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章 救人
    刘泫灏给叶建民取子弹的手法十分熟练,清毒、取弹、止血、包扎,一气呵成,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你们特种兵还练这个?”我问道。

    “战场简单救护,怎么可能不学?”刘泫灏回答道。

    取子弹的时候,没有麻药。叶建民倒是也硬气,愣是一声没吭,不过却差一点咬断口里的拖把木棍。

    我对叶建民的印象有点改观,虽然他卑鄙阴险、脸皮厚、心肠黑,但是他确实是一名真正的铁血军人,不打麻药在自己肚子里取子弹,电视上演演也就罢了,现在中能做到的都是好汉,其意志稍稍有点放松,就得痛死过去。

    叶建民挺了过来,不过此时他也没有多少力气了,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很快便睡了过去,但是下一秒,疼痛又会让他醒来。

    “这种苦不好受啊。”我也经常受伤,可是从来没有受过枪伤,但是这种痛苦我却很清楚。

    第二天早晨七点钟的时候,叶建民硬挺着下了床,他的脸色仍然苍白。盯着我和刘泫灏两人命令道:“今天我们必须救出杜鹃,然后离开菲律宾,港口有一艘快艇,十二海里之外,今天会有我们的海警船来巡逻。海警船下面是我们的潜艇,菲国如果敢派他老旧的军舰对我们的海警船开启火控雷达的话,我们的潜艇会在第一时间将其击沉,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佰渡亿下嘿、言、哥免費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怎么救?”我对叶建民问道。

    “小刘,把我昨天带回来的旅行包拿来。”叶建民对旁边的刘泫灏吩咐道。

    “是,队长!”

    叶建民的旅行包里有两把微冲和一堆子弹、弹夹,并且还有六颗手雷和一张地图。

    “先上车,小刘你开车。”叶建民命令道。

    “是!”

    其实我一万个不想去救代号为杜鹃的特工,鹰国特工想要运人,肯定会加强戒备,就凭我们三个人怎么救?再说叶建民的伤还挺重,到时候搞不好就自己和刘泫灏两人去救,我不会用枪,近距离也许还能打中,远距离绝对是靠蒙。

    不过想要搭乘海警船回国全靠叶建民。所以我最终硬着头皮上了车,心中暗叹了一声:“死的话,就算是为国尽忠吧。”

    “喂,叶建民,如果我死了的话,算不算为国尽忠?”上车之后,我开口对他询问道。

    “算!”

    “算不算烈士?”我继续问道。

    “算!”

    “是不是我现在说什么,你都说算。”

    “做梦。”叶建民瞪了我一眼。

    “叶建民,你应该结婚有孩子了吧,我还没有娶媳妇怎么办?”我想到了菲儿。

    “嗯!”叶建民点了点头,随后脸上露出一丝悲伤的情绪,喃喃自语道:“我已经一年没有见过孩子,二年没有见过老婆了,不过马上就可以见到她了。”

    “啊!”听到叶建民的话,我和开车的刘泫灏都惊呼了起来:“杜鹃是你老婆?”

    “嗯!”叶建民点了点头。

    “靠,难怪你这么拼命。还是拉上哥跟你一块去拼命。”

    “换一个人我也会这样,你可以说我卑鄙阴险,但是不能怀疑我对祖国的忠诚。”叶建民突然翻脸,怒视着我,仿佛刚才我说的话,侮辱到了他的人格。

    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发火,我想了一下,好像自己确实说的有点过份,他们这种铁血军人的信仰就是对祖国的忠诚,我刚才好像有点侮辱他的信仰。

    反过来想想,如果有人敢侮辱国术,那我绝对跟他不死不休,然后让他把自己说的话给吞回去。

    想到这里,我对叶建民说道:“对不起,刚才的话我收回,你是一名真正的军人。”

    “谢谢!”叶建民没有力气的将身体靠在车子的靠背上。

    地图上标有一条红色的路线,其中在一处十分路口,打了一个蓝色的叉叉,而这个路口就是我们行动的地方。

    “我和小刘在正面进行截击,王默你从侧面摸上去救人。”休息了一会,叶建民恢复了一点力气,然后从旅行包里拿出地图,对我和小刘两人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问:“杜鹃长得什么模样,马上对方拿个假的引我们上勾怎么办?”

    叶建民说:“不会是假的,这条消息百分之百准确,因为它是从……”说到这里,叶建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闭了嘴,不过他随后还是拿出了自己的钱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了一下。

    照片上是一名穿军装的女子,飒爽英姿,美丽动人。

    “嫂子真漂亮。”刘泫灏说道。

    叶建民笑了笑,将照片又收了回去。

    车子来到那处十字路口之后,停在了路边,叶建民和刘泫灏藏在车里,一人一支微冲外加从菲律宾特工那里得来的两把手枪。

    叶建民将二颗手雷递给了我,并且教给了我用的方法,很简单:“引信时长我调到了五秒,拉开保险之后,要尽快扔掉。”

    扔东西我的准头很厉害,不要说十米之内,就是二十米之内,我都是指那扔那,于是我开口对叶建民说道:“再给我二颗。”

    叶建民皱了皱眉头。

    “我扔得准,绝对比你准。”我说道。

    “好吧!记住鹰国特工坐的是二辆林肯SUV。”最终他又拿出二颗给了我。

    “明白。”我随后将手雷的引信全都调成了三秒,五秒对于我来说太慢了。

    “小心炸着自己。”叶建民有点不放心,因为毕竟我第一次玩手雷。

    “嘿嘿!”我嘿嘿一笑,说:“手雷是没有玩过,但是石头却是从小玩到大,放心,没事,我有准头。”

    我身上背着一个小包,里边装着四颗手雷,然后下了车,开始在十字路口的两边游荡。

    明面上大家都是和平相处,鹰国送运杜鹃也要在暗地里偷偷的进行,不敢明着来。

    所以如果我们将其截了,他们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反之,没有截成功,让对方将杜鹃运到了鹰国,我们也要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国家绝对不会承认杜鹃这个人的存在,其实各国特工都是如此。

    “两辆林肯SUV。”我在心里默默念叨着,随后找了一家二楼的咖啡厅走了进去,坐在靠窗的位置,然后用望远镜朝着远处看去。

    临近中午的时候,在我的视线之中,终于出现了一前一后两辆黑色林肯SUV,那前边的大标志,我一眼就认了出来,随后又对了一下车牌号,完全吻合,于是马上从小包里拿出对讲机:“叶队,来了,大约五百米。”

    “收到。”对讲机里传来叶建民简短的二个字。

    下一秒,我已经站起身来,旋风般的朝着楼下跑去,成败在此一举,不管对方今天有多少人,都要将杜鹃救出来,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能够回家,同时也是为了叶建民。

    一年没见孩子,二年没见老婆,他为国为民付出了很多,我心里对他的气渐渐的淡了,变成了一种佩服和敬仰。

    血在燃烧,已经好像没有这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那就来吧!

    我的身体出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手放在身前的小包里,一颗手雷握在自己的手里,大拇指正挑着保险,只需再一用劲,就能打开保险。

    叶建民得到的情报是杜鹃在第二辆车里边,所以他们准备从侧面撞击第一辆车。

    我的目标,就是在第一辆车上的人下来的一瞬间,将手雷扔进他们的车里。

    我此时站立的位置,离我们预设撞击的位置,大约有十几米的距离,一会发生碰撞,我跟对方第一辆车的距离还会拉得更近。

    二百米,对方的车子离十字路口已经只有二百米的距离。

    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

    当离十字路口只有二十米的时候,只听叶建民的车子嗡的一声从侧面马路飚了出来,砰的一声,狠狠的撞在对方第一辆车的侧面,直接将其撞出去七米多远。

    我的双眼一眯,精神高度集中,在对方从侧面打开车门的一瞬间,我的大拇指一用力,手中手雷的保险打了开来,下一秒,我要扔的时候,却发现第一辆车里边竟然坐着杜鹃。

    “我操!”

    暗骂了一句,我愣是刹住了手,不过随后闪电般的一甩,甩到了第二辆车的屁股后面。

    砰!

    还在空中的时候,手雷便爆炸了。

    可能我走了狗屎运,对方第二辆车上的人刚刚下来,头顶是便响起了一声爆炸声,临空爆炸,没有躲闪的死角,所以从第二辆车上下来的四人,立刻被弹片击中,炸得浑身是血。

    “我擦,哥这运气。”我心里暗道一声。

    嗒嗒嗒……

    叶建民和刘泫灏跟第一辆车上的四人交上了火。

    我扔过手雷之后,身体一闪躲到了一棵椰子树的后面,同时拿出对讲机,说:“叶队,杜鹃嫂子在第一辆车里边。”

    “啊!知道了。”

    我将身上的包包扔了,现在手雷已经失去了作用,对方还剩下四人,其中两人在跟叶建民和刘泫灏对射,一人用枪指着我这边,另一人则正用手拽着杜鹃想往另一条街撤退。

    我的身体低伏,力灌全身,突然身体闪电般朝着左侧一晃,又马上将身体收了回来。

    砰!

    对方的枪响了,子弹擦着我的脸颊射了过去。

    我回转的身体没有停留,故伎重演,再次朝着左侧一晃。

    砰!

    对方的枪马上又响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我缩回的身体却闪电般的朝着右侧扑了出去。

    砰!

    两次左侧出击,让对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左侧,所以当我的身体从右侧扑出去的时候,对方的反应慢了一点点,但是有这一点点已经足够了。

    我的身体猛然朝右前方一滚。

    砰砰!

    地上出现了两上弹坑。

    下一秒,我翻滚的身体突然贴地朝前一跃,使了一招虎跃之劲,瞬间便来到了这名鹰国特工面前。

    不过此时他的枪口也对准了我的额头。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左手成手刀使出了燃木刀劲,朝出直切对方的手腕。

    砰!

    枪响了。

    我感觉头顶一痛,对方的子弹在我的头顶上犁出了一条血槽,不深,只是头皮破了而已,不过鲜血却留了我一脸。

    见了血的我,双眼瞬间血红,右手崩拳瞬间灌满了暗劲,砰的一声,直接捣在对方的咽喉处。

    噗!

    强劲的螺旋力外加暗劲,眼前这名鹰国特工的后脖颈处突然喷出了一股肉血,同时还有大量的碎骨渣。

    下一秒,他的脑袋就软绵绵的耷拉了下来,身体倒地而亡。

    不过我却一把抓住他的尸体,挡在自己眼前。

    噗噗!

    正在拖拽杜鹃的那名鹰国特工,此时离我只有五米的距离,他掉转枪口朝着我射来,还好自己反应讯速,用眼前这名特工的尸体挡下了这两颗子弹。

    我瞪着血红的双眼,用了一记虎扑之劲,瞬间将眼前的尸体猛然朝着五米外扔了过去,同时自己的身体一记虎跃跟随而去。

    扑通!

    尸体落地,对方却没有找到我的身影。

    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这名拖拽杜鹃的鹰国特工的后脑勺突然爆裂了开来,一瞬间他的双眼凸出,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身体瘫倒在地,死了。

    刚才我随着尸体扑上前来,在尸体还未落地之前,使了一招毒龙穿档直接从对方的双腿之间钻了过去,本来可以抓烂对方的蛋蛋,不为怕对方一时死不了,再伤到杜鹃,于是便到了他身后,随后一肘击在对方的后脑勺上,将其瞬间杀死。

    砰砰砰……

    叶建民和小刘两人此时也干掉对方剩下的两名特工,跑了过来。

    “杜鹃。”

    “建民。”

    “快走吧,再不走,菲律宾警察就来了。”

    “上车!”叶建民直接带着杜鹃上了鹰国特工的第二辆林肯SUV,刘泫灏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叶建民和杜鹃坐在后排,然后我们风驰电掣的朝着港口而去。

    “千万别再出事了,一定要顺顺利利的回国。”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