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四章 吓死的美女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一幕都相当恐怖。

    对女人的刺激可能更大,脸蛋就是女人的半条命,看到曾经天使一般的容颜变得血肉模糊,没有一个女人能受得了这种刺激。

    死者很有可能看到这一幕,在剧烈的刺激下倒地身亡。

    换句话说,死者有可能是被自己的模样活生生的吓死的!

    自古就有人吓人吓死人的说法,据说吓死的人都是被吓破了胆。被吓死的人带有一种神秘气息,往往会成为人们口口相传的挂故事

    现代医学通过解剖和化验,已经解开吓死人谜团,真正的死因其实非常简单。

    当一个人突然遭受外界惊吓时,大脑会指令肾上腺分泌大量的儿茶酚胺。儿茶酚胺是一种神经介质,包括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主要由肾上腺所分泌。

    当人处于极度惊恐状态时,肾上腺会突然释放出大量的儿茶酚胺,促使心跳突然加快,血压升高,心肌代谢的耗氧量急剧增加。过快的血液循环如洪水一般冲击心脏,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跳骤停致人死亡。

    事实上被吓死的人并不是吓破了胆,而是吓破了心脏而亡。

    综合周围的环境,我得出一个初步的推测,程小英有可能是被吓死的。

    “嫌疑人似乎并不想杀死她,只想要她的脸蛋。”我小声说道。

    武琳不同意,说道:“真不想让她死,应该第一时间送医院,放回家里就算当时不死,一段时间之后,有可能会死于感染造成的并发症,死的更痛苦。”

    我有点想困惑,嫌疑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想要杀人却不直接下手,更像是冲着脸而来。

    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只是巧合,和卷宗中的剥皮杀手没关系。

    武琳说道:“过去有部好莱坞的大片叫做换脸,凶手不会冲着美女的脸来的吧?”

    换脸已经不是想象,技术上已经可以达到,以目前的显微外科技术完全可以达到让移植面部成活。

    关键在于换脸之后的血运恢复和控制排异反应,需要免疫抑制剂,价格不菲。一般人难以承受。

    似乎我们找到杀人动机了,凶手这么做也太傻了,就算她能完成手术,顶着程小英的脸皮回来,不就等于告诉警察来抓她!

    能做这种手术的都是大医院,只要警局下一份协查通报,嫌疑人就跑不了。

    “把尸体运回去吧。”我需要在法医室明亮的灯光下认真检查死者的脸上的刀口,把一个人的脸剥下来可不件简单的事。

    人脸上没有大血管,但是如果伤到双侧颞浅动静脉等8条血管,也会造成大量出血。现场只看到少量血迹,说明嫌疑人很娴熟,绝对不是第一次动手。

    嫌疑人是外科医生,很有可能是专业从事脸部整形的整容医生,我做出一个大胆的推测。

    李飞检查完外围,在门口说道:“门窗都没有撬动痕迹,门是用钥匙打的,监控什么都没拍到,线路出了点问题。嫌疑人非常熟悉环境,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让方叔处理现场。你和熊森找到死者的经纪公司,了解一下她朋友的情况,还有和同事的关系。”

    “马上去办。”从李飞的声音中都能听出他很愉悦,总算有机会光明正大的接触模特公司。一想到白花花的大长腿,他立刻就想飞过去。

    金磊主动要求道:“我也去,我的的工作路上都能办。”

    他主要负责从社交媒体、朋友圈下手,寻找可疑的留言、评论。过度狂热的粉丝和无脑黑都是可疑目标。

    武琳同意了,摆摆手让他们三个都走了。

    “你还不能走,再仔细找找。”武琳不放我走,说道:“直觉告诉我不会这么简单。”

    我环顾一周,卧室中的摆设只是档次高点,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武琳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女式内衣,布料非常少,她只是扫了一眼,脸就红了。她肯定不会穿这种内衣。

    发现我也在看,她很不满的哼了一声,说道:“女人的东西,你看什么!”

    我只好把视线转移到别处,女人的思维真是奇怪。内衣我见多了,在尸检的时候,我看到的更多。

    “咦?”武琳发现装内衣的盒子不平,下面有东西让盒子翘起来了。

    她伸手一摸,盒子下面有一个小塑料袋,用两根手指一夹,把袋子拎出来。

    密封袋并不大,里面有十几颗粉红色的小药丸。看上去还有点可爱,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武琳经常见这东西,打开袋子拿出一颗,检查后说道:“没错,还真是那种东西。”

    我从她手中拿过来,这东西我之间见过,白色晶体,很像是冰,因此而得名,只是做的这么精致的我从未见过。

    “专门为特殊人群制作的高档货,价格比普通的贵了好几倍,看来这个小模特还是真有钱。”

    有些人演绎明星为了减肥,为了精力充沛,又或者是为了灵感接触这些东西,觉得危害不大,还能戒掉。每次看到类似的新闻,武琳都会很气愤。有些家伙还不认错,认为没什么大不了。不知道为了阻止这些东西泛滥,每年要牺牲多少警察。

    武琳的警校同学中已经有人牺牲,李飞等人都也有认识的刑警重伤或者牺牲,都是因为这东西。

    长期服用这东西,副作用很大,会在身体上留下明显的痕迹。从程小英的样子来看,这些东西不像是她的。

    在现场发现红色小药片,案子的性质变得更严重,绝对的大案。

    “这些东西不像是程小英的。”虽然还没有检验,但是我有六成的把握。长期服用这东西,不管用什么化妆品,都不会有水润光泽的肌肤。

    “我得向波哥报告。”武琳想到一个可能,程小英作为模特,经常要到国外,这些高档货可能就是她从国外带回来的。如果真是这样,案子的性质就变了。

    她给领导打电话,我走到门口的位置,看着地上的尸体,我忽然想到一个疑点。

    卧室拉着窗帘,还是不透光的那种,房间里光线非常暗,我的视力很好,也只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保洁阿姨也没提开灯,怎么就肯定地上的是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