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章 虎鹤双形
    洪拳是外家拳,练得是长桥大马,走的是刚劲路线,马步扎得很开,在电影叶问里边,洪金宝打的洪拳就很正。大桥大马,大开大合的刚猛路子。

    洪拳主要在广东流行,腿法很少,其中以龙、虎、豹、蛇、鹤为基础演化而成。

    最着名的洪拳三宝:工字伏虎拳、铁线拳和虎鹤双形。

    粤省有句话,只要有祠堂,就会有狮子。

    洪拳的舞狮是一绝,作者本人有兴看过正宗的舞狮,那确实厉害。

    三人也注意到了我,为首那名四十多岁的汉子,突然不再讲粤话,换成了普通话:“你是王默吧?”

    “咦?”我心里一愣,表面上却是没有一丝波澜,说:“朋友。有何见教?”

    “有人出了大价钱,请我带人北上打一场,本来我们不想为难同道中人,但是实在价钱太大,令我根本无法拒绝,今晚来跟你见面,就是喝杯酒。人不亲艺亲,明天我会带人去弘武国术馆,是生是死,那是明天的事,如果兄弟识趣。今夜一走了之,从此不再回浮山的话,你舒心,我也惬意,如何抉择,兄弟你自己掂量,来,喝酒。”

    他们这是先礼后兵啊。

    “干!”我也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一口将酒杯里的酒喝光,说:“早就想领教一下南拳,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明天在武馆恭候三位。”輸入網址:ёǐ.觀看醉心张節

    “哈哈哈……”为首的四十岁汉子大笑了起来:“爽快,我叫乔武安,再会。”

    说完他们三人便离开了兄弟酒吧。

    “乔武安?”我心里急速的思考着这个名字,听起来挺熟。好像在那那里听说过,想起来了:“乔武安,粤省三虎之一,原来是他啊,难怪气息已经开始内敛,听说十年前就已经悟出了暗劲,看来明天有一场苦战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同时也在猜测,是谁花钱把粤省三虎之一的乔武安给请了来。

    “黄彪?还是郑鹏运?”

    我思考了一会,最终锁定了黄彪,因为郑鹏运绝对不会花天价请人来杀我,他们青联帮就是武林帮派,武林人很多,何需南下请帮手,再说郑鹏运崇拜的是枪,他就是请肯定也会请枪手,不会请粤省三虎之一的乔武安。

    “也不知道黄彪花了多少钱。竟然能请动乔武安?”我又要了一杯酒,慢慢的啜着,同时心里暗暗思考着。

    乔武安,粤省湛江人氏,自小习武,三十岁闯羊城,以一手精湛的虎鹤双形连挑羊城数十位武术名家,从而一举闻名整个粤省武林界,最终位列粤省三虎之一。

    另外两虎,分别练的是咏春和洪拳里铁桥三所创的铁线拳,在此不表。

    我又喝了二杯,随后打电话给戚猛和葛兵,让他们两人来兄弟酒吧。

    大约十分钟之后,两人走进了兄弟酒吧,朝着吧台而来。

    “什么事?”戚猛拉着嗓子问道。

    葛兵没有说话,不过眼睛里露出询问的目光。

    “粤省三虎之一的乔武安刚才来了。”我端起酒杯慢慢的啜了一口,说道。

    “什么?粤省三虎之一的乔武安?听说他十年前就成名了,怎么会来我们浮山?他来还干什么?难道武林中发生了什么大事?”葛兵对武林中的事情十分的了解,一听乔武安的名头,便马上开口询问道。

    戚猛却是一头雾水,戚家以前不跟武林人氏来往,所以武林上的事情戚猛自然不清楚:“谁是乔武安,很厉害吗?”

    “乔武安练的是洪拳里的虎鹤双形,听说是家传的功夫,十年前闯羊城,连挑羊城十几位武术名家,从而一战成名,位列粤省三虎之一,开始的时候,有不少人不服气,找上门去挑战,都被乔武安给打成了重伤,至此便没人敢再撩其虎须。”葛兵对戚猛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是不是吹牛啊。”戚猛斜视了葛兵一眼,撇了撇嘴说道。

    “切,谁像你,虽然功夫不错,但是武林中的事情一窍不通。”葛兵反击道。

    “通有个屁用,自己拳头硬才行,明天,你们两人都不用动手,我来会会这个什么粤省三虎之一的乔武安。”戚猛挥舞着自己沙锅大的拳头说道。

    “乔武安十年前就练出了暗劲,你们两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由我来对付,他身边的两个人由你们两人对付。”我打断了戚猛和葛兵两人的争吵,说道。

    两人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

    自从上次我教训了他们两人之后,两人嘴上仍然不服气,不过心里却早已经服气了。

    有了暗劲我如虎添翼,以一挑二,他们两人都沾不到任何便宜,还被我虐得死去活来,他们两人想要赢的话,只能用一个拖字决,将我的精力和体力都耗尽了,他们才有反击的机会。

    回到弘武国术馆之后,睡不着觉,于是便起床练起了五行拳,五行拳越打越快,随后变成了虎形、龙形、熊形,当快到极致的时候,突然又慢了下来,熊形变成了太极老架,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变成了六封四闭的打法。

    我双手在自己身前划着太极图案,慢得如同我双手有胶水似的,一瞬间,极慢又变成了极快,六封四闭变成了崩拳,啪的一声,空气出现了一丝气暴之音。

    凌晨一点多钟,我才入睡,明天跟乔武安一战,我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其实内心深处压力很大,对方毕竟成名将近十年,打法、经验和暗劲的水平应该都不会比我差,同时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又正是国术的黄金时期。

    当天晚上我仅仅只睡了三个小时,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准时起床,开始扎三体式桩功。

    五点钟的时候,戚猛和葛兵两人也起来练拳了。

    上午九点半,乔武安一行三人走进了弘武国术馆,他们三人一进国术馆,我便让戚猛关上了大门,挂上了停止营业的牌子。

    乔武安看到我关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成名将近十年,他对自己的功夫已经十分有信心。

    我身后站着戚猛和葛兵,乔武安身后站着他的两名徒弟。

    六个人,十二只眼睛,相互瞪着,在空气中擦出了火花。

    “乔兄,何必为了钱而卖命?”我开始欺心诈意,若是在开打之前,能说得乔武安心神出现一丝破绽,那将对自己大大有利,毕竟他是为了钱而北上浮山。

    “大家都是俗人,有家人、有朋友、有兄弟,谁也不用讲什么清高。”乔武安回击道。

    “既然这样,请吧!”我不想再废话,乔武安成名已久,我又对他不是很了解,所以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攻破他的心理防线,只能在拳脚上见真章。

    其实我也蛮期待跟乔武安的这一战,自己悟出暗劲之后,还从来没有跟同级别的对手比斗过,今天能跟乔武安一战,若是不死,对我来说绝对有天大的好处。

    “洪拳大名??的虎鹤双形,真是令人期待啊。”我心里暗暗想道。

    虎鹤双形,相传为黄飞鸿所创,由弟子林世荣整形而发扬光大。

    说到黄飞鸿,其实电影把他在国术上的成就给夸大了,他爹黄麒英才是真正的国术大家,清末的时候,被称为广东十虎之一:无影脚黄麒英。

    国术就有这么一个特点,能在国术上有所成就的基本上都是家传的功夫,因为国术必须师傅手把手的教,别无他法,自学成才,难于登天,除非你有张三丰之天纵之才,自创武当一脉。

    “请!”乔武安也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戚猛和葛兵两人也很想跟乔武安过过手,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暗劲未成,怕是根本不是此人的对于,于是便站在圈外,给我压阵。

    乔武安带来的两名徒弟,也是同样的作用,压阵。

    压阵就是为了防止对方群起而攻击,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特别是在双方实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

    我一记能出洞站在当场,上护咽喉和心窝,下护丹田和下阴,双臂夹紧护两肋,全身防了一个密不透风,双眼紧盯五步之外的乔武安。

    乔武安摆了一个虎藏踪的拳架,同时也紧盯着我。

    我们两人开始相互慢慢绕着走了起来,这叫走场观敌,不懂行的人可能认为这是浪费时间,其实不然,走场观敌十分的重要,可以让你从步法和身法的转换上,大体猜测出对方的身体协调性和拳路的特点。

    这就像两军对垒一样,先是各自探查情报,然后才是对阵厮杀。

    知己知彼,百战不怠。

    国术的发展,早已经把法兵融入了进去。

    只有愣头青才会上来就打。

    同时走场观敌的时候,还可以突然改变步法的快速,来引诱对方露出破绽,而此时我就是这么做的。

    我和乔武安两人一开始都是慢慢的绕着对方顺时针旋转,突然我的身体一转,变成了逆时针,并且速度猛然加快。

    乔武安的反应很快,在我的身体刚动的时候,他的身体也动了。

    于是我们两人从慢步顺时针变成快步逆时针,走了几圈之后,两人都发现不了对方的破绽,于是同时将圈子慢慢缩紧。

    当乔武安距离我只有三步的时候,突然一记左弓步逼到了我的眼前,使了一招虎擒羊,右手虎爪带着撕裂空气的指风,直抓我的咽喉而来,同时左掌放于胸前,随时准备防守我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