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八章 任务狂魔慕
    “张胖子你这次真的要破产喽!话说你不是典型的蹲家里打死都不出来的么?怎么这一次居然这么拼命?”

    慕少安靠在他背后的巨大包裹上,一边往嘴里扔着花生米,一边灌着小酒,很是有些幸灾乐祸。

    能不幸灾乐祸吗?

    刚才一战,相当于是他们两个新晋古神怼死一个资深古神,收获什么的且不必说,单说损失!

    以曲殇为首的四大法则天神,三十名法则半神尽皆重伤,这是作为强行终止掠天剑阵的代价,但不终止也没办法,他们的老板会死的。

    说实话慕少安自己现在都有些后怕,这掠天剑阵是当初他与李郭槐这个贱人一起提议,以残剑之道作为核心,放弃了平衡,放弃了稳妥,只求短时间的爆发,这样的绝世剑阵就不应该出世,至少应该再优化改良个几千几万年。

    结果现在,张胖子的剑仙天地的高层战力几乎被一网打尽,怕是未来几千年内都恢复不过来。

    除此之外,曲殇这个张胖子的核心手下大将兼小妾情人的,在此战中足足损失近两百万年的寿元,这得弥补吧。

    更别说出动死亡之舟带来的隐患,谁敢说经此一事,剑仙文明仍然可以苟怂下去?

    再加上两枚瘟神印的释放,这种痕迹根本无法遮掩,张胖子就等着千手修罗一族前来报仇雪恨吧。

    总而言之,之前的张胖子可以说是高胖帅,超级潜力股,有问鼎第四序列霸主的一丁点的风姿。

    可是如今呢?

    马上就要濒临破产重组债主上门拆家灭门鸡犬不留了。

    值当吗?

    “值!非常值当。”

    张扬坐在死亡之舟中,神色淡定,语气从容,哦,他的身体在之前一战毁了,可是他在死亡之舟里还储备着不止一个小号的,所以只需拍拍屁股,他转眼就能满血复活,至于你问我的小号有多少?那要看春花秋月何时了!

    他知道,某人在嫉妒,极度的嫉妒,可是没办法啊,他是这么的优秀,这么的出众,漫天繁星都只能甘拜下风。

    是,损失很惨重,甚至是因为黎梦这个老女人的中途出现导致了千手人族必然能追查上门,可是那又怎样?

    张扬无比惬意的拿起一块冰镇西瓜,又舒舒服服的啃了一大口。

    只要想起方才小表弟这厮围着那口古铜棺椁用尽手段却也无法打开,甚至不惜动用了命运棋盘除了吐血三十升之外依旧一无所获的样子,张扬就开心不已。

    慕嘚瑟,你不是很嘚瑟的吗?

    敢坑我去做肉盾!活该啊你!

    当张扬吃完冰镇西瓜,并且在心里讽刺鄙视了某人一万次之后,

    慕少安也同时吃完花生米喝完小烧酒,并且也在心里结束了对某人的无情鞭挞嘲讽可怜十万次之后——

    两个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一秒后,

    “呸!”

    “呸!”

    “呸!”

    “三呸为敬,表哥英明神武!”

    “九指向下,表弟潇洒风流!”

    “哈哈哈,表哥你太过誉。”

    “嘿嘿嘿,表弟你太谦虚。”

    “哪里哪里,表哥你一直都是我的人生偶像。”

    “一般一般,表弟你从来都是我的梦想坐标。”

    “棺材里的东西我要一半!”

    “为什么不说你长得太难看?”

    “表哥,此言差矣!”

    “表弟,此事别提!”

    “表哥,你的剑仙天地已经元气大伤。”

    “表弟,岂不知朝闻道夕死可矣?”

    “表哥,病入膏肓泥足深陷为何要拒良医?”

    “表弟,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缘何坐井观天!”

    “哈哈哈,表哥你太自信了!”

    “哈哈哈,表弟你太自信了。”

    “呸!”

    “呸!”

    两人再次怒目而视!这一幕却把坐在一旁的曲殇看得先是目瞪口呆,然后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

    “噗哈哈哈!呃,你们继续——继续啊!”

    说完仍旧吃吃笑着,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盘瓜子,嘎嘣嘎嘣吃得真香,简直津津有味啊。

    慕少安呲呲牙,就冲着曲殇挤眉弄眼的笑道:

    “嫂子,刚才这一战,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对吧?”

    “对啊,没有你的战术指挥和提前预判那个古神肯定能杀出重围,然后杀个七进七出把我们都杀个干干净净才会罢休,关于这点我有一说一。”曲殇很认真的点点头,自刚刚战斗结束慕少安的身份就再也无法隐瞒了,所以她立刻知道这个小叔子值得拉拢,毕竟这关系到她这个小妾的身份能不能转正。

    至于笑梗——嗯,某人,她大不了就做几百次霸王好了,反正刚才那一战她那般拼命,若是不给个说法,她是真的要发飙的。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点,某笑梗才会把慕少安这个小叔子正式介绍给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聪明如曲殇,如何能不知道她已经距离扶正更进一步?

    唉,她做这个小妾容易嘛!

    “嫂子真是慧眼如炬,深明大义,贤惠美丽,我小慕可以在这里拍着胸口说,如果我小姨和小姨夫还活着,绝对会乐开了花的,噢,嫂子你不知道啊,我小姨和小姨夫临终前,就眼泪汪汪的对我说,唉,小安子呀,你看你表哥小杨子如今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说他死就死了,为什么不给我们留下几十个小孙子呢?不孝顺啊不孝顺!”

    “所以如今见到嫂子你如此的贤惠大方,美丽端庄,和仙女一样,哎呀我的妈呀,信不信我小姨会立刻从棺材里拉着我小姨夫蹦出来跳个广场舞的!”

    慕少安是真的毫无底限了!

    “而且嫂子你放心,你之前损失的寿元就包在我小安子身上,不就是二百万年么,等过段时间,我也让嫂子你进阶古神,切!古神很稀奇嘛,我们家都一大堆一大堆的批发的。”

    “哎,注意,那是谁的舌头,再不捡回去小心就让风吹走了!”

    张扬终于忍不住了,我就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要三分之一总可以了吧!”慕少安转过头来,一本正经地道。

    “十分之一都不行,这事涉及的东西太大,我不能拖累你。”张扬只好委婉地道。

    “嫂子你瞧瞧他说的这是什么话?还不拖累我!是哪个王八犊子没事就血祭我来着?而且这次我没吐血吗?命运棋盘的运转不需要代价啊,我现在就快要奄奄一息了呀我!”慕少安跳起来,万分的委屈。

    曲殇就犹豫了一下,也看向张扬,但没说话,不过询问之意已经不言而喻。

    张扬叹了口气,

    “我这是任务物品,给你了我还怎么交任务?”

    “任务物品?”慕少安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比牛还大,连刚才奄奄一息的状态都顾不得遮掩了,就好像老鼠闻到了香油的味道,老猫闻到了鱼腥味。

    “还有任务啊!太诡异了吧,老哥,你现在好歹都是第四序列里的一枚萌新的古神了,结果还需要接任务?我凑,能够给你发任务的组织,那他得多大多深的背景啊,快说说,我帮你参谋参谋,我给你讲啊老哥,有些老硬币的人品是你无法估量的,像你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肥猪宅男,肯定会被他们给骗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哎,你舍得我嫂子这么年轻美丽的美人儿吗?”

    “快快快,艰难和苦难交给我,幸福和美满就你来享受,老哥你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我那死不瞑目的小姨和小姨夫啊!”

    “我凑!”

    张扬毛骨悚然的跳开,恶心无比的擦掉慕少安的鼻涕,这家伙是怎么了?

    “至于吗?你游戏重度患者啊,听见任务就想接,看见任务就兴奋!好了,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么我们就来做个交易吧!”

    张扬一本正经的坐下,顺便拿出一张纸来准备写下合作意向。

    慕少安一步就窜过来坐下。

    “行,你只要告诉我答案,那棺材里的东西我就不要了,而且帮你镇守你的天地一千年,以防被千手修罗进攻。”

    “成交!”张扬略一思索,觉得此事可行。

    “我这不是游戏,而是涉及到了时间长河与六大序列架构……”

    张扬就一五一十的把当初他是怎么成了见习时间守护者的事情说了,听众除了慕少安还有曲殇,这也算是对她之前那么付出的奖励吧。

    只是当他讲完,就见慕少安的表情变得极其诡异和——得意!

    而更让张扬无语的是,那团代表着他见习时间守护者身份的星河印记突然自动浮出,一行信息在心间流淌。

    “发现一名符合时间守护规则的目标,请将其引导加入时间守护者阵营,引导方法,分裂一半的星河印记送给目标即可。”

    “任务奖励:一百万年后的考勤要求减少一半,注,引导三名见习时间守护者且都能通过一百万年后的考核要求,即可以获得成为正式时间守护者的考核机缘。”

    ——

    “哈哈哈,表哥,任你奸滑似鬼,却也不敌我的神机妙算吧!我早就通过命运棋盘推演出在你身上藏着我的一个大机缘,如今看来,我果然是天生的猪脚啊!”

    慕少安狂笑。

    张扬就只能叹了口气,所以这只能说各人有各人的追求吧,他这个见习时间守护者的身份只是被他拿来做应急贷款用,平日里根本不去管,就指望混过考核即可。

    可是如小表弟这种人,信不信拿了这个身份,他就会满世界的去找任务做任务?

    “舅舅舅妈,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