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1章 剑拔弩张
    方平有些奇怪。

    问一句而已,你们干嘛呢?

    “我说几位,你们真要打劫初武或者地窟?”

    方平奇怪道:“他们也挺穷的,打劫他们用处不大吧?”

    方平说着,还补充道:“这些家伙现在没什么值得惦记的,要不然我早打劫去了,也轮不到你们。”

    乱龇牙咧嘴的,这家伙,居然比他们还狠。

    没打劫别人,那是看不上别人的东西。

    下一句,方平更狠。

    “要我说,现在也就皇者有点资本,要打劫,也要打劫皇者才对!”

    方平眯眼笑道:“几位,要不……咱们打劫皇者去?别怕,皇者有啥了不起的,这些家伙拆了骨头锻造神器可比乾王厉害多了,乱,算你一个咋样?

    天狗,我不是欠你天王尸体吗?

    天王算个球,一起去干皇者,给你皇者尸体!

    石破,你不是要灵皇当老婆吗?抢了灵皇,你带回去咋调教都行……

    天辰前辈……”

    方平看向天辰,笑呵呵道:“前辈想要干哪位皇者,随便挑!”

    这话,说的叫一个豪气!

    哪怕天辰,也是无言以对。

    看看,人家要干嘛?

    干皇者!

    甭管行不行,就这口气,比他之前可要霸道多了。

    他说对三位帝尊转世下手,都没说杀人,只是断道,结果石破几人都一脸的不置可否。

    可现在……

    他感觉方平在随便吹,结果乱倒是来了兴趣,一脸兴奋道:“你有法子干皇者?”

    石破也好奇道:“你能找到皇者?”

    天辰很想说一句,找到了,你们打得过吗?

    结果……没人问。

    这几个家伙,好像没太在意这个。

    方平回的也随便,“再看吧,这次出来就是找找机会!当然,你们几位现在实力还是弱了点,带你们干一票,你们好歹能在皇者手下撑几招吧,一招被打死了,不是白白送死吗?

    实力弱了点,回头再看吧!”

    方平说着看向天辰,笑哈哈道:“前辈这实力倒是可以,破八巅峰,再怎么着,皇者一招也打不死吧?一招打不死,那就是机会!”

    天辰无言。

    石破和乱,此刻好像也想到了刚刚的事,轻咳一声,两人对视一眼没吭声。

    就方平这性子,此刻要是把刚刚的话说出来了,方平指不定现在就要干天辰。

    方平是天辰对手吗?

    难说!

    方平排名破八第二,天辰排名破八第八,不过和排名第五的冥神算是并立的那种,都是3500万卡,算是破八巅峰。

    真要交手,他们的确不好说谁能赢。

    何况,真要撕破脸,也未必是好事。

    然而,乱和石破心中有数,天辰恐怕真的要做这事。

    也许就是天帝或者一位皇者的命令。

    到了那时候,哪怕他们几个不同意,天辰可能都要去做。

    一个人压制王金洋?

    压制……那也要看怎么压制,最终,可能是天辰杀了三帝转世。

    这事的可能性很大!

    到了那时候,真的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

    现在,只是计划,还没实施,倒是算不上仇恨。

    天辰毕竟和苍猫交好,或者说,不是交好那么简单了,昔年为了给苍猫报仇,天辰可是死过一次的!

    哪怕真翻脸了,苍猫从中说和,两人也未必非要分个你死我活。

    可真要发生了王金洋被杀的事……苍猫说和都没用。

    石破看向乱,眼神示意了一下,说还是不说?

    乱眼珠子闪烁,说不说?

    说了,天辰恐怕不会乐意。

    不说,以后真要干了,方平指不定找他们麻烦。

    纠结的很!

    说实话,他们也想证道成皇,可对手是方平,那的确值得思量一二。

    大家都是一样性格的人,疯子才知道疯子有多可怕。

    方平比疯子还要疯子!

    这样的人,现在大家一伙的还好说,转头被发现了异常,搞不好就是不死不休。

    至于天辰说的压制王金洋几人,不是杀他们……

    天辰说的就能信?

    到时候,干掉了三人,才能保守秘密。

    可秘密要是泄露了呢?

    天辰看到他们这表情,微微蹙眉,欲言又止。

    他也没想到方平这时候会来,更没想到,这三个家伙,胆大包天之辈,居然会如此忌惮方平。

    说实话,有些超乎他的预料。

    他为何选择这三人合作?

    胆大!

    是的,就是因为他们胆大,什么事都敢干,为了提升实力,别说三帝转世,就是皇者,他们也敢捋一捋胡须。

    结果……方平可不是皇者。

    现在这几位,居然这么犹豫,甚至有告密的趋势。

    这还是他认识的石破和天狗吗?

    乱他不是太熟,可这几日,他也在观察,无法无天之辈,要不然,也不会建立了混乱神国。

    这一次,真的出乎他预料了。

    ……

    方平也在看他们。

    奇怪了,这几个家伙今天干吗呢?

    自己来了,就算他们有秘密,要打劫谁,也不用这样吧?

    这几个家伙怕自己泄露秘密吗?

    别扯了!

    方平才懒得管他们打劫谁,只要不是打劫自己,方平才不会在乎。

    这几个家伙……

    方平心中忽然一震!

    这几位可不是善茬,什么时候这样过?

    打劫……我?

    他也是随意一想,可转头一想,不是打劫我,你们这表情干嘛?

    难道……真要打劫我?

    方平眨了眨眼,不会吧?

    这几个家伙什么时候这么疯狂了?

    何况,大家不是合作的好好的吗?

    就算打劫自己,这几位也是破八,不至于这么压不住吧,你看,那表情就差说,我有一个小秘密了。

    “你们要打劫我?”

    方平那也是艺高人胆大,根本不惧。

    他也懒得和他们拐弯抹角,更懒得去试探什么,直接开门见山道:“你们几个家伙,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干嘛?是不是要打劫我?

    难道看上了我身上的虚天界?

    生命力让你们动心了?

    还是九皇印化成的兵器?

    还是道树的皇核?

    或者说,那个渔网?”

    方平挑眉道:“我好东西不少,神器也有一些,生命力多,还有个皇核!对了,身上还有些真血,骨头也是玉骨,肉身都玉身了,的确是个大肥羊。

    几位,不会真盯上了我吧?”

    方平摸着下巴,看着几人道:“真要是,直说!我也不跑,咱们找个地方,干一场,谁死了谁倒霉,刚好,我也想吃狗肉……

    不过别说,毕竟一起干过事,真要我为了吃狗肉就干掉了大狗,那也不好。

    有话就直说,都他么破八了,活了这么多年,用得着这样吗?”

    方平撇撇嘴,有些看不上眼,鄙夷道:“想干就干,畏畏缩缩的,弄的跟大姑娘上花轿似的!别说你们,我有时候自己都想打劫自己,这三界,比我还有钱的,大概也就镇天王了。

    我都想敲他闷棍……”

    方平说着,愣了一下,低声道:“难道要打劫那家伙?我说几位,你们胆太肥了吧!这老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强……

    别说,真要干的话算我一个,那个珠子归我,其他的归你们。

    当然,你们被打死了别怪我,反正我抢了珠子就跑,你们十有八九要被他打死。”

    方平来了兴趣,也贼兮兮道:“那老头战力四五千万卡,可不代表就是真的这么多,那说的是他的本源身,初武身还没算呢。

    要不咱们引诱他用那个珠子打一个人……天辰前辈就不错!

    然后我抢了珠子就跑,事后大家分赃如何?”

    众人脸黑。

    你……真行!

    居然要去打劫镇天王,他们都服了。

    天狗有些不耐烦,扫了一眼天辰,天辰沉默不语。

    天狗又看看方平,忽然道:“方平,知道本源星辰碎片吗?”

    “你也知道?”

    方平有些意外,很快无所谓道:“就是天帝那个本源星辰碎片?散落在源地的那些?别说,这可是好东西,可以镇本源,可以强大道,还能让人肉身入本源!

    之前我还和镇天王他们说呢,找个机会,去源地抢一批出来。

    你们几位也感兴趣?”

    方平以为他们也在讨论这个,笑呵呵道:“你们几位胆还真不小啊,我还以为你们不敢打皇者的主意呢!皇者肯定有,当然,抢皇者,还不如直接去源地扫荡。

    不过我说了,你们几个太弱,撑不住皇者一招,一下子就打死了,去了也白去。

    不过……没事,等老子抢一批过来,多的话,就给你们一点。

    不是欠你一具天王尸体吗?

    还有大石头的本源境,老子现在也不想给了,回头用这个换也行。

    乱的话……再说吧,不行就帮我干掉几个对头……”

    众人面面相觑。

    天辰也是心中咯噔一跳。

    方平……方平不但知道,这家伙居然已经开始打本源星辰碎片的主意了。

    关键的关键,这家伙一副大方无比的态度,甚至要送众人一些。

    他知道,麻烦来了!

    石破几人纠结的是什么?

    就是这个!

    他们想变强,想要这个,可又担心出问题,还有些怕和人族翻脸,所以现在不太好说,其实心中也有些心动。

    可现在……

    天辰低沉道:“那些东西,几乎都在源地中,你如何去夺……”

    方平嗤笑道:“源地我又不是没去过?我知道的秘密多了去了!之前在源地,人皇那家伙还遇到过我,不过那地方的确凶险,差点没出来!

    还有,天帝那老家伙被镇压在源地,不知道是镇压还是自己在那躲着,反正上次也看到过一眼。

    下次再去的话,只要小心点,未必没办法捞一些好处。”

    “你去过源地?”

    天辰皱眉,一旁,苍猫一边揪着狗耳朵,一边随意道:“本猫也去过呀!护猫队长,你不知道吧,本猫去那玩了一圈呢,想爬门出来,结果出不来,差点就在里面丢了呢。

    哦哦哦,骗子还在那拿到了一滴真血呢,下次去,本猫也要去抢真血,不知道好不好喝,都没喝过呢。”

    方平大气无比道:“有的是!当初说的皇者饮料,现在不是有了吗?皇者妖兽肉,回头让兽皇割一点,至于真血,也不是事。”

    他俩这么一说,众人心中有数了,他们真的去过源地!

    方平可不知道他们刚刚说了什么,没必要在这上面晃点他们。

    天狗扫了方平一眼,闷闷道:“知道源地之外还有那东西吗?”

    “源地之外?”

    方平诧异道:“你们知道哪有?”

    “知道。”

    天狗敷衍道:“听说三帝的大道,就是用这个铸造的!现在三帝转世了,这几个家伙搞不好也是,小心些,消息传出去了,三帝转世,恐怕是破八的目标!

    铸大道,尤其是虚门后的那截断道,大家都需要。

    你要知道,当年可是杀人才能越过断道,三帝倒是没杀初武至强,他们自己弄的这玩意,不知道是一开始就弄到了,还是后来弄的。”

    三帝不是杀人越过大道过去的,至于到底怎么过去的,众人也不清楚。

    镇天王也没杀人,自己就闯过去了,可能和底蕴也有关系。

    九皇证道的时候,太过匆忙,当时万道争锋,大战连天,前面证道的几位皇者,也没时间去积累什么,几乎都是通过杀人证道的。

    方平听到这话,微微一滞。

    三帝的道,有本源星辰碎片铸造?

    这个他真不知道!

    别说他,镇天王都未必知道,要不然,多少要告诉自己一声。

    天狗怎么知道的?

    听说的?

    真要大家都知道,王金洋几人还不早就被那些破八盯上了。

    显然,这是绝密。

    哪怕是真的,知道的人应该也不多。

    方平忽然看向天辰!

    要说知道,天辰可能会知道,因为他是天帝的徒弟。

    而且也很古老!

    天辰和天狗他们说这些干嘛?

    方平不是白痴,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盯着沉默不语的天辰看了一会。

    气氛……微微有些凝重。

    天狗有些焦躁,烦躁道:“看什么看!就是随便聊聊,聊到了这些,有这时间,还不把那些家伙藏起来……对了,这家伙怎么在这?”

    这时候它才看到了李寒松,没好气道:“这家伙现在就是宝藏,别丢出来勾引我们,小心我们吃了他!”

    李寒松翻了个白眼,上次揍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可惜,打不过这狗。

    要不然,早就报仇了。

    方平眼神幽深,瞥了一眼转移话题的天狗,看了看石破和乱,这俩家伙现在正四处张望。

    见方平看来,石破干笑道:“这不聊到了本源星辰碎片的事吗?刚好说起了这茬,上古秘闻,天辰这老家伙知道的倒是比我们多不少。”

    天辰毕竟还没行动,石破和天狗不想把事情弄的太复杂。

    天辰和苍猫天狗关系非同一般,现在双方也还是盟友,为了还没去做的事翻脸,不划算。

    天狗之所以提起这些,也是为了提醒一下方平。

    注意一点!

    方平既然知道了,就不会再那么大意。

    他不大意的情况下,三人就有保障,天辰大概也不会再下手,事情自然就过去了。

    如此一来,不撕破脸,那是最好的。

    方平笑了笑,一旁,李老头好像也明白了什么,瞥了一眼方平,微不可见地摇摇头。

    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不过这几位……之前可能在商量这些事,甚至有心思对铁头几人下手。

    可既然没做,而且现在天狗也说出来了,那就当过去了。

    大家还是合作伙伴!

    人族也没必要为了这没做的事,将几位破八推到敌人那边。

    天狗几位既然说了,应该是放弃了。

    何况方平也说了,他可以去源地,真要弄到了,也愿意分他们一些。

    既然如此,这几人就没对老王几人出手的必要。

    ……

    李老头的示意,方平看到了。

    此刻,方平笑的开心,看着天辰,丝毫不见怒意,笑道:“天辰前辈知道的还真是多!这事镇天王好像都不知道,前辈消息真灵通。”

    天辰闭眼不语。

    方平盯着他看,他也不睁眼。

    方平又看了看那边在玩狗耳朵的苍猫,这猫好像没反应过来。

    方平笑了笑,忽然道:“天狗,苍猫来了,这家伙好久没吃鱼了,你就不去陪它钓会鱼?待会咱们烤鱼吃!”

    天狗眼神凝重,看着方平,沉声道:“方平,喂猫的就是那么一说!”

    “天狗,你说啥呢?”

    方平笑道:“让你带苍猫去钓鱼,你都不乐意,大猫,这狗没法要了,要不回头炖了吃狗肉吧?”

    天狗龇牙咧嘴地看着他,眼神凶狠。

    头顶上,苍猫有些疑惑地看着方平,又踩了踩天狗脑袋。

    天狗摆动了一下脑袋,停顿了一会,破空而出,声音丢下:“去抓条鱼,方平,别乱来,你知道本帝什么意思!”

    天狗不希望双方斗起来。

    一边是喂养了它和苍猫上万年的天辰,为苍猫战死了一次的天辰,一边是现在的养猫人,它不希望两人撕破脸厮杀。

    若不是如此,它之前也不会说那些话。

    方平等它们走远了,这才再次看向天辰,挥手示意铁头他们走远点。

    笑了笑道:“天辰前辈,说说,为什么?按理说,你养了苍猫那么多年,苍猫对你也有感情,我呢,也不是那种随意找自己人麻烦的人。

    我可是当前辈自己人,前辈好像没把我当自己人。

    当然,我能理解。

    毕竟我和前辈不熟,可是……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就因为可以证道?”

    天辰睁眼,看着他,缓缓道:“就因为可以证道!三界诸强,皆为证道而活!”

    方平吐了口气,微微沉默一会,又道:“这就是前辈给我的答案?”

    “是。”

    “那现在前辈放弃了吗?”

    天辰不语。

    方平眯眼道:“这样吧,前辈,我若是在源地弄到了那些东西,也给前辈一份,前辈觉得如何?”

    天辰还是沉默。

    “这么说,前辈是打定主意不放弃了?”

    这时候,石破和乱都察觉到了不对劲了。

    方平直言直语,天辰也没虚与委蛇。

    不放弃!

    是的,天辰不放弃。

    哪怕方平答应了会帮他弄一些本源星辰碎片,他依旧选择不放弃。

    沉默,就是这意思。

    为什么?

    两人心中微微一震,果然,天辰不单纯是为了本源星辰碎片。

    而天辰,也没在方平面前撒谎什么的,他表明了态度,既然知道了,那就知道了,他依旧是不愿放弃。

    “为什么?”

    方平笑道:“前辈,给个理由如何?”

    天辰低沉道:“证道!”

    “我说了,我给你!”

    方平眼神中露出一抹凶芒,我给你,你还说证道,就这么敷衍我吗?

    天辰再次沉默。

    “前辈,我这人,喜欢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中!可我这不寻思着,苍猫天狗都和前辈关系不一般么,所以我和前辈好声说话,前辈莫不是以为,我真的会顾忌什么?”

    天辰沉声道:“你有的选择,老夫也有老夫的目的!”

    “这么说,谈不妥了?”

    方平笑了,看向石破和乱,“你俩怎么说?”

    石破和乱对视一眼,两人皱眉不语,现在这情况,比他们预期的要麻烦的多。

    他们以为天辰会放弃的!

    结果天辰的意思很明确,哪怕不为了证道,也要断了三人的道。

    方平舔了舔嘴唇,没再管这两人,“前辈是不是觉得,自己破八巅峰,也不用在乎什么?”

    天辰依旧沉默。

    方平有些不耐烦了,有些烦躁,有些暴戾,“天辰,你是打定主意要对他们出手了?”

    破八巅峰!

    打定主意对三人出手,除非将这三位一直留在地球,或者带在身边,要不然,怎么防?

    天辰还是沉默。

    方平的耐心已经到了极致!

    他给苍猫面子,给天狗面子,他看的出来,天狗和石破三人,其实是不想他们翻脸的,否则,之前就不会一来就露出那副表情给他看。

    明显是故意透露一些消息,所以方平也不用管他们。

    可天辰,在被天狗揭破这些之后,还要坚持,这显然不是为了证道,或者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有人让他这么做!

    谁?

    天帝的可能性最大!

    为什么?

    现在方平想知道,可天辰显然不会说。

    方平觉得自己够给面子的了,给的不是天辰的面子,他其实也不欠天辰什么。

    他给的是苍猫还有天狗的面子,给的是石破和乱的面子。

    天辰真以为自己破八巅峰,自己就奈何不得他?

    “天辰,你非要与我为敌?”

    方平再次询问。

    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忍耐过了,是敌人就杀,是自己人那就没这茬。

    用得着再三询问吗?

    可今天,他还是问了一次又一次。

    方平舔着嘴唇,忽然一把将李寒松抓到了面前,冷冷道:“他在这,天辰,我给你机会!你现在对他出手,我直接斩了你!

    斩不了,三帝转世,你现在可以断一人,剩下的两位你自己想办法!”

    天辰看着方平,又看了看李寒松。

    李寒松其实已经听懂了一些,此刻,龇牙笑了笑。

    没什么害怕的。

    哪怕天辰是破八巅峰,而方平,据他自己说,他现在也只是堪堪破二门,未必能护住他。

    可李寒松真的不是太害怕。

    他知道方平的意思,天辰不是一般人,和苍猫天狗相处上万年,为苍猫战死,而苍猫其实帮了人族很多很多,否则方平不会连道树的生命精华都没要,全都给了苍猫。

    天辰今日不出手,方平恐怕不会对他出手。

    可一旦出手……他不知道方平能不能斩天辰,可方平绝对不会再留情。

    以方平的性格,做到这一步,方平便不会再犹豫,再后悔。

    哪怕苍猫不答应,他也必斩天辰!

    李寒松舔了舔嘴唇,微微有些压力,忽然,李寒松摆脱了方平,朝前走了一步,咧嘴笑道:“前辈,做个决定吧,也好让我轻松点。”

    给天辰机会!

    要不然,这次之后,可能三人都要出事。

    可天辰只要出手,李寒松知道,撑死了自己一人出事,哪怕现在方平挡不住天辰。

    可有了准备,彻底撕破脸,老王和老姚肯定不会再出事。

    他上前一步,方平并未阻拦。

    这时候的方平,气机忽然消失,如同死人一般,闭眼不再看。

    ……

    就在这时候,远处,天狗正带着苍猫朝海域深处飞。

    可就在这时候,苍猫有些奇怪,嘴巴微微一张,一道身影一闪而逝,天狗差点没感应到,等人没了,才沉声道:“刚刚那是……”

    苍猫刚想说,可想到骗子要保密,嘟哝一声没说。

    却是有些疑惑?

    骗子真身干嘛要走?

    天狗有些变色,刚刚那是什么?

    不,那是谁?

    它也是破二门的强者,结果对方走了,它才隐约间感应到了波动。

    苍猫的猫世界中出来的!

    方平!

    是方平!

    天狗心中一震,恐怕要出事。

    方平到底什么实力?

    之前的方平难道是分身?

    可之前的方平,它有感应,破八的实力!

    方平真身隐藏,可能……破九了!

    既然隐藏,那就代表不想被人知道,现在却是从猫世界中出来了……

    他想杀天辰!

    宁愿暴露,真身都要出来,不是为了杀天辰,方平没必要动用真身。

    想明白了这点的天狗,急忙掉头往回飞。

    要出事了!

    方平居然破九了,而且动用了真身,这必然是要斩杀天辰才会罢休的意思,天狗一时间有些恐慌,喂猫的恐怕没料到方平破九了。

    一旦有些大意,真会被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