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机缘巧合
    晚上十点多钟,陈胖子和牛刚两人终于回来了。

    “打听清楚了吗?”我对他们两人询问道。

    “嗯!”两人同时点了点头,随后陈胖子开口说道:“师傅,本来芙蓉街上有三家酒吧,其中两家被李强用手段给强行买了去,并且价格压得很低。于是剩下的这最后一家酒吧的老板害怕了,正好我们去询问他要不要转让,于是便一拍即合。”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

    “师傅,李强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很斯文,并且还是浮山市的十大优秀企业家,其实背地里十分的凶残,不讲江湖规矩,手下还网络了一大批亡命之途,浮山市的违禁药全部都由他控制着,这个人不好对付啊。”陈胖子不无担心的说道。

    “他做他的生意,我们做我们的生意,井水不犯河水,再说他现在最主要的目标是江振龙。不过也不能不防。”我眉头微皱,思考片刻说道:“牛刚,酒吧开业的时候,机灵着点,陈胖子,到时候你也过去帮忙,防着李强他们出阴招。”

    “嗯!”陈胖子和牛刚两人点了点头。

    随后我们又商定了酒吧开业的时间。因为酒吧里的东西都是现成的,只需要重新定做一块招牌而已,所以最终定在下个星期六开业。擺渡壹下: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默哥,服务员可不可以用小兰他们村里的几个姐妹?”牛刚小心翼翼的对我询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

    “小兰村里的几个小姐妹也想出来打工,我打电话回去。小兰便央求我让她们一块去酒吧做事。”牛刚继续说道。

    “可以!”我最终点了点头。

    “谢谢默哥。”牛刚脸上露出了喜色。

    “让小兰给她们培训一下,学会保护自己,到时候别闹出乱子来。”我对牛刚吩咐道,刚刚出来打工的妹子,还带着田野的芬芳和纯真,在酒吧这种地方工作,很容易被有心人盯上。

    “默哥放心。”

    “胖子,牛刚,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跟你们谈谈。”

    “默哥,你说。”两人眼晴里露出疑惑的目光朝我看来,不知道我还有什么事情要说。

    “我想进入浮山市的绿林圈,你们都知道吧?”

    “嗯!”陈胖子和牛刚两人点了点头。

    “想在这个圈子里站稳脚跟,就必须有自己的势力,兄弟酒吧是我们的第一间酒吧,以后肯定还会有第二间、第三间、还有KTV会所、迪厅、桑拿城和大酒店。”说到这里我稍稍停顿了一下。

    “师傅。你想让我们现在就开始招兵买马?”陈胖子很聪明,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对,俗话说,没有远虑,必有近忧,我们要从长远规划,一个强大的势力,除了产业和钱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人,你们两个人从现在开始就可以慢慢的物色人选了,然后收为自己的小弟。”我说道。

    “收小弟?”陈胖子和牛刚两人看起来都很兴奋。

    “对!”我点了点头,说:“堂口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忠义堂。”

    “忠义堂?好名字。”陈胖子和牛刚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们忠义堂一共分为三个等级,第一个等极就是干部;第二个等级为核心小弟,这是我们忠义堂的中坚力量,选拔一定要严格。首先必须忠诚,其次才看能力,甚至于可以从十几岁的少年培养;第三个等级为外围小弟,这种小弟就比较宽松,三教九流都可以,只要给钱办事就可以了。”我把自己心中大体的想法说了出来。

    “师傅,我和牛刚现在属于那个等级。”陈胖子眨着小眼睛,一脸期待的问道。

    “你们两个人现在都是干部等级,以后干部的人数会越来越多,不过干部之上我还会设立四大金刚的位置,有能力者居之。”

    “四大金刚?听起都很威风,以后我肯定要当上。”陈胖子说道。

    “嘿嘿!”牛刚嘿嘿一笑,没有说话,在他的心里,能管理一个酒吧,又是忠义堂的干部,已经很满足了。

    我不知道,今夜我们三个人在病房里的一席话,成就了以后鲁东赫赫有名的忠义堂。

    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的我,在浮山市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名声,更不用说整个鲁东省了。

    深夜,陈胖子和牛刚都走了,菲儿也睡着了,我悄悄的下了床,走出了病房。

    在病床上躺了大半个月,浑身的骨头都闲得发痒,小时候,爷爷训练我的时候,即便摔断了骨头,最多休息一个星期,就会让我开始慢慢的练拳,现在可好,菲儿一动不让我动,所以我只好半夜出来活动一下。

    来到医院楼下的草坪上,我先慢慢的走了几圈,筋骨和血液渐渐的活动了开来,随后我如同打太极似的练起了五行拳。

    我现在练的不是拳,而是拳意,意动而拳缓。

    这是小时候爷爷教我的法门,身体受了伤,不敢用力,但是却可以练拳意。

    龙形、虎形和熊形的动作大开大合,难度太高,以我现在的身体还不可以练习,所以我就一遍一遍缓慢的练着五行拳。

    拳意似流水,在我的拳锋间流淌着,我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之中,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体突然不动了,一个三体式扎在地上,浑身笼罩在月光之中,让我显得有点高深莫测的味道。

    此时的我,处于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状态,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进入了这个状态,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般,让我心惊的同时,对内功的感应却越发的清淅。

    一股全身精华形成的热流,开始在我打通的十条经脉之中运行,一个周天、二个周天……随着运行周天次数的增多,这股热流的温度越来越热,速度也越来越快,我感觉自己浑身发烫,好像刚刚被热水煮过一般。

    “再这样运转下去,我非被烫死不可!”心中暗暗着急,但是我现在根本控制不了我的身体,更控制不了体内的这股热流。

    “怎么办?怎么办?”我在脑海之中快速的想着办法,但是根本无计可施。

    突然热流运行的轨迹发生了变化,钻进了一条新的经脉之中,这条经脉十分阻塞,不过在热流经过之后,阻塞的经脉一点点的被扩大和改造。

    “啊!”我心里惊呼了一声,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会事,今天晚上竟然莫名其妙的打通了第十一条经脉,已经停滞不前了五年的内功,竟然在今夜打破了瓶颈。

    其实我不知道,以我的天赋和爷爷给我打下的深厚的内功根基,早应该打通十二正经,冲击暗劲之境了,可惜五年前的巨大变故,把我的心一下子击的粉碎,从而导致自己浑浑噩噩的过了五年时间。

    住院这段日子,菲儿的精心照料,让我冰冷的心渐渐的感觉到了温暖,同时也找到了可以用生命守护的人欧阳菲儿。

    另外,葛兵对我身体造成的损伤,彻底激活了我厚积薄发的潜能,这些能量平时都积累在我的身体之中,此时遇到了巨大的伤害,它们自发的出来修护我骨骼上的损伤。

    两种情况叠加,再加上今夜我练拳竟然进入了有意无意之境,于是在三种机缘的作用之下,我顺利的打通了自己的内功瓶颈。

    半个小时之后,第十一条经脉通了,热流的运行形成了新的周天,并且它再一次进入到了一条陌生的经脉之中。

    “难道第十二条经脉也能打通?”我吃惊不已,同时也是兴奋不己。

    不过我的兴奋很快便消失了,因为热流仅仅在第十二条经脉之中运行了三分之二,便彻底的消失殆尽,还剩下堵塞的三分之一的经脉没有打通。

    热流刚一消失,我便从那种有意无意的境界之中清醒了过来,同时感觉身上一阵疲惫。

    我艰难的朝着住院楼走去,回到病房之后,脸上带着微笑进入了梦香。

    瓶颈已经突破了,第十一条经脉也已经打通了,第十二条经脉也打通了三分之二,离全部通打已经不远了,只要自己再加把劲,十二正经全部打通指日可待。

    十二正经一通,自己的半个身子已经算是踏入了国术高手的行列,只要再悟出暗劲,至少在浮山市之内,便仅仅只有江振龙一个人在武力上才能跟我抗衡。

    “暗劲!”我说了一句梦话,这种劲力我已经向往已久杀人于无形。

    暗劲,一种夹杂了精神力量的劲力,人力有竭,而思想无限,古代的习武之人,当自己身体的力量锻炼到了极限的时候,便引入了道门和佛门的精力之力。

    你无精打采出拳的力量和精神亢奋出拳的力量是不同的,体育比赛为什么要查兴奋剂?这就是精神力量的最好作证。

    中国武术历经千百年的完善和发展,终于将精神的力量融入到了肉体的力量之中,形成了杀人于无形的暗劲。

    民国时期,西北有一名军阀,集市之中与一名中年男子擦肩而过,三天之后暴毙,无人知晓死因,后来送到洋人的医院解剖尸体时发现,整个右肺全部碎成了渣。

    这就是暗劲的大成之境,可以将一股精神和肉体混合的暗力,打入人的体内,引而不发,少则几个时辰,多则几天之后,此人便会暴毙而亡。

    这种高手,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想要暗杀某个人,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就算现在的科技再高级,也奈何不了这种高手,因为当暗劲大成之时,根本就是杀人于无形,想要找到凶手,几乎是不可能。

    当然此时的江振龙还没有到达这个境界,至于他的暗劲是刚刚入门,还是业已小成,我便不得而已,但是绝对不是大成之境,如果是大成之境的暗劲的话,怕是他早就大开杀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