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把柄
    晚上离开的时候,菲儿出来送我,仍然穿着下午的衣服,这套衣服实在太能勾起我的感觉,于是在楼道里的时候,我突然把她壁咚在墙上。对着她的嘴唇吻了下去,同时右手摸在她的大腿上,并且慢慢朝着羊毛短裙里边摸去。

    可惜仅仅不到五秒钟,菲儿就把我推开了。

    “王默,别这样好吗?”

    “菲儿,今晚跟我去新房子睡,好吗?”

    菲儿轻咬着嘴唇,然后摇了摇头,说:“等我们结婚那天,我整个人都是你的,这是我从小的愿望,已经守护了二十多年。”

    “好吧!”最终我垂头丧气的走了。

    “王默,你不会生气吧?”身后传来菲儿愧疚的声音。

    我扭头对她露出一个笑脸。说:“怎么可能生气,我生谁的气,也不会生菲儿的气。”

    “路上小心点。”

    “回去吧,现在天冷了。”我上了车,对菲儿挥了挥手,让她上楼。

    车子开出小区之后,我的脸色一阵郁闷。一肚子的欲望,让我到那里发泄啊。

    我想去迪厅,以前在迪厅跟不少女人玩过一夜情,但是最后想想还是算了,以前是没有女朋友。自己怎么鬼混都无所谓,现在有了菲儿,还是洁身自好一点为好。

    现在我不想睡觉,于是开车去了兄弟酒吧,李强的那两间酒吧仍然没有开业,也没有贴出转让信息,所以整条芙蓉街,到今天为止,仍然只有我们这一家兄弟酒吧,最近的营业额直线上升。

    来到酒吧之后,我没想到在吧台碰到了江怡,这是那一次“开房”尴尬之后,我们两人第一次碰面。

    “咦?你怎么在这里?”我看了一眼江怡,问道。

    江怡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一个劲的在喝酒。

    “再来一杯!”她将空酒杯递给小兰,嚷道。

    我看她好像已经喝醉了,于是对小兰挥了挥手,让她不要再给江怡倒酒,同时将江怡手中的酒杯给夺了过来:“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你是我什么人啊,要你管。”江怡推了我一下,没有把我推开,自己的身体倒是往后倒去。

    于是我急忙扶了她一把,帮她稳住身体。

    “走开,都怪你,也不知道我爹中了什么魔,为什么一直逼着我嫁给你,你有什么好。”江怡推开了我,嚷道。

    我耸了耸肩膀,说:“好的。我走开,你自己小心一点,不要摔胶。”

    江怡拿着手包,踉踉跄跄的朝外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老娘到别的地方继续喝。”

    我是一脸的无奈,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江振龙像中了魔似的,一定要让江怡嫁给我?

    江怡还没有走出酒吧,便有两名青年围了上去:“姐姐,去那里喝酒,我们带你去?”

    “好,走!”

    今天她穿着黑色的风衣,腿上是黑丝加长靴,十分的性感妖娆,再加上她闭月羞花的容貌,早已经让酒吧的不少男人垂涎欲滴,只是江怡实在是太漂亮了,气质又好,所以一般的男人都不敢上来跟她搭腔。

    这两名青年,看起来不是什么好鸟,目光不怀好意的在江怡身上打量。

    我跟着他们三人走了出去,刚刚走出酒吧,我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砰的一拳,将一名青年打倒在地,另一名青年一拳朝我打来,被我抓着手腕身体一转,就是一记过肩摔,扑通,此人的身体狠狠的撞在地上,发出一阵惨叫。

    哎呀!

    “跟我走。”我抓着江怡的胳膊,朝着我的车走去。

    “放开我,你是谁啊,凭什么管我。”

    “缺男人是吧?”我瞪了她一眼。

    啪!

    没想到她抬手打了我一记耳光。

    “威尔死了。”江怡哭了起来。

    本来我挺生气,哥好心好意,竟然无怨无悔挨了耳光,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女人打耳光了,第一次是欧阳雯。

    但是看到江怡哭了起来,我的心便软了下来,最见不得女人哭,特别是漂亮女人。

    “你就不应该跟威尔谈恋爱。”我开口对:“以我对江振龙的了解,他是一个很传统的人,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一个外国人,所以即使我没有出现,你和威尔也不可能。”

    江怡没有否认,从小到大江振龙就处处管着她,不准做这,不准做那,不准交男朋友,不准晚归等等,直到十四岁那年,江振龙进了监狱,她则被送到了美国读书。

    本来以为再也没有人能管自己了,终于自由了,可是江振龙仍然通过手下的人在干涉着她的生活。

    二十岁那年,江怡的叛逆期终于来了,他开始跟男性朋友交往,但是每次开房的时候,都会出现一名拿枪的黑衣人,将她的那些男朋友给吓跑,第二天,她的那些男朋友们就不会再跟她来往。

    所以江怡虽然跟不少男人去开过房,但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上大学的时候,别人以为她私生活很烂,但是其实她一直都是处女。

    遇到威尔的时候,江怡已经硕士毕业,开房的时候,威尔被吓跑了,但是第二天又来找她,于是两人热恋了起来,一个月之后,江振龙出狱,江怡把威尔带回了国内。

    虽然她跟威尔十分的亲密,但是从来没有做成功过那事,总有一个身影在盯着她。

    她知道那是老爸江振龙当年手下的一员虎将影子杀手。

    我出现之后,江振龙突然便宣布我是他的女婿,并且强迫江怡嫁给我,这令江怡更加的叛逆。

    可是当她再去找威尔的时候,威尔已经消失了,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直到今天,她才无意之中得知,威尔被蒋公派人给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她感觉很闷,于是便出来买醉,甚至于想要报复江振龙,准备随便跟个男人上床,结束自己二十几年的处女生涯。

    威儿就是她反抗江振龙的一个工具,江怡心里清楚这一点,只是她从来不承认罢了。

    “好了,回去了。”我将她拽上了车,朝着168集团大厦开去。

    “喂!”

    “嗯?”我看了江怡一眼。

    “那天的事情解决了吗?要不要我帮你跟你女朋友解释一下?”江怡哭过之后,好像把心里的郁闷发泄了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好了很多。

    “不用,谢谢。”

    “如果是我的男朋友跟别的女人赤身裸体的躺在酒店的床上,我肯定会阉了他。”江怡抽出一根烟,很优雅的放在嘴上,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随后左手一动,将她嘴里的烟抢了过来,敞开车窗扔了出去:“女孩子不能抽烟。”

    “你……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管我,还真跟江振龙一样,都是老古董,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女人抽烟怎么了?”江怡嚷叫道。

    我懒得理她,在我车里抽烟,就是不行。

    “切,难怪江振龙喜欢你,想让我嫁给你,原来你跟他一样,都是那种抱着以前的规矩不肯放手的老古董。”江怡不屑的说道。

    “别给自己颓废的生活找理由。”我看她一眼,说道。

    “我颓废?呵呵,我差一点打垮黄氏集团。”江怡冷笑道。

    “那是因为你有一个很有钱的老爸,就是你嘴里的江振龙,你对他应该保持最起码的尊重,没有他,你凭什么在金融市场上把黄氏集团玩得团团转?”我虽然不了解股票这种东西,但是我知道一切都是资本为王,也就是钱决定一切,能力次之。

    “你……”江怡用手指着我,十分的生气,因为刚才我的话贬低了她最自以为傲的能力。

    “我说错了吗?”我瞪了她一眼,反问道。

    “哼!”江怡冷哼了一声,开始生闷气,不过几分钟之后,她的身体突然靠了过来,并且还特意将大衣和里边的衣服往下扒了扒,露出胸部一小半的雪白。

    我诧异的一转头,目光不由的被眼前的雪白给吸引住了,而就在此时,咔嚓一声,江怡手中的手机响了一下,她竟然拍了一张照片。

    我感觉有点不好,看着她问:“你干吗?”

    “如果我现在把这张照片发给你女朋友,她会怎么想?前段时间我们两人可是刚刚在酒店被她捉奸在床啊。”江怡一脸得意的说道。

    “你……马上把照片删掉。”我直接将车子停在路边,想要去抢夺她的手机,如果真被发到菲儿的手机上,那我就死定了,绝对的死定了,菲儿相信我一次,绝对不会相信我第二次。

    “你来抢啊!”江怡真是江振龙的亲女儿,卑鄙下流无耻都是一脉相承,她直接把自己的手机塞进了胸口,挺着很有料的胸部对我说道。

    “我……我……”我想伸进去找手机,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说:“你有什么条件,说吧。”

    “我还没有想好,现在先带我去喝酒。”

    “好!”我忍。

    “我还要再抽一根烟,帮我点上。”

    “好!”我再忍。

    “真乖!”江怡朝着我吐了一个烟圈,我马上把车子的车窗全部打了开来。

    “乖你妹啊!”我在心里对江怡咆哮道,同时暗暗后悔,今天晚上就不应该管她,她爱跟谁上床跟谁上床,管我屁事,现在可好,自己的假把柄竟然捏在了她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