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三章 铁战熊VS血熊
    车子很快离开了浮山市区,浮山是小城,所以根本不存在堵车,四十分钟之后,车子便驶进了柳家凹,停在了那片烂尾的别墅群之中。

    这一次斗拳。来了不少的人,都是鲁东绿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郑凯山没有出面,江振龙因为装死,自然也不能出现,如果江振龙出面的话,事情就坏了。

    我在鲁东绿林界根本没有一点名气,所以来的人几乎都没有人正眼瞧过我。

    我面无表情的带着江怡他们走进了这栋三层的烂尾别墅,一楼的大厅此时铺上了厚厚的地毯,中间搭出一个五米乘五米的拳台,高大约只有一米左右。

    郑鹏运一脸笑容的跟其他城市的大佬们聊着,我瞥了他一眼,随后带着江怡、蒋公、陈胖子、戚猛、葛兵、绿毛、刘泫灏、陈溢洋等人坐在了浮山的席位上。

    影子、小四、温厉他们没有进来,带着几十名小弟等候在外边。虽然按理说这种斗拳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备无患。

    我朝着青联帮的席位看去,郑凯山的大弟子卓雄果然坐在那里,沈傲也在,不过当我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眼睛之中露出一丝阴毒的目光,上一次我一记暗劲废了他的手骨,现在虽然已经长好,但是劲力完全跟以前没法比,此时他的战力比之以前至少下降了一半。树如網址:ёǐ.关看嘴心章节

    我没有理会沈傲阴毒的目光。而是朝着旁边那人看去。

    此人身体却是异常高大,跟戚猛有得一比,浑身散发出凶悍的气息,长着两只牛眼,也正瞪着我。

    “此人是郑凯山的三徒弟皇甫波云,听说是他们师兄弟三人之中,功夫最好的一位。”江怡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呃!”我应了一声,点了点头,表面上没有一丝的波动,不过心里却是暗暗一惊,我跟卓雄交过手,当时打成了平手,如果皇甫波云比卓雄还要厉害,那么他确实就是此场斗拳最大的劲敌。

    卓雄和皇甫波云应该都会出战。

    我朝着后面的坐位看去,那里还坐着三个人。一名四十岁左右的鹰勾鼻汉子,一名三十岁左右微闭着双眼的男子,此人我见过,跟戚猛和葛兵两人交过手,好像是一名练少林罗汉拳的武者。

    剩下的一人,竟然是一名白人,光头,一脸的凶相,我目测了一下,身高至少超过了二米,精壮的胳膊比我的大腿还要粗。

    “擦,郑鹏运竟然还找来一名外国人,看来他还真小看了中国武术。”我心里暗道一声。

    郑鹏运不会功夫,也没有继承郑凯山的鹰爪铁布衫,小时候长年在国外玩枪,枪法很准。回国之后,一直帮着郑凯山打点生意,倒还算是一个人物。

    可惜有点崇洋媚外。

    “那个白人,我来对付。”戚猛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这名白人面相很凶,身上血腥味很浓,离这么远我都能感觉的出来,此人应该在黑拳界有点名号,只是我不清楚黑拳界的情况,所以并不熟悉此人。

    戚猛选中了面相凶狠的白人男子,我则在心里把皇甫波云当成了自己的对手,还剩下三人,卓雄有暗劲,我们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人修炼出暗劲,所以这一场想要胜,很难。

    “派谁出战卓雄呢?”我在心里暗暗的思考道。

    不过还没等我想好,郑鹏运便走到了擂台上,对着四周一抱拳,说:“各位鲁东绿林界的前辈,江振龙伤我父亲之时,大家都在,江振龙装死,按照江湖的规矩,人死事了,我们奈何不得他,但是我心中咽不下这口气啊,所以今天我们青联帮要跟江振龙他们进行一场斗拳赛,生死勿论,输者,立刻滚出浮山,永远不得再踏入浮山一步,还请诸位前辈做个见证。”

    “郑公子放心,若是谁输了不认帐的话,我们莱山猛虎帮第一个不答应。”

    “若是谁输不起,我们温泉信昌社自不会置之不理。”

    “我们……”

    ……

    我看到郑鹏运一开口,几乎所有鲁东的堂口都站在他那一边,心里不由的一阵冷笑。

    “这些人全靠着郑凯山发财,还真是一张大网啊,若不是江振龙剑走偏锋的将郑凯山打成了重伤,至今生死不明,想要从正面跟青联帮对抗,简直是不可能。”我心中暗暗想道。

    “现在这些人,明面上仍然以青联帮马首是瞻,但是暗地里,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就难说了,郑凯山现在生死不明,凭他郑鹏运想要抗起鲁东舵把子的大旗,还是嫩了一点,在坐的这些人,那一个不是一刀一刀砍出来的天下,谁会真心服气一个乳臭未干的郑鹏运?”

    郑鹏运从拳台上走下来之后,我身体一动,一个旱地拔葱,身体轻轻一跃,跃上了拳台,朝着四周一抱拳,说:“青联帮欺人太甚,江老大已然故去,江湖言,人死事了,但是他们却步步紧逼,在我们浮山搅风搅雨,差一点将天雷引来,让我们浮山各方势力遭遇灭顶之灾,我们浮山已经没有了退路,这场拳赛,唯有以死相搏。”

    说完,我再次一抱拳,便跳下了拳台。

    该说的已经都说了,再说下去就是口水话,接下来就是靠着拳头来分胜负。

    一名三十岁左右的汉子走上了拳台,他是这场拳赛的裁判。

    “各位大佬,小弟姓孟,受邹县孟府所托,来担当这场斗拳的裁判,大家都知道我们孟府虽与绿林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一直处于中立,所以这一场斗拳的公正性,还请大家放心。”

    说到这里这名姓孟的汉子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此次斗拳,只斗拳脚,不比器械,大家拳脚上分输赢,好了,我不废话,如果被我发现那一方私带兵刃上场,则马上判定那一方输掉这场比斗。”

    “好了,青联帮对战浮山斗拳赛,第一场马上开始,请双方各派拳手出战。”

    我看到戚猛四人都是跃跃欲试的样子,练武之人都是血性的汉子,平时没事还喜欢找事打架,更何况现在。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谁怕谁啊!

    我摆了摆手,让他们先别急,稍微等一下,看看对方第一个上来的是谁。

    我朝着郑鹏运望去,此时我也穿过拳台望着我,随后只见他对着那名光头白人一挥手,那名面相凶狠的白人便站了起来,朝着拳台走去。

    此人一站起来,身高果然超过了二米,人高马大,浑身的肌肉凝练,给人特别强烈的视觉震撼。

    这如果是一个胖子,那只会给人笨拙的感觉,但是这名面相凶狠的白人却是肌肉结实,步伐稳健,那感觉就不一样了,一股凶悍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坐四周各方势力的大佬们,都窃窃私语起来。

    “戚猛,你看他那眼神,好像在蔑视你哟。”我对戚猛说道,故意激怒这个二货。

    “老子干死他。”戚猛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冲上了拳台。

    “如果你被他打趴在拳台上,丢得可不是你自己的脸,而是整个戚家的脸哟。”我在戚猛身后添油加醋的喊道。

    唰!

    戚猛唰的一下转过了头来,我发现他两眼变得血红,戚家男儿本是战场的健儿,从小灌输的家族观念,根深蒂固,命可丢,血可流,戚家的脸面不能丢。

    你如果揍戚猛一顿,也许没事,但是你如果敢说一句侮辱戚家的话,那必然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老子干死这只白猪。”戚猛吼道,随后跃上了拳台。

    第一场士气不可丢,能不能开门红,对后面的比赛很重要,看到戚猛血红的双眼,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我暗暗点头:“够这名光头白人喝一壶得了。”

    江怡突然走到我身边,对我询问道:“王默,姓孟的那裁判跟我们要戚猛的资料。”

    我想了一下,说:“戚家拳弟子,江湖人称铁战熊戚猛。”

    铁战熊的名号是我给戚猛封得,在江湖上根本没有名气,正好趁此机会,在鲁东绿林界打出名气去。

    “嗯!”江怡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了拳台旁边,跟那名姓孟的裁判说了几句。

    “第一场比斗,马上开始,现在让我为大家介绍双方的拳手,浮山方的拳手是……戚家拳弟子,江湖人称铁战熊的戚猛!”

    戚猛一记戚家拳的打虎势,亮相在拳台上,好一个威风凛凛。

    “擦,这二个货真会抢风头。”我脸上一笑,暗自嘀咕了一句。

    随后孟裁判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青联帮的拳手是一名来自俄罗斯的拳手,名字好长我就不念了,但是他的外号里也有一个熊,难道这是天意?好了,我不啰嗦了,下面有请俄罗斯拳手血熊出场。”

    吼……

    血熊赤裸着上身,怒吼着,同时双手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冲上了拳台。

    “生死勿论,大家各按天命,开始!”孟裁判一声令下,戚猛和血熊两人同时朝着对方扑了过去。

    我的表情十分严肃,紧盯着拳台上戚猛和血熊两人的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