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别怪我
    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杜鹃突然在后面拉了我一下,我扭头朝她看去,刚才我和皮飞的对话她也听到了。

    杜鹃对我使了一个眼色,于是我对:“你等一下。”

    “快点,巴塞那孙子看起来猴急的很。”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随后跟杜鹃走到了一旁,小声的交谈了起来。

    巴塞买杜鹃给我,就因为她是中国人,以为我会喜欢,当时杜鹃蓬头垢面,对方要价很便宜,没有想到此时杜鹃洗干净了,竟然这么漂亮,并且气质绝佳,所以巴塞这孙子就动了色心。

    “王默,你想怎么办?”杜鹃小声的对我询问道。

    “要不我杀了巴塞这孙子?”我说道。

    “那有什么用,这监狱里又不是只有一个巴塞。”杜鹃冷静的出奇。

    我也知道杀了巴塞一点用处都没有,不但会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也救不了杜鹃,死了眼前的这个巴塞,其他的巴塞也会对杜鹃下手。

    “要不你就陪他……哎呀!”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腰部的软肉就被杜鹃狠狠的拧了一下,她是真拧了,痛得我剩下的话愣是没有说出口。

    “现在看来我只有三个选择,第一个选择。陪他睡,等他睡完了,很可能把我卖给其他狱警睡。”杜鹃真得不愧是特工,这心理素质真他妈强,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如此冷静的进行分析。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我点了点头,等着她说另外两个选择。

    “第二个选择,就是跟你睡。”

    我马上摇了摇头,说:“这绝对不行。”

    杜鹃看了我一眼,随后接着说道:“第三条路,那就是你现在马上把我杀死,以免我受这种屈辱。”

    “杀你?”我再次摇了摇头,说:“这也绝对不行,我下不了手。”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杜鹃瞪着我说道,脸上有一丝怒气。

    “我不知道。”我双手一摊,一脸无奈的说道。

    “你还是个男人吗?果断一点,巴塞的样子要等不急了,要不现在弄死我。要么马上跟我上床。”杜鹃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狠厉。

    看起来她们特工受训的时候,应该是有这种特殊心理训练。

    “我、我、我……”我一连说了三个我字,愣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叫我亲手杀了杜鹃,奶奶的,这怎么可能,可是要跟她做那事,那也不可能啊,如果让叶建民知道了,还不拿着机枪把我打成筛子,拿着火箭炮把我轰成渣啊。

    那样的话,就不是他欠我人情了,那是我一辈子都要欠他了。

    “巴塞走过来了,你真不是个男人,走。”杜鹃拉着我朝着牢房里的木床走去。

    皮飞极力在拦着巴塞,此时我和杜鹃已经走进了牢房。只见杜鹃红着脸将衣服一脱,闭着眼躺在床上。

    我愣在床边,脑子一片空白:“操,我该怎么办好啊。”

    “上来啊。”杜鹃瞪了我一眼。

    我仍然站着没动,眼睛却已经看直了,咕咚!吞了一口口水。

    杜鹃看了我一眼,说:“没见过你这么虚伪的男人。”说完将我拉上了床。

    “操,老子怎么就虚伪了。”我心里不服气的呐喊道。

    ……

    二十几分钟之后,我从杜鹃的身上下来,气喘吁吁,喘着粗气,她满脸通红,紧咬着嘴唇,刚才愣是一声没叫。

    呼哧!呼哧……

    我累得不轻,感觉比打拳还累。

    “应付一下就行了,为什么做这么久?”杜鹃用衣服将自己的身体盖住,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

    “让他们赶紧滚蛋。”杜鹃朝着牢房外边看了一眼,说道。

    我穿好衣服,走出了牢房,瞪着巴塞,说道:“他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想让我给你赢钱的话,最好不要打她的注意。”

    皮飞叽哩呱啦的跟巴塞讲了一通,然后巴塞便离开了,皮飞也跟着离开了,离开之前,皮飞对我说道:“三天之后,还有一场拳赛,巴塞让你节制一点,别让这个女人把你的身体搞垮了,如果让他输了钱,他会让你生不如死,让这个女人更是生不如死。”

    “滚!”我瞪了皮飞一眼,骂道。

    “这是巴塞那孙子说的,不过哥们,刚才是不是很爽?”

    砰!

    哎呀!

    我一脚踢在皮飞的屁股上,他惨叫着滚了出去。

    巴塞和皮飞两人离开之后,杜鹃此时也穿好了衣服,她杏眼圆睁,瞪着我问:“刚才是不是故意做这么长时间?”

    我急速的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只有你和我两人知道,如果让第三人知道,我就阉了你,明白?”杜鹃对我警告道。

    我马上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就是你不警告我,我也不会傻得说出去,除非自己不想活了,如果被叶建民知道,那我必死无疑啊。”

    “叶建民,你以前对哥做出的种种卑鄙之事,今天就算两清了,哥不怪你了,至于你会不会怪哥?你怪的话,现在也是事实了,唉!”我最终叹息了一声,停止了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三天之后,我再次站到了拳台上。

    因为上一次我凶残嗜血的打法,所以这一次的对手看起来很强,肌肉发达,肘、膝、脚背和拳面处都是一层层的老茧,一看就知道这人的拳脚很硬,在泰拳上下过苦功夫。

    “不知道此人比当年的差仓如何?”我双眼微眯观察着对手,同时在心里暗暗的想道。

    这人双拳抱头,时不时的提起膝盖,一标标准现代泰拳的打法。

    呜……

    此人突然上前一步,一记低角度的小鞭脚,朝着我的左腿膝关节便踢了过来。

    这是泰拳小鞭腿常用的打法,其实只要这招练好了,比高腿管用很多,低角度的小鞭腿,幅度小,发力快,攻击时间短,攻击隐蔽,只要你腿功到家了,一脚下去,对方的膝关节即使不折,也绝对会很痛,这样就可以为后手重拳创造时机。

    我不退反进,左脚瞬间抬起,脚掌斜朝外,一记鸡踩步,硬踩了出去。

    砰!

    我的左脚的脚底板正好踩在对方的脚背上,发出一声轻响。下一秒,对方的右小鞭腿急速收回,左拳大力的击向我的面门。

    我左脚顺势落地,右脚急速的朝前一步,同时身体一瞬间便蹲了一下,一记龙形的飞龙升天,便使了出来。

    呜……

    对方的重拳从我头顶上方打过,而此时我的右手龙爪正中他的下阴。

    啊……

    对方的蛋碎了,发出的惨叫声,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不过此时我并没有收手,而是随后的三拳同时打了出去。

    砰!

    左拳打中对方的丹田。

    砰!

    右拳打中对方的心窝。

    砰!

    最后一记左拳我灌满了暗劲,一记冲天炮打在对方的下巴和脖子连接之地,直接将他的身体给打飞了起来。

    对方的身体大约离地一米多高,口狂喷鲜血,随后直挺挺的落在地上,惨叫声戛然而止,身体抽搐了二下,两腿一蹬,死了。

    我血红的双眼朝着拳台四周的人群一瞪,接着下方的人群马上发出疯狂的嘶喊声。

    “恶魔!”

    “恶魔!”

    ……

    他们竟然喊得是中文,这让我很意外。

    剩下的事情,已经跟我无关了,巴塞满脸笑容的去收钱,这一次我为他赢了大约一百多万的泰铢,相当于二十万左右的人民币。

    杜鹃一直跟在我身后,回到牢房之后,她坐在床上对我说道:“太残忍了吧,把人打死就打死,干嘛还要抓碎对方的蛋蛋,当时我看到皮飞他们脸色都是一白。”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喂,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出去?”杜鹃对我询问道。

    “按皮飞所说,我表现的越厉害越凶狠,就能很快引起大人物的注意,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离开这座监狱了,离开之后,你能想办法联系到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吗?”我对杜鹃问道。

    杜鹃摇了摇头,说:“我被捕过,所以我的一切肯定都早已经抹掉了,不然的话,只要你跟巴塞要一部手机,我打个电话,我们就能从这里出去,现在的话,应急的联系电话肯定已经被抹掉了,唉,还是想办法出去,直接去大使馆吧,这样的话,会省下很多的程序。”

    杜鹃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喃喃自语道:“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

    我听到她的喃喃自语,心里一震,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这也许就是对她们这些地下特工最好的写照。

    “杜鹃嫂子,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字吗?”我试探的对杜鹃询问道。

    杜鹃是她的代号,她叫什么,我现在仍然不知道。

    “我的名字?好久都没用了,你还是叫我杜鹃吧。”杜鹃笑了笑,回答道。

    “这又是纪律?”我问道。

    “嗯!”她点了点头,随后突然盯着我裤裆处,露出一个笑容,说:“今晚上床睡吧?”

    我先是一愣,随后马上把头摇得像波浪?。

    “二年多没做那事了,三十岁的年华,王默,你说我是不是在守活寡?”杜鹃看了我一眼。

    就这一眼,我再也忍不住了,当天晚上,牢房里的这张破床吱呀的响了一夜。

    一次是做,二次也是做,叶建民你别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