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朴昌灿的计划
    我盯着绿毛,问:“一个小道士的话你也相信。”

    “他不一样。”

    “说,怎么不一样?”我越来越有兴趣,难道绿毛口中的这个小道士真是道门中人,一辈子要是能遇到一次道门中人,算是有很大的机缘了。

    “他……他是从墨水河对岸踏浪而来。”绿毛仿佛在回忆当时的情景。就是现在回忆,脸上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难道真是道门中人?”我心中也是一愣,因为只有道门中人才能做出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

    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一苇渡江的轻功,练到登峰造极,还需要一根木头的帮助才能渡河,对方竟然可以踏浪而行,轻功已经超越了某种界限。

    “踏浪而来?当年张三丰练拳练到一百多岁,才踏云而去,这道门中的小道士应该不大,不然的话绿毛也不会叫他小道士,竟然就已经可以踏浪而行,唉,道门的神奇。只属于极少数上天的宠儿,与我这等凡人无缘啊。”我叹息了一声,不再羡慕这些上天的宠儿。

    “听着,以后不准来捣乱,不然的话,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懂?”

    “明白。”绿毛点了点头,他是真怕我把他扔进墨水河里。

    我放掉了绿毛,他带着人离开了,这次没敢像昨天一样放狠话。

    ……

    “白哥,你老爸不是养了一名泰国拳手吗?你明天带他来揍这小子。”回去的路上。绿毛的手下开始为他出谋划策。

    “那秦国拳手只听我爹的话,我根本使唤不动他。”绿毛一脸的郁闷:“本来以为跆拳道馆的那个小白脸有二下子,没想到就他妈的是一个垃圾,被人一拳给放倒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

    “白哥,那小子这么能打,我们以后还学什么跆拳道,干脆拜他为师好了。”有人提议道。

    “屁,你想拜,别人还得收?你以为拜师那么容易?哼!”绿毛冷哼了一声,说道。

    “白哥,那就这么算了?”

    “我自有办法。”绿毛回答道,随后一加摩托车的油门,狂飚了起来,吓得他身后的那名小女孩一声尖叫。双手紧紧的搂着绿毛的腰。

    ……

    打跑了绿毛等人,我返身回到院子里,对陈老头说道:“以后白家那小子应该不敢再来了。”

    “谢谢你,小王。”

    “陈大爷,你要谢我就把房子……”

    “门都没有。”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陈老头便一口拒绝了。

    我闲得没事,继续在院子里练拳,陈老头家的院子足够大,我都怀疑他们家以前是不是老财主,不然的话,在中山路为什么还有这么一个大院子。

    中午的时候,我和陈老头准备出去吃饭,却被两名穿着跆拳道服的韩国人给堵在了门口。

    “师傅,就是他。”朴仁俊用手一指我,开口对身边的一名中年男子说道。

    “你好。”中年男子说着生硬的汉语。

    “你好,来替你徒弟报仇?出手吧。我还等着吃饭呢。”我打量着这名韩国人,发现他的腿很壮实,看起来应该在跆拳道上造诣不浅,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学到跆拳道的真正打法。

    “我只要想和先生切磋一下,这是请柬,还请笑纳。”韩国中年男子将一个请柬递到了我眼前。

    “不就是战书嘛,我接了。”我伸手接了过来。

    “三天之后,恭候先生的到来。”韩国中年男子说道,随后带着小白脸离开了。

    我翻看了一下所谓的请柬,心中暗道:“昌灿跆拳道馆,看来这人叫昌灿,也不知道是来中国骗钱的,还是真得有点真功夫?到时候叫上葛兵,让他出场,叫这名韩国人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北腿。”

    本来我以为只是一场小小的切磋,并没有当会事,但是当天晚上,却接到了菲儿的电话。

    “喂,菲儿,是不是想我了?”

    “王默,你要跟韩国的朴昌灿比武?”电话另一端菲儿的声音十分的吃惊。

    “比武?什么比武?”我的表情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你马上看浮山新闻。”

    “哦!”我跑到了客厅,将陈老头家的电视打了开来,调到浮山电视台,上面竟然出现了中午那名韩国中年男子的身影。

    此人叫朴昌灿,是昌灿跆拳道馆的馆主,看样子在浮山市好像还挺有名。

    其实我不知道,朴昌灿确实很有名,这几年兴起了学习跆拳道的风,而朴昌灿一脚能踢碎五块木板,让他在浮山市名声大振,从而一时之间,昌灿跆拳道馆生员爆满。

    朴昌灿跟浮山市体校的几名散打对员切磋过,都被其击败,所以他便有了更大的野心想到证明跆拳道比中国武术厉害。

    正在他寻找对手的时候,我出现了,于是便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我接受了他的挑战之后,朴昌灿很有经济和政治头脑,马上通过浮山电视台散播了这条消息。

    只要他打赢了我,不仅昌灿跆拳道馆会更加的出名,并且他还将受到韩国跆拳道协会的表扬,因为跆拳道战胜中国功夫,具有很重大和长远的意义。

    “妈蛋,拿哥当垫脚石啊,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切!”我心里冷哼了一声,根本没把件事情放在心上,因为我的内心深处对跆拳道实在是有点看不起。

    学了一点戳脚的皮毛,再结合本国的武术就敢自称跆拳道,恬不知耻。

    如果是泰拳的话,我也许还会上心一点。

    泰拳是一门专门杀人的功夫,而泰拳手的训练却是十分的残酷,泰拳的最高境界是腿如斧,手如刀,一拳一腿有如刀砍斧劈。

    跆拳道?还是算了吧!我是一点都不担心,因为现在我们在电视上和跆拳道馆里练的所谓的跆拳道,都是经过阉割之后,用来在全世界推广的东西。

    其最精髓的跆拳道打法,一招都没有,几个漂亮酷玄的高腿,看看也就罢了,当真就输了。

    不过若是真正的跆拳道打法,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毕竟韩国那地方,古代也是常常打仗,又偷学了中国的戳脚,再和本土武技相互融合,肯定会衍化出自己独特的打法,不过这种精华的东西,只怕是跟中国拳法一样,仅仅只有极少数的人在传承而已。

    可是菲儿却不这么想,她以前在电视上看过朴昌灿的表演,五块木板叠在一起,对方一脚就能踢断,想想一脚踢在人的身上,会怎么样?

    “王默,对方很厉害,他能一脚踢断五块木板,你怎么能答应跟他比武?”菲儿的声音显得有点着急和担心。

    “菲儿,放心好了,我一只手就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王默,你真要小心点,我在电视上看过朴昌灿跟我们浮山体校的几名散打队员打过比赛,他都赢了。”

    “那是他没有碰到我。”在拳法上,我从来都是当仁不让,谦虚,我还没有到那个境界,也许那一天我练到了化劲,再谦虚也不迟。

    随后我又跟菲儿聊了一会,她让我明天晚上到她家里吃饭,我答应了,便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陈胖子、戚猛和葛兵三个人都来了。

    “咦?你们三个人怎么来了?”

    “听说你要跟韩国人比赛,我也要上场。”戚猛首先开口说道。

    “跆拳道,嘿嘿,真想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腿功。”葛兵脸上嘿嘿一笑,说道。

    “靠,你们就那么喜欢揍人啊,万一把人打伤了,那可是外交事件,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朴昌灿指名道姓要跟我打,如果让戚猛和葛兵替打,那不是表明自己害怕吗?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师傅,我们可以增加比赛啊,不能那韩国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既然他想要搞大,那我们就推波助澜,要打就打三场,并且还是以武馆的名义,正好借此机会,将我们的武馆推广出去。”陈胖子很有经济头脑,他开口说道。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不过我们的武馆还没有成立呢。”我说道。

    “管他呢,想先个名字,把名声打出去再说。”

    “也好,这确实是一次打响名声的好机会,嘿嘿,我们的武馆叫什么名字好呢?”我嘿嘿一笑,对陈胖子三人询问道。

    “默菲武馆。”陈胖子张口说道,他倒是很会拍马屁。

    “不够威猛,就叫威猛武馆。”戚猛马上反驳道。

    “武馆名字要有杀气,兵锋武馆。”

    这两个二货都想叫自己的名字,我去,哥才是老大好不好。

    “都闭嘴,就叫……”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朝着陈胖子、戚猛和葛兵三人的脸上扫去。

    “就叫弘武国术馆,弘扬中国武术,就这么定了。”我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戚猛和葛兵两人点了点头,这个名字他们两人都能接受,弘扬中国武术,是每一名国术传承者的责任。

    “好名字,师傅,我们要不要去庆祝一下?”陈胖子问道。

    “别着急,你先代表我去跟那个朴昌灿商谈一下,让他改成两个武馆之间的比试,并且要比三场。”我对陈胖子说道,他比较擅长这种事情。

    “好咧,我这就去,一会回来,去我老爹的酒店吃饭。”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