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夜袭制药厂
    当天晚上李强安排了一次运货,这一次竟然奇迹般的没有被截,当货顺利到达市郊某个县城之后,李强愤怒的来到地下室,亲手解决了巩和正。

    就在巩和正被李强杀死的时候,我却正在跟江振龙通电话。

    “这一次为什么不截?”我很奇怪的对江振龙询问道。

    “为了保护我的线人。”江振龙回答道。

    “李强那边怎么样了?”

    “乱杀人呗。帮着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市郊销售渠道的大将巩和正,今天晚上应该差不多会死在他的手里,呵呵!”电话另一端江振龙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并不知道江振龙玩的什么花样,他有一些事情并不告诉我,同样,我的一些事情他也不知道。

    “我跟李强交易的地点选在马梁山,他派了多少小弟过去?”

    “差不多一百多人吧。”江振龙回答道。

    李强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江振龙第一时间便能知道,我越来越觉得江振龙安排的内线绝对是李强身边的人,并且很可能是最不容易被怀疑的那个人。

    “这么说,李强的老窝应该没人了?”我冷冷的说道。

    “差不多。”

    “交易的那天晚上,我会带着所有的人去李强的老窝,希望李强制药厂方圆一公里之内。那天晚上最好不要出现警车巡逻或者是治安联防队员,江先生应该能做到吧?”我对这江振说道。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没问题。”

    结束了跟江振龙的通话之后,我又通盘想了一遍自己的计划,让陶星华吸引李强的视线,调虎离山,让他把自己身边的打手几乎都派了出去,而我将趁机带人直袭他的大本营。

    我不准备杀李强。因为他明面上是浮山市优秀的年轻企业家,杀了他,会惹出天大的麻烦,我要做的就是摧毁他的地下制药厂,给他来一招釜底抽薪。

    并且还要曝光李强的地下制药厂。同时从内部搜集他最直接的犯罪证据,在网络上大肆传播,或者直接寄到省里,引起上级部分的关注,这样的话,李强在浮山市再有势力,也会被政府连根拔起。

    计划感觉天衣无缝。

    李强自认为江振龙被郑凯山给压住了,而我则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是一只蚂蚁。

    沈傲这段时间一直在找机会,想要再次对我下手,可惜我除了去公司,就是回家练拳睡觉,他愣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如果出去办事情,我会十分的小心,直到甩掉他这个尾巴,才会跟陶星华或者江振龙联系。

    李强自认为市里对他有威胁的人只有江振龙。至于陶星华在他眼里也是一只蚂蚁,只是这只蚂蚁不知道怎么跟巩和正搭上了线,现在巩和正一死,蚂蚁仍然是蚂蚁。

    “三天之后,陶星华你就等着死吧。”李强坐在办公室里恶狠狠的想道,因为截货的事情,他在市郊的人跟当地的势力已经火拼了好几场,这令他十分头痛,并且市郊六县的小势力突然联合了起来,一块跟他施压,想让他让出五成的市场,不然的话将继续打下去。

    “真是翻天了,还敢跟我讨价还价,等解决了陶星华这只蚂蚁,我就让你们这群乡巴佬知道我的害利,现在就可劲的闹腾吧。“李强在心里暗暗想道。让他让出市郊五成的市场,那根本就不可能。

    同时李强对自己的联盟队友黄彪十分的失望,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有人在股市做空黄氏集团,令黄彪根本没有精力来帮他。

    这是江怡的杰作,在我和江振龙联手对付李强的时候,他在金融市场对黄氏集团发起了一场金融战,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江振龙的财产在入狱之前全部通过地下钱庄转移到了美国,十几年后的今天,江怡通过外资的身份带着一百个亿到了浮山市,这钱就算是洗白了。

    手里握有大量的现金,又是金融学专家头衔的江怡,于是便策划了这场针对黄氏集团的金融战。

    我对股票一点都不懂,只是从江振龙那里听说,江怡利用绝对的资本把黄氏集团搞的团团转,不断的卖空黄氏集团的股票,而黄彪却没有多少流动资金来接,致使股价连续下挫,从而引起连锁反应,散户跟着抛售,黄彪几乎一个月之间,财富缩水了近三成。

    我对江怡刮目相看,这种不见血的软刀子,杀伤力巨大。

    三天之后的凌晨,我带着戚猛、葛兵、小四以及小四的十一名兄弟,穿着夜行衣,悄悄的靠近李强的制药厂。

    凌晨的制药厂,从外边看根本没有任何异常。

    门卫室里一共两人,一人在睡觉,另一人在打着哈欠。

    我们躬着身子沿着墙边悄悄的摸到了门卫室大门的外边,门卫室因为上面是玻璃,下面是砖头水泥砌成,所以我们躬着身子,那名打哈欠的门卫根本没有看见。

    我轻轻的用手推了一下门卫室的门,发出吱呀一声的响声。

    “今天风怎么这么大。”打哈欠的门卫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站起来想要把门关上。

    “一步,二步,三步。”我在心里计算着这名保安的步数,当他走到第三步的时候,我突然起身窜了进去。

    这名保安瞬间瞪大了眼睛,张口就想叫,可惜已经晚了一步,我左手捂着他的嘴,右手的手刀狠狠的斩在他的脖颈上。

    砰的一声,此人两眼上翻,昏迷了过去。

    与此同时,跟在我身后的戚猛也跃了进来,对着正在睡觉的那名保安的脑袋就是一拳。

    “别打死了。”我对戚猛叮嘱道。

    “哦!”

    砰!

    那人在睡梦中被戚猛给打晕了过去。

    我朝着最后一名小弟指了一下,让他换上保安的衣服,然后把这两名昏迷的保安放在床上,装成睡觉的样子,他则坐在门卫室里,变成了门卫。

    我带着剩下的人,利用黑暗的掩护,悄悄的往制药厂的仓库摸去。

    李强的设计很巧妙,上面是正规的药厂,而在这座正规的药厂下面,却有一个庞大的地下制药厂,正规的药厂是最好的掩护,因为很多原料都可以放心大胆的购买。

    内线早已经把厂房的平面图传给了江振龙,江振龙又给了我,此时就在我的手里,通往地下制药厂的地下通道,我牢牢的记在心里。

    我带着戚猛、葛兵和小四等人悄悄的摸进了李强的制药厂,而此时李强则亲自带人去了马梁山,本来他不打算去,但是这段时间陶星华给他搞了不少麻烦,气冲头顶的李强,最终决定亲自去捏死陶星华这只蚂蚁,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马梁山是一个杀人的好地方。”在带人去之前,李强还十分幽默的对手下人说道。

    可惜他不知道,这本来就是给他准备的一个局。陶星华会在马梁山附近出现,让李强的小弟看到,从而使其确信陶星华就在马梁山。

    地下通道在三号仓库之中,所以我们一行人悄悄的往三号仓库摸去。

    突然前边传来说话的声音,同时还有两道手电筒的灯光。

    “愣子他们是不是睡着了,刚才用对讲机叫他们,他们一点反应也没有。”

    “谁知道呢,走,我们去大门口看看。”

    两名巡逻的保安朝着我们这边走来,只要走过前边的一个拐角,马上就能发现我们。

    于是我朝着戚猛和葛兵两人挥了一下手。

    嗖!嗖!

    两人的身影射了出去,就在前边两名巡逻保安刚刚拐过弯来的时候,戚猛和葛兵两人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

    砰!砰!

    戚猛一拳打在左边那名保安的脑袋上,葛兵则是一脚踢在右边那名保安的心窝上。

    扑通!扑通!

    两名保安根本来不及发出声音,便一头栽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这两人出手不知轻重,也不知道有没有打死人。”我对戚猛和葛兵两人十分的担心,因为对于这些明面上的保安,我并不想大开杀戒。

    解决了路上巡逻的这两名保安,我们一行人终于顺利的摸到了三号仓库。

    潜进三号仓库之后,我们在最里边发现了一面十分厚实的大铁门,好像防空洞的大铁门一般,隐藏的很好,不是有内线指出了具体的位置,怕是在这种黑暗之中,我们根本找不到这道铁门。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地底下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还有机器的声音。

    “妈蛋,竟然晚上在生产。”我暗骂了一句,随后开始在铁门中输密码,这是江振龙告诉我的。

    此时我对江振龙真是很佩服,同时也相信了他以前说的话,若不是因为郑凯山的原因,他翻手之间就能要了李强的命,此话是一点都没有夸大啊。

    密码输入之后,铁门啪的一声开了。

    “谁?”里边马上传出一个警惕的询问声。

    “我!”我拉开铁门,朝着下面走去,同时嘴里应了一声。

    “呃?”下面的人发出一个疑惑的地声音,下一秒,我便从上面的黑暗之中走了进来。

    四名男子手持五连发,正对着地下通道口,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你是……”

    当首那名男子的话还没说完,我的身体突然蹲了下来,背后大龙一个起伏,贴地窜到了他的面前。

    此人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下一秒就准备扣动扳机,可惜他永远没有机会了,因为我一记虎爪抓碎了他的蛋蛋。

    啊……

    钻心刺骨的疼痛,让他一瞬间背过气去,手中的五连发自然掉落在地上。

    站在他旁边的三人,马上将枪口对准了我,可惜他们三个人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线,戚猛、葛兵和小四三人,一瞬间跃了出来,利用我吸引对方主意力的几秒钟的空隙,完成了对剩下三人的击杀。

    砰!

    铁打般的戚猛,一拳打在右侧那男子的脑袋上,我看到那人的脑袋瞬间旋转了大约有一百八十度,整个脸颊骨都凹陷了进去,这就是戚猛全力出拳的威力。

    砰!

    葛兵的一脚踢在另一名持枪男子的腰上,只听咔嚓一声,此人的脊椎被葛兵一脚给踢断了,瞬间瘫软在地上。

    最后一人,被小四一脚踢在右脚胫骨上,身体朝前一个踉跄,把自己的脑袋送到了小四的眼前,随后只听咔嚓一声,小四便将最后这个人的脖子给扭断了。

    持枪看守地下通道的这四名打手,在十秒钟之内,全部被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