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 青州之行
    “谢谢你,默哥!”离开黄威的包厢之后,薇薇开口对我感谢道。

    我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管是你去找的黄威,还是黄威先来找的你,就这么一次。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我便将她一个人丢在走廊里,回到了欧阳雯她们的包厢。

    这名叫薇薇的艺校学生,很有可能是先去找的黄威,弄不好早就把我给卖了,想要以此勾搭上黄威这名公子哥。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以后她的死活跟我无关,至于黄威?哼,离死也不远了。

    一个晚上,欧阳雯吃饭的时候就喝了不少酒,在KTV喝歌的时候,又跟眼镜妹她们喝了几灌啤酒,所以离开KTV的时候。她已经醉了,几乎站立不稳,整个身体都趴在我的身上。

    我扶着她上了车之后,她仍然在大吼大叫,嘴里的歌词已经含糊不清。

    “现在把酩酊大醉的欧阳雯送回家的话,菲儿会怎么想?”我坐在车上,不知道要不要把欧阳雯送回家。

    “就说半路上遇到了喝醉酒的雯雯。不过此时欧阳雯醉得厉害,万一把实话说出来,可怎么办?”我左右为难,今天就不应该答应她来参加高中同学聚会。

    最终我还是开着车朝着她父母家的小区驶去,不过当我把车停在楼下。准备扶她上楼回家的时候,欧阳雯却突然抓着车门不放手,口里嚷叫着:“不回家,不回家,我们去开房。”醉心章、节亿梗新

    听她这样大声嚷叫,我的脸都吓绿了,这万一被楼上的菲儿和自己的丈母娘听到,那可真就完蛋了。

    “姑奶奶,咱别闹了好吧?”

    “开房!开房!”欧阳雯嘴里嚷叫着。

    我看左右没人,于是手掌轻轻在她雪白的脖劲上一砍,力道拿捏得十分准确,瞬间将其击晕了过去。

    呼!

    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扶着昏迷的欧阳雯上了楼。

    开门的是菲儿,她一脸责怪的对我询问道:“去那里了?怎么现在才会来?咦,菲儿这是怎么了?”

    “应该是喝醉了。我在半路上看到她爬在路边呕吐,于是便把她带了回来。”我说道。

    菲儿一脸担心的帮着我把欧阳雯送回了房间,又用热毛巾给她擦了擦脸。

    “雯雯没事吧?喝醉了酒也得有点反应了,她怎么就好像晕了过去似的。”菲儿一脸疑惑的说道。

    “醉了,睡得正香呢,我们别打扰她了。”怕菲儿看出破绽,我急忙把她劝出了欧阳雯的房间。

    回到菲儿的房间之后,她开始询问我今天晚上的行踪,谎话早已经想好,所以我对答如流。

    我洗完澡回房间的时候,菲儿已经睡了,于是我轻轻的上了床,钻进了被窝里,手刚刚碰到菲儿的身体,她警告的声音便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别乱动,不然我就把你赶下床。让你继续睡地板。”

    “菲儿,你看我们都睡在一个床上了,是不是……”

    “不行,我说过,必须结婚那天,这是我从小的愿望。”

    “好吧!”我憋着一肚的欲望,退而求其次的说道:“让我摸一个胸总可以吧?”

    哎呀!

    菲儿直接踢了我一脚,说:“睡觉!”随后一转身,给了我一个后脑勺。

    第二天早晨,在客厅里碰到欧阳雯,她没有任何异样,于是我这才放下心来,真怕她乱说话。

    我决定以后离她远点,可惜事与愿违,过年没有事情做,欧阳雯吆喝着打麻将,于是我、菲儿、欧阳雯和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开始打麻将消磨时间。

    我和欧阳雯仍然坐对面,打着打着,我感觉自己膝盖处多了一只小脚。

    我低头一看,雪白的袜子包裹的一只小脚,正在自己膝盖上揉来揉去,并且渐渐的还往大腿上伸来。

    “晕!”我当时脑袋嗡的一声,一阵发蒙,这明显是欧阳雯的小脚,她这是想干什么?

    我偷偷的朝着麻将桌对面的欧阳雯看去,她竟然朝着我做了一个鬼脸,我们两人的小动作,菲儿和自己未来的丈母娘都没有看见,她俩的注意力都在麻将上。

    我不敢乱动,怕自己的异常引起菲儿的主意,那可真就完了,现在只希望欧阳雯赶快结束她的恶作剧。

    这只小脚对自己太有杀伤力了,所以没过多久,我便起身上厕所去了。

    回来之后,我没有再坐下打麻将,而是找了一个理由,溜了出去,因为再打下去,非要了我的老命不可。

    我开车直接去了中山路的弘武国术馆,本来国术馆定于正月初八开张,不过因为我要跟着江振龙去青州参加鲁东绿林大会,于是开张的时间便往后推迟了。

    随后的几天,我都没有再回菲儿父母家,而是专心在弘武国术馆里闭关练拳,自己若是能在正月初八之前,打通全身的十二正经,也许这次的青州之行,还能多一份保障。

    正月初六,我先去东城区的老房子跟小道士见了一面,这才朝着云雾茶楼而去,等我赶到云雾茶楼的时候,江振龙带着四名小弟正在等我。

    “不多带点人?”我朝着江振龙身后的四名小弟看了一眼,问道。

    “到了青州地界,人多人少有什么区别?”江振龙回答道。

    “也是!”我点了点头。

    随后我们六人坐着一辆别克商务车,驶离了浮山市,上了浮青高速,朝着青州城疾驰而去。

    上午十点离开浮山市,下午四点钟驶进了青州城,我们在青州城的云驿酒店下榻,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也就是正月初七,江振龙带着我离开了青州城,朝着南边云门山而去。

    “绿林大会就在云门山上开,我先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江振龙对我解释道。

    “嗯!”我点了点头。

    因为是过年的原因,所以云门山上的游客不少,我和江振龙两人混杂在游客之中,慢慢的在云门山上闲逛着。

    “看到山上的那片别墅了吗?”江振龙指着半山腰处的十几栋别墅,对我说道。

    “嗯。”

    “明天鲁东省的所有绿林势力的老大会?聚那里,到时候方圆五里之内,都会被封锁,如果你和我一块进去的话,不管我挑战郑凯山是赢还是输,你都别想从那里活着离开,所以你明天不能进去,就在外边等着给我收尸。”江振龙对我说道。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明天我肯定要跟你一块进去。”

    “进去是白白送死。”江振龙说道。

    “不进去的话,我这一辈子都会耿耿于怀,或许你改变注意不再挑战郑凯山,也许我们两人就能安全的从那里出来。”

    “不可能,郑凯山一日不倒,我们鲁东省的绿林势力就始终被他拖在悬崖边上,万一那天震惊天庭,必将引来雷霆之怒,到时候受伤害的还是我们绿林人,国术传承本已不多,若是再被清洗一遍的话,怕是不知道又有多少传承从此消失殆尽。”江振龙一副忧国忧民的表情。

    稍倾,他的表情随之一变,说:“郑凯山触动了我的底线,这一次,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没有第二种选择。”

    我不再多言,江振龙早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要以最快的办法,最直接的手段摧毁郑凯山十几年在鲁东经营下的网络。

    这个网络包含着绿林、商、政,是一个利益相关的复杂网络,牵一发而动全身,你若是想从外边撕开一道口子,简直是不可能,因为你将面临着整个鲁东黑白两道势力的压力。

    所以江振龙只能挺而走险,利用这次绿林大会的机会,准备直接击杀郑凯山,从而达到从内部瓦解这个利益网络的目地。

    郑凯山如果一死,整个鲁东绿林势力肯定大乱,他经营的庞大而复杂的关系网也会随之消失,那么我们就有了机会,当年江振龙的野心就是一统鲁东绿林势力,可惜他走错了一步棋,反倒是成全了当年不如他的郑凯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