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1.踏破天堑
    天佛的佛光炼化玄天幽冥塔,虽未能当真将之化为己有,但已经有所进展,能成功将之打开,容其入内。

    冥尊对此,没有干涉,反而配合天佛,压制玄天幽冥塔。

    他不容宝塔落入天佛之手,但不会这么早就拆台。

    至少,先把本来占据玄天幽冥塔的陈洛阳解决掉,然后才轮到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

    那个姓陈的年轻人,冒充魔尊,策划这么一个大手笔,自身能在武尊境界时短暂抗衡武神,现在更是直接向武神之境发起冲刺。

    如果给他成功,再有玄天幽冥塔在手,则事情必定横生波澜。

    没得手前先内讧的事情,冥尊不会做。

    当然,他也并没有完全放下对天佛的警惕。

    一边紧盯天佛,一边帮助对方压制玄天幽冥塔的反抗。

    而当天佛终于破开玄天幽冥塔,将之打开之际,一只手掌突然从中探出!

    手掌仿佛穿越了无尽虚空,直接来到天佛眼前。

    天佛的佛国净土用来炼化玄天幽冥塔,冷不防引狼入室,手掌瞬间拍在他胸口。

    金钵盂,被玉如意挡住。

    五气流转之间,手掌在佛陀金身上拍出一个深深的掌印!

    纵使万千佛陀菩萨的光影一起诵经咏唱,无数天花乱坠加持防御,仍然被清气、白气、紫气、阴阳二气与玄黄之气阻挡。

    天佛闷哼声中,结结实实挨了一下。

    如琉璃般纯净剔透的佛陀金身,瞬间变得模糊,久久难以恢复。

    冥尊同样大惊,当即挥剑上前。

    太极图转动下,一个身影自玄天幽冥塔内走出,挡住冥尊剑锋。

    正是道君清微。

    突如其来一掌,将天佛打得跌退,让冥尊愕然。

    昔日两相合源之仪后,他们同道君有所密谋。

    道君利用此前关照陈洛阳赢得魔尊信任,然后今日反水,予魔尊以重创。

    一切顺利,如计划般发展,但不管天佛还是冥尊,又岂会完全信任道君?

    见对方被天凤绊住,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结果。

    如果道君跟他们一起来追玄天幽冥塔,大家联手之余,自然仍会保留对彼此最起码的提防。

    可是追了玄天幽冥塔这么远,早已远离道君跟天凤的战场,道君就算后续赶来也要些功夫,却冷不防对方居然就在玄天幽冥塔中?

    先不提她如何甩开天凤,如来赶来这里,关键是她如何瞒过他们两个,先一步进了玄天幽冥塔?

    冥尊瞳孔微微收缩,就见道君另外一只手掌上,竟然托着一口黑棺,黑棺在其手上,徐徐化灰,烟消云散。

    这黑棺,冥尊并非全无了解,因为那本是源自黄泉界,乃上一代黄泉主宰所有。

    之后流入红尘,一路落到陈洛阳手中。

    冥尊此前已经对陈洛阳得到这口黑棺暗暗疑心,却冷不防黑棺竟然还有这样的妙用,竟然将道君接引降临过来,更瞒过他和天佛的感知。

    天佛猝不及防,着实挨了一下狠的。

    至尊之间的大战,除了以少敌多被围攻,一般很少出现类似情况。

    单对单,最不济可以撤走,不至于轻易遭受重创。

    但天佛被道君阴这一招,顿时吃大亏。

    道君筹谋已久的一击,自然是尽了全力。

    天佛胸前掌印,如同雕刻,没有半点恢复缓解的迹象。

    “清微,你能得到什么?”天佛声音倒是仍听不出变化,只是身形僵立虚空里不动,佛国净土隐隐有破碎之相:“你既然能入那宝塔,当可直接取了。”

    道君挥动清静玉如意,挡下冥尊的黄泉剑:“我能得到很多。”

    “俞青牛,选择了清微和红尘啊。”冥尊忽然开口:“只是,你信陈洛阳?”

    道君淡然道:“信,不过他毁诺也没关系,我仍有其他收获。”

    天佛双目中,光芒顿时波荡一下。

    “伽罗什,感觉到了?道君同冥尊再换一招,避让冥尊剑势,不再阻挡冥尊,反而靠近天佛。

    天佛伽罗什终于动了,托起金钵盂,面对道君:“原来,你还想要娑婆界。”

    “是啊。”道君挥动清静玉如意,当头朝天佛打落,天佛则以金钵盂勉强招架。

    冥尊注视道君,双目目光变幻。

    清微界的道门顶尖巨头,还有娑婆界的佛门三大神僧,都分别随道君、天佛来此。

    正常情况下,玄通方丈等人无需担忧娑婆界,即便娑婆有变,他们也能及时赶回。

    但道门诸巨头眼下回阻碍他们。

    没有俞青牛、妙生道人等道门最顶尖的高手,清微界道门其他武尊巨头,不足以攻下娑婆界,娑婆界自有高手无数。

    何况,天佛的居所,就算妙生道人他们去了,也无法攻破。

    但道君有其他人手。

    天佛双目中可观自己娑婆界动静,穿越遥遥虚空,他这时已经能看见一个少女在娑婆界内行走。

    人皇传人,武尊之巅,曾经红尘界的东周女皇,许若彤。

    蒙道君收留相助,在清微界伤势痊愈,排解神劫的许若彤,已经重现往日风采,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距离武神之境仅一线之隔。

    如今她来还道君人情,与娑婆界内一路横扫。

    清微界其他高手,自然轻松。

    许若彤人皇令在手,修为实力越高,越能发挥当中威力,开始消解群佛影响,令娑婆界内中人摆脱原有信仰。

    清微、娑婆两界常有摩擦,近乎宿敌,万古至今,不知交手多少。

    让佛门弟子立马全部皈依道门,抗拒会极为强烈,玉石俱焚者众。

    但有人皇居中调和,作为平衡,局面则顿时和缓许多。

    道君交托许若彤来此,正是将这些都考虑进来,而许若彤本人也将因此受益。

    天佛能清楚洞察这一切,却无法立即回去。

    他被道君重创,这时不顾一切逃跑,可能被道君追击,更进一步受创。

    道君眼下架势,摆明了将一路追天佛回娑婆界,一定要将之拿下。

    至于留下冥尊同玄天幽冥塔,她却似乎并不担心。

    而冥尊面对玄天幽冥塔,则没有像天佛刚才一样,立即上前尝试炼化。

    他面无表情,注视道君。

    天佛同样没有遁逃,反而对冥尊说道:“还请路施主施以援手。”

    “路师兄,要不要冒险一次?”道君淡然道:“这座宝塔虽然专门克制幽冥神,但看师兄你刚才与之交手,似乎并无大碍。”

    她之所以优先取天佛,一方面是阻止对方返回娑婆界,另一方面自是因为她清楚,冥尊个人想要炼化这玄天幽冥塔,远比其他几界至尊困难。

    这座针对幽冥神能发挥更大威力的宝塔,冥尊路峰能与之正常交手,已经难得至极。

    因为他也是幽冥神。

    幽冥神“空冥”。

    唯一一个能在明面上活动,被其他几界至尊承认的幽冥神。

    其实力强只是次要原因。

    越强的幽冥神越受其他至尊忌惮,越会群起而攻之。

    唯有“空冥”路峰例外。

    因为他背叛了其他幽冥神。

    由于他的缘故,当初不止一个已经成了气候的幽冥神陨落,不得不分头重生,从新开始。

    而冥尊路峰,或者说幽冥神“空冥”,也是六界至尊中针对其他幽冥神最严厉的一位。

    悠悠岁月至如今,冥尊也在一直改良自身,成果喜人,如今面对玄天幽冥塔,也敢正面迎战。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他要炼化这座宝塔,远比其他至尊困难得多。

    而他更不容这座宝塔落入其他几界至尊手中。

    应该说,他要寻找办法毁灭这座宝塔,不容其继续存在下去。

    可现在,他可能没那么多时间了。

    陈洛阳,正在宝塔之中,冲击武神之境。

    道君一掌重创天佛的同时,陈洛阳体内神劫,终于降临。

    自内而外的强大力量,仿佛要将之化作飞灰。

    这感觉,酷似当初红尘界落日山之战中,他帮叶天魔分担神劫时的模样,但比那时要猛烈无数倍。

    他远强过叶天魔。

    而他的神劫,同样远强过对方。

    哪怕之前有消解叶天魔神劫的经验,此刻仍然显得杯水车薪。

    但陈洛阳神情安定,淡然处之。

    他的积累已经足够,一切水到渠成,只需要一些时间,一个过程,让他真正跨越那道天堑鸿沟。

    幽冥玄天塔中,陈洛阳周身上下为朦胧的氤氲笼罩,氤氲中生出玄妙光辉,渐渐包围他全身。

    宝塔外,冥尊黄泉剑劈落,宝塔震荡,但不见破损。

    冥尊面无表情,握剑的手稳定如恒,连连劈下。

    他在等。

    等天凤。

    道君将天凤甩下,赶来这里给陈洛阳解围并暗算天佛,天凤定不会善罢甘休,当一路追来。

    作为现存修为境界最高的幽冥神,冥尊同样对其他幽冥神的感应强烈。

    他确定“玄尸”还在道君手上,没有交给天凤买路。

    那么天凤就一定会追来。

    果不其然,虚空中再次传来清丽的凤鸣声。

    天凤果然赶到,并且扑向道君。

    天佛得以解脱。

    但就在这时,玄天幽冥塔忽然猛地静止。

    宝塔上有大门自行打开。

    陈洛阳,从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