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回来了
    静静的听完菲儿的讲述,我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大,怎么就这么巧呢?心里充满了疑问,不过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

    “菲儿,我去过公司了,为什么公司关门了。那不是你的心血吗?”我对菲儿询问道。

    听到我说公司的事情,菲儿本来已经平复的情绪再一次激动起来:“认为你出事之后,我无心管理公司,而此时万家集团又用极低的价格抢走了我们几家客户,并且还让建材厂家不给我们优惠,从而导致公司的资金链断裂,本来如果放在平时,只要坚持一下,还是能挺过去的,毕竟戚家那边的工程,公司还是赚钱的,可是当时因为你的事情,我情绪十分的低落。别说是公司了,好像自己的人生都要走到尽头了似的,所以……”

    菲儿说到这里哭了起来。

    我心痛的将她搂在怀里,说:“菲儿别哭,公司我们还可以再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边安慰着菲儿,我一边在心里思考着整件事情:“先是自己烧焦的尸体在平阳县被人发现。随后万家集团马上对默菲公司出手,这里边会不会有什么内在的联系?我的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稍倾,菲儿的情绪再次稳定之后,我继续对她询问着自己离开这二个月时间内,浮山市发生的情况。

    “菲儿。芙蓉路的三家酒吧怎么样了?”

    “酒吧倒是没事,听胖子说,芙蓉街那一片的痞子都不敢去闹事。”

    “陈胖子他们还好吧?”

    “嗯!”菲儿点了点头,说:“我们给你办了葬礼之后,他们说要把弘武国术馆发扬光大。”

    听到菲儿说还给自己办了盛大的葬礼,我心里一阵无语,有种怪怪的感觉。

    我一直陪着菲儿,晚上哄着她入睡之后,我这才离开。

    在这期间,我已经给陈胖子等人打过了电话,他们听说我还活着,并且已经回到了浮山市,几乎都问出了同样的问题:“默哥,你还活着?”

    “我了个去,哥当然活着。不活着还能在地府给你们打电话啊。”每个人我都回了这么一句。

    晚上八点多钟,菲儿便睡着了,睡梦中的她,眉黛还紧锁着,并且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仿佛怕自己消失似的。

    “菲儿,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我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走出了她的房间,准备去兄弟酒吧,因为今天我把陈胖子他们所有人都给在兄弟酒吧。

    我来到客厅的时候,看到欧阳雯正在看电视,跟她打了一声招呼,又跟菲儿的父母说了一声,便准备离开。

    “我送你。”欧阳雯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自己正好也有事情让她帮忙查一查。

    “你去那里了?”来到楼下的时候,欧阳雯对我询问道。

    “出去了一趟。一言难尽。”我不想多说。

    “那就慢慢说,陪我去河边走走。”欧阳雯不容分说的朝着墨水河畔走去。

    我想了一下,最终跟了上去。

    我和欧阳雯肩并肩的走了一会,她开口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心里有所感悟,于是便去了马梁山准备闭关修炼,可是到了马梁山我仍然静不下心来,于是我便徒步穿过了鲁东省和中原省,去了西安古城外的终南山。”我简单的回答道。

    “什么?”欧阳雯瞪大了眼睛,说:“你徒步去了终南山?”

    “嗯!”

    “那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回来?”她对我质问道。

    “在终南山的时候,我心无杂念……”

    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欧阳雯给打断了:“王默,你还有没有一点责任心,你知道吗?我姐姐为了你差一点自杀,你竟然去终南山逍遥快活去了。”

    “我不是逍遥快活,我是……”

    “够了,不管你是去干什么,我只问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回来?你不知道有很多人都在为你担心吗?不说我姐,就说你资助的那个小姑娘顾秋,本来模拟考试全校第一,听到你出事的消息之后,直接变成了倒数第一,因为她交了白卷,还有江家大小姐,听说为了你的事情,憔悴了很多,王默,你真有魅力啊,就连我……都偷偷为你的事情哭过。”

    说到最后欧阳雯已经变成了对我歇斯底里的喊叫起来。

    我自知自己错了,于是面对着欧阳雯的指责和嘶吼,只能默默的承受:“对不起,我错了,让你们担心了。”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欧阳雯瞪着我。

    我心里一阵无奈,都说对不起了,还要怎样,菲儿都没有你这么难缠,不是还有事情求着欧阳雯,我早就走了。

    “要不我请你吃大餐,来弥补我的错误?”我试探着对欧阳雯询问道。

    “法国大餐外加看电影。”欧阳雯说道。

    “好,到时候叫上你姐姐,我们三个人一块。”我说道。

    “就我们两人。”

    “不好吧,姐夫和小姨子一块看电影?”我问道。

    “你还没跟我姐结婚呢,谁是你小姨子?同不同意吧?”

    “我考虑一下。”我说道。

    “哼!”欧阳雯好像有点生气,扭头就要走。

    “喂,等等!”我叫住了她。

    “干吗?”欧阳雯转身瞪着我问道。

    “有事求你帮忙。”

    “什么事?”

    “帮我查一下,我的车子怎么去的平阳县。”我说道。

    欧阳雯眨了一下眼睛,说:“你怎么意思?”

    “我本来把车子停在马梁山下边的一处小树林里,那里平时基本上没人去,怎么就会跑到平阳县,你不觉得奇怪吗?”我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再说,为什么车上的人跟我身高和年龄都相仿,为什么就烧得面目全非?”

    “你是说有人故意制造出你死亡的假象?”欧阳雯不愧是刑警,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

    “有这种可能。”我点了点头。

    “动机?”

    “你姐姐受了打击,差一点自杀,并且公司也倒闭了。”

    欧阳雯想了一下,说:“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谢谢!”

    “你不用谢我,如果真是有人故意制造你死亡的假象,我绝对不会放过他。”说完,欧阳雯转身离开了。

    欧阳雯离开之后,我打了一辆出租车朝着芙蓉街的兄弟酒吧而去。

    陈胖子、戚猛、葛兵、绿毛、牛刚、小兰、顾初夏、顾秋七人早已经在兄弟酒吧等我了。

    我刚刚走进酒吧,一道身影便窜到了我的面前,随后扑进了我的怀里。

    “哥,你没死太好了。”

    “听说你考了全校倒数第一,看我不打你的屁股。”我笑着对

    “谁打我的小报告。”顾秋朝着陈胖子他们瞪去。

    陈胖子他们笑了笑,没有说话,都朝着我看来。

    “默哥!”

    “默哥,你回来了,太好了!”

    ……

    陈胖子等人对我叫道。

    男人之间没有那么多矫情,但是酒是必喝的,今天晚上怕是要不醉不归了。

    就在我们大声嚷叫着喝酒的时候,江怡来了。

    她走到我面前,劈头盖脸的就臭骂了我一顿,让我一阵莫名其妙。

    “喂,你什么意思啊,要喝酒就坐下。”我对

    “我为了你的事情都快担心死了,你倒好,回来一天了,也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难道不欠我一个解释?”江怡瞪着我说道。

    “解释?解释什么?我们只是朋友,你又不是我老婆。”此时的我,已经有点醉了,说话结结巴巴起来。

    “你……”江怡用手指着我,看起来生气了。

    “好了,我告诉你,我去了一趟终南山,手机掉了,钱也花光了,今天上午刚刚回到浮山。”

    “懒得管你,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

    “你先出来。”江怡坚持,于是我只好跟着她走出了兄弟酒吧:“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爸让我告诉你,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去找他,还有青联帮的人已经暗暗潜入到了浮山市,郑凯山露面了,确定他没有死。”江怡小声的对我说道。

    “什么?郑凯山没死?”

    “嗯,已经确定了,我们在青联帮里的内线半个月之前传来消息,为了稳定鲁东绿林界,郑凯山终于露面了,当时他坐在轮椅上,身后站着自己的儿子,虽然没说一句话,但是可以确认郑凯山没死。”江怡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详细的跟我说了一遍。

    我听完之后,眉头微皱,问:“江叔有什么安排?”

    “以不变应万变,青联帮的人是秘密进入浮山市的,他们不公开身份,那么我们也只能在暗中跟他们较量。”江怡回答道。

    “明白了!”我点了点头。

    自己现在练出了暗劲,并且还机缘巧合之下,探得了一丝天地间的神秘,虽然仅仅只是一瞬间,但是却让我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所以此时的我,雄心万丈,对于青联帮的小弟潜入浮山的这件事情,并没有放在心上,就算是没有受伤前的郑凯山亲来,我也有信心将他打出浮山。

    艺高人胆大,境界上的进步,让我的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