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少年泰桑
    当天晚上巴塞就给我换了一个单间,虽然仍然破破烂烂,但是比住在二十几个人的房间里舒服多了,并且终于吃上了干净的饭菜,虽然只是一大碗米饭,还有一点蔬菜和肉。但是比起塑料桶里的猪食强上百倍。

    吃饭喝足,我在单人牢房里溜达了起来,这个牢房大约有九平米左右,是个正方形,左右各三米的样子,我只能在里边打转。

    不过在这里能住上这样的单间已经很不错了。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开始慢慢的练起了五行拳,不过只能原地练习,十分的不爽,最后只好站三体式桩功,来打发时间。

    就在我站三体式桩功的时候,牢房的门哗啦一声,从外边打了开来。巴塞将刚才那名清秀少年给推了进来,然后对我一笑。

    我愣住了:“他妈这是什么意思?”

    哗啦!

    巴塞将牢门锁上,又离开了。

    我瞪着这名清秀少年一眼,随后朝着牢房外边喊道:“喂,巴塞,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在喊的时候,清秀少年走到我的面前。跪下之后,竟然又要脱我的裤子。

    “操!”我直接一脚将其踢飞了出去。

    “妈蛋,待在那里别给老子乱动,不然老子弄死你啊。”我对其吼道。擺渡壹下: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少年被我一脚踢得脸瞬间肿了起来,竟然哭了:“呜呜……”

    “你妹。你是个男的还是女的,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不懂吗?”看到他哭了起来,于是我的语气软了下来,对他说道。

    叽哩呱啦,他也说了起来。

    我说我的,他说他的,我们两人驴唇不对马嘴的讲了一通。

    “行了,别哭了,我一会让巴塞把你送回去。”最后我对这名清秀少年说道。

    “妈蛋,不是说好了老子住单间吗?搞个毛啊,又给我塞进了一个人,他妈的泰国人这是转脸就变卦的节凑啊。”我暗自嘀咕了一声,然后开始站三体式桩功,不再理会那名清秀少年。

    不过没多久。巴塞又来了,这一次他带来了那名中国犯人。

    “喂,哥们,巴塞不是说让我住单间吗?怎么又给我塞进来一个人?”我看到那名中国犯人,马上开口对他询问道。

    “嘿嘿!兄弟,你不会这么纯洁吧?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他竟然嘿嘿一笑,满脸的淫光。

    “我去,赶紧让巴塞把他弄走。”我终于明白是怎么会事了,瞬间全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真不需要?”

    “废话,要弄给老子弄个女人来,要没病的。”我说道。

    “不过你如果让这少年离开的话,他会很惨的,巴塞会认为他没用了,直接就会把他当垃圾扔进地下去挖矿,地底下挖矿的人更是一群精神扭曲的变态,用不了几天。这少年就变成尸体了。”

    “这么惨?”

    “如果你不需要也留着吧,让他帮你捶捶腿,按摩一下,有时候也是很享受的,再说你这也算救他一命,我们中国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人还真能嘚吧,连七级浮屠都出来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蜷缩在脚落里的这名清秀少年,眼睛里含着泪,一脸渴望的看着我。

    “操,算了,就让他留下吧,谁让哥心软,不过一会你跟他说,让他老实点待着就行,明白吗?”

    “行了,哥们,放心吧,一会我跟他说。”

    我本来还想再跟他聊聊,可惜此时巴塞说话了,于是这人就开始给巴塞当翻译。

    大体意思就是问我,满不满意,我说满意,但是我更喜欢女人。随后他又说,三天之后,监狱里有一场拳赛,只要我能打赢,大鱼大肉,女人都不是问题,如果打输了,让他输了钱,他就让我去地底下挖矿。我说女人要干净的,不要有病的,还有饭菜来点肉,不然没有力气,他都答应了。

    等巴塞离开之后,那名中国犯人恳求了他一会,多停了几分钟。

    “喂,哥们,我叫皮飞,你叫什么?怎么进来的?”皮飞对我询问道。

    “我叫王默,海上遇到了台风,被泰国船救了起来,本来想去曼谷找大使馆回国,谁知道在半路上被泰国警察抓了,然后就给送到这里来了,真他娘的倒霉。”我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常年在泰国做点小生意,今年运气背,被抓了起来。”他含糊其词,我也没有仔细问。

    “能帮我联系到大使馆的人吗?”我对他询问道。

    “很难,有机会我试试吧,谁叫咱都是中国人。”他对着眨了一下眼睛,随后皮飞又跟那名清秀少年说了几句话,然后便离开了,因为巴塞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不耐烦的目光。

    这名清秀少年叫泰桑,今才刚刚十五岁。

    皮飞刚才跟他说了我的要求,于是此时他倒是老实,蜷缩在角落里,一脸好奇的望着我,可能心里在想,别人都争着抢着要他,我为什么不要呢?

    我看他老实的蜷缩在角落里,于是便不再管他,现在自己自身难保,能救他一命就算不错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才懒得管。

    我将杂念甩出了脑袋,开始进入三体式桩功的练习,自从打通十二正经、悟出暗劲之后,我的内功再也没有一丝增长,奇经八脉更是一点打通的迹象都没有。

    在浮山的时候,天天跟青联帮斗,现在在这里,我正好有了大量的时间,于是决定专心练拳,不浪费一点点的时间,因为我知道,自己如果那天从这里出去,回到国内之后,肯定会是迎来一场血雨腥风。

    我站了二个小时的三体式桩功,本来想要练八极猛虎硬爬山的打法,但是房间里太狭窄,于是只好练习太极六封四闭的打法,练了几百遍之后,又练燃木刀劲,直到把自己折腾累了,这才倒头便睡,不过睡之前,我特意瞪了泰桑一眼,让他晚上老实点。

    刚躺下没多久,泰桑便爬了过来。

    我的身体一紧,马上坐了起来,对着他露出警告的目光,然后用手一指旁边的角落,那意思是说,让他滚边上去。

    泰桑脸上露出一丝害怕的表情,不过随后他小心翼翼转到我的身后,开始给我揉捏两个肩膀上的肌肉,手法相当不错,力道刚刚好。

    “咦,不错啊。”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说道,随后便躺了下来,任由他捏着我练得发酸的肌肉。

    不知何时我睡了过去,早晨四点钟的时候,我准备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身上衣服完整,这才放下心来,随后瞥了一眼蜷缩在角落里睡得正香的泰桑,心里一软:“这孩子真够可怜的,在国内十五岁的孩子应该正在上高中吧。”

    我摇了摇脑袋,把杂念甩出脑外,单间有一个小窗户,我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真想到院子里练一会拳啊。”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能给我安排一个单独的牢房已经是巴塞最大的权利了。

    我在牢房里活动了一下身体,打了几遍原地的五行拳,随后便开始站三体式桩功。

    三体式桩功是形意的根,万法不离三体式,形意拳所有的打法招式,都是以体势为基本演化而来。

    再说三体式桩功就是最简易的内功修炼之法,我想要成为宗师,必须再打通奇经八脉,将自己的十二正经连接起来,形成真正的大周天循环,然后开辟丹田气海,这样便能以武入道,正式进入武道的修炼。

    现在的修炼最多就是拳术的修炼。

    跆拳道和空手道,虽然都有一个道字,但是此道非彼道,韩国人和日本人永远不知道中国的拳法要演化成武道是多么的困难,岂是他们那么简单,上下嘴唇一碰,就敢叫一个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