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四六章 纯利益谈判
    时近中午。

    秦禹坐上察猛的汽车,轻声冲他说道:“去土渣街。”

    “好。”察猛动作利落的挂上档,开车就离开了警司大院。

    车上,秦禹扭头看向察猛,笑着问了一句:“怎么样,伤全好利索了吧?”

    “不碍事儿,好利索了。”察猛大咧咧的回了一句。

    “在警司里干司机,能适应吗?”秦禹又问。

    “有吃有喝的,挺好的。”察猛龇牙应道:“平时除了接你也没啥事儿,自由空间比较多,咋地也比之前强,哈哈!”

    齐麟当初怕奉北的枪击**再次发生,心里担忧秦禹的安全,所以就把察猛留在了松江。而秦禹也花了点钱,帮他弄了个长期居留的身份,正式介绍他进了警司当临时雇员。

    这种身份对于在待规划区呼风唤雨的察猛来说,确实有点低,但好在他性格很好,也从来没有说过埋怨的话。

    秦禹看着察猛,斟酌半晌后说道:“慢慢来,回头我给你弄个永久居留权,你要有兴趣,我再给你跟警司里买个职位。”

    “得得。”察猛立马摆手:“我就现在这样挺好的,不想在体制内混,呵呵。”

    秦禹知道察猛在待规划区已经自由散漫惯了,心里根本对体制内没兴趣,所以也没有再劝:“嗯,回头先给你弄个永久居留吧。”

    “这倒行。”察猛龇牙回道:“你再帮我娶几个媳妇,让我没事儿玩玩,那就更快乐了。”

    “哈哈,妥!”秦禹笑着应道。

    二人在车里扯着闲话,很快就来到了土渣街。

    秦禹坐在车内特意换掉了警员外套,穿着便装,领着察猛就进了马家仓库。

    ……

    几分钟后,二楼内。

    马老二拉着秦禹的胳膊,笑吟吟的介绍道:“这是平道区的张亮,我的好哥们。”

    “你好,秦禹。”

    “你好,你好。”小张跟秦禹握了一下手,笑吟吟的说道:“今年我听到最多的名字,就是你的。兄弟,你这是在松江彻底火起来了。”

    “我是坐火堆上了。”秦禹哑然一笑,摆手招呼道:“来来来,坐下吧!”

    话说完,众人纷纷落座,秦禹主动伸手给张亮倒了杯茶后,才笑着问道:“怎么样,张老板,你跟老二合作上还有啥困难没?”

    “我来就是说这个事儿。”张亮倒也没客气,跷二郎腿直言说道:“合作的事儿才刚起了个头,这困难就来了。”

    秦禹斟酌半晌问道:“怎么了?”

    “前几天小虎让詹伟过来找我,说不让我碰药线的事儿。”张亮非常直接的叙述道:“那我就问他啊,我不碰药线可以,但我赚不到的钱,他们是不是能给我报了。呵呵,然后詹伟有点急了,拿话还威胁了我一下。”

    “威胁你什么?”

    “就说,小虎他们那个圈子看上的东西,我不能碰呗。”张亮喝了口茶,低头叙述道:“昨天晚上,城卫那边的一个司长约我,说有事儿要谈。今天早上我过去了一趟,他跟我说,城卫要暂停跟我公司续约。”

    秦禹愣住。

    “你可能不太了解我干的这个活儿。”张亮抬头解释道:“清雪承包,是年底立项,然后对外招标,但签约时间是按照季度来的。不过如果没有啥意外,那年底只要你中标了,基本这一年的活儿,都会交给你干……可现在这刚年初过了一个季度,那边就要不跟我续约了,这明显是有人打过招呼要整我。”

    “小虎是三公子那个圈子里的人?”秦禹冲马老二问道。

    “对。”马老二点头。

    秦禹听完后,直皱眉头。

    “兄弟,我有什么说什么哈。”张亮插着双手,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禹说道:“老二找我合作,肯定是一件好事儿,宗旨也是想让我赚点钱。但我来之前就听说了,市里小三他们也看上了这一行……不过,我没当回事儿,也不知道你们闹的这么僵。”

    秦禹沉默。

    “现在事情很明显的卡在我这儿了,咱要继续合作,那小虎,小三他们就会找我麻烦。”张亮沉吟半晌,话语赤果果的说道:“我说点实话,你们也别嫌难听。咱没合作之前,小三他们要整的只是你们,可现在咱合作了,那他们就开始针对我了,等于是我把矛盾点吸到了自己身上,这话没毛病吧?”

    “没有。”秦禹如实点头。

    “再说白点,我挺住了,可能其他要跟你们合作的人,都会表态加盟。可我要挺不住,那其他人基本上都不会再掺和这个药线的事儿,对吗?”张亮冲着秦禹问。

    秦禹插着手掌,没有吭声。

    “但咱们不管是从交情上来讲也好,还是从公司利润上来考量,都达不到什么同生共死的关系。”张亮瞧着秦禹,一字一顿的说道:“所以如果我跟小虎叫板,或者是干脆翻脸,那我损失的利益,又该由谁来弥补呢?”

    “你敢翻脸吗?”秦禹见张亮说的这么直白,就同样也用很赤果的方式问道。

    张亮稍稍思考一下应道:“那得看,我能在你们这儿得到啥了。”

    “你只要敢带头翻脸,以后平道区不管有谁给我开出多高的价格,我都只认你这一个,”秦禹毫不犹豫的回应道:“不会再给第二个人放货。”

    “呵呵,这不够。”张亮摇头:“你说的是挺过去的事儿,而我说的是翻脸的过程中,我公司产生的损失谁来弥补。”

    秦禹沉默。

    “我来说吧。”张亮很强势的看向秦禹,竖起一根手指说道:“如果这事儿继续往下干,你得压在我这儿一批,价值一百万左右的货。如果我的损失大了,这批货就当做赔偿,白送我……如果我的损失没有那么大,事后这批货我先卖着,等全出手了,我按照进货价给你结算。”

    秦禹皱眉拿起烟盒,抬头看着张亮说道:“一百万太多了,我拿不起。”

    “别扯淡了。”张亮撇嘴回道:“你们干这么长时间,一百万都掏出不来,谁信呐?”

    “我没骗你。”秦禹脸色认真的说道:“药线开开停停折腾了很多次,而且之前我们还在区外被劫了一批货,损失不小……所以我现在手里的资金,比你想的少多了。”

    张亮闻声皱起眉头。

    “老二,我们现在手头能抽出来的货,大概有多少?”秦禹直接看向马老二问道。

    马老二斟酌半晌:“算上南阳的,还有五十多万的货吧。”

    秦禹闻声看向张亮:“我能给你的,就这么多。”

    张亮皱眉没有回话。

    “高风险,高回报。”秦禹站起身,脸色严肃的看着张亮说道:“如果没有三公子非要来摘果子,你觉得我会叫其他人进来分药线的红利吗?你们不需要管理进货,不需要考虑到运输风险,更不需要打点上层关系,就只单纯的拿货卖钱,最后还只分给我们两成利润,你觉得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儿吗?”

    张亮沉默。

    “正因为我很难,所以我才开出丰厚的条件,拉着大家进场一块取暖。”秦禹站起身,低声说道:“老话说的好,大的机遇,往往伴随着高的风险,怎么选,还看你张老板的个人意思。你要觉得不值,那我们就只交个朋友也好。”

    张亮摸了摸头,正在犹豫。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张亮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起身走了很远后,才接了起来:“怎么了?”

    “税务和反贪署那边都过来人了,突然要查我们,把电脑都搬走了,你快回来吧。”电话里的男子语气急促的说道。

    张亮闻声后,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

    “你说话啊!”

    “我知道了。”张亮挂断手机,扭头看向秦禹,突然说了一句:“你把货开进平道吧,我和你们一块试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