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秘密协议
    我把自己的全部秘密都告诉了菲儿,心里瞬间一阵释然,轻松了很多。

    菲儿的理解和无条件的支持,让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第二天,菲儿开始跟168集团公司派来的人进行房产的交接和过户,我则独自一个人去见江振龙。

    江振龙把我约在云雾茶楼。这里是他的一个据点,大隐于市,一个很普通的茶楼,却也是最好的藏身之处。

    “就知道你肯定会来。”当我出现在云雾茶楼的时候,江振龙望着我微微一笑,说道。

    我没有说话,走到江振龙对面坐了下来,端起竹茶盘里的茶杯,慢慢的饮了起来。

    江振龙也没有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我。

    稍倾,我开口说道:“你有几分把握可以搞垮李强?”

    “他看似强大,实则不堪一击,若不是郑凯山压着。我想搞掉李强,翻手之间。”江振龙对李强十分的不屑。

    “既然翻手之间就能搞垮李强,又何需跟我联盟?”我看了江振龙一眼,说道。

    “李强身边有我的人,只要把他出货的时间和地点告诉警察,不用我动手,倾刻间。他就完了。”江振龙回答道。

    “为什么不呢?”我问道。

    “你以为我不想,但是只要李强一垮,郑凯山肯定会找上我,我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跟他正面相抗。”江振龙说出了自己的难处。輸入字幕網址:ìПе·Со觀看新章

    “你要我怎么做?”我想了一下,直截了当的对江振龙问道。

    “在芙蓉路跟他对着干。事情闹疆之后,再偷偷截他的货,并且还让他知道就是你干的。”江振龙说道。

    “我傻吗?如果截了李强的货,他还不发疯似的来报复我?再说,就连郑凯山怕是都不会放过我吧。”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不会,若是货被截了,李强首先必须在短时间之内把货赎回来,到时候你可以开一个天价,若是货不能短时间赎回来,他的销售渠道很可能就会被市郊六县的几家小势力给侵入,这种一夜暴富的买卖,可不仅仅只有李强一个人在做,只是他背后有郑凯山的这座靠山,所以做的最大而已。”江振龙回答道。

    “李强想要报复你。最少要等到他把货赎回来,稳定了自己的市场之后,才会对你动手。”

    “在这其间,只要掌握好一个度,就完全可以挑起市郊六县的势力跟李强互相残杀的局面,每个县的市场都是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生意,李强掌控着九成,只留一成给其他势力,只要他的货一断,其他势力不可能放着钱不赚。”江振龙对全盘计划早有考虑。

    “听起来计划倒是不错,郑凯山若是插手呢?”我想了一下,对江振龙询问道。

    “我来挡住他,这件事情是我们浮山市内部的事情,绝对不让他把手伸进来。”

    “也就是说,在你跟郑凯山扯皮的时候。我要趁李强虚弱之际,趁机把他灭掉?”

    “对!”江振龙点了点头。

    “灭掉了李强又能如何?郑凯山会马上再在浮山市找一个代理人,谁都不会跟钱过不去。”我说道。

    “李强灭掉之后,我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统浮山市的各方势力,然后跟郑凯山对抗。”江振龙回答道。

    “到时候,我的忠义堂也要归于你的麾下吗?”我问道。

    “当我女婿吧,我看好你,浮山市的将来就是你的。”江振龙答非所问。

    “这件事情不要再提,根本不可能,剿灭李强的时候,你能给我提供多少帮助?”

    “十二名高手。”江振龙回答道。

    “高手?暗劲高手?”

    “呵呵,暗劲高手岂能是大白菜,不过这十二个人是我精心培养的戳脚门弟子,每个人都打通了脚上的六条经脉,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哦,对了,葛兵也可以听候你的差遣。”江振龙把能提供给我的帮助说了出来。

    “万一李强动枪呢?他们做的本来都是杀头的生意,身上可是都随时带着枪。”

    “那就要你自己想办法了。”江振龙摊了摊手,说道。

    我沉默了,慢慢的饮着茶,脑子在急速的思考着自己的成败得失。

    几分钟之后,我开口对江振龙说道:“如果成功的话,芙蓉街那一片归我,所有的酒吧、KTV、迪厅和桑拿城都必须以低价转让给我。”

    “成交!”江振龙答应的很爽快。

    “还有,如果你顶不住郑凯山的压力,别怪我随时撤下来,并且还把你这个躲在背后的主谋给供出去。”我把丑话说在了前头。

    “你放心,郑凯山我会拖住,等他明白过来,我们已经一统浮山市各方势力,到了那个时候,他再想把爪牙渗透到浮山,可就别怪我江振龙心狠手辣了。”江振龙双眼一眯,说道。

    “走了!”我站了起来:“让你手里的那十二个人随时做好准备,我用的时候,要保证半个小时之内出现在我的面前。”

    “没问题。”江振龙点了点头。

    “还有,葛兵伤好之后,让他来找我报道。”葛兵的实力只比我弱了一线,怕是在整个浮山市,除了我、江振龙和戚猛三人,再无一人是葛兵的对手,这种强力打手,我可不会浪费。

    “好!”江振龙再次答应道。

    “葛兵没人知道是你的人吧?”我问道。

    “你放心,除了蒋公之外,没有人知道葛兵的身份。”

    “那就好,走了。”

    我离开了云雾茶楼,没有人知道我跟江振龙达成了一个秘密协议。

    菲儿在忙着土地转让和过户的事情,并且已经开始运作建材的生意,过两天她还要招几个职员,总之默菲公司的事情,我全权交给了她。

    说实话,我也不是做生意的料,根本就不懂公司的运作,留在那里除了给菲儿添乱,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所以从云雾茶楼出来之后,我并没有回公司,而是开车朝着芙蓉街而去。

    路上给戚猛打了一个电话,顺道去了一趟陈胖子的别墅,把他给捎上了。

    陈胖子帮着牛刚忙完兄弟酒吧的事情,再一次扎进入健身房。

    “胖子没在家?”戚猛上车的时候,我对他询问道。

    “没。”

    “那去了?”

    “不知道。”戚猛的表情十分的不耐烦:“找我什么事?没事的话,我还要练拳呢。”

    陈胖子的别墅周围都是草坪,倒是一个练拳的好地方。

    “戚公把你交给了我,我就要对你负责,明白吗?”我把戚公搬了出来。

    “哼!”戚猛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练拳在戚家祖地就可以练,何必踏足浮山市的绿林界?戚公的一片苦心你怎么就是不明白,不明白不要紧,反正以后一切都要听我的就行了。”我对戚猛训斥道。

    戚猛憋了一肚子的气,想要反驳,但是我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你再说一句话,我马上把你送回去。”我瞪着戚猛,说道。

    “你……哼!”戚猛满眼的怒气,不过最终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另一边,独自生闷气去了。

    “小样,哥还整不了你。”我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声,随后开车朝着芙蓉街而去。

    兄弟酒吧明天开张,当我带着戚猛走进来的时候,牛刚、英子几个人正在聊天,小兰则在调酒。

    小兰以前在调酒技校学过半年的调酒,在姚九指的顶楼餐厅一边做服务员,一边跟着调酒师学了大半年,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独担大梁。

    我在听说小兰的事情之后,让她现场调了几杯鸡尾酒,味道还不错,并且当时陈胖子也在,他也是赞不绝口,能让一个富二代赞不绝口,说明小兰的水平很不借,于是我便决定调酒师直接由她担任,不再另请他人。

    小兰高兴之余,心里十分的担心和紧张,所以这几天,她几乎天天都在练习。

    “默哥!”

    “默哥!”

    ……

    我一进来,牛刚、小兰、英子他们都喊我默哥。

    “准备的怎么样了?”我对牛刚问道。

    “一切都准备好了,明天肯定不会有问题。”牛刚信心十足。

    “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我的话问的很突兀,只有我和牛刚两个人能听懂。

    “找到了,这是地址。”牛刚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便携纸,上面有一行小字。

    我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跟小兰她们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带着戚猛离开了。

    戚猛眼晴里露出一丝疑惑,不过并没有多问什么。

    我按照上面的地址,开车来到了棉纺一厂的家属区。棉纺一厂,以前是我们市的大国营厂,可惜现在已经倒闭了,不过家属区的这片水泥楼倒是保存了下来。

    都是五层的水泥楼,来到这里仿佛进入了八十年代,三、四十平米的屋子,住着一家人,并且厕所还是公共厕所。

    “302!”我嘴里念叨了一句,随后朝着三楼走去。

    不过当我和威猛两人来到302的时候,竟然发现门给锁了,没人在家。

    我看了一眼铁锁,对旁边的戚猛问道:“会开吗?”

    “切,这有什么难。”戚猛哼了一声,随后手抓着铁锁用劲一扭,啪一声,铁锁被他给扭断了。

    “你妹!”我当场傻眼了:“我是让你打开,不是让你扭开,明白吗?”

    “有区别吗?反正都是打开。”戚猛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

    “我……我真被你打败了,你赢了。”我心里一阵无语,同时也暗暗吃惊,戚猛一身钢筋铁骨吗?还是这把破锁太他妈的不结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