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九章 重生之秘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看着慕少安志得意满的离去,张扬原本苦涩无奈的表情迅速消失,舒舒服服的坐下,只感觉浑身都是通透,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轻松惬意啊。

    “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曲殇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因为她现在虽然自诩聪明,可却好像完全看不透这两个时而疯疯癫癫,时而神经兮兮,时而狡诈邪恶的表兄弟。

    不过她倒是知道站在哪一边的。

    “没事,回去休息吧,未来一千年基本不会有什么幺蛾子了。”

    张扬冲着曲殇微微一笑,看得她都是一呆,不是因为这种罕见的体贴入微,而是张扬表现出来的真是太轻松了,仿佛一种可以卸下千斤重担,无数债务,然后就可以去撒欢儿一样的吃喝玩乐一样的轻松。

    这件事不是他吃亏么?

    曲殇心头疑惑,却并未多问,只说一句你也注意休息就退出去了。

    而这个时候,张扬的目光才落向那具古铜棺椁,可是他却不急着打开,而是唤出星河印记,看着上面已经变成了:的数字,就再一次得意的大笑起来。

    是的,没错,当星河印记被分裂一半之后,基于他引导出一名新的见习时间守护者的功劳,他之前消耗的数字都被归零。

    这其中的规则变化他不管,他只知道,因为这次的数字归零,他完成这次时间守护任务获得的奖励就是纯赚的。

    等他再次引导两名见习时间守护者之后,这个数字就会变成3:3:3:3:3:3,届时如果他想成为真正的时间守护者,就会另有数字变化。

    所以在很久之前,他就在考虑怎样让小表弟接自己的班。

    但这小子其实是真的奸滑似鬼,狡诈如狐,轻易不上钩的,就算暗示都不行。

    所以他这才耐着性子,硬生生的把这家伙的好奇心吊到足够的高度。

    至于那什么命运棋盘给出的推演机缘什么的,张扬只想啐一口唾沫。

    慕少安是什么人,新晋古神,他只要心里生出好奇心,并且这个好奇心越来越强的话,就会在无形中影响命运棋盘。

    嗯,说句装逼的话,就是别的人都是在命运的摆弄下沿着未知前进,而古神,哪怕是新晋的蚂蚱腿儿古神都是自己走在自己的命运之上。

    “小表弟的道行仍旧是差些火候啊!”

    这般说着,张扬就来到那古铜棺椁之前,将星河印记放出,这具任慕少安绞尽脑汁都没有打开的棺椁就自动开启。

    此时再看那棺椁之中,躺着的是一具极其安详美丽的尸体,竟然就是黎梦!

    张扬欣赏的看着,并不讶异,因为这就是这具古铜棺椁存在的真正意义,不然又怎么能触犯了时间长河与六大序列的规则然后触发时间守护任务呢?

    “重生啊!任何在这具棺椁附近,且已经持有这具棺椁超过十秒钟,且这具棺椁已经积蓄足够的法则,且重生名额没有被浪费的话,那么只要死去不超过半个时辰都可以借此重生,这就是古神的命运!”

    张扬自言自语着,嘴角带着一抹嘲弄的笑。

    他之前都说了,古神自有古神的特点,他们的命运差不多能被自己掌握,何况黎梦这个鸡腿古神,如果她会在今日被砍死,那么她就一定会在几天前能生出感应并为此进行推演最终大约有八九成的几率避开这死亡的劫难。

    但是,黎梦却为什么会出现在瘟神之心附近?

    还不是因为她并没有预感到她的死亡啊,她的确是会被掠天剑阵给杀死,可是她立刻就重生在这时间棺椁之中。

    所以,没毛病啊!

    棺椁之中,黎梦缓缓睁开了双眼,有一瞬间的迷茫,也有看到张扬面孔的一瞬间的惊恐和愤怒,但随即就淡然的闭上眼睛,静静等死,她是带着全部记忆重生了,可是修为却只存在于她五百岁刚成年的那一刻。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时间长河主干的第四序列还有重生这种事情,但没意义了,她已经成了阶下囚。

    “想不想活?”

    张扬的声音响起,像是魔鬼的诱惑。

    “你想让我做什么?”黎梦睁开眼睛。

    “很多很多。”

    张扬笑起来,很温柔,但落在黎梦眼中却是万分恐怖,因为这个男人的算计太强了。

    在第四序列,古神被杀死基本就是一个笑话,因为掌握了自己命运的每一个古神都拥有对自己性命变化的超强感应,至多是打不过就逃。

    可是这一次,黎梦真的是被吓住了,而且是服了,这种破天荒的坑杀囚禁古神的方法简直是空前绝后!

    她没有预感到自己的死亡,她也真的没死,于是她就掉坑里了。

    “你不杀我?毕竟我杀了你两万三千名手下的。”黎梦又问,她竭力保持自己的冷静,并且试探着自己对于这个可怕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利用价值。

    “这是必然要付出的代价,我可从来都不认为谋划一个古神会不死人的,何况是你这样强大的古神。”张扬神色轻松的道,只是在这一刻,他越轻松,就显得越邪恶。

    黎梦心中发颤,但她还是坚持问道:“我可以知道整个过程吗?我想知道我输在什么地方,我更想知道我未来要服侍的主人到底有多么强大,是否值得我忠诚无比的追随。”

    张扬就咧嘴一笑,对黎梦这态度很满意,但他半句话都没说,直接把黎梦从棺椁里抓了出来,直接送入梦境维度,交给梦境树根看管,在那里看管一个前梦境法则天神还真是万无一失啊。

    至于他为什么不杀掉黎梦?

    开玩笑么,他费尽心机,布局了差不多数百年才捕获的活体古神图书馆,试问他凭什么要杀掉?

    有些疲惫的重新坐下,张扬丝毫没有唤出星河印记,上缴时间棺椁,完成任务的意图,他只是在不断思考他这次谋划的得失。

    这次谋划,要从五百年前说起,当时潜入刑族人天地里的09小号因为点燃巫火所以获得了远古巫族的传承和许多秘辛。

    这些秘辛里就包括了一则听起来很匪夷所思的简短信息,那就是远古巫族的第一先祖,具有可以重生的本领。

    当然,这个信息就算是远古巫族自己,也会当做是一个神话传说,毕竟大家都知道在第四序列,重生和穿越时间长河有多艰难。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这个信息,基本都不会多想。

    但张扬可是一个见习时间守护者,他很清楚的确定,在第三,第四序列里,肆意篡改时间长河,六大序列架构的强大存在其实是很多的,不然的话,见习时间守护者为什么会变成一个高危职业?

    为什么时间守护者的组织会这么低调,他们可是守护时间长河的啊。

    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于是张扬在那个时候就立刻意识到,远古巫族的第一先祖曾经破坏过时间长河的规则,采用某种未知的方式重生或穿越过。

    可就算是这样,张扬也没有太在意,直到09小号又送来了最新信息,瘟神的口水竟然因为远古巫火的点燃而直接仇恨值爆表的追杀上来。

    然后09小号又送来远古巫族的更多信息,比如,远古巫族的主体被灭掉的一些细节瘟神的口水和远古巫族到底存在怎样的关系等等

    于是张扬那个时候就能确定了,远古巫族的毁灭,绝对与他们的第一先祖重生有关。

    重生,尤其是在时间长河主干的第四序列重生,那是大罪啊,一旦被时间守护者抓住那必然要被灭族的。

    当然,这个时候张扬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潜伏在千手人族之中的05小号送来了一个极其珍贵的消息,那就是千手人族拥有了镇瘟神印!

    实在是这个名字与瘟神的口水太过于共鸣了,让张扬忍不住浮想联翩!也更加重视收集与瘟神的口水相关的材料,甚至不惜兑换数字时间来调阅绝密情报。

    最终,他才通过差不多几百条线索,间接的确定,瘟神的口水之中,藏有可以让人重生的工具或方法。

    但在一番研究之后他认为工具的可能性更大。

    因为千手人族研究出瘟神印的时间应该更久了,如果他们是为了瘟神的口水才开发出来的镇瘟神印,为什么不早点行动?别说他们找不到瘟神的口水。

    他们明显是在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时机。

    什么时机呢,当然是触发时间守护任务的时机。

    那怎样才能触发时间守护任务呢,当然是时间长河的规则面临被破坏危险的时候。

    至此,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是的,在五百年前,在张扬没有拿到瘟神印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了,瘟神的口水之中藏了一个可以让人重生的神器。

    而这个神器应该是有冷却时间的,并且在没有激活之前很难发现。

    正是这个真相,让张扬开始了一场谋划。

    一场关于重生的谋划,

    他自己需要重生吗?不。

    小表弟需要重生吗?不。

    其他人需要重生吗?不,他们不值这个价。

    那么怎样才能利用好这个重生的机会,怎样才能让利益最大化?

    于是张扬就想到了古神,第四序列中杀不死的古神。

    古神为什么杀不死,因为他们会对自己的死亡有着近乎直觉的感应。

    但是如果在杀死他们的一瞬间就将他们重生过来呢?

    这个大胆的想法让张扬夜不能寐!

    于是他立刻开始设计,其实他最初想坑害的是古神‘游戏’!

    毕竟这厮近在咫尺呢。

    可后来他又在梦境维度遇上古神黎梦,于是本着广撒网多捞鱼的意图,他二话不说就把瘟神的口水的移动信息泄露出去了。

    当然,张扬也有考虑过千手人族的幕后大佬突然出现,那么他就会二话不说,立刻灰溜溜撤退,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嘛!

    总之,张扬最终是设定了三套方案的。

    第一套方案针对古神‘游戏’,先怂恿小表弟上前试水,强就撤,打得过就搞。

    第二套方案针对千手人族的幕后大佬,那当然是二话不说就撤。

    第三套方案针对的就是古神黎梦了,是的,如果不是事先就有布置,就算张扬手中有死亡之舟,他何德何能可以在隔着十四个位面都可以在一念之间,召集来那么多的援军?

    我凑,一百万的天道大乘剑仙的集结需要时间吧,三十六口法则仙剑的启动需要时间吧,可结果呢,他在确定只有古神黎梦一个人出现后,只用了三秒,死亡之舟就已经把百万剑仙给搬来了。

    当然了,还有第四套方案,那就是有其他陌生的古神被引来,或者古神游戏,古神黎梦,千手人族的幕后大佬都来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撤退呀!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张扬在没有发动之前,必须要天机之眼运作起来,情报,至关重要的情报才是最重要的。

    总之,这就是整个谋划,至于其中的如何勾起小表弟的好奇心,如何引起他对瘟神之心的兴趣,如何让他参与剑道法则4.0的建设,这些都是小意思,顺手而为之的。

    包括分一半星河烙印给小表弟,同样也是整个谋划的一部分。

    毕竟,一旦古神黎梦重生在棺椁里,这个时间守护任务就等于是失败了,那他之前消耗的数字时间不就填不上坑了嘛,用引导新人的方式还债,啧啧,感觉真好。

    哦,还有,时间守护任务失败无惩罚,毕竟重生的是黎梦,其他时间守护者找上门来也与他张某人无关。

    他只要抓紧时间把黎梦脑子里的所有秘辛,所有的文明成果,统统弄过来就好了。

    张扬从来只相信一件事!

    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知识,可以改变未来!

    从他当初偷学千手人族的神印开始,再到现在准备偷学黎梦的古妖文明的神通,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他走在一条前途无限的大路上。

    小表弟那种莽莽莽的,太低级了。

    “嗯,来了!”

    张扬突然扬起眉毛,手中一挥,那口时间棺椁就被他扔出死亡之舟。

    是的,这玩意暂时没有价值了。

    至于是谁来了,当然是千手人族的幕后大佬啊,他们可没有梦境树根这样的超快高铁,也没有09小号这种巧合到爆的精准定位,就算手持一百枚瘟神印,想在几十个位面之中以最快速度找到瘟神之心也是没那么容易的。

    比如此刻,张扬都在这里等了足足一天了,他们才姗姗来迟。

    至于千手人族的幕后大佬会怎么处理那具时间重生的棺椁,他就没兴趣了。

    毕竟,那只是一个烫手山芋。

    拜拜了您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