比,所以平常人伤筋动骨一百天的定律,在我这里却根本不管用,大半个月的时间,断裂的骨头已经快要长好了。

    “王默,谁让你乱动的,快躺下。”欧阳菲儿从外边走了进来,看到我正在慢慢的活动身体,不由的提高了声音,一脸担心的说道。

    “菲儿,我已经没事了。”

    “不行,马上给我躺下。”欧阳菲儿板着脸说道。

    自由惯了的我,本来最不愿意别人管着自己,但是在欧阳菲儿面前我却根本发不了火,只能乖乖的听她的话,上床躺下。

    “医生说了,你至少还要再躺半个月的时间,才能下床活动。”

    “什么?这是那个庸医说的,你把他叫来,看我不打屎他。”一听自己还要在病床上躺半个月,我当场郁闷的不行。

    “躺下,一切都要听医生的,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欧阳菲儿在这件事情上丝毫不让步。

    “你又不是我老妈,怎么什么都要管。”我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什么?”欧阳菲儿瞪着我问道。

    我急忙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菲儿好漂亮。”

    “少来,把这碗骨头汤喝了。”

    “怎么又要喝汤?”

    “这汤我妈熬了四个多小时……”

    “好好好,我喝!”

    “这不差不多。”看到我把汤喝光,欧阳菲儿的脸上露出胜利的表情,这女人真是奇怪,跟你好上之后,瞬间就对男人有了控制欲,总想管着你,好像你是她的孩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