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 7.14
    在瑞英宾馆第75层的旋转餐厅里,坐着乐家一家四口,父母女儿女婿。

    倪瑛看着眼前这对璧人,笑呵呵地道,“何必这么破费?我们去一般的家常菜餐馆就可以。”

    “妈,现在我可是谢家的儿媳妇了,偶然让他破一下费,也很正常。”说着,余晚斜眼望向谢煜凡,似真似假地问,“是不是啊,谢大公子。”

    谢煜凡伸手搂住余晚的肩膀,将她揽进怀里,然后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一句话没说,却用行动诠释了一切。

    倪瑛看这两人,脸上笑开了花。自从认了余晚这个女儿,就对她很好,有求必应,似乎要将过去十几年的母爱一并补上。

    余晚是一个情商很高的女人,她善于观察,倪瑛需要什么,她就故作巧合地送上什么。虽然只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事,但这样不留痕迹的投其所好,却让人很受用。

    倪瑛本来就对她心存愧疚,又发现女儿乖巧懂事,和乐菱完全是天壤之别。本来对两个女儿是抱着一碗水端平的态度,现在却不由自主地偏向了余晚。

    另一方面,谢煜凡也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年轻人。他严谨沉着,做事说话都很有分寸,在如今这个浮躁的社会中,能做到不骄不躁、万事了然于心的,真心不多了。

    倪瑛爱屋及乌,对这一对新人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

    余晚目光一转,看到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乐慈,便夹了一只大虾,放在他的碗里,“爸,你也吃。我记得你一直就很爱吃虾。”

    乐慈随口问了一句,“你还记得?”

    余晚点头,脸上带着几分骄傲,“我的记忆还不错,小时候的事情居然还记得。”

    乐慈装作不经意的问,“你还记得什么?”

    余晚笑得甜蜜,“记得你有一顶军帽,帽子上面有一颗红色的五角星。那时候我总是抢来戴,但你不愿意,怕我把帽子弄坏。后来有一天,我真的把五角星给扳下来了,被你臭骂了一顿。要不是妈妈在一边挡着,估计屁股都被你揍开花了。”

    乐慈一怔,这么久远的事,他都记不太清了,但经她这么一说,隐隐约约中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

    倪瑛在旁边听了,忍不住笑道,“你小时候就是这么顽皮,还一直抓着我的小辫儿,将我头发都扯下了好几把。”

    余晚适时做了个鬼脸,“咦,为什么这个我不记得了?”

    倪瑛看着她好气又好笑,谁都能看得出来她脸上的母爱,她伸手抚过余晚的头发,道,“你是我这辈子的一桩心事,现在看到你成家,嫁的又是这么好的一个老公,我的心就放下了。”

    “我们应该谢谢那个打拐社团,如果没有他们,也许还不会相遇。”

    倪瑛,“是的,所以我们捐了10万块。当然钱不是一切,但,至少聊表我们的一些心意。”

    乐慈问,“是谁负责你们这件事的?”

    撞见余晚疑问的目光,乐慈忙道,“人家帮了这么大一个忙,我们虽然捐了10万,但那毕竟是给组织的。不管如何,都要亲自谢谢那个经手这件事的接头人。”

    倪瑛被他这么一提醒,顿时点头,“对。是该好好谢谢她。她叫李丹丹,是个大学生。”

    “请他来吃一顿便饭吧!有些事正好当面谢谢她。”说这话时,乐慈的目光扫过余晚,想看看她是什么表情。

    但余晚却望向谢煜凡,“你和李丹丹比较熟悉,要不然你去约她吧!”

    谢煜凡笑了笑,对乐慈道,“好的。我会安排。”

    乐慈是政治家,在官场上多的是虚情假意,自然不像倪瑛那那样,问题只看表面。越和余晚相处,越觉得这个女儿不简单,是个有心人,用简单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会来事。

    比如看见倪瑛肩膀酸痛,第二天就会自告奋勇的陪她去按摩;看见她喜欢喝茶,每次都会主动替她点上。虽然都是不经意的小事,却很讨人欢心,倪瑛就是这样被她攻陷。

    如果余晚真是他的女儿,虎父无犬女,全都遗传了他的基因,如果好好培养,将来必定会干一番大事。想到这里,本打算就这样将事实烂在锅里的乐慈,忍不住又动起了想验dna的念头。

    不是不信妻子,而是怕有人在暗中动了手脚,只有自己亲自操作,查出来的结果才能让他全盘接受。

    倪瑛看着眼前的俊男美女,道,“别嫌妈啰嗦啊,你们俩既然结婚了,那就趁早要个孩子。”

    闻言,余晚低下头,“妈妈,我还年轻呢,而且大学也没毕业。”

    乐慈道,“是啊,她才21岁,已经算是早婚了。”

    倪瑛也跟着笑了,“是我太心急了。不过你俩的孩子一定漂亮。”

    余晚转头望向谢煜凡,若有所指地一挑眉。

    谢煜凡伸手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

    两人相视一笑。这就是……做戏做全套。

    一家人正吃着饭,这时一个人影冲进了餐厅,四周一扫荡,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这一家人的身上。

    这人正是乐菱。

    看见他们一家人吃饭其乐融融的样子,心里气得能吐出血来,大步朝着这边冲过来,想也不想,抄起自己的手机就往桌子上砸去。

    碰的一声巨响,碟子里的菜肴飞溅四方,坐在桌旁的四个人无一能幸免。

    原本和谐的气氛顿时被破坏的淋漓尽致,大家转头望去,只见餐桌边站着一个龇牙咧嘴的女人,双目中几乎能喷出火来。

    乐菱尖叫道,“你们背着我在这里一家团聚,那我呢?我算什么?是不是你们找到了女儿,就不要我了?”

    余晚道,“我有打电话通知你,可是是你自己说不来。”

    乐菱一看到她,恨意加怨气,笼罩了整个心扉,咬牙切齿地道,“闭嘴,你这个贱人。”

    余晚没接嘴,倒是倪瑛一拍桌子,起身,道,“乐菱,你骂谁贱人,她是我女儿。”

    乐菱一瘪嘴巴,“妈,我也是你女儿!”

    倪瑛,“我没有你这么蛮横不讲理的女儿。”

    乐慈相对冷静,但被溅了一身的汤汁,心里也很不舒爽,对乐菱道,“看来是我平时太宠爱你,所以才会无法无天。在公共场所想骂就骂,想砸就砸。你以为你是谁,是公主吗?”

    余晚没说话,却将手放在谢煜凡的手背上,谢煜凡立即安慰似的将她的手扣在掌心中,两人十指紧扣。

    这个动作的杀伤力超过所有的语言,乐菱妒忌得发狂。她红着眼睛,抢过桌上的杯子,就往余晚的身上砸。

    余晚脸上露出大惊失色错的样子,心里却波浪不惊,这么多人在场,杯子怎么也砸不到她身上。

    果然,关键一个谢煜凡伸手挡了一下,玻璃杯撞在他的手臂上,立即划出了一条血痕。

    好一顿饭被搅和成这样,乐慈觉得脸面过不去,伸手一个耳光拍在乐菱的脸上。

    乐菱一下子惊呆了,从小到大,乐慈扮演的角色都是慈父。别说打她,连骂都很少。还有母亲,两人都把她当成珍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就是这样的溺爱,才养成了她今天跋扈张扬的性格。

    可是,就在这一刻,父慈母爱的画面彻底离她远去,眼前的两个,就像是陌生人。不但对她疾言厉色,更是动手打她,为什么会这样?

    乐菱想了想,最终将一切的缘由归结于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女人,是她捣乱,破坏了他的人生,抢走了她的爱情,夺去了她的亲情。

    虽然,谢嘉宁要她平心气和地接近余晚,但是她做不到,对余晚的恨,就像一把星火,瞬间燎原。

    要不是父母在这,或许她真的会不顾一切的拿刀去捅余晚。

    “我要你道歉!”

    耳边隐隐传来父亲严厉的声音。

    道歉?向谁?向余晚?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乐菱,“我没有做错。是你们瞎了眼,才会相信一个蛇蝎女。”

    倪瑛怒极攻心,“住嘴!”

    大概是倪瑛雷霆万钧的样子把乐菱震慑住了,她真的住了嘴,一下子,气氛变得诡谲而沉闷。

    倪瑛道,“在我们眼中,你始终是我们的女儿,毕竟我们养育了你二十多年,这份感情是无法分割的。希望你能与小茹和平相处,但是现在看来,你是无法接受她的。既然如此,我们已经尽了应尽的义务,你搬出去自己生活吧。”

    乐菱一下子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母亲竟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她看着父亲,希望他说一句公道话,然而乐慈却抿着嘴一言不发。

    乐菱收到了巨大的打击,指着他们道,“你们一个个都欺负我。我恨你们,恨死你们了。你们等着瞧,我会证明她根本不是你们的女儿,她只是一个红灯区的女支女。”

    说完后,她跺了跺脚,转身跑。

    餐厅里上演着一出戏后,四人胃口全无。

    见大家脸色不好,谢煜凡唤来服务员结账。

    倪瑛拉着余晚愧疚地道,“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好,破坏了气氛。”

    余晚摇头,“没打电话通知她,是我没做到位。”

    乐慈问,“那她怎么知道这家餐馆的?”

    余晚,“我电话给她,但她不接我的电话,于是我就发了一条短信。可能是她觉得我们不重视他,所以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对不起。”

    乐慈沉默了半晌,道,“不,这不是你的问题。你不需要道歉。是我们没有管教好女儿,才让他如此任意妄为。”

    余晚安慰道,“也许过段时间,等她习惯了我的存在,就会好的。”

    乐慈叹了一口气,“希望如此吧!”

    他望着余晚和谢煜凡问,“你们现在去哪?”

    谢煜凡伸手勾住余晚,道,“老婆去哪,我去哪。”

    倪瑛一直铁青的脸终于放晴了,道,“这顿饭没吃好,下次有时间再补偿。”

    余晚笑了笑。

    自然告别,乐慈和倪瑛打车而去。

    直到完全望不见车子,余晚脸上的笑容才渐渐落下,乐菱的好日子到头了。

    谢煜凡放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为什么要挑拨他们的关系?”

    余晚一脸无辜,“挑拨?对于乐菱,我可是半句坏话也没说。”

    有没有挑拨大家心知肚明,谢煜凡没再和她争辩,问,“回家,还是?”

    “我想散步。”她向他眨了眨眼,补充了一句,“像一对小夫妻那样。”

    他没再说话,而是牵着她的手,在大街上走过。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两人走在人群中。

    在大广场前,有一座音乐喷泉,此时到了正点,水柱冲天而上。

    余晚轻轻一跃,坐在栏杆上,见谢煜凡在看自己,便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谢煜凡神色轻松地靠在她身边,难得,两人之间没有尔虞我诈,有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余晚望着远处的喷水池,那变幻的形状和缤纷的颜色,令人眼花缭乱。

    余晚道,“我知道你在查我。”

    谢煜凡点烟的手一顿。

    余晚又问,“说说看你都查到了些什么?”

    谢煜凡深吸一口气,不答反问,“我查到的,不都是你想告诉我的?”

    余晚微微一笑,“那也不都是假的。我和我妈妈在荷兰唐人街生活了十年,我妈穷得每天去卖肉。”

    说到这里,她转头望向谢煜凡,问,“你知道我们为什么选择荷兰?”

    不等他回答,她又道,“因为荷兰够乱。吸毒的,卖身的,偷渡的,还有黑社会,好像在其他国家是违法的东西,在那都成了合法竞争。有一天我问我妈,为什么我们非要这样活着?她就说了一个字,穷。因为我们穷啊。开始,我以为是我的命不好,生出来就该当穷人的。后来才发现,其实不是,我妈……她也曾是一个白富美。只不过,是她愚蠢,信错了人,最后被骗得一无所有。”

    谢煜凡突然心里一跳,问,“你妈是谁?是谁骗了你妈妈?”

    “是两个男人。”余晚望着音乐喷池,目光有一瞬间的迷离,“所以说,男人可靠,母猪会上树。与其将自己的幸福放在一个男人手上,不如紧紧握在手中。”

    谢煜凡听到她说两个男人的时候,心中一动,突然有个奇怪的念头冲上了心间,让他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

    “那两个男人是谁?”

    可是,余晚却不打算告诉他真相,嘻嘻一笑,“不记得了。”

    通过自己调查的,再加上她的这一番话,谢煜凡其实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端倪。这大半年来,她步步为营,这么煞费苦心地想打入他们谢家,一定有她的目的。以前觉得是她野心巨大,但现在看来,这背后还夹杂着上一辈的恩怨。如果这事和他父亲脱不了关系,谢晋亨是害她母亲的其中一个,那另一个人是谁?难道是乐慈?

    如果是这样,乐慈和谢晋亨,那可是天都市的两座巨山,她真要将他们扳倒吗?

    余晚见他皱起眉头,便伸出手轻抚他的眉宇,冰凉的指尖点在他的皮肤上,让他浑身一颤。

    见状,余晚莞尔一笑,凑在他耳边低声道,“怎么?你怕了?别怕,我只是在说笑,这些都只是我编出来的故事罢了。”

    谢煜凡抓住她的手,一双鹰隼般的目光紧紧的锁住她,“不管你是谁,有何目的,你要记住,现在你有一个令人羡慕的身份。疼爱你的母亲,在官场上德高望重的父亲,还是我谢煜凡的妻子。如果你珍惜,你会幸福……”

    听到幸福两个字,余晚一怔,但随即飞快地打断他,嘴角弯弯一勾,“我当然会珍惜。”

    谢煜凡还想说什么,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手机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开始,谢煜凡并未当回事。但当电话接通后,听到对方说的话,他的脸色骤然一变。

    谢煜凡,“你在哪里?”

    “……”

    谢煜凡,“好我立即过去。”

    余晚听到的就是这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