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七章 行刺
    “致使一个人心力迅速衰竭的手段,其实有很多种,可能是别人的强力一击,也可能是吞食了某种东西,但根据杨力体内受损的状况来看,并非是因为外力,十有八九乃是吞食了某种导致心力衰竭之物。”易安分析道。

    杨独听到这里,身体不由的微颤了一下,但还是没敢说些什么。

    ……

    (接下来的明天修改了再看吧,抱歉啦)

    “那日,与你一块在城西翠茗楼喝酒的,一共有三人,不知我说的可对?”黄志道紧接着问道。

    “没错…”杨独瞳孔微缩,心里已经意识到了一丝不妙。

    看来,对方乃是早有准备的,方才所言,并非空穴来风。

    “本官再问你,你们四人当时在翠茗楼包下了一个包厢,你们是何时离开的?”黄志道说完这句,看着已经逐渐失去了方寸的杨独,眼中不由的精芒一闪。

    “我们那天下午便到了翠茗楼,到了包厢之后,便一直饮酒作乐,直到天亮,我们才一同离去。”杨独正色道。

    “你确定?”黄志道沉声问道。

    杨独坚定的说道:“确定。”

    “好,传翠茗楼的店小二。”黄志道再次传唤相关证人,他要的就是对方心服口服。

    杨独的神情,并未有什么变化。

    而堂下的众人,却是一头雾水。

    难道这件事情的真凶,乃是杨独?

    不少人心中这般想到,他们知道黄志道这样做,一定不会是空穴来风,更不可能是胡乱猜测。

    黄志道的公正,乃是整个长安的百姓,全都有目共睹的。

    所以,大家对黄志道的审判,一直以来都是充满了认同的。

    很快,翠茗楼的店小二,便被传唤了过来,倒是有些拘束。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这公堂之上应该还没有人愿意前来。

    黄志道面色肃穆的问道:“店小二,你可认识他?”

    店小二循声看去,看见对方乃是杨独之后,连忙答道:“回禀大人,对方名叫杨独,乃是小店的常客。”

    他身为酒楼的店小二,平日里接触的都是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为了笼络客源,这结识客人乃是必不可少的手段,对于一些常来客人的身份,他更是了如指掌。

    对于这杨独,他虽然说不上是熟悉,但还是有过几次接触的。

    “店小二,杨独可在九日之前,可曾与朋友到过你的酒楼?”

    店小二思量了少许时间,然后点点头,道:“回大人的话,杨独那日确实到过小店,小人还清晰的记得,那天杨独他们还叫了许多的酒,他们几人更是喝得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那他们又是几时离开的?”

    因为时隔太久的缘故,店小二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也不敢胡乱回答,在思量了一会之后,连忙说道:“大人,他们乃是第二天,天亮之后才离开的,当时他们因为喝的不省人事的缘故,所以掌柜的也就没有往外驱赶他们,而是留着他们在包厢内住了一宿。”

    听到这里,杨独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他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黄志道就算觉得他可疑,但也奈何不了他。

    “那天酒楼之内,可发生了什么怪异的事情,或许是奇怪的人,也可能是古怪的事,你仔细想一想,尤其是傍晚之后。”黄志道眸光一凝,对于店小二的回答,他其实并不意外,如果杨独果真是凶手的话,是不可能犯下这般低劣错误的。

    他现在虽然没有确定的证据,但真凶乃是杨独的可能性,却是最大的。

    虽然杨独的不在场证据很充分,但这一切也未免太巧合了吧,而且故意制造证据的嫌疑性非常大。

    简单来说,就是杨独把一切都算计的太作假了,看似天衣无缝,但细想之下却是漏洞百出。

    店小二闻言,不敢有丝毫懈怠,开始在脑海中仔细搜索那天经历的每一件事。

    如果仔细留意的话,势必会注意到原本镇定自若的杨独,眼睛里闪烁过一抹惊慌。

    对于杨独的表现,公堂之上无人在意,他们的目光,都在店小二的身上,正在等着对方的下文。

    良久之后,店小二才若有所思的说道:“回禀大人,说起这怪异之事,小人依稀的记得,倒还真有一件,当时酒楼都快要关门了,可是从楼上却突然冲下来了一个怪人,就连我与他说话,他都没有搭理我,那人因为遮着面的缘故,所以我并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当时我也没有太在意,只是以为对方乃是酒楼的一位房客,也就没有多事。”

    除了安排客人,一直到酒楼关门,他都是要守在酒楼门口迎客的,所以倒也不会发生遗漏的事情。

    听到这里,黄志道冷笑一声,又将目光转向了杨独,沉声道:“杨独,现在你可还有话说?”

    杨独闻言,不禁一怔,有些不明觉厉的说道:“不知大人想让草民说些什么,还请大人明示。”

    “方才店小二口中的那个神秘人,你可知道是谁?”

    “这……在下那天醉得一滩烂泥,又怎能知道那神秘人的身份呢?”杨独否认道。

    “大胆!都到这个时候了,你竟还打算装傻充愣。”黄志道忽然重重一拍手中的惊堂木,厉声呵斥道。

    杨独面色一变,但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惧意说道:“大人,冤枉啊,那天我一整夜都没有离开翠茗楼,而且大哥乃是心力衰竭而亡,就连郎中都证实了大哥并非中毒,草民又怎么会是杀害大哥的凶手呢?”

    黄志道冷哼一声,道:“哼,接下来只需要到城东的迎宾楼,调查清楚那天与杨力见面的人,究竟是与不是翠茗楼离开的神秘人,那这件事情,也就基本可以确定那神秘人的身份乃是你杨独了。”

    “方才店小二所言,他先前并未在酒楼见过那个神秘人,那神秘人总不可能凭空出现,只要再调查清楚那天入住的房客,而那神秘人,便是其中之一。”

    “你说,天底下有这般巧合的事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