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七章 贫民区 晚上还有三更
    跃进车子里之后,我从后视镜里看到追出来的两名菲律宾特工,此时正在这条马路上左右张望着,这里车很多,在我们后面就跟着三辆车,所以他们对方根本搞不清楚我上了那辆车。

    在确定将对方甩掉了之后。我朝着开车的叶建民看去:“拿我当枪使很爽是不?”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你不要介意。”叶建民脸上没有一丝愧疚的表情,竟然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似的。

    不是看他正在开车,我真接在他那张令我讨厌的脸上来一拳,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搞出车祸,可就麻烦了,不过我并不想就这么饶了他,于是满眼怒火的盯着他的侧脸,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很介意,不给我点补偿,以后休想让我听你的指挥。”

    “你们武林中人不是都讲忠义吗?为国家做点事情还怎么还讨价还价?”叶建民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勒个去。你属猪八戒的吧?”我瞪着他问道。

    “什么意思?”

    “倒打一钉耙啊,我给国家做事肯定不会斤斤计较,我计较的是你把我当枪使,你不要偷换概念。”我说道。

    “嘿嘿!”叶建民嘿嘿一笑,说:“那你想要什么补偿,这次算我不对。”他终于说了一句人话。柏渡亿下潶演歌馆砍嘴新章l节

    “算你欠我一个人情,到时候我让你还的时候。你一定要还,如何?”我想到爷爷以前说过,欠什么都不要欠人情,于是就想让叶建民欠我一个人情,怎么说他也是特种大队的大队长。虽然回国之后,可能根本不会跟他有什么交集,但是万一呢?

    “行,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他倒是答应的很爽快。

    我将手伸到了他的眼前,说:“君子盟约,击掌为誓。”

    “好!”

    啪!

    我们两人的手掌击在一起。

    “现在去那?”让叶建民欠了自己一个人情之后,我心里的怒火稍稍浇灭了一点,随后开口对他询问道。

    “去贫民区。”

    “干吗?”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找抓我们人的那个菲律宾黑帮谈谈。”叶建民回答道。

    “不会有事吧?”我有点担心。

    “你怕了?”叶建民扭头看了我一眼。

    “切,哥从小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那就好。”

    嗡……

    车子加速,朝着马尼拉的贫民区驶去。

    国内市区里边没有贫民区,但是有棚户区,其实跟国外的贫民区差不多,不过国内的棚户区治安表面上都还算不错,可是在国外就大不一样了。国外的繁华区,治安可能很好,但是贫民区却是犯罪的天堂,警察基本上不会去管贫民区的事情,当然也不会去管贫民区里边人的死活,这一点比国内差了十万八千里。

    车子一开进马尼拉的贫民区,我便看到街头的站街女,还有一些小混混,肮脏的街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整个气氛都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脏、乱、差就是国外贫民区最真实的写照。

    砰!

    突然一个啤酒瓶砸在了车子的前挡风玻璃上,叶建民一打方向盘将车子停了下来。

    我讯速的下了车,看到街边五名菲律宾小混混正在喝啤酒,刚才的那个啤酒瓶就是他们扔的。

    他们看到我朝着他们望去,于是站了起来,叽哩呱啦了对着我说了一通。并且还竖起了中指。

    他们说什么,我听不懂,但是我却知道竖中指是骂人的意思,于是我一脸微笑的朝着他们走去。

    我一脸的微笑,仿佛很友善的样子。

    五个菲律宾小混混大笑了起来,嘴里往外蹦着英文,看样子是他嘲笑谩骂我。

    砰!

    当我走到他们眼前的时候,双膝一曲,身体猛然朝前一跃,一记进步崩拳便打在当前一人的肚子上。

    啊!

    此人惨叫了起来,双手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下一秒,我的身体朝着左侧一晃,同时一记左钻拳打在了左边那菲律宾小混混的下巴上。

    砰!

    对方的脑袋朝后一扬,身体便踉跄的朝后倒去,同时捂着下巴惨叫了起来。

    瞬间打趴下两人,剩下的三名菲律宾小混混反应了过来,其中一人拿着手中的啤酒瓶朝着我的脑袋便砸了过来。

    我的左手朝上一架,同时右腿朝前一个进步,右手炮拳对着对方的面门便捣了过去。

    砰!

    咣铛!

    第三名菲律宾小混混的身体倒飞了出去,碰倒了街边的一个脏桶,随后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我一记炮拳打断了他的鼻梁骨,此人的惨叫声直接盖过了前边两个人的声音。

    我的身形未停,左脚鸡踩步朝着侧面一记硬踩,咔嚓一声,从我身体左侧包围而来的那名菲律宾小混混的右脚膝关节便折了,他身体弯曲着双手捂着自己的折掉的膝关节,惨叫了起来,不过他的叫声刚刚响起,我的左手突然揪住了他的头发,然后朝下一扯,同时左膝对着他的脸就撞了过去。

    砰!

    此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身体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

    干掉这四名菲律宾小混混的时间最多不超过四秒钟,剩下的最后一人,眼睛里露出害怕的目光,他身体有点颤抖,瞪着惊恐的目光看着我,嘴里叽哩呱啦的说着英语。

    我听不懂他说什么,直接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让他的身体佝偻了起来,随后揪着他的头发朝着旁边的墙壁撞去。

    砰!

    此人终于不说鸟语了,世界安静了,我心里的火气也消了。

    他们这是替叶建民受过,本来我就一肚子的火,虽然叶建民跟我道了歉,又欠了我一个人情,但是心里的火仍然没有发出来,这五个菲律宾小混混还敢对着我们的车扔啤酒瓶,正好撞在我的枪口上。

    叶建民此时走了过来,揪起倒在地上的一名小混混开始询问了起来,他们说的是英文,我一句没听懂,大约一分钟之后,叶建民挥了挥手,对我说:“这边走。”

    叶建民走在前边,我跟在他的身后,在一条又脏又乱又臭的小巷里走着,几名浓妆女子伸手想抓我,吓得哥差一点一脚踹飞她们。

    “这什么鬼地方,能住人吗?”小巷里垃圾满地,臭气熏天,我不由的用手捂着鼻子,一脸郁闷的说道。

    走在前边的叶建民没有说话,不过看样子他的表情却是十分的自然,我不由的有点疑惑,对他询问道:“你没闻到臭?”

    “闻到了。”他点了点头,回答道。

    “都快把我熏吐了,你怎么还这么淡定?”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你以为我这个特种兵大队长这么好当?当年我可是浸泡在大便池里吃过早饭。”

    呕!

    我干呕了起来,说:“牛,你牛!味道是不是特别不一样?”

    叶建民斜着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话,不过却加快了脚步。

    穿过这条小巷,前面是一排平房,这里倒是还算干净,不过院子里有六名纹身大汉,围坐在一块喝酒,看起来就不是好人,旁边不远处还有一名黑人肌肉男,正在对着一个大沙袋拳打脚踢。

    这名黑人肌肉男,一拳一脚的力量很大,从其大幅摆动的沙袋上就能判断出来。

    此人眼含杀气,满脸的横肉,身上的血腥味很浓,完全没有一点人的味道,像一只凶残的野兽。

    我和叶建民两人的出现,让院子里的人瞬间紧张了起来,那六名围在一块喝酒的纹身汉子,其中两人竟然从打腰里掏出了手枪,别外还有一人从旁边拿出了一把散弹枪,其余三人倒是没有什么动作。

    为首一人开始用英文对我们喝问,叶建民跟其交谈了一会,对方为首那人一挥手,两名拿手枪汉子将院子的大铁门给打了开来,随后就要搜查我和叶建民两人的身体。

    我朝着叶建民看去,他给我使了一个眼色。

    于是下一秒,我一招懒熊伸腰,本来微微蜷缩的身体,突然伸展了开来,全身束裹的劲力,如同拧紧的弹簧突然松了开来,全部涌向两条手臂。

    砰!砰!

    我左右手的两记横拳几乎同时打中了左右两侧这两名拿手枪之人的咽喉。

    咔嚓!咔嚓!

    清脆的喉骨碎裂的声音清淅可闻。

    呃呃呃……

    两人瞪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我,同时双手捂着自己的咽喉,身体慢慢的倒了下去。

    噗噗噗……

    与此同时,叶建民闪电般的拨出了身上的无声手枪,连续开了四枪,我看到五米之外剩下的四名纹身男子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枪枪爆头!

    那名练拳的黑人男子的身体刚要动,叶建民手中的无声手枪便对准了他。

    “他交给我。”我对叶建民说道。

    叶建民点了点头,随后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子摸去。

    我朝着那名黑人拳手走去,他浑身的血腥味刺激着我的神经,使我的精神十分的亢奋。

    杀人多了,身上总会沾染一丝凶气,变得嗜血起来。

    此时的这名黑人拳手身上浓烈的血腥味,就把我隐藏在我的身上的凶气给刺激了出来。

    我朝他招了招手,随后摆了一个熊出洞的拳势,站在院子之中。

    咔嚓!咔嚓!

    这名黑人拳手眼睛里露出嗜血的目光,随后左右摆动了一下脑袋,发出清脆的骨爆之音。

    接着此人的身体突然朝着我跑了过来,离我还有三米距离的时候,身体猛然跃起,一拳朝着我的脑袋砸了过来。

    呜……

    劲风扑面而来。

    我双臂朝前一迎,砰的一声,他的拳头砸在我的手臂上,瞬间让我感到一阵酥麻,同时身体退了一步半。

    “厉害,有点当年泰拳国差仓的味道。”我心中暗道一声,随后再次变成熊出洞的拳势,朝着他招了招手。

    呜……

    此人又是一记摆拳,挂着凛冽的劲风朝着我的脸颊打了过来。

    我的身体一矮,同时后脚朝前猛踩,一让半步崩拳后发先至,打在了这名黑人拳手的胸口。

    砰!

    噔噔噔!

    他的摆拳离我的脸颊还有一拳的距离,而此时我的半步崩拳已经打中了他的胸口,黑人拳手的身体噔噔噔连退三步,胸口传来的疼痛让他脸部的肌肉一阵抽搐,眼睛之中露出一丝惊讶的目光。

    啊!

    他的身体再次朝前冲来,这一次使的是一记大力的直拳。

    呜……

    劲风扑面。

    而我的身体又是一矮,同时后脚再次朝前硬踩,又是一记半步崩拳。

    砰!

    噔噔噔!

    黑人拳手的身体瞬间再退三步。

    这一次我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真得把形意拳的起如风,落如箭,打倒还闲慢的气势打了出来。

    连环半步崩!

    砰砰砰……

    噗……

    几拳下去,黑人拳手的身体如同触电似的不停的颤抖了起来,随后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接着身体倒飞了出去。

    咣铛!

    撞在院墙上,慢慢的瘫倒在墙边,昏死了过去。

    “切,没劲,还以为你能挺厉害,没想到就是一个沙包。”我收了拳,一脸不过瘾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