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0章 竟然是他?!
    护法大长老急召?

    陈克还没诧异,书伯的眉头微微一皱。

    真武界早有传闻,天灵宗总坛护法大长老冥玄子伤势已经痊愈,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关了。

    冥玄子如此高调的发出一封召见令,大概也是借此来传达某种信息吧。

    陈克倒是没多想,上次回天灵宗,火云长老就提醒过他,护法大长老随时会见他,还特意嘱咐他不要说错话。

    不过他还是有点紧张,在天灵宗的这些日子,他听到的关于护法大长老的英雄事迹,听得耳朵都磨出茧子。

    护法大长老冥玄子如何天赋惊人,如何从宗派脱颖而出,如何挽狂澜于既倒,如何重振天灵宗的雄风,吧啦吧啦之类的。

    虽然这些距离陈克太遥远,然而冥玄子重伤十几年却依旧把持着天灵宗的重要权柄,甚至某种程度上还压制住了掌教天玄子,这个就是实打实的厉害了。

    更不要说,天灵宗内和陈克最亲近的三个人,火云,灵云,流云,竟然都是冥玄子的拥趸。

    对这样一个传奇人物,陈克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

    告别书伯后,陈克没有再做停留,转站两次抵达天灵宗,从传送台上走了下来。

    剑神殿其实也有传送台,不过只对护剑者或者留守弟子开放,陈克还没这个资格。

    看到火云长老等候在外面,陈克急忙上前躬身行礼:“弟子陈克,见过长老!”

    火云长老微微颔首,神态一如既往的肃穆,沉声道:“等会见到大护法,少说,多听,不问!”

    陈克急忙点头,记下了火云的三个交代。

    在两位长老的引领下陈克步入总坛的后山,顿时被迎面而来的灵气给爽到了。

    所以说天灵宗千年基业不是白来的,只是这后山流转的灵气,都堪比真武界了。

    只是后山属于禁地中的禁地,只有天灵宗的那些老资格们才隐居在这里,寻常总坛长老或特别精英的弟子也不过拥有修炼的洞府,还不能长时间停留。

    以一方灵气仅供养几人,怕也只能做到如此了。

    嗡!

    前方的景色像卷帘一般向两侧翻开,露出一片截然不同的山体和山路。

    穿越重重禁制,几人终于进入一个幽静的山谷。

    陈克早就习惯了无忧谷的奇花异草巧夺天工,自然对眼前的景色无感。

    再说沿途上的那些护卫目光犀利的瞪着你,再好的兴致也都给破坏了。

    当陈克走到一面山壁开凿出的洞府门前,再次确定了他的判断:护法大长老真的很怕死啊。

    后山原本就是禁地,一般人怎么可能潜入进来?

    沿途之上又是重重幻阵和禁制,山谷里有这么多护卫,天上有猛禽巡逻,洞府大门还有人把守,这防御真是绝了。

    大概也许可能,护法大长老真正要防的是自己人吧。

    紧闭的洞府大门无声开启,护卫向着两侧闪开,陈克看着前方莫名紧张,脚步轻缓地走了进入。

    万籁俱寂,灯火幽暗,洞府尽头,一个巨大的法阵闪动微光,将法阵中间盘坐的一道身影勾勒了出来。

    陈克止步在法阵外围,微微颔首行礼。

    盘膝而坐的白衣老者,眼帘缓缓向上一挑,两道精光爆射而出。

    “陈克,你可知罪?!”一个沉闷的声音,就像是阴云中的闷雷在陈克的耳边炸响。

    陈克浑身汗毛倒竖,脸色煞白,几乎抑制不住转身撒腿就跑的冲动。

    这个声音,他在星际流亡者的黑雾空间中听过,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和星际流亡者勾结的那位神秘人,竟然是护法大长老?!

    惊恐之余,陈克的脑袋有点发懵。

    他想不通,护法大长老明明在疗伤,怎么可能出现在真武界的异度空间,并且暗中给星际流亡者提供情报?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更想不通,护法大长老为什么要这么做?

    汗出如浆,一片混沌之际,却听得冥玄子冷冷道:“你虚构了一个不存在的神农高人,骗得过所有人,难道还想骗得过老夫?!”

    陈克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急忙单膝跪倒在地:“弟子知罪了!”

    冥玄子看着陈克被吓坏了样子,满意点点头,收敛眼中的精光,淡淡道:“念你初心不错,起来吧!”

    陈克急忙道谢,如释重负的站起身来。

    有那么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以为冥玄子会杀他灭口。

    却不曾想是虚惊一场,冥玄子不过是拿别的事敲打敲打他而已。

    嗯,天灵宗的老套路了。

    这么说来,冥玄子并不知道那天其实陈克就藏在附近,听到了他和星际流亡者之间的谈话。

    否则的话,冥玄子大可悄无声息的杀了他,也不至于有今天这么一出。

    所以说,陈克的小命暂时无碍。

    “说吧,你是如何培育出鬼爪七星兰和太古寒烟竹的?”冥玄子问道。

    陈克哪里敢隐瞒,如实道:“弟子曾经在昊天学宫求学,无意中收服了一幅卷轴,利用卷轴空间就能培育出那两种灵物。”

    冥玄子不禁恍然,慨然道:“老夫早就耳闻墨林真人的无双修为,只恨无缘亲见其风采,你能得到他的传承,也难怪能在短短几年内就风生水起。”

    陈克谦逊一笑,心底再次松了一口气。

    显然冥玄子已经查过他的底子,所以才会有这么一说,冥玄子查的越多,他就越安全。

    果然,冥玄子冷哼一声:“你无需担心有人觊觎你的卷轴,大大方方的拿出来用就是了,你是对天灵宗有功之人,再加上你今时今日的地位,任谁想打你的主意都要顾忌三分!”

    陈克躬身道谢:“多谢大长老厚爱!”

    冥玄子微微点头,又向着陈克询问了一些事,陈克一一回答,心里却是古怪不已。

    护法大长老询问他的这些事,都是公开资料上可以查到的,大长老会有这么闲?

    就在陈克疑惑之际,护法大长老忽然一转话题:“听说几日前,你在龙蜥岛做任务的时候,遇上了元清子?”

    陈克不禁愕然,急忙点点头。

    冥玄子淡淡道:“把事情的整个经过都一一道来,不得有丝毫遗漏和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