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三十六章 你抢我老婆
    其实以一个罗盘指针的平面指向,要分清楚指的是本人还是肩膀这么细微的差异那也是分不出来的,连秦弈都以为指的是自己。

    他和流苏也没去解构人家罗盘,看表面也不会知道罗盘干嘛用的,一时没想到灵虚是瞎忽悠呢,唬得他俩也是一愣一愣的……

    秦弈向左边挪了一尺,指针也跟向左。往右跨了三尺,指针又跟向右。

    得,这意思绝对不是指向他的方向,分明就是指向他这个人!

    两位宰辅直挺挺盯着秦弈左右横跳的样子,那眼神就像是饿久的人看见了鸡腿。

    天知道他们为了不肯找男人的陛下伤透了多少脑筋!

    现在这是什么状况?是陛下同意测试用罗盘暗中选婿的方案,在这个前提下,指针指向了这个男人,陛下居然抿着小嘴一言不发,那眼睛还亮晶晶的,脸色还有些微微的红润。

    陛下之意,昭然若揭。

    什么不肯找男人……原来从头到尾都是因为陛下心中有人啊!

    灵虚试探着道:“陛下,还测算别人吗?”

    秦弈傻愣愣地看着李无仙,他一时有些懵了。

    说这个不算数,你拿去测测别人?说不出。

    说没错没错就是我,不用测别人了?也说不出。

    这一刻脑子空的,只能眼巴巴地寄望无仙能够给出一个两全的选择。现实的她不是在做梦,应该不至于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她要和师父那啥吧?

    李无仙看懂了他的茫然,目光闪烁地把脑袋转开,背对着秦弈,似是思考又似是不好意思。

    唯有始终以水灵之气包裹着她的安安,全方位地感知到了她的神情。

    那是一种极为奇怪的丰富表情,先是极为羞喜,恨不得把手指头塞牙间咬着笑的窃喜感觉……很快笑意微微一凝,又抿嘴想了片刻,目光也有些茫然,似是事到临头也有些认不清自己的样子,然后又变为坚定。

    最后化为沉思,似乎在思考怎么说才比较好。

    安安很少见到有人一刹那间的神色能变幻这么多重信息,这个人皇少女的心思复杂程度,恐怕连很多活了千百年的老妖也很难比肩,她们这些在海中修持几百年见识如同十几岁的“少女”,就更比不过了……

    终究是个庞大帝国的开国之皇,她不是一个只懂得腻着师父的小姑娘。

    最终李无仙的话语是这样的:“此国之大事,不可儿戏,当慎之又慎。何况他是我师……嗯,只能作为备选。国师且持此罗盘,寻访京师,若是没有别人也就罢了,若是有别人……”

    灵虚都一时没领会,下意识问:“若有别人,如何?”

    李无仙微微一笑:“那时再看对方品性,做个比较。”

    灵虚脑子里转了一下,还是不太理解为何节外生枝。倒是旁观李无仙思考的安安若有所悟。

    因为灵虚不太了解秦弈,安安可是太了解了。

    如果没有竞争,只有他这么个唯一选择,他有极大可能会犹豫难决,反正没别人,他未必会把这个所谓的“天定姻缘”当回事,那就再度回归原点,这番戏等于白搭。

    可一旦感觉自己不当回事的话就真可能嫁别人去了,他心里反倒可能立刻炸毛,至少要维持住自己这份竞争资格。此时就算说他这份不算数,他都不会肯了。

    名义必然是“为师帮你把关”。

    果然就听秦弈叹了口气道:“也好,我帮你把关。”

    李无仙眼里闪过“果然如此”的笑意。

    安安:“……”

    先生,您那点小心思,被你徒弟吃得死死的,到底谁是师父谁是徒弟啊……

    从现在起,你的身份不仅是个师父,已经同时是个征婚者了你知道不?灵虚百分之百不可能再去添加什么新人选了,人家配合的就是陛下和你确定这种暧昧关系,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李无仙趁热打铁:“那唐尚书负责记录造册吧,嗯,这位你们先认识一下,他便是我国长期虚悬的至圣国师秦弈。”

    两位宰辅并没有意外神色,虽然他们并不认识秦弈,可灵虚的态度和刚才李无仙漏出的只言片语已经让他们猜到了,除了那个神秘莫测的至圣国师,没有别的可能。

    这事儿挺蛋疼的,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位秦国师是陛下的师父。

    师徒……

    老实说如果有别的选择,他们并不愿见此事。

    此世与华夏古代非常相似,人们的思想还是十分保守,否则当初居云岫也不至于纠结那么久。居云岫那名义上好歹还是师姐,这秦弈李无仙可是真正的师徒,不仅师徒,还掺杂了点别的关系,更是麻烦。

    只不过君臣拉锯了这么多年的事情,真能在此尘埃落定的话,大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李无仙这时机真是又准又狠,唐尚书一时甚至怀疑陛下是不是装病来着。

    唐尚书叹了口气,取出纸笔记录了一笔,口中还有些期待地问道:“按照国师估测的话,这罗盘能指出多少人来?”

    灵虚暗道当然一个都不会有,最终显然是天定姻缘只得秦弈一人,但凡随便加一个进去,陛下和秦大爷两个都要我死。

    当然这话不会直说,只是随意道:“据贫道估测,多半合九之数。”

    明知道他在瞎掰,李无仙那眼神都忍不住的杀机,秦弈的表情也有些凶残起来,灵虚暗自擦了擦冷汗,忙道:“道兄莫急莫急,只要你稳住,谁能和你争啊对吧……”

    正说话间,顾侍中忽然喊:“罗盘动了……”

    人们怔了怔,都去看灵虚手里的罗盘,却发现那指针滴溜溜在转,压根不理秦弈了。

    唐尚书顾侍中都有些惊喜。

    陛下答应了用此物选婿,君无戏言可是收不回来的,若不是秦弈最好了,岂不是意味着可以选别人了?

    李无仙的杀气真的快溢出来了,灵虚满头大汗,他怎么知道这指针为何失控了啊?

    这弄巧成拙了怎么办?

    秦弈倒是知道……

    因为这会儿流苏正绕着那罗盘转圈圈呢,指针就跟着流苏转过来转过去的……原来之前指向的根本就不是他,是流苏啊!

    难道无仙天定的姻缘居然是棒棒?

    这啥……莫非是天帝的缘故?

    他忍不住传音:“棒棒你在转什么?”

    流苏道:“本来是对这个能指人姻缘的玩意感兴趣,想过来解析一下,结果它一个劲地指我……我牙还没刷呢……”

    秦弈正待说什么,却见唐尚书带着些期待道:“陛下,那这名册是不是该删了?”

    秦弈二话不说地一把将流苏抱了回来。

    那指针立刻就指回来了。

    李无仙长长吁了口气。

    流苏挣扎:“原来这小娘皮是我的!你抢我身躯还抢我老婆!”

    “艹……”秦弈死死将它摁在怀里:“棒棒乖,回头给你吃棒棒糖。”

    那边唐尚书和顾侍中把笔一丢,两手笼在袖子里,上上下下地看着秦弈弯腰虚抱空气的模样,如同在看一出无声的荒诞剧。

    李无仙眼睛都弯成了月牙,悄悄对安安道:“小蚌,原来师父这么喜欢我呢。”

    安安还没来得及回答,殿门被推开,李青君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外。

    李无仙脸都绿了。

    秦弈和流苏撕逼的动作顿时停止,流苏脑袋往上一冒,上半圆从秦弈胳膊里探了出来,眨巴着眼睛看李青君。

    它是有瓜吃了,不闹了,秦弈的汗水涔涔而落,不知道自己这次要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