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他说......惹不起!
    “行了,我也不跟你争论配不配的问题,我想知道,除了这个原因外,可还有其他原因,让你认定我是在说谎?”

    水柱中的生物也懒得跟林诺这个自大狂争论天帝配不配给他做前世,他现在有些自我怀疑,感觉自己屡试不爽的忽悠大法,为何就不灵了呢?

    “我要是说,见过自己的前世,你信不信?”林诺神秘一笑,呵呵道。

    “原来如此!”

    水柱中的神秘生物闻言松了口气,若是换做其他人这么说,他还真不信,但林诺这么一说,他几乎没有丝毫怀疑,便相信了。

    无他,若非对方见过前世,又怎能如此理智的可以看破自己做下的局,看穿自己的谎言?

    “这么说来,不是我之前的说辞出现了漏洞,而是你本身就知道自己的前世是谁,因此根本不为所动,如此说来,一切便也解释的通了!”

    那神秘生物看起来心情轻松了许多,这套说辞,他可是从无数岁月的忽悠中千锤百炼得出的最佳谎言,从来没有失利过,若是出现了漏洞重新换一套说辞,估计很难能再达到如此完美的程度了。

    林诺呵呵一笑,也懒得多说什么。

    说实话,就算他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前世,眼前之人所编纂的谎言,也很难能欺骗到他。

    此人的脑洞还算不错,冒充天帝,投影出天帝一掌断界,杀入未知黑暗道路中的景象,单单这段景象,便可以使得大部分生灵都信服。

    但有一个致命漏洞,那水柱中的生灵似乎也没有意识到,那就是他太啰嗦了,身为天帝,哪个不是睥睨万界威势无双之人,又岂会如此消沉落寞、啰里啰嗦?

    “道友既然已经识破了我的话语,就此离开就是,将我叫出来,莫非是想大战一场?

    我承认道友实力极强,但在此地,我的实力也是不弱,真若生死搏杀,道友未必能占得便宜!”

    看得出来,水柱中的生灵对于林诺以及他手中的莲台,还是颇为忌惮,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现身,与林诺一见。

    “本座不是救世主,你在这里忽悠了多少人,本座也懒得管,只要道友回答本座几个问题,咱们之前的因果便就此了结,你可愿意?”

    “当真?”

    “本座一生重诺,自然当真!”

    “也好,想问什么,尽管问吧,能回答的,我自会知无不言!”那水中生物状态似乎有些特殊,也不愿与林诺真的结下死仇,态度倒是很好,直接点头答应。

    “有一个名字,你可曾听过?”

    “什么名字?”

    “荒!”

    “荒?”那水中生物先是一愣,随后声音变得急促而又尖锐,“这个名字并不存在于古史中,你是如何知道的?”

    “你果然知道些什么!”林诺上前一步,手中玄青色莲台散发出莫名光芒,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这是个禁忌人物,他存在的痕迹几乎都被抹去了,据一些古老的传说,那是个无法想象的存在,万古岁月被他一剑斩断,抹去了很多本该存在于历史中的痕迹,不知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还知道些什么?”林诺再次逼近,态度很明确,对方敢有所隐瞒,那他便要下死手了。

    “关于他的传说,真的只有这些,对了,还有一种说法,据说无尽岁月前,那位荒天帝,曾助一位朋友冲击仙帝境界,为了减少未知危险,才一剑隔断万古,免得引来更大的危机!”

    “他的那位朋友,你可知叫什么?”

    “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关于那位荒天帝的历史基本都已经消失了,更遑论他的那位朋友了,只是古老传说,他的那位朋友冲击仙帝似乎出现了问题,反正在那之后,二人都消失不见。

    有传说二人因此而陨落,也有的说二人出了些变故,被迫离开诸天万域,进入了未知的上苍之上找不到回家的路;也有传说,二人是为了对抗某种未知的存在而无法回归,总之各种传言都有,但基本都是猜测,根本无法验证!”

    林诺沉默,若无意外,荒天帝冲击仙帝境界的那位朋友,应该就是自己的本尊了。

    本尊冲击大罗境界,声势绝对不同凡响,很可能会引来上苍之地的神秘存在出手,说不定连一直令他忌惮的来自于外界的本源之修都会被惊动。

    石昊一剑斩断万古,很可能是为了切断时空坐标,断绝未知存在顺着时空坐标降临的危险。

    “无始,叶凡,狠人大帝,这三个名字,你应该听过吧?”

    “听过,自然是听过的!当年的人族三天帝嘛!”水柱中的声音,变得阴冷起来,冷笑不止。

    “当年三天帝联袂而行,更是召集了数名实力极为恐怖的古老神魔,踏着终极轮回路,一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最终杀到魂河畔。”

    说到这里,那水柱中的生灵不再继续开口,似乎在斟酌语句,有些犹豫,后面的话语是否该继续说下去。

    “后面呢?结局如何?”林诺催促道。

    “结局?结局自然是人族天帝一方败了,而且败得很惨,若非最后关头,出现了一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女人,那些入侵者,全都得死在魂河中!”

    “我虽是来自于魂河中的生灵,但当年一战时,我根本没有参战的资格,只是躲在遥远的时空中,模糊中看到了那一幕!”

    “那真是一个无法形容的生灵,她每一步踏出,都似乎是大道的演化,她给我的感觉,就是道的化身,但却又似乎想要挣脱大道,给人一种极为矛盾的感觉!”

    “最终,她最终还是于大道相合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但即使如此,实力依然强的变态,在魂河无尽杀伐神术中,将入侵的天帝和神魔救走,就此消失在诸天万域中,再无任何踪迹显现!”

    林诺缓缓闭眼,随后眸子睁开,神色间,带着如释重负的表情,问道:“魂河中的强大生灵,没有追击?”

    “没有!”

    水柱中的声音这次显得有些无奈,叹气道:“当年也曾有魂河生灵想要追击,但却被最强的那位生灵阻止了!”

    “他说”

    “他说什么?”林诺心神震动,莫非魂河中的那位至强存在,看穿了秀儿的根脚来历?

    “他说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