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六章 米诺陶斯
    “——呕!!!”

    这一吐了个昏天暗地。

    槐诗都不知道自己吐了多久,一直吐到胃里空空如也,依旧忍不住的反胃和恶心。

    按道理来说,以升华者的体质,能够完美胜任一切常人的职业才对。他本以为自己哪怕是坐进NASA的宇航员训练器里玩离心机都不会有半点问题,但如今槐诗却深刻的感受到,哪怕是升华者也是有极限的……不应该过度狂妄的挑衅那些自己所不了解的专业和规则。

    就好像亲手打开了封印恶魔的瓶子一样,此刻他的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懊悔。这他妈究竟是多狂野的飙车方式才能让自己眼前都转起了走马灯啊!

    硬要打个比方的话,只能说像是被人绑起来塞进大炮里又被打出来一样。

    在尖叫声中狂飙猛进,每时每刻都准备着和扑面而来的世界进行一次热烈拥抱,迎接粉身碎骨的结局。

    哪怕槐诗自诩早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也遭不住这么刺激的项目。

    更何况他还不是在隔绝屏蔽的车厢里,被绑在副驾驶之上呢。

    在车上的时候还好,勉强可以克制、结果一下车,站在地面之上,便立刻开始头晕目眩,一路积攒的眩晕彻底爆发。

    毫无防备的吐出来。

    ——本来应该就这么趁着他最虚弱的干掉他的。

    又不是给小孩看的动画片,在魔法少女变身的时候不可以打人。

    在槐诗周围,那数十名嘶鸣的异种侵蚀物可不知道有什么江湖道义这种东西,面对这种送到面前的肉,早已经迫不及待的张大口,深吸了一口这血肉的甜香味,扑了上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等槐诗抬起头的时候,在这躁动的火场之中,就只剩下了十几具倒地的怪物腐尸。

    还有生命力顽强的依旧在痉挛着,自肿胀破裂的皮肤中,无数荆棘和草叶杂乱的生长而出,汲取着深渊物种的生命力,旺盛生长。

    “不好意思,没憋住。”

    槐诗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自顾自的擤了一把鼻涕,终于感觉清爽了许多。

    深吸着带着刺鼻气息和尘埃味道的空气,他抱歉的向着脚下蠕动的怪物道别,抬起脚,踩下,嘎嘣一声。

    哀鸣声不见,世界清静了,大概。

    远方除了兽群的嘶鸣,便是爆炸的轰鸣。有钢铁摩擦的尖锐声音,在渐渐的接近。

    穿过了火海,践踏着破碎的大地,魁梧的身影自火焰中走出,镶嵌着金属的弯曲犄角在火焰里折射出残忍的闪光。

    大地再度动荡起来。

    常人难以舞动的沉重大剑被随意的拖曳在它们的手中,在地上摩擦出了一道道火花,尖锐的声音扩散。

    在棱角狰狞的厚重盔甲之上,遍布着刀剑劈斩的划痕,而酷似牛首的面目之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不同于那些随意驱役来的异种猛兽,他们才是真正的深渊大群,来自白鬃聚落的米诺陶斯武士,哪怕是在深渊中也赫赫有名的兵团。

    在卡车冲入了火场的瞬间,便已经被他们所察觉。在短暂的片刻之后,便已经合围而至,森严的阵列封锁了他们前进的去路。

    隔着数十步的距离,严阵以待。

    并非是不想上前,而是本能的察觉到了那一道无形的界限。透过有别于其他深渊生物的双眼,窥见了槐诗身上所散播的‘不祥’。

    那是近乎已经凝结成实质的恐怖景象。

    此时此刻,自槐诗的面孔,四肢乃至躯壳的每一个部分中升腾而起的无形灾厄。在米诺陶斯武士们的凝视之中,显化出碧绿的色彩,弥漫,扩散,动荡,形成一片不折不扣的毒性之海。

    随着他的呼吸,在槐诗脚下,无数细碎的结晶凭空生长,交错,增殖——就好像矿洞里增长的水晶那样。

    束缚一旦解开,那些具现化的毒素在槐诗的周身形成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奇景。

    只要维持呼吸,就会带来如此庞大的灾厄。

    来自腐梦的力量令槐诗躯壳内的无数毒素疯狂的异变,伴随着他的源质灌溉,产生了危机四伏的绝域。

    “如果只是在那儿站着的话,可从雇主那里赚不到钱的。”

    槐诗轻声叹息。

    “不过来吗?”

    他踏前一步,穿行在丛生的毒性晶簇中,挥手,美德之剑自手中增长而出,挥洒,自明灭的火光中勾勒出了锐利的弧度。

    “那我就过去了——”

    在他的另一只手中,燃烧的旌旗浮现,朝着大地顿落,在焦热的风中猎猎作响。紧接着,便有无数雾气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埋骨圣所降临于此处。

    属于少司命的权威运行在这如梦似幻的黑暗中,源源不断的侵蚀着这一片地狱,扩张自身的领地。

    将恐惧、毒素和噩梦温柔的赐予一切活物。

    “战争开始了,朋友们。”

    槐诗抬起剑刃,向前指出:

    “——恰如你们所愿的那样。”

    伴随着他的话语,在他身后的卡车之中传来钢铁摩擦的尖锐声响,在车身之上,装甲板猛然掀起,展露出隐藏在车厢之内的铁光。

    盖板缓缓升起,巨型蜥蜴的尖锐嘶鸣迸发,早已集结成阵列的蛇人不死军整齐划一的抬起眼瞳

    在咆哮声里,尊长者拉动缰绳,庞大蜥蜴践踏着地板,紧接着便是宛如洪流一般的骑军阵列驰骋而出。

    后面便是乌泱泱一大片的深渊鼠人。

    这些鼠人们手握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兵器,杂乱的尖叫着,竟然丝毫没有往日的滑头和怯懦,一个冲的一个快,简直像是磕了药。

    只要他们身后的黑影朝着前面一指,便好像根本看不到牛头人武士们手里的沉重大剑和足足有他们两个还要高的可怕体型。

    法务部是最好的督战者,只要订立契约之后,便能够进行强制执行,有他们在的地方,这群鼠人的士气直接是锁在满格的——哪怕只是看起来满格也一样。

    反正就算死到最后一个也不会逃跑。

    不得不说,这种便宜命硬且死光了都不会心疼的工具人实在是太好用了。

    随着槐诗的挥手,埋骨圣所的笼罩范围内,这一帮乌央乌央的鼠人动作一顿,浑身的皮毛竟然迅速的硬化,从下面也长出了一道道棱角锋锐的毒性晶簇来。

    大量的毒素融入血液,迅速刺激激素的分泌,甚至本身就可以当做兴奋剂和禁药来使用的毒素弥漫在血液和脊髓之中,令它们的肌肉瞬间迅速的膨胀起来,进入了彻底的狂化状态。

    “为了臭婆娘!!!”那群家伙剧烈喘息着,脸上露出痴呆一样的笑容,一个两个的兴奋呼喊着什么不知所谓的话,双目通红,滴着口水的扑向了牛头人们……然后冲的最前,冲的最快的就理所当然的被横扫的巨剑斩成了两段。

    汁水飞迸,死状惨不忍睹。

    简直一触即溃。

    不过,米诺陶斯武士们却没有任何得意或者喜色,反而神情越发的慎重——要说的话,杀这些家伙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功夫,但问题是杀完之后呢?

    这哪里是特么的鼠人,这分明是一个个扑上来的自爆炸弹,还是灌满毒水儿的那种。不是能不能打,而是脏不脏,难不难受的问题。

    但既然战争已经开始,犹豫和畏缩就是自寻死路。

    米诺陶斯天生具备着超出规格的体魄和抗性,虽然毒素恐怖,但一时半会儿又死不了,只要尽快解决掉,就能争取到注射解毒剂和寻求解药的时间。

    并没有任何犹豫,米诺陶斯武士们怒吼了一声,竟然迅速的变换阵型,几个持有大盾的魁梧牛头人到了最前面,组成锋矢阵,无视了鼠人和不死军的进攻,转向笔直地向着槐诗突进而来。

    比它们更快的是天空中飞扑而下的黑影。

    徘徊许久的石像鬼终于出手了。

    巨大的蝠翼收缩,俯冲而至,凭着俯冲的力量抛出手中的投矛。

    在破空的巨响里,投矛瞬间贯穿重盾,深深地楔入了米诺陶斯武士的肺腑之中。简单的一次俯冲,就彻底击溃了牛头人们的反击。

    紧接着,牛头人溃散的阵列就被不死军的骑兵们吞没。

    纵然体格上的差距无法忽略的,但凭借机动性而生的不死军可不会和他们正面纠缠,远远的两轮抛射之后,才拔出弯刀冲了上去。

    短短的半分钟之后,四十名米诺陶斯重型步兵组成的队伍就被彻底击溃。

    混乱中,领队者仍然没有死心,自倒地的队友手中拿起了大盾,便硬顶着不死军的冲锋,向着槐诗狂奔而至。

    足足有四百多公斤的恐怖体重践踏着大地,掀起一阵接连不断的闷响。

    魁梧的牛头人藏身在大盾之后,不顾一切的向着槐诗冲来。

    铁壁推进,大盾和地面摩擦,迸发火花。

    扑面而来的飓风中,槐诗抬起手,自间不容发的瞬间向前刺出一剑。

    美德之剑贯穿了钢铁,隔着重盾,势如破竹的贯入了牛头人涨红的面孔中,自颅骨之后穿出。紧接着,狂奔的牛头人才和槐诗擦肩而过。沉重的大盾擦过了槐诗的衣角,狂飙向前。

    直到跑出了数十米之后,才缓缓的停下来。

    跪在地上,倒地不起。

    “所有人,不要在外面浪费时间,去寻找探索队的痕迹,天上的那个东西,我来解决——”

    槐诗甩手,将剑刃上的血色挥出,昂首下令。

    尖锐的笛声迸发。

    异种的咆哮声再一次响起。

    躁动的兽群察觉到了此处的状况,隐藏在兽群之中的那些佝偻鼓笛者吹出了几个尖锐的音符,被笛声迷惑来的怪物们就发出躁动的尖叫。

    在火场中,肆虐的兽群猛然回头,更多被此处火光吸引过来的深渊异种也沉浸在笛声的诱惑里,奋不顾身的向着这里扑来。

    嘈杂的声音中,槐诗的动作一滞。猛然抬头,看向头顶……

    有锐利的铁光从天而降。

    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