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七章 以牙还牙
    我将欧阳雯送回了家,菲儿下来送我,在楼下跟菲儿腻歪了一会,我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因为我不敢跟菲儿太过于亲密,虽然欧阳建国是领导,但是这对于菲儿来说也不是绝对的安全。在青联帮的事情没有解决之前,我只能远离菲儿,免得青联帮对她不利。

    只要我提高警惕,总是能若隐若现的感觉到有人在跟踪我,但是我只要刻意去寻找,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立刻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耐心,王默你需要比对手更强的耐心。”我在心里对自己?励道。

    这是一个猎人和猎物的游戏,现在我是猎物,但是如果我比暗中跟踪之人更有耐心的话,只要抓住对方一丝破绽,那么猎人和猎物之间马上就会出现角色的转换。

    “小子,谁是猎人还不一定呢。”我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随后车子驶离了小区。朝着弘武国术馆而去。

    第二天,本来我以为欧阳雯不会来了,毕竟脚踝肿得很厉害,虽然我给她擦得跌打酒十分管用,但是至少要休息几天才能痊愈。

    可是令我没有想到,五点多钟,下班之后。她竟然又来了,还一本正经的想要继续蹲马步。

    “喂,这位女同学,你脚歪了,今天可以回家休息。”我对欧阳雯说道。輸入字幕網址:ìПе·Со觀看新章

    听到我叫她女同学。于是直接给了我一个白眼,说:“我是交了学费的,不练来看看总行吧。”

    我耸了耸肩膀,说:“随便。”

    欧阳雯坐在一旁,我今天则开始传授太祖长拳,不过也仅仅只教了二招,便让他们自己反复练习。

    “跟你们说,这只是拳架套路,给你们强化筋骨,增加你们身体协调性,并不能用来打人,国术分为套路,练法和打法……”他们一边练,我一边给他们讲着国术的一些理论。

    电视剧和小说把国术给害惨了,搞得人们都以为学一个套路。就天下无敌了,其实套路就是练到死,你也不知道怎么出手打人。

    练到晚上八点钟,我就让他们离开了,而此时欧阳雯仍然没走。

    “送你回去。”她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小姨子,我也不想太得罪她,于是便想送她回家。

    “不想回去,人家脚又痛了。”欧阳雯竟然用撒娇的口吻对我说话,这还是头一次,令我不由的有点不适应。

    “好好说话。”我瞪了她一眼,随后蹲下来查看她扭伤的右脚踝:“比昨天好了很多,怎么会又痛了?”

    “就是痛嘛,你再给我抹点那种跌打酒,别这么小气。”欧阳雯说道。

    我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钟,说:“擦完乖乖回家。”

    “嗯!”她点了点头。

    “这小妮子到底是玩什么把戏。”我暗自摇了摇头,心里一阵不解。

    随后拿了跌打酒。给她脱下鞋袜,轻轻握着她雪白的小脚,开始揉搓了起来。

    一开始我也没有多想,但是渐渐的有点异样了,欧阳雯的小脚柔弱无骨,娇嫩光滑,在自己手中揉搓,那种肌肤之间的碰触,让我有点心猿意马。

    本来没往那方面想,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一旦有了想法,心就乱了,感觉也变了。

    于是乎,我的呼吸加重了起来。

    欧阳雯可能感觉到了我的异样,竟然大子胆子问道:“我的脚漂亮吗?”

    “漂亮!”我下意识的回答道,因为确实漂亮。

    “我姐的漂亮,还是我的漂亮?”

    听到欧阳雯这样问,我才意识到不对,于是马上站了起来,说:“擦好了,你自己回家吧。”

    欧阳雯撇了撇嘴,说:“我就不信你刚才揉搓我脚的时候对我没想法。”

    听到她这样说,我的冷汗冒了出来,直接装做没听见,讯速的朝着楼上走去:“我今天晚上有事,你自己回家。”

    “哼!”楼下传来欧阳雯冷哼的声音,十分钟之后,她离开了弘武国术馆。

    “这个小妮子到底想干吗?刚才她的话是什么意思?这肯定是一个圈套,他想诱惑我,然后把证据拍下来,证明她以前对我的看法是正确的,然后给菲儿看,让菲儿彻底对我死心,对,肯定是这样,哈哈……臭丫头,哥是不会上你当的。”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

    今天顾秋出院,我一大清早就开车来到了南城人民医院。

    “哥!”顾秋看到我出现在病房里,马上朝着我扑了过来,搂着我脖子嚷叫道:“哥,你怎么都不来看我。”

    “我这不来了。”我说道。

    “今天我都出院了。”顾秋嘟起了小嘴。

    我笑了笑,随后扭头对顾初夏询问道:“出院手续都办好了吗?”

    “嗯!”顾初夏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今天我做东,请顾秋吃大餐。”

    “好,我要吃大餐,谢谢哥。”顾秋搂着我又蹦又跳。

    顾初夏脸上带着微笑,眸子里却闪现着一丝担忧:“默哥,能不能让葛兵一直保护小秋。”

    “呃?”我表情一愣,朝着顾初夏看去。

    “姐,我没事,不需要人保护。”旁边的顾秋说道。

    顾秋住院的这段时间,我怕再有人对她不利,于是便让葛兵留在医院,一天二十四小时保护顾秋。

    顾初夏没有理睬妹妹顾秋的话,而是双眼盯着我,说:“我怕顾秋出事。”

    “顾秋也是我妹子,我不会让她再出事的。”

    “我有我哥保护,谁也不怕,哥,请我去那里吃大餐?”

    “地方你挑。”我笑着对顾秋说道。

    我和顾秋肩并肩走出了病房,顾初夏满脸担忧的跟在后面,她知道我做的事情,所以十分不想让自己的妹妹顾秋陷进来,但是她心里同样也清楚,这根本不可能,因为顾秋也是忠义堂的人。

    更何况顾秋现在跟我比跟她还要亲。

    当我和顾秋走出医院的时候,我这次强烈的感觉到那丝不怀好意的目光,于是我马上抬头朝着四周望去,医院门口很多人,我看着每个人都像,每个人又都不像。

    “该死,哥早晚抓到你。”我心里暗骂一声。

    我陪着顾秋疯玩了一天,晚上的时候,开车送她们姐妹两人回家,离开的时候,我对顾秋叮嘱道:“再过二个多月就高考了,好好复习。”

    “哥你放心,考不上清华我没脸见你。”

    “加油。”我拍了拍顾秋的肩膀,随后开着车离开了。

    车子行驶到延安中路的时候,突然对面有一辆大货车发出刺眼的灯光,照射的我根本看不清前方的情况。

    “不好。”一瞬间,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于是猛打了一把方向盘,车子朝着马路侧面窜去,开上了人行道,随后撞在绿化带的一颗树上,这才停下来。

    在此期间,我看到对面的那辆大货车,突然变更的路道,逆向行驶,如果我没有冲到人行道的话,就会被它迎面撞上,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针对自己精心设计的一场谋杀,我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会是谁呢?青联帮?还是黄彪和黄威父子两人?”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我敲诈了黄威和万东二百万,然后黄威让人绑架了顾秋,又让我把二百万给吐了出来,随后我针对黄威精心策划了一场车祸,差一点要了他的狗命,但是同时自己也差一点被青联帮的人抓住致命的把柄。

    而今天晚上,同样精心策划的一场事故差一点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如果自己不是因为青联帮盯梢高手的事情,一直心存警惕,刚才很可能车毁人亡。

    我在心里仔细的分析着我跟黄威的恩怨,最后将凶手锁定了他。

    因为青联帮需要活着的我,他们还想在我的口里打探出江振龙的事情,只有黄威才会对我恨之入骨。

    “看来自己以前真是小看了黄家父子。”我第一次正面对待黄威,因为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黄威自从断腿之后,还真给自己找了不少的麻烦。

    有几次甚至于差一点杀了自己。

    以前我只把他当成一个废物,现在看来自己是大错特错了,此人断腿之后,心志扭曲倒是更加难以对付了。

    逼菲儿离开万家集团;请八卦掌传人当保镖;想让左青龙收拾我;泰国人仓差跟他有关;那天晚上亲自开车差一点撞死我;绑架顾秋是他的幕后主使,而刚才的大货车,肯定也是他的毒计。

    想着黄威做过的一件件的事情,他的危险程度在我心里渐渐的增大了起来。

    “此人不除,自己寝食难安啊。”我嘴里暗自嘀咕了一声,随后发动车子,离开了。

    车子撞的不重,只是前盖凹陷了进去。

    回到武馆之后,我并没有练拳,而是坐在床上发呆:“怎么样除掉黄彪和黄威父子两人?”

    自己现在是没钱了,敲诈万东和黄威得来的二百万,我全部给了罗康平,让他维持着跟李强手下那批亡命之徒的关系,救顾秋的二百万是从公司里挪用的,最近菲儿一直在催我把钱补上,因为公司的资金链要断了。

    我把武馆和酒吧的收入全部给了菲儿,这才算是应付了过去,现在的我,卡里只有三万块钱,想要再花钱让罗康平手里的亡命徒对付黄威,已经不可能了。

    那种人只认钱,没钱根本不会给你办事。

    “看来只有自己亲自出马了。”我双眼一眯,露出一道寒光,同时从牙缝里吐出二个字:“黄威!”

    我要亲手解决了黄威这个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