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想要报仇吗?
    顾含光笑了笑,他可没有答应对方什么,但这些补偿,他拿的却是心安理得,没有了陆云舒的点妆阁,早已名存实亡,尤其是在没有合适之人顶替陆云舒的情况下,点妆阁的命运,顿时堪忧。

    至于为什么不让陆云舒继续留在点妆阁,不是顾含光不想,而是不能。

    这正是应了那句话,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弥补,如果让陆云舒仍旧留下来,那他先前的谎言,岂不是不攻自破?

    到了那时,罗逵又岂能善罢甘休,所以,他接下来可以把陆云舒安排到其他任意一个地方,哪怕是杀掉都可以,却唯独不能让陆云舒在罗逵的眼前晃悠。

    “为商之道,跟为官之道倒是有着很多相通之处,凡事不必亲力亲为,要学会善用贤能,把那些闲杂琐碎之事,都交由下属去做,我等只需做好大局不乱,便安如泰山。”

    罗逵见他并不拒绝,就知道这厮已经默认了,但心里却不免有些肉疼,他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了,一直以来都是他坑别人,又何曾被别人反宰一刀?

    想到这里,他的余光又不禁扫到了一旁战战兢兢的王夫人。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八婆,让他上演了一场真正的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还差点害他搭上了自己的性命,罗逵心里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一瞬间,罗逵已经想好了关于王夫人的一万种死法。

    但他还是感觉心中恨意难平,他心中发誓,终有一日,他不会再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从最开始的一无所有,然后再到从无到有,一步步的壮大,才拥有了今日的这份偌大基业。

    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笑到最后,还仍不可知。

    说话间,罗逵的几个护卫,便带着憔悴不已的陆云舒过来了。

    此时的陆云舒状态有点不容乐观,在看见顾含光的那一刹那,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心里便不免生出了一丝心安,这种感觉就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顾大人,这人我可是交给你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可就暂且退下了。”罗逵深吸一口气,抛开了心中那些错杂的思绪。

    这个伤心之地,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待了。

    而且,接下来他还需要回去上下打点一番,虽然明知那些人都是一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但他现在急需借势。

    陆云舒能仰仗的不就是指挥使吗?

    那他也一样可以借助另一位指挥使的势,来抵御陆云舒的攻势,只是需要付出的代价,会有些沉重。

    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一时的得失,还说明不了什么。

    更何况,他现在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又何必杞人忧天?

    “且慢!”

    顾含光摇摇头,如果没有那个谎言,那罗逵能付出凌烟楼的代价,他或许就没有异议了。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如果不趁机再敲诈一点,那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的煞费苦心了。

    “顾大人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罗逵黑着脸问道。

    他先前就猜到了顾含光的胃口会很大,所以才急着离开,就是想避免对方再狮子大开口,可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无耻程度。

    “哎,一言难尽,你看看陆云舒现在的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我又如何去跟那位大人交差呢?”顾含光长叹一声,看向陆云舒的目光,夹杂着几分说不清的意味,但在外人看来,那就是一抹怜悯的目光,但他究竟是在想些什么,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不等罗逵做出回应,顾含光又为难道:“总不能就让他这般模样去见那位大人,如果让那位大人产生一些别的什么想法,万一追究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罗逵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内心保持心平气和,微微调整了一下心情之后,转而懊悔道:“哎呀,多亏了顾大人提醒,先前是我疏忽了,竟忘记了这一茬,真是险些酿成大祸。”

    “说来也巧,正好前些时日得到了一些奇珍,正好用来帮他调养,稍后我便吩咐下去,很快便会送到顾大人你的府上,有劳顾大人费心了。”

    顾含光笑了笑,道了句:“好说,好说。”

    就在罗逵正要踏出门楣之时,一旁的陆云舒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出声阻止罗逵离开。

    而罗逵的身形就仿佛是定格了一般,又转过身来,强颜欢笑道:“你瞧我这记性,真是人老不中用了。”

    说罢,身旁的护卫顿时心领神会,将先前从陆云舒那里得到的箱子又还了回去。

    陆云舒这才没有再做声,只是看向罗逵离开的身影,神情之中流露出了强烈的恨意。

    “想要报仇吗?”顾含光问道。

    陆云舒毫不迟疑的重重点了点头,一字字的说道:“做梦都想,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可是就眼下的情形来看,你们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你报仇的希望也会更加的渺茫。”顾含光这番话,就仿佛是当头一棒,立即让他认清了现实。

    不过,下一秒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幡然醒悟,顾含光是不会无缘无故的跟他讲这些的,对方这番话,十有八九另有深意。

    “请大人教我。”

    “你现在的身份,是不能再用下去了,不妨改头换面,伺机而动,这样一来,便是敌在明,你在暗,而且有着我的支持,你还尚且有一丝报仇的可能。”顾含光目光深邃,这看似是指点迷津。

    “说来也巧,正好前些时日得到了一些奇珍,正好用来帮他调养,稍后我便吩咐下去,很快便会送到顾大人你的府上,有劳顾大人费心了。”

    顾含光笑了笑,道了句:“好说,好说。”

    就在罗逵正要踏出门楣之时,一旁的陆云舒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出声阻止罗逵离开。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