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一章、后土太子
    点和面。

    这是武学一道的真理。

    普天之下的所有武功,虽然门派各有不同,特性也各有所长。

    但究其根本无非就是点和面两种方式。

    点,指的是将力量集中于一点,然后瞬间爆发,将敌人置于死地。

    天下各派流传的指法。

    就是这个道理。

    任凭你的防御再强,只要我的“点”足够坚硬,那么就能轻易将你的面破掉,纵然你的内力再强,也是难逃身死的下场。

    像是段家的一阳指,还有华山的一线针剑法,都是以点破面的至高武学。

    反过来讲。

    面。

    就是如山的重击。

    以磅礴的劲气将敌人卷入其中,任凭敌人千变万化,我只以一招应敌,力压当世,这就是面的含义。

    而如今。

    聂烽的罡气护罩就是面。

    而雷鹰的电腿就是点,他以脚尖为轴,将自己的内力注入在其上,借助高速旋转的力量,带起一道类似破甲箭的螺旋形尖钻。

    这是应对护体罡气或者是横练硬功最好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除非能将功夫练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境界,否则难以抵挡这种高速钻击。

    好在这时,天人赶了过去,八卦掌劲如磨盘碾压过去,直接将雷鹰的身形震飞,然后聂烽也趁机展开攻势,掌影铺天盖地的碾压过去,将雷鹰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比速度?”

    雷鹰冷笑道:“你忘了,速度是本座最擅长的功夫!”

    话音甫落。

    雷鹰双拳如擂鼓般轰了出去,每道拳罡都能轻易将聂烽的掌印挡住,没有一拳落空,可聂烽却不管不顾,就这么耗费着真气疯狂攻击。

    倏然。

    聂烽双手一敛。

    漫天掌影同时溃散无踪。

    不对。

    不应该说是溃散无踪,应说是所有的掌影都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一只几乎实质化的手掌,穿过雷鹰的拳法防御,印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

    一声闷雷似的炸响传来。

    雷鹰顿感被击中部位的经脉出现裂痛,真气运转也有些发滞。

    自己竟然被他给伤了?

    雷鹰脸上挂不住,含怒出手,一拳破空而至,聂烽双掌交叉封锁,死死地挡住这枚拳印,其实他也挺无奈的,本来这拳印对自己根本造不成伤害,可偏偏他还要伪装下去,非得把自己逼出满头大汗,呈现出一副倾尽全力,然后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砰!

    聂烽向后退了几米,然后双爪用力一撕,将这枚拳印破碎。

    而雷鹰则是站在那里,脸色变换不停。

    天人岂会放过这个机会,八卦掌劲延绵不断,八相之力一一从掌心衍化,然后有分别组成八八六十四掌,雷鹰只勉强抵挡住了前几掌,就被天人一掌攻破防线,然后又是两掌打出,轰在了雷鹰的胸膛上。

    聂烽耳中只听得骨裂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雷鹰的整个胸膛都凹陷了下去。

    可还是保持着站立的姿势。

    “卜舵主果然足智多谋,贫道心中钦佩至极。”

    天人收回脚步,来到了聂烽身旁笑道。

    “道长客气,若不是道长功力卓绝,就算在下能伤到他的经脉,也无济于事。”

    雷鹰捂着胸口。

    脸色青白变换不停,嘴角也溢出一丝鲜血。

    “我当日给了雷鸮一个教训,可现在看来,你们兄弟似乎并没有接受教训,所以贫道就只能再次辛劳一番了。”天人说着话,走到了雷鹰身旁。

    可就在他想一掌拍在雷鹰胸口的时候,却感觉到一股强悍的力量自雷鹰体内反冲回来,直接把天人的身形逼退。

    而那股力量一半将雷鹰的伤势恢复,另一半则化作浩荡的力量,如黄天厚土般凝实,碾压向天人。

    “后土太子!”

    天人惊叫一声。

    双掌连续运转。

    一道八卦掌劲横在身前,堪堪挡住了那浩荡的掌劲。

    “天人拜见太子殿下!”

    天阴立刻躬身施礼。

    于此同时,一个声音淡淡的从外面传来。

    “天阴,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又何必下那么重的手呢?”

    聂烽循声看去。

    一个长相和紫薇太子有七分相似的人走了进来。

    身上穿着淡黑色的长衫,给人一种仿佛与大地相连的感觉,聂烽甚至感觉到,他整个人的气息,都与大地融合到一起。

    “见过后土太子。”

    聂烽不卑不亢的施了一礼。

    后土抬眸看向他和天阴,点头道:“不错,你能利用雷鹰的得意手段,反过来差点将他陷于死地,算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有没有兴趣投到本太子的麾下,本太子保证你的地位,不会弱于三十六雷将。”

    “多谢太子厚爱,不过在下已经加入了星斗司,忠臣不事二主,还望后土太子见谅。”

    “可惜了。”

    后土太子也没有生气,道:“星斗司是大哥他的亲军,你能加入其中,看来大哥他对你很看重,以后可要尽心尽力为王庭做事。”

    “那是自然。”

    聂烽点头道。

    “我大哥现在何处?”

    后土太子又转头看向天人。

    天人紧张道:“回禀后土太子,殿下他如今正在闭关修炼,事先吩咐没有重要的事情,不可冒然打扰他。”

    他可太了解这个后土太子了。

    表面看起来温文尔雅,似乎很好说话,可实际上却是个心狠手辣之辈,动起手来还不留情,也就对几个同胞兄弟有些情义。

    这也是一件怪事。

    就算紫薇太子和后土太子斗的再凶,可两人从来都没有升起过那种,把对方置于死地的想法,两人之所以竞争,也是因为关系太好了。

    自幼一起长大,一起修炼。

    两人从小就开始比拼,随着后来修为渐长,两人的关系也发生了些许变化,可那只是明面上的变化,实际上私下里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

    曾经就有人看到两个太子,穿着简单的粗布衣服,在深山中打猎烧烤,就像是普通的农家猎户一样,只不过没有人相信罢了。

    “你也说了,大哥嘱咐的是不可贸然打扰,可我这个当弟弟的有要事告诉他,自然就不算是冒然了,告诉我他在哪里?”

    “这”

    天人摸不准他的话是真是假。

    可是又担心他所言不虚,万一误了大事的话,他可担待不起。

    “大哥,小弟前来拜会,你若是躲着不见,不太合乎礼节吧?”

    后土太子索性直接开口长啸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声音只在这个院落内回荡,前面大堂以及外面,半点都听不到。

    “找到你了!”

    喊了一嗓子之后。

    后土太子突然双眼发亮,径直向前走去,正是紫薇太子闭关的那座密室所在。

    “太子殿下!”

    天人忙伸手阻拦。

    可后土却只是冷哼一声,磅礴的内力瞬间爆发,直接把天音的身形震飞。

    聂烽心中提高了警惕,这个后土太子的武功还在他想象之上,仅凭内力就将天人震飞,虽然天人没有抵挡,可也证明了这个太子的功夫。

    “你也要阻拦我吗?”

    后土看着聂烽道。

    “职责所在,还请太子殿下不要见怪!”

    聂烽双掌一旋,就想出手试试后土太子的斤两。

    但就在这个时候,紫薇太子的声音突然传来。

    “住手!”

    紫薇太子推开密室的大门,走了出来,看着聂烽道:“我这位弟弟的武功远超于你,要是动手的话,卜舵主你肯定占不到便宜,所以还是不要出手了。”

    “大哥。”

    后土太子施了一礼。

    紫薇太子摆手道:“二弟,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你就不要在做出这副模样了,还是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你的来意吧?”

    “礼不可废。”后土太子收手道:“听闻大哥得到了一样宝物,小弟此来特想开开眼界。”

    “哦?”紫薇太子笑道:“二弟倒是消息灵通的很,我方得到这宝贝,你竟然就得到了消息。”

    “谁让大哥你的威势太大,小弟恨不得时刻都追寻在您的身后,若是能学得一二,当可受益终身。”

    两人言语打着机锋。

    互不相让。

    片刻后,后土太子又道:“不知打个可否满足小弟的这个愿望?”

    “我如果说没有得到什么宝贝,你会不会相信?”

    紫薇太子反问道。

    “大哥莫不是把小弟当做三岁孩童?”后土太子脸色微寒,道:“大哥放心,小弟只是想要见识一下,并不会强行抢夺您手中的宝贝。”

    “可惜现在没有了。”

    紫薇太子摇头道:“本座也想和二弟共享这宝物,然卜舵主拿回来的只是一枚丹药,为兄已经服用了下去,药力也已经彻底炼化了,若是日后有机缘,为兄定当亲自为二弟在寻一颗同样的丹药。”

    “既然如此,那兄长肯定是修为大进,小弟今日就领教一番!”

    后土太子也不再和他扯皮,右掌一翻,掌心氤氲着一团土黄气芒,向紫薇太子猛击而去。

    紫薇太子也不甘示弱,挥手将聂烽的身形推开,然后掌心泛着淡紫色的星芒,与后土太子的手掌撞到了一起。

    砰!

    一声闷响传来。

    院内顿时风云激荡。

    聂烽身形连连向后退去,他现在已经把自己完全带入了卜天成这个角色。

    此时此刻,他就是卜天成,那个只有入神境初阶的武者,并不是入神境巅峰的聂烽,也无法与这两个太子想抵抗。

    聂烽直退到墙下,运起功力护体,这才稳住身形。

    一旁的雷鹰和天人也是如此,纷纷运起内功护体,否则这两人的战斗余波,他们完全无法抵挡。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

    紫薇太子和后土太子脚下所站的地面,都已经化作了粉碎。

    “功力果然见长!”

    后土太子眼中闪过一抹异样之色,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亦或是其他的意思。

    “你的修为也不差。”紫薇太子笑道:“你的黄天厚土神功,已经练到了最高境界,甚至可以凭空引动灵气化作黄土对敌,为兄应付起来也很是棘手啊。”

    话虽然这样说。

    可紫薇太子脸上却尽是轻松之色。

    完全没有他口中所说的那种棘手之感。

    后土太子心中没由来的一阵火气,将黄天厚土神功施展到了极致,土黄色的元气好似天穹般碾压过去,厚重如山岳横空。

    聂烽自付就算自己应对这一掌,也要小心为上,不可有丝毫的大意,想来紫薇太子也是如此。

    果不其然。

    一颗星辰突然出现在土黄色的天穹之中,散发出璀璨的星芒,好似万千利刃突现,化作一片光海,将天穹撕裂。

    “九天十地!”

    后土太子体内元气变幻。

    土黄色的天穹骤然间一分为九,而且所散发出的力量也都完全相同。

    紫薇太子的星剑光芒逐渐被天穹所碾压,最后渐渐变得暗淡无光。

    “有点儿意思?”

    紫薇太子不急不忙,反而见猎心喜的道:“老二,你的武功果然大有长进,给了为兄一个大惊喜。”

    星芒再现!

    方才趋于泯灭的星辰,突然间再次焕发了新的活力,无边的星芒扩散而出,与那层层碾压的天穹纠缠在一起。

    六扇门。

    顾飞仙坐在大堂之内。

    静静的听着属下的回禀。

    “总捕头,卑职已经寻遍了封神王庭分舵所在之地,可完全没有聂捕头的下落,也没有人过来与卑职联络。”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

    顾飞仙摆摆手。

    待他离开之后,脸上出现了一抹疑惑,道:“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会不会是被困在了什么地方?”

    朱厌在旁边道。

    “这个问题的可能性不大。”陈空摇头道:“聂烽的武功咱们是了解的,以他的武功修为,根本不可能会被困住,除非是天命境界的高手出马,可天命境界的高手出现,动静一定不会小,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不可能像现在似的无声无息。”

    “那就怪了。”

    朱厌咂摸咂摸嘴,道:“难不成这小子突然之间就人间蒸发了?”

    “不知道,再继续吩咐下面的人观察吧。”顾飞仙道:“乘风和迫云都先后离去,不能让聂烽在出半点意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