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大结局〕
    南晔双腿的治疗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了,已经能够站起来走一两步路。现在他每天都在配合治疗,并很积极地做复健。

    又临近春节,莫夏晴和莫睛晨已经是大四的学生了,过完年后,他们就要准备找工作。两人都决定了,以后要留在京城发展。这一次寒假,是他们学生生涯的最后一个假期了。一放假,两人在舅公家住了几天,然后就早早回家陪伴家人。

    年二十八的那天,莫家和南家的人搞完一天的卫生,晚上准备两家人聚在一起吃饭。莫澜心、莫秋晚和余安安在莫家的厨房里准备晚饭,

    “这鱼要怎么做?”张顺在外面刚杀好了一条鱼,拿着进了厨房放在案板上。

    “你放在那里就好,我来弄。”

    莫澜心把张顺赶出了厨房,自己走到案板上,准备切一些姜葱。谁知道切着切着,闻到旁边的鱼腥味,她竟然有些想吐。

    突然间,莫澜心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莫秋晚注意到了母亲的动作,走到她身边。

    “妈,你怎么啦?”

    莫澜心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什么,可能这鱼太腥了,有些想吐,现在又没事了。”

    话刚说完,莫澜心又干呕了一下。

    莫秋晚皱着眉头,以前杀鱼时母亲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的。

    难道是?

    她想到了一个可能,但又不确定。她拿起莫澜心的手,把手指放在莫澜心的脉搏上。

    看到莫秋晚帮她把起脉来了,莫澜心觉得女儿有点小题大作了,就是想吐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

    确实摸到的是滑脉时,莫秋晚大喜,“妈,你怀孕了!”

    “什么?”

    在厨房里的余安安以及在客厅外的张顺等人听到莫秋晚的话,都冲到她们的身边。

    “你说什么,谁怀孕了?”张顺以为自己听错了,紧张地重复问。

    “爸,是我妈她怀孕啦!”莫秋晚向在大家公布这个好消息。

    “真得?”张顺惊喜得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小晚,你没弄错吧?”莫澜心虽然也高兴,但却不太能相信,她都四十多岁了,还能怀上啊?

    “妈,我的医术你还信不过?你怀上都差不多有两个月了。”这种事情莫秋晚怎么可能会弄错呢!

    “真得怀上了?恭喜恭喜!真是大喜事啊!”余安安向张顺和莫澜心道喜,心想这真是难得啊!

    “妈,我们就快有小弟弟或小妹妹了?行啊,老爸!”莫夏晨拍了一下张顺的肩膀,向他眨了眨眼。

    “嘻嘻......”张顺乐得不知道说什么,一直傻笑着。

    当晚,莫家和南家,还有张顺堂姑的陈家都知道莫澜心怀孕的事情了。

    陈二奶奶知道后当场老泪纵横,又哭又笑,嘴里直说着张家有后了,以后到了下面也能有脸见张家的长辈之类的话。

    对于自己这么大年纪还能怀上孩子,莫澜心惊讶过后很快就接受了。自己以前都生过两胎了,而且有莫秋晚这个女儿在,她也不用担心什么。

    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张顺了,吃晚饭时和饭桌上的几个男人喝酒,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杯,醉了后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晚上,莫秋晚帮南晔做治疗,说起母亲怀孕的事情,南晔心里就打起了小九九。

    “小晚,你看,你妈妈都怀孕了,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南晔几乎每天都被自家母上大人催婚,心里很急啊!

    莫秋晚捏了一下南晔的脚,“等你什么时候能走路再说。”

    “到我能走路的时候,我们就结婚吗?”南晔其实已经能走上几步路了,而且他也一直在努力着。

    “不一定哦!还要等你求婚了再说。”莫秋晚笑着说。虽然心里已经认可了他,但她可不想这么轻易就答应他。

    “还要求婚啊?”南晔摸着下巴,想着要怎么求婚才好呢。

    莫秋晚看着他一副深思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二月十四日,是西方的情人节。

    南晔深思熟虑了很久,觉得结婚可能要等到双腿能走路的时候,但求婚可以早一点的啊!所以,他就挑了情人节那天准备向莫秋晚求婚。

    刚好那时双胞胎还没有开学,南晔就找了他们来帮忙。得知南晔准备向姐姐求婚,莫夏晴两姐弟都十分兴奋,兴致勃勃地说一定会帮忙。

    当天早上,莫秋晚照常早早起床,吃完早餐后过医馆那边。

    她打开门后一看,顿时被眼前的一片花海惊艳到了。

    院子四周都布置着各种颜色的玫瑰花,地上铺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瓣,院子的中央有一个用花瓣围成的心型。

    莫秋晚在门口前后左右地看了一下,没发现有人。

    今天是情人节,难道这是南晔搞得鬼?

    莫秋晚边想边走进医馆,四周围看了一下,又摸了了一下那些花,都是真的,有些花上面还有露水,每一朵都娇艳欲滴。

    “南晔?”

    莫秋晚走到大厅那里叫了一声,但没有人回答。

    这里,医馆的大门那里扬起了音乐声,莫秋晚转过身来向后看。

    只见村里的小明拿着一把吉他在门口弹着,而双胞胎两人则一左一右地站在两旁,跟着吉他声打着拍子。

    “春暖的花开带走冬天的感伤,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莫夏晨跟着音乐唱起来。

    一小节完结后,莫夏晴接上,“春暧的花香带走冬天的饥寒,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

    看到双胞胎有模有样的唱着歌,莫秋晚莫名觉得有些喜感,不由得轻轻笑了起来。

    “听我说,手牵手跟我一起走,创造幸福的生活,昨天你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今天嫁给我好吗?”

    莫夏晴和莫夏晨唱到这里,就突然向两边闪开,然后南晔就出现在门口了。

    吉他声还在继续响起,明叔推着南晔进了医馆,然后掩上了大门。

    听到双胞胎唱的歌词,又看到南晔出现,莫秋晚就猜到了要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尽管是知道,但当地南晔手里拿着玫瑰花,吃力地站起来,向她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眶还是湿润了。

    南晔走得很吃力,而且有点慢,仿佛每走一步都要用上全身的力气一样。他每走一步就停一下,力求不要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摔倒。

    快走到莫秋晚面前时,他真得快要没力气了,只好大踏一步,然后单膝跪下。虽然有点跄踉,但身体还是稳住了。

    看到南晔好像要摔倒了,莫秋晚赶紧弯身想要扶住他。

    “你没事吧?”莫秋晚一脸关切,想把他扶起来,但两只手都被南晔抓住了。

    “我没事!小晚,我很高兴,我能走到你的面前来了。”

    南晔把花递给莫秋晚,莫秋晚笑着把花拿在手里。

    南晔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莫秋晚,终于鼓起勇气,把口袋里的戒指盒拿了出来,打开盒子,露出了他亲自设计、订造的戒指,递到莫秋晚的面前。

    “小晚,虽然你说过,要等我的腿好了之后我们再结婚,可是我却等不及要向你求婚了。”停顿了一下,南晔继续向她表白,“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被你深深地吸引了。我不曾想过,初见时你那一抬头的温柔,就这么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上,从此以后,我的眼睛、我的心,就再也离不开你了。”

    回想起从初见的那一刻到现在,两个人一起走过的日子,南晔有些哽咽了。

    “小晚,我爱你,爱你爱到想永远和你生活在一起。我想你成为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当有一天,我们都老了,我也想我们能陪伴在彼此的身边。小晚,你愿意嫁给我吗?”南晔深情地凝望着莫秋晚,十分紧张,害怕她会拒绝。

    莫秋晚此时已经双眼含泪了,在南晔的眼中,她看到了自己。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多爱自己、有多重视自己。

    这样的男人,她能拒绝吗?当然不能!

    “嗯嗯!”莫秋晚哽咽地点着头,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南晔见她点头了,心情十分激动,眼睛也跟着红了,有种想哭的冲动,还好他忍住了。

    莫秋晚把手伸到南晔面前,示意他帮她戴上戒指。

    南晔拿出了戒指,一开始太紧张,还差点戴错了手指,惹得莫秋晚轻笑不已。

    南晔和莫秋晚两人笑中带泪地对视了一下,然后抱在了一起。

    “真好,你答应嫁给我了。”南晔紧紧地抱着莫秋晚,亲吻着她的脸。

    “南晔,谢谢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如果不是南晔,莫秋晚真得想象不到,自己会和谁在一起。

    “不,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是你,让我的人生有了希望。是你,让我心重新活过来了。”

    南晔伸手帮莫秋晚擦着脸上的泪水。

    “南太太,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莫秋晚笑了,“南先生,你也一样,以后请多多指教。”

    两个人相视而笑,脸贴着脸,紧紧地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