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二章 商谈对策
    当天下午,我去找了虾子。罗康平现在还躲在外省,浮山市的快递公司早就不开了,虾子失业之后,我将他招进了酒吧。

    “去黄氏家具厂当几天普工,把里边的情况给我搞清楚了。”我对虾子说道。

    “是。默哥。”虾子现在学聪明了,根本不敢多问,怕自己知道的多了,死得越快。

    “也不问问原因?”我看了他一眼。

    “给默哥办事,不需要原因。”虾子拍马屁道。

    我笑了笑,没有说完。

    第二天,虾子去了黄氏家具厂应聘普工,家具厂的普工的工作很累,每个月都有人辞职,所以黄氏家具厂的门口常年贴着招普工的信息。

    虾子去了之后,很快便应聘上了。

    一个星期之后,虾子来了电话。

    “默哥,我利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画了一张家具厂的平面图,每个监控点我都有标注,保安换岗的时间,我也有标注,并且我还用手机拍了大量图片。”电话另一端传来虾子的声音。

    “干的好,现在马上来弘武国术馆,把图给我。”我对电话另一端的虾子说道。

    “好的。默哥,那我是不是就不用再回家具厂了?”虾子试探的对我询问道。輸入字幕網址:ìПе·Со觀看新章“不,你继续在家具厂里工作,当然酒吧的工资照发。”

    “哦!”虾子应了一声,显然情绪不高。可能在家具厂当普工把这小子累得不轻。

    一个小时之后,虾子来到了武馆,将手中的一张平面图交给了我。

    我没有急着让他离开,而是对照着平面图和他手机里拍得图片,仔细的看了起来,搞不明白的地方就问虾子。

    “这个监控的位置你为什么打了一个叉号?”我对虾子询问道。

    “嘿嘿,默哥,你交代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用心完成,我一进厂就跟保安套近乎,还进去过监控室,这个监控坏了,一直没有修。”虾子一脸邀功的模样。

    “干得不错。”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很快,黄氏家具厂的布局便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随后我挥了挥手,让虾子离开了。自己则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也没有闲着,而是将黄氏家具厂附近的平面图给画了下来,街道上的监控也都做了标注。

    虽然工业区内监控很多,但是也有很多的死角。

    三天之后的晚上,我带着戚猛和葛兵两人出发了,二个小时之后,我们便出现在市郊的这片工业区之中。

    此时正是凌晨三点钟,我让戚猛开着车在路上等我和葛兵两人,随后我带着葛兵,按照早已经安排好的路线,急速的朝着黄氏家具厂摸去。

    一路上都十分的顺利,来到黄氏家具厂围墙外边之后,我们找到了那处坏掉的摄像头,然后翻墙爬了进去。

    十五分钟之后,我和葛兵又从里边翻墙爬了出来。而此时家具厂的车间和仓库里已经冒出了火光。

    家具厂里都是易燃品,一个火星就能引出一场冲天大火。

    我心里冷哼一声:“黄彪,老子整不死你,也要让你肉痛。”随后我一挥手,带着葛兵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我们两人来到车上的时候,远处的家具厂已经是火光冲天,并且吵闹的声音也渐渐的传了过来,厂里的保安和宿舍里的工作都跑了出来,有人在打电话,有人在看热闹,还有人想要用灭火器救火,可惜面对着这种冲天大火,几个灭火器根本不管用。

    “走了!”我对戚猛说了一声,随后他发动了车子,消失在工业区之中。

    我们三人坐的这辆面包车,并没有开回市里,而是在半路上沉浸了一处脏水塘之中,毁尸灭迹,我做的如此小心,就怕面包车被警察盯上。

    陈胖子开着一辆别克商务车正在水塘边上等我们,我们三人钻进了车子,随后陈胖子开车回到了市内。

    第二天,江怡就来了电话。

    “喂,王默,我有事找你,你来一下168集团大厦。”电话里传来江怡的声音。

    “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

    “电话里说不清楚,再说电话有时也不安全,你来我办公室。”

    “好吧!”我应道。

    半个小时之后,我出现在江怡的办公室里边。

    “你干的?”她盯着我看了一会,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你怎么这么胡来?”江怡眉头一皱,对我责怪道。

    “怎么胡来了,那天是你说的,也许烧了黄彪的家具厂,会让他难受一下。”我瞪了江怡一眼。

    “万一被警察抓到了呢?放火可是重罪。”江怡一副无语的表情。

    “我已经很小心了,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就连去的车子都给毁尸灭迹了,放心吧,没事!”

    “烧到人了吗?”

    “没有,我里边有内线,火一烧起来,我就让他把所有工人叫了起来,没有伤到一人,仅仅只是厂房和里边的家具烧掉了,搞不好查到最后还是黄彪管理不严,防火安全没有做好呢。”我得意的说道。

    “别把警察都当傻瓜,只要做了,就总能留下蛛丝马迹。”江怡对我说道。

    “只要不深入调查就没有任何问题,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事?”我很不满的对

    “不是,我是准备利用这次家具厂起火事件,先在网上散步假消息,就说黄氏集团管理存在致命的盲点,导致家具厂起火,然后趁机对黄氏集团再发动一次金融战。”

    “还需要我做什么?”我看着江怡询问道。

    “蒋公带着小四他们,联合城北温厉,正在私下里跟青联帮、花蛇帮、黄家和万家四家联盟开战,最近几天我爸那里出现了陌生的人,所以影子叔去保护我爸去了……”

    江怡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知道她叫我来做什么了,于是马上开口说道:“我马上跟戚猛、葛兵三人搬到这里来住,时刻保护你的安全。”

    “谢谢。”

    “打垮黄氏集团,这样蒋公那边的压力会减轻。”我对

    “我尽力。”江怡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我便带着戚猛和葛兵两人搬到了168集团大厦居住。

    江怡住在28楼的套间里,本来我想住在她的隔壁,但是江怡说害怕,让戚猛和葛兵两人住在隔壁,让我住在她房间的客厅里。

    我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不过睡觉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多么的错误,我在客厅里练着拳,突然发现江怡穿着睡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我抬头看去,江怡穿着丝制的睡裙走了出来,裙摆仅仅包裹到她的臀部,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胸部凸起两颗豆豆,显然里边也没有穿内衣,至于有没有穿内裤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身穿着有十分强烈的挑逗韵味,再配合上她闭月羞花的容颜,我的呼吸不由自主的粗重了起来,咕咚,随后很没出息的吞了一口口水。

    “王默,我睡不着,能陪我喝杯酒,聊聊天吗?”江怡朝着我走了过来。

    “不能,我要练拳!”我将自己的欲望压了下去,同时将射在她身上的目光移开,然后不停的练拳。

    “没情趣!”江怡站了几分钟,看到我不再注意她,于是嘟了嘟娇嫩的嘴唇,嘀咕了一声,然后转身回房去了。

    呼!

    她回房间之后,我才深深的吐出胸中的一股浊气,小声的嘟囔了一声:“这是想要了哥的老命啊!”

    随后的一段时间,我尽量跟江怡保持距离,她开始利用明面上的力量和168强大的财力对黄氏集团进行金融战。

    市郊的家具厂被烧之后,黄氏集团的流动资金进一步被压缩,虽然还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但是令黄彪十分头痛是,网上谣言四起,说黄氏集团内部出了问题,总之一夜之间,黄氏集团利空的消息遍布网络,二级市场的股票开盘之后直接跌停板。

    借此时机,江怡在大力做空黄氏集团的股票,不停的融卷卖出。

    不过仅仅卖空了二天,江怡就被市政府经济办找去了谈话,谈话回之后,她的情绪十分低落,随后马上停止了卖空黄氏集团股票的行动。

    “这个办法行不通了。”江怡对我说道。

    我心里清楚肯定是政府插手了,于是点了点头,说:“没事,那我们就跟青联帮、花蛇帮、黄家、万家血拼好了,既然明面上搞不死他,那就按江湖规矩来办。”

    三天之后,我、江振龙、江怡、蒋公、温厉五人在江振龙城东的小院里聚会。

    蒋公首先开口说道:“这一个月时间,我们跟青联帮、花蛇帮、黄家、万家四方的联盟大大小小血拼了六次之多,最多的一次,伤了五十多名兄弟,再这样打下去,我们怕是要撑不住了。”

    “对方呢?”江振龙问道。

    “如果没有青联帮的加入,仅仅花蛇帮、黄家和万家三方的势力根本不够看,他们的手下没有武林中人,以地痞居多,战力有限,可是青联帮这一次来的人,都是武林中人,大约有六十多人,由郑凯山的儿子郑鹏运亲自指挥。”蒋公回答道。

    “情况就是这样,大家有什么意件?都说说吧!”江振龙说道。

    “跟他们来一次大决战。”我双眼一眯,杀气四射,开口提议道。

    “不可!”蒋公马上否定道:“我们私下里的这六场火拼,已经引起了有关方面的注意,绝对不能再打下去了,如果血流成河的话,浮山市的绿林势力肯定会遭受到重新洗牌的厄运,青联帮无所谓,他们大不了退出浮山市,但是我们还要在这里生活。”

    “那就干掉郑鹏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