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九章 彻查
    这数百精锐,乃是白士成能够在短时间内的最大调度了,鬼城之内的阴差数量本就有限,分别各司其职,如果他利用职权之便,将那些阴差调来,在别人的眼里,就只怕有些小题大做了,容易落人口实。

    况且,鬼城又不是他的一言堂,很多事情,他也有许多顾及。

    “大人……属下还有一个提议。”一旁的陈长风开口道。

    “说。”

    “大人,那罗逵又不是愚笨之人,如果不出所料,他此时势必已经人去楼空,说句毫不客气的话,鬼城本来就是个弹丸之地,想要找一个人,再简单不过了,属下不信罗逵想不到这些。”陈长风坦言道。

    白士成沉默了几息,若有所思道:“那最好的藏身之所,也就只有鬼城之外了。”

    他其实不太相信那双幕后的黑手胆敢收留罗逵这个烫手山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如果是对方,此时的当务之急,就是抓紧跟罗逵撇清关系,然后继续暗中操控,稳坐钓鱼台。

    虽然这样可能会引来罗逵的不满,但事已至此,罗逵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所以,为了自身的安全,逃向外界,已经成了罗逵当前唯一的生路。

    “你先暂且跟着他们去罗府搜查吧,外界那边,便由我亲自前去吧。”白士成看了一眼战战兢兢的陈长风,最终还是摇摇头,示意对方退下。

    说到底,陈长风也是受了奸人的算计,虽有失职,但一直以来对自己还是忠诚的,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姑且绕他一次,以观后效。

    “是,请大人放心,属下以后不会再犯这些低级的错误了,如有再犯,不用大人惩戒,属下自己都不会饶了自己。”陈长风闻言,顿时大喜过望,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不管怎么说,他的性命总算是保住了,虽然在白士成心中的地位势必已经一落千丈,更有可能已经被打上了不堪重用的标签,但他却生不出丝毫的不满,反而只剩下了劫后余生的喜悦。

    ……

    数百阴差的速度乃是迅捷的,几乎只是眨眼之间,罗府便被团团包围了,面对来势汹汹的阴差,那些护卫根本生不出半点抵抗之心,别说是他们了,哪怕就是罗逵在场,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这就是层面的差距。

    他们在搜查了整个罗府之后,并未发现罗逵的身影,但除了罗逵本人之外,他的亲眷,以及护卫之类,却是一个都不少。

    阴差统领冷冷一笑:“那罗逵还真是绝情,为了自己的生路,竟然把你们都撇下了。”

    罗逵做出了那般不可饶恕的滔天之罪,这些亲眷的下场,已经可想而知了。

    罗逵府上的亲眷,还仍旧处于愣神之中,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茫然,可是却不会有人去跟阶下囚解释。

    ……

    白士成只是瞬息之间,便来到了前往外界的出入口,直奔守护出入口的老鬼容身之处。

    那老鬼跟他一样,也是一位指挥使,监察这鬼城的出入口,便是对方的职责,无论出入,都要经过他的同意,就是为了防止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混入,有着阳神之境强者的威慑力,虽然仍旧很难杜绝宵小之辈,但这个方法却很有效。

    最起码,一直以来鬼城都没有出过什么大乱子。

    前几日的闯入者除外,那次是他的首次失利。

    “白老弟,今天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老鬼见到白士成之后,先是一怔,随即笑着说道。

    “莫大哥,先前一直公务繁忙,一晃已有数日不见,真是岁月不饶人呀。”白士成感慨一声,不过眼下,还不是叙旧的时候,还是先把罗逵那个奸人揪出来,然后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老鬼唤作莫吾,跟他的私交倒是尚可,方才所言,虽然夹杂着客套的成分居多,但未尝没有几分真情实意,在这鬼城之中,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除非是真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即便是如此,他仍旧要面对许多暗地里传来的阴谋诡计,稍有不慎,便会跌入万丈深渊。

    还是那句话,想要活得久,就要做到谨言慎行,如履薄冰,只有做到滴水不漏,才能尽可能的避开危机。

    “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何贵干,尽管道来。”莫吾笑了笑,虽然不知道白士成的来意,但总之不会是前来闲逛。

    “莫大哥英明,竟一眼便看出了我此来的目的,既然如此,那我也就长话短说了,事情是这样的……”白士成很快就用三言两语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虽然没有讲述细节,但凭莫吾的聪明,自然不会想不到那样。

    “你来的还真是及时,如果你再晚来一步,那事情可就麻烦了。”莫吾神情不由的一怔,但却不是因为罗逵,而是那个背后推波助澜的黑手,白士成是第一个被开刀的,谁又知道他会不会成为对方的下一个目标?

    鬼城之中,无论是明里暗里,从来都不缺乏斗争,他们这些身居高位的指挥使,可是有无数人想要取而代之的,他们麾下的那些个统领,不少都不是安分之人,对于他们的想法,莫吾倒也理解,身处于这个波涛汹涌的险恶之地,每走一步,都身不由己。

    你想安于现状,可是别人会答应吗?

    只怕但凡是稍有懈怠,便会有无数人想要将你踩在身下,然后借机上位。

    这就是现实,身处于黑暗,那就只能遵循黑暗的法则,如果心向光明,反而会遭到无尽的黑暗吞噬。

    至于罗逵,其实无论是白士成,还是现在的莫吾,都不曾将他放在眼里,一只蚂蚱,哪怕蹦的再欢腾,那也终究只是一只蚂蚱。

    真正让他们在意的,自始至终都只有那个幕后之人。

    白士成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道:“那罗逵人呢?只有找到他,我们才有希望将那个幕后之人揪出来,只要有了真凭实据,无论是谁,我都要让他跌落神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