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阎王重生在1978 第92章走私
    700061333第92章走私

    到长春市的第二天,杨国华才开始了解有关化,厂 小的事件,本来这件事是不用杨国华亲自出马的,可是一封来自长春市化工厂员工的检举信让杨国华不得不亲自来一趟。

    如果信上的内容属实,那将会对红丰化工有限公司造成重大的打击!

    杨国华这次来西安,正是技实信上的内容是否子虚乌有!

    杨国华在梅建阳的带领下,参观了化工厂的生产流程,红丰化工厂从日本花费了将近凹万元购买净化设备,确实大大降低了废气废渣的排放量。

    “董事长,环保部门已经来检查过,化工厂的排放完全符合标准,唐口村的村民是无事找事,见我们没有招聘他们进工厂工作,怀恨在心而已!”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杨国华并不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唐口村的村民难道是白痴吗?如果工厂没有造成污染,他们能把白的说成黑的不成?

    杨国华打算亲自到唐口村那边了解情况,“污染。事件可大可小,处理得不好将会有损红丰的企业形象。

    红丰一直以诚信为本,如果旗下的公司真的出现“污染”对公司经营的绿色食品将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杨国华不得不慎重。

    唐口村位于长春市郊西区的一个村落,人口大约彻户人家左右,随着政府征收村落的用地,唐口村也逐渐富裕起来。

    稀稀拉拉的楼房可以看出,已经有一部分村民先富了起来。

    杨国华这次私访唐口村的村民,并没有通知宁立山和梅建阳,而是带着秘书蒋雪茹一起开着一辆奥迪来到唐口村的村口。

    村公路并没有铺设水泥路,轿车开利村口溅了一身黄泥巴。

    杨国华两人的到访,引起了村民们的注意,毕竟杨国华和蒋雪茹两人的穿着并不像农村人。

    唐口村是在化工厂的下游,距离工厂并不是很远,大概只有1个公里左右,唐口村由于近市郊,在村落的周围,也有不少工厂在附近建厂,不过规模远没有红丰的化工厂大!

    “董事长,我们是私访村民还是直接找村长?。蒋雪茹关上车门问道!

    蒋雪茹是杨国华在红车上任后新招骋的秘书,年龄二十四岁,毕业于复旦大学,蒋雪茹的相貌不差,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周身透着一股清新的气息!

    蒋雪茹在众多的应聘看中脱颖而出,除了本身有能力之外,是因为她带给杨国华一种很宁静的感觉。

    蒋雪茹是一个文静优雅的女子,可能是因为从小生活在山里的缘故,蒋雪茹很能吃苦耐劳,她十分珍惜这份工作,在红丰公司上班,不但获得高薪水,福利是其他国有企业所不能比拟的。

    杨国华沉思了片刻,说道:“先去村委会吧!毕竟我们初来乍到,这样唐突的问村民,他们还以为是机关大院的人来调查呢”。

    “董事长,我准备了一些水果,要不要带上?”

    杨国华笑了笑,说道:“想不到你蛮细心的,如果不是你记得,我倒忘了!”

    蒋雪茹打开后车厢,拿出了一个果篮,大概四五斤左右,杨国华走过来说道:“给我吧”。

    “董事长,我来拿就可以了!”

    杨再华摇了摇头说道:“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让你拿呢!快给我吧!”

    蒋雪茹心里甜滋滋的,不施粉黛的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杨国华失神了片刻,蒋雪茹见他盯着自己看,双颊顿起晕红!

    见蒋雪茹扭面往外看,杨国华才知道自己唐突佳人,杨国华恢复平静,淡淡的说道:“蒋秘书,我们走吧!”

    杨国华两人向村民问了村委会的地址,然后想着东边的方向走去。

    唐口村的村委会是一栋两层的楼房,占地大约2凶平方左右,粉刷着白色的石灰,从口中飘逸的气味看来,这栋村委会的办公楼是网建成不久。

    村委会的书记是一位年纪必左右的中年人,沧桑的脸上挂着一脸坚毅,给杨国华两人的感觉,这村委书记是一个老实人。

    老旧的解放鞋上还贴着泥巴,看来这位村官是网从地里回来。

    在呐年代,一名村委书记的工资补贴不过是一百几十块,比普通工资还要低,他们坚持在岗位上,图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能升迁到乡政府!

    当然为了利益的自然也不在少数,不然有谁会做吃力不讨好的村委书记!

    黄崇明在五年前被村民选为唐口村的村委书记1是实至名归的村干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带村民走上富裕的道路,也不枉村民对他的信任。

    杨国华和他握手说道:“你好!我是红丰化工厂的杨国华。”

    “你好!我是唐口村的村委书记黄崇明

    黄崇明泡了两杯浓茶,笑着说道:“乡下地方,招待不周还请两位不要见怪!”

    “黄书记客气了,你能抽出时间接待我们,已经是对我们最好的招待了!”

    两人客套了一番,杨国华问道:“如果黄书记不介意的话,有关贵村村民上告我们工厂的事件,我想详细了解一下

    黄崇明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杨先生,不知你在化工厂是什么职业?来此的意图又是什么?”

    “黄书记,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我此次来只是为了调委事件的真相,如果是化工厂确实存在污染,我会给贵村一个交代的。”

    黄崇明见对方从容镇定,说话间没有一丝犹豫,此人就算不是化工厂的高层,也是大有来历。

    “杨先生,请恕我无礼,自从化工厂在我们唐口村的上游建厂之后,排放的废水废气严重影响了我们村的生活,如果化工厂不能给我们一个公道,我们还会继续上访。”

    杨国华点了点叉说道:“黄书记,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我可以做主还你们一个公道。”

    黄崇明一生阅人无数,他看得出这个青年并不像在说笑,说道:“如果化工厂真的能解决污染的问题,我们唐口村还是欢迎的,毕竟你们在我们村附近落户,对我们也有好处!”

    在黄崇明的带领下,杨国华两人见证了一条黑黝黝的小河,附近的村民在洗衣服时骂声不绝耳。

    杨国华皱着眉头看着这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源着江面一路顺着走,一直到化工厂的排放的废水源头,杨国华才知道差点被那两个兔崽子骗了。花了几千万从外国采购净化设备,却换来如此一个局面,杨国华的怒火腾地升起!

    蒋雪茹虽然跟杨国华的时间并没有多久,但也看得出他动怒了。

    “杨先生,这就是你看到的真实情况,证据在此,也不容红丰化工抵赖,这条江算是毁了,我知道红丰是国内的大企业,就算市政府的领导也不敢轻易开罪红丰化工,可是为了红丰化工的利益牺牲唐口村四百多人口的利益,作为唐口村的村委书记,我责无旁贷!其实不瞒你说,提出状告红丰化工的主谋就是我,如果红丰化工不停止废水废渣的排放,我还会继续上访。

    杨国华恢复冷静,说道:“黄书记,这次的事件错在红丰化工,相信红丰化工会给唐口村的四百多口村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看着黑色的奥迫车缓缓远去,旁边的村民黄三问道:“黄叔,那两今年轻人是谁?看穿着很像城市人呢!”

    黄崇明对于黄三的问话视若无睹,若有所思的想着,那个男的好像在哪见过,只是一时记不起来。

    “黄叔,你在想啥?”

    黄三的问话把黄崇明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脑袋突然灵光一冉,对了!报纸!黄崇明再也顾不得愣在当地,疾步向村委办公楼走去。

    辆黑色的奥迪车上,一位清丽秀雅,容色极美的女子问道:“董事长,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说不得背后有着我们未知的隐情,我倒要看看梅建阳和宁立山怎么圆谎。”

    “董事长,这件事处理不好,将会对公司造成巨大的打击。”

    杨国华何尝不知道,红丰化工是红丰集团的支柱产业之一,如果红丰化工关门大吉,对红丰未来的发展将会是一道前所未有的难关,杨国华自不会放任其发展下去。

    杨具华秘访唐口村并没有瞒过梅建阳两人,杨国华前脚进村子,他们就收到了消息。

    “老宁,这次恐怕不好对付啊!董事长已经知道唐口村事件的真相,你说他会不会拿我们开刀?”

    “就算他知道也影响不了大局,毕竟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工厂一年给公司创造十几亿的财富,单凭这一点,他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宁立山两人还错估了杨国华,低估了杨国华的决心!他们想不到杨国华作出这样的决定!

    杨国华从唐口村回来之后,两人被叫到了杨国华下榻的酒店。

    “梅厂长,你是怎么办事?唐口村的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杨国华的威势之下,梅建阳有点紧张的说道:“董事长,随着工厂的规模扩建,原来的净化设备跟不上生产的速度,这也是逼不得已的!小。

    “梅厂长,我不管你的理由是什么,在你的管理下,工厂出现如此重大的事件,归根结底是你的决策导致了此次事件,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到公司上班了!”

    杨国华转而向宁立山说道:“宁经理,工厂出现此种情况,你却不向总部汇报,反而替工厂隐瞒,导致公司的声誉遭受损失,把手头上的工作移交一下,我会派人接替你在长春的工作。小。

    两人没有想到这位年轻的董事长会做得如此绝情,一点也不留情面!

    两人出了酒店,精神还有点恍惚,梅建阳愤怒的说道:“想不到这个小子那么绝情,辞退就辞退,一点也不留情面,怎么说我们也为公司付出了不少精力。”

    宁立山担心的不是被辞职,他其实早已打算离开公司,只是他们策戈的事还没有完成,他担心的是杨国华发现他们暗中的交易;世吼麻烦了。

    “老宁,这次怎么办啊!我们被辞退了,下面的交易怎备进行?”

    宁立山说道:“下面前是我们安排的人,就算杨国华委派他人来担任职位,也影响不到我们的交易。只要这笔交易成功,够我们逍遥快活几年了

    傍晚九点,红丰化工厂的仓库,一箱箱印有红丰包装的物资从仓库里搬出,宁立山和梅建阳亲自到现场指挥,数百工人不断的从仓库里搬运物资。

    这笔价值将近两个亿的物资,宁立山策划1了将近两个月,没有人会想到,宁立山竟然利用红丰的集装箱走私物资到俄罗斯,苏联解体,东欧各国物资匿乏,物价上涨,在的年代走私,利润绝对是惊人的。

    宁立山不可谓不小心,可是他绝对想不到的是,有人会通风报信。

    杨国华网想进书房处理文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请问是红丰集团的主席杨国华先生吗?”

    “我就是杨国华,你是谁?。

    “杨先生,我手头上有一个有很重要的情报,是有关宁立山和梅建阳两人的,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知你能出什么价钱?”

    “他们的事与我有何关系?他们都被辞退了,再也不是红丰的员工

    “杨先生,你真的以为他们被辞退了吗?这两个人在任职期间欺上瞒下,利用非法手段谋取钱财,我担心把这个情报说出来会吓你一大跳,我是不想红丰倒闭,才会向你告密!”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如果这件事与红丰有关的话,我出的价钱一定会让你满意”。

    “杨先生,我知道你人很讲信誉,我也不要多,你给我力万,我把这个情报卖给你

    “如果情报的内容能让我满意的话,不说团万,就算是田万我都不会皱眉头。”

    宁立山绝不会想到,曾经被他从公司辞退的职员严文华竟会获知他走私的秘密,还向杨国华告密。

    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走私,被一个曾经得罪的人破坏,也是活该宁立山两人到霉,将近完成装货出发时,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

    几辆警车呼啸而至,宁立山和梅建阳想逃走也来不及,闪光发亮的枪口对着他们时,两人脸色苍白的抱着头蹲在地上等着公安给他们上手铐。

    辆黑色的奥迫从远处驶来,从车上走下一个青年,宁立山抬头一望,亦然是董事长杨国华。

    杨国华淡然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转头对这次行动的负责人说道:“我是红丰集团的杨国华,这次正是我报的案。”

    樊网卉量着这个青年,刚才他接到局长的命令,务必把罪犯捉拿归案,婪网还是第一次见到局长如此重视这次的行动。

    “你好!杨先生,我是刑警大队的樊网,感谢你提供了这条重要的线索,没有人员逃掉,包括工人全被一个不漏。”

    杨国华笑着说道:“这些搬运工人也只是混口饭吃,他们并没有参与这次事件,樊队长就放了他们吧!小。

    樊网也不禁为难,他盘问了几个搬运工人,这些工人确实不知道他们是在为自私团伙打工。

    宁立山想不到智者千虑,万万没有算到导致他失败的竟是这今年轻人。

    “各位公安同志,我和他们一样,并不知道这是私货。求你们不要捉我,这一切都是宁立山主使的”梅建阳声泪俱下的说道!

    宁立山想不到到最后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想起往日的种种,自从上任分公司的经理之后,宁立山目空一切,打压对手。动不动就辞退公司的职员,并安排自己的心腹进公司,在分公司内,可以说是他一人独大,由于贪欲,他走上了走私这条绝路,并葬送了自己的大半生,想到这里,他不禁悲叹一声,带着落寞的神色被公安同志带走了。

    随着公安的审问,宁立山两人交待了犯罪事实,由此牵连出一大批人,参与这次走私事件的涉及到分公司将近三分之一的高层,宁立山还卖通了不少边关的官员为其疏通关系,不然这么大的走私案件也不可能仅仅凭借他们几人就能完成。

    长春走私案在杨国华的建议下,低调处理掉,这涉及到红丰集团的声誉,况且这次是杨国华提供的线报,长春丰默认了这次的做法。

    凡是涉及到走私案的,或者知情不报的,全被公司辞退,分公司和化工厂的高层被进行了大清洗。

    杨国华这几天忙得团团转,除了要商谈采购净化设备外,还要忙着招聘新的职员,

    杨国华疲软的背靠在软塌的座椅上,说道:“蒋秘书。你觉得小莫这个人怎么样?能不能胜任分公司的经理?”

    蒋雪茹笑着说道:“董事长,关于经理的任命我可不好提意见,不过我看莫科长这个人比较稳重,据其他职员的反应,莫科长这个人做事很认真负责,深得同事的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