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九章 危险
    戚猛竟然一瞬间被打伤,这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泰拳绝对没有暗劲,对方完全就是靠着身体的力量将戚猛打伤。

    “不好!”看着对方嗜血的目光,我暗叫一声不好,戚猛也把仓差打出了血。不过仓差仅仅受了一点小伤,可是却让仓差瞬间暴走。

    “呵呵,多久没有受伤了。”仓差舔着嘴角的鲜血,仿佛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这个变态。”我暗骂了一句,随后扭头对:“你带戚猛走,我断后。”

    葛兵犹豫了,因为谁都能看出来,仓差的力量和实战的经验都在我们三人之上,若是一开始我们三人就全力围殴仓差,也许还有机会,但是现在戚猛受伤,对方又开始暴走,留下断后十分的危险。

    “我来断后。”犹豫了一秒钟。

    “带着戚猛快走,我才是老大。”我瞪了葛兵一眼,吼道。

    这是我第一次吼自己人。

    “你们三个今天谁也别想走,仓差杀了他们。”不远处的万东嚷叫道,目光之中发出毒蛇般的目光。

    “这个王八蛋,老子早晚要了你的狗命。”我看了万东一眼,心中暗暗想道。不过此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我一记熊出洞,挡在戚猛面前,双眼微眯,射出二道寒光。紧盯着三步开外的仓差。佰渡亿下嘿、言、哥免費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快走!一带着戚猛走了,我自有办法脱身。”看到葛兵还在犹豫,我不由的再次对他吼道。

    “好吧!”最终葛兵点了点头,背起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戚猛,朝着双峰峡的另一端跑去。

    葛兵背着戚猛一动,仓差也动了,他如同一头狮子,一跃而上,一拳朝着葛兵的后心打去。

    “你的对手是哥!”我吼了一声,同时身体一动,出现在葛兵背后,一记横拳砸在仓差的右拳手腕上,将其攻向葛兵的这一拳给架开了。

    左手横拳架开仓差拳头的时候,自己的后脚贴地前移,进步右手崩拳当胸朝着仓差打去。

    啪!

    空气炸响。螺旋劲狂吐。

    仓差眉头一皱,只能后退一步,躲过我的这一记进步崩拳,而他这一退,再想追葛兵和戚猛两人,就已经晚了。

    “那我就先杀了你。”仓差从葛兵和戚猛两人逃跑的背影上收回了目光,恶狠狠的瞪着我说道。

    “哥奉陪到底。”我声音响起的同时,左脚提起朝前硬踩,同时左手崩拳再次当胸打出。

    连环崩!

    啪!

    空气再次炸响。

    临敌无畏惧之心,无后退之意,硬打硬进无遮拦,才是形意拳的真谛。

    崩拳劲大而力猛,速度快若闪电,同时脚下硬踩,防止对方出暗脚,若是踩中对方的脚背或者是胫骨。又可以给对方造成伤害,防中有攻,攻中有防,这就是正宗的国术打法。

    仓差没有再次,而是右肘贴胸下砸,同时身体微微一侧。

    砰!

    我的左手崩手被对方的右肘砸中,我感觉拳眼处仿佛被铁锤砸中,对方的骨头硬如钢铁一般,劲力之大,超出我的预料。

    防下我左手崩拳的同时,仓差一下泰拳最常见的小边腿扫向了我的左腿。

    其实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后退躲闪,可是如果长时间缠斗下去,自己绝对不是仓差的对手,我的目光之中露出了一丝狠厉。

    爷爷说过,国术通兵法,以弱胜强,在于奇袭。

    反其道而为之。

    我不但没退,反而没有去理睬仓差踢向自己左腿的小边腿,而是右脚贴地前滑半步,同时一记近身大力的熊靠,撞向了仓差。

    肩顶他的心窝,右肘撞向他的小腹,同时右掌下拍,拍下他的下阴处。

    一招三打。

    我的身体一晃,便闯进了他的中门。

    仓差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危招,不过下一秒,他的目光里的杀气更加的浓郁。

    他瞬间左手护在自己的下阴处,小边腿再次加速。

    砰!

    直接狠狠的踢在我的左腿小腿的侧面,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不过我紧咬牙关,愣是没有理睬这阵钻心刺骨的疼痛,而是在闯进仓差中间的瞬间,将自己的这一招三打的熊撞给使了出来。

    砰!砰!

    啪!

    肩和肘的攻击都打中了仓差的身体,不过下拍的那一掌,却拍在了对方的左手背上,没有击中他的下阴。

    噔噔噔!

    仓差的身体连退三步,这还是他第一次后退,眼睛里露出一丝惊愕,同时嘴角处再次流出鲜血。

    我这一击熊撞用尽了我的全力,肩项肘撞之力,比之拳头可要大上很多。

    不过我看到仓差仅仅后退三步,吐出一口血痰,再无其他反应。

    “完了。”我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如果这换成其他人,绝对是肺伤肠断之伤,自己拼尽全力的一击,岂是儿戏,可是仓差竟然像没事人一样。

    现在只有二种可能,要么他的抗击打能力已经强大到我无法伤害到他的地步;要么就是他有暂时忍痛止伤的秘法。

    不管那一种可能,现在的我都危险了,因为此时我的左腿已经痛麻木了,泰拳的小边鞭有镰刀之称,练到巅峰的小鞭腿,即隐蔽,攻击又快,只要被其踢中,就像镰刀割麦子一样,将敌人的小腿踢断。

    我现在的左小腿有没有断掉,我不知道,但是已经痛麻木了。

    此时不走,待到何时。

    说是迟,那是快,在仓差后退三步,仅仅吐出一口血痰的一瞬间,我就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现在的自己,还不是仓差的对手,他的一拳一脚已经练到了泰拳刀斧加身的境界。

    这是泰拳的顶峰。

    并且他的抗击打能力太强,仿佛钢筋铁骨一般,戚猛激活了虎啸铁布衫的秘术,都没有打伤对方,我刚才全力一击的熊撞打中他的心窝,竟然仅仅只吐了一口血痰,这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所以一瞬间,我便决定跑路了。

    于是乎,我转身就跑,虽然左小腿已经痛的麻木,但是咬着牙让自己跑了起来。

    跑出三步,我用眼角的余光朝着身后看去,发现仓差并没有马上追来,并且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直到我跑出十几米远,他脸上的表情才消失,随后朝着我开始猛追。

    原来戚猛有三拳打中了他的胸口,已然让他受伤,不过伤得不是很重,仓差利用他对痛苦异于常人的忍耐力愣是压了下去。

    而刚才我的一记熊撞,将他的伤再一次扩大,一口血到了嗓子眼,他愣是硬咽了回去,只吐出一口血痰,同时三秒之后,他才把伤给压下去,这才起步朝我追来。

    我跟仓差的对攻也就只有二十几秒的时间,所以葛兵背着戚猛并没有跑多远,就在我正前方六十米左右的距离。

    葛兵背着戚猛跟我相距大约六十几米,我跟仓差相距大约十几米,四个人一前一中一后,开始在双峰峡追逐起来。

    妈蛋,跑着跑着哥的整条左腿都开始痛起来,每一次落地,那种钻心刺骨的疼痛就会传遍全身。

    左小腿骨即使没有断裂,应该也出现了裂纹,不然绝对不会这样的疼痛。

    我的速度越来越慢,跟仓差之间的距离便越来越近,左腿每一次落地传来的钻心刺骨般的疼痛严重影响着我逃跑的速度。

    “怎么办?”我用眼角的余光发现身后追来的仓差离我仅有五米的距离了。

    再跑下去,用不了一分钟就可能被仓差追上。

    我决定再次兵行险招,不然的话,自己很可能真得被仓差给杀了。

    “妈蛋,如果练出了暗劲,刚才的一记熊撞老子就能要了他的命,用暗劲绞碎他的心脏,你再钢筋铁骨也没有卵用。”我心里这个郁闷,第十二条经脉就差最后一个关卡就能打通,可是最后这个关卡愣是冲不开。

    “四米!”

    我在心里计算着自己跟身后仓差之间的距离。

    当仓差离我仅有三米距离的时候,我的身体猛然停了下来,同时往下一蹲,一招老鳖漩涡,蹲着的身体原地就转了回来,接着右脚一蹬地面,脚下冰冷的泥土飞溅了起来,与此同时我的身体贴地朝着近在眼前的仓差撞去。

    我使出了爷爷的成名绝技飞龙升天。

    自下而上,一招四打。

    下阴、丹田、心窝、咽喉。

    急速追赶我的仓差,眼看着要追上了,他正准备飞脚踢向我的后背,突然发现我的身体瞬间停了下来,这让他一愣,下一秒,他自己便闯到了我的眼前。

    仓差的脸色变了,这是开打以来,他第一次变色。

    因为我的突然停身,出乎他的预料。

    事情出乎自己的预料,便会引起心里的波动,打断自己原先的计划,每个人都不例外,仓差当然也会出现一丝心绪的波动,而就是这丝波动,让他的反应变了一线。

    仓差的身体自己到了我的眼前,我想也没想,飞龙升天的四拳,一瞬间连续打了出去,我根本没有想着防御,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事情。

    拳经云:打人如亲嘴。

    说的就是双方对打的一瞬间,就如同刚刚尝试结吻的少年少女,让脑子处于一片空白状态,不要想三想四。

    这是国术的一个特点,只要按照打法打出去即可,不要多想,一多想,你手上的动作就会变慢,也许慢那么一点点,就是生死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