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2.战两界主宰
    陈洛阳从玄天幽冥塔中出来,外表看上去同先前似乎一样。

    但在场者,不论冥尊、天佛、道君,亦或者天凤与他背上的姬重,都能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黑衣年轻人的内在,已经完全不同。

    陈洛阳原本如宇宙星空一般深邃难测的双瞳,这时变得与常人无异。

    但他整个人仿佛同宇宙融为一体,玄奥莫名。

    举手投足间,世上诸般道理,似乎都随他心意而动。

    渡过神劫,越过天堑,达到武道第二十二境,便是达到武圣的境界。

    神而明之,堪破世间种种道理,真正触及天地大道。

    武道第二十二境,神明。

    这一刻,陈洛阳正式踏足六界至尊主宰所处的领域。

    一步迈出,便是全新天地。

    “有劳道友。”

    陈洛阳有玄天幽冥塔出来,冲道君微微颔首致谢,与此同时便是一拳,击向冥尊。

    拳头似是穿过茫茫虚空,无视空间同时间,出拳同时便已经到了冥尊面前。

    冥尊面沉如水,黄泉剑试图将玄天幽冥塔荡开,而他空着的另一只手,则食中二指并拢,以指代剑,剑锋点向陈洛阳的拳头。

    暗红光芒划过宇宙虚空,戾气惊世,以破灭万物的势头在虚空里绽放。

    正是十二式幽冥灭绝剑意中,一式灭剑。

    剑光周围,虚空里瞬间出现密密麻麻的深红裂痕,无形无质的空间此刻仿佛化为有形物质,并遭到破坏。

    陈洛阳的拳头与暗红剑光接触,仿佛也变成一个易碎的瓷器,肌肤表面浮现血红的细纹裂痕。

    但在下一刻,那手掌恢复如初不见半点伤痕,反倒是暗红剑光开始变得有形有质,像是变成实际的剑刃,反过来破碎。

    冥尊素来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几分变化,微微皱眉。

    在他的有意为之下,有不止一式幽冥剑意流入红尘,但是他很确定,不包括他刚才施展的一式灭剑。

    冥尊很快恢复平静,再次出剑。

    剑光漆黑,半空中化作罗网,瞬间遍布宇宙,乃是一式幽剑。

    同样也是不曾在红尘中流传的剑式。

    罗网一样的剑光纵横交错,包围陈洛阳,剑光之间弥漫黑气。

    光芒并不凌厉,而是诡异扭曲,变化莫测,叫人难以揣度。

    而剑光散逸而出的黑气,则令人生出窒息感。

    陈洛阳出手不变,仍然是一拳击出。

    双方碰撞,他拳头与手臂瞬间染上一层黑色,漆黑如墨,失去光泽。

    但在下一刻,他的手臂又再次恢复如常。

    而冥尊的黑光剑网,则仿佛化作沾满尘埃的蛛丝,被陈洛阳的拳头,一拳捣破。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变化,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注视那身着黑衣的年轻人。

    虽然都知道这年轻人实力非同凡响,一朝登临武神境界后,必定神通广大,但当前的情况,还是让众人侧目。

    连道君都多分了几许注意力到这边来。

    冥尊面色不变,剑式再改。

    道道白气在宇宙中纵横飞舞,所经之处,虚空坍塌,白气似是形成诡异的漩涡,从中生出吸力,吸纳世间一切生机,然后将之断绝。

    灭剑、幽剑之后,冥尊再出一式绝剑,皆是剑意不曾流入红尘人间的招数。

    反观陈洛阳出手,则仿佛毫无变化,仍然一拳迎上。

    拳头到处,尚未靠近那些白气所形成的漩涡,陈洛阳手臂表面的皮肤,就迅速干瘪下去,失去水分光泽,像是要变成一具干尸。

    他手臂中的生机,大量流逝,被那些白气漩涡所吞噬。

    但陈洛阳对此置之不理,拳头仍然稳步向前。

    而随着他的手臂继续向前打出,原本干瘪的血肉肌肤,又开始重新恢复如常。

    与先前那一式灭剑以及一式幽剑的情形相似,冥尊这一式绝剑,也步了后尘。

    白气漩涡形同静止凝固,然后被陈洛阳的拳头击碎。

    冥尊双瞳放出奇光。

    他看出几分端倪来了。

    眼前的黑衣青年,看似简单一拳,却包罗万千,瞬息之间辨明幽冥十二剑的变化,将之破解。

    每一剑都先发挥作用,但马上便又失去奥妙,玄机便在于此。

    这青年虽然刚刚踏足武神之境,但对大道妙理的的揣摩辨析,却高明的惊人。

    冥尊面无表情,但剑势比方才更快,绝灭众生,引幽冥往的十二式幽冥剑意,连环不绝。

    剑意凝练,但并非一成不变。

    冥尊修为之高,十二剑出,又何止十二万剑,十二亿剑。

    幽剑诡异莫测。

    冥剑洞开黄泉。

    灭剑崩天灭道。

    绝剑屠戮苍生。

    剑势到处,仿佛黄泉幽冥地狱直接降临于此,包围陈洛阳。

    陈洛阳行走于无间地狱中,身形在正常与白骨之间交替变化。

    但冥尊面上,并无喜色。

    森罗地狱,一片死寂。

    陈洛阳的身形渐渐被冰封其中,似要被不断压入更深的底层,永世不得轮回,不得解脱。

    时光扭曲,不知过了万年还是一瞬。

    忽然间,黄泉深处,有曼妙至极的一束光辉,从地狱底层冲出,将整个黄泉破为两半。

    陈洛阳的身影,沿着那一束光芒,分裂冥府,重现世间。

    在他身前,光辉曼妙,永无止境。

    在他身后,则是一片迷蒙,不见边际。

    凡陈洛阳所经之处,幽冥剑意所化的冥府,纷纷瓦解,化作蒙昧不堪的异象。

    而他身前光辉,则将冥府剖开,势不可挡。

    冥尊目光微微一动。

    陈洛阳登临武神之境,除了神而明之外,竟还生出另一番神异。

    与明晰世间大道妙理完全相反的神异。

    愚昧。

    蒙蔽其对手的力量。

    世间大道万千,先天后天,时光空间,阴阳万象,两极归一,乃至最终无极复始,混元入灭,乃所有人孜孜不倦的追求。

    上古诸神魔如此,如今六界至尊及众生亦如是。

    求知,剖析,明辨,理解,掌握,归纳,融汇,不断向更新更高迈进。

    眼前的陈洛阳本也不例外。

    但除了自己的追求以外,他会蒙蔽其他人,阻碍其他人的求知,令人愚昧。

    某种程度上,对武圣境界的强者来说,武神之下皆愚昧,可扭曲颠倒对方道理,视对方武道如无物。

    但在武神彼此之间,则不存在如此神异,大家重新着眼于比拼各自对大道妙理的理解掌握。

    可是在场众人忽的意识到,眼前陈洛阳,分明在蒙蔽冥尊对其自身武道的掌控。

    他不仅仅自己解析化解冥尊的剑势,同时还反过来干扰冥尊。

    惟其如此,才能以第二十二境,神明之境,令第二十三境归元境界的冥尊无可奈何。

    到了武神境界,一境与一境之间壁垒越发分明。

    幽冥神在武尊之境时都可凭自身神异与更高境界的高手对抗。

    但到了武神境界,冥尊身怀幽冥神“空冥”之能,却无法压倒同境界的其他几界主宰。

    武神之境,已近乎道,万法同归,难分高下。

    然而此刻,冥尊面对初入武神之境的陈洛阳,却无可奈何。

    陈洛阳身后蒙昧的氤氲,不断消解幽冥剑意所化黄泉炼狱。

    冥尊凝神静气,徐徐化解那蒙昧的氤氲,恢复剑意锋芒。

    但陈洛阳高歌猛进,踏大道而行,已然沿着那一线曼妙灵光,冲出黄泉炼狱。

    他刚出黄泉,迎面便是一掌击来。

    佛唱梵音响彻寰宇,自是天佛出手。

    虽然先前被道君重创,但天佛此刻还是准确把握时机,出掌阻截陈洛阳。

    陈洛阳当场一式如来魔掌中的粉碎彼岸,迎击天佛的唯我独尊。

    双方碰撞,陈洛阳一式粉碎彼岸之余,手掌上闪动曼妙光辉。

    佛唱梵音,顿时低落。

    双方硬换一招,在宇宙间身形都是一晃。

    天佛胸膛上先前被道君印上的掌印,猛然跳动。

    旧伤势被牵扯,天佛佛国净土破裂,顿时挡不住陈洛阳的魔掌,被迫向后跌退。

    但这时冥尊又马上持黄泉剑攻上。

    一剑在手,冥尊剑势大盛,更胜先前以指代剑。

    比方才更沉重晦暗的黄泉地府,笼罩陈洛阳。

    陈洛阳面不改色,手一招,玄天幽冥塔顿时撞向冥尊。

    重新有了武神驱策的玄天幽冥塔,再非方才沉寂模样,爆发出惊人力量,直接泯灭黄泉地府。

    玄天幽冥塔撞向冥尊,冥尊剑尖一点,挑开宝塔同时,连忙避让。

    他虽然修炼得不那么惧怕玄天幽冥塔,却不敢当真挨一下,否则这宝塔对他造成的伤害,将远大于攻击其他几界主宰。

    饶是如此,人避过了,黄泉剑上顿时又碎裂一截。

    与此同时,陈洛阳得势不饶人,再一拳击向天佛。

    有伤在身的天佛无法再同他正面硬碰,堂堂娑婆之主,被迫祭起金钵盂,迎战一个境界低于自己的对手。

    冥尊躲过玄天幽冥塔,面上神情严峻。

    他双目中,忽然亮起暗紫色的光华。

    一直死寂无声的黄泉界,整个世界忽然开始震动起来,仿佛沉睡的魔神苏醒。

    而在红尘界附近,正交战的血暗天同燕明空,同时停手,僵立不动,双目中爆发出暗紫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