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落英派
    大伏魔曲乃是皇室不传之秘。

    昔年大北朝太祖皇帝曾以一支玉箫与一名先天大圆满相抗。

    如今唐孟内功虽不及当年的太祖,但此曲练得许多年已颇具火候。

    即便是苏沫也有片刻的心神失守,忙运气抵御。

    至于那门外之人,更是已接近发狂,捂起耳朵在地上打滚儿。

    唐孟到外头时,便是看到二男一女三个年轻人面目狰狞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如死了一般。

    他怔了一阵,突然冲几个人喊:“喂!地上的几位醒醒,我这曲子岂是有这般威力?”

    那其中一个人缓缓站起身来,颜色甚厉,道:“你这恶徒,可知这曲子几乎要了我等性命!”

    “我等与你素昧平生,怎地下此毒手?”

    唐孟怒道:“呵,我若要杀人,你们已都死了!”

    就冲这几人被自己随意吹的大伏魔曲弄成这幅模样,就可以断定这些人只是一群未入二流的乌合之众。

    凭他如今的实力,果若真想取之性命,也就是一个照面的事儿。

    那人听了道:“我与师兄师姐只是想进这破庙想去躲躲雨,门都没进呢,阁下也太不讲理了吧?”

    唐孟一想,好像也是这么着啊。

    他在里边只是听到了外头有声响,就急急忙忙地冲了出来

    好像是闹了个乌龙?

    “谁让你们偷偷摸摸的,大声点不行啊?”唐孟略有些心虚。

    那人气到不行,刚谷欠开骂,倒在其身边的两人爬了起来,其中的那名女子摁住了他的肩膀,然后对唐孟说:“这位小兄弟,是我们唐突了,还望见谅。”

    她比两个师弟都看得清,人家摆明了实力碾压,何必自找没趣。

    而她这一低头,唐孟反而不自在起来。

    要是这人破口大骂,那好办,索性打上一架。可如今是自己动手在先,人家又以礼相待,这要是再如何不就是纯属他没事找事儿了么?

    唐孟想了想,作一揖说道:“一场误会,这里我也给诸位赔不是了。在下苏孟,京城人氏,家姐苏沫在庙中歇息,敢问三位尊姓大名。”

    那女子笑说:“我叫姚水仙,落英派弟子。”指其身侧人说:“这是我二师弟楚石。”又介绍一撇一只手按着的少年:“这是我三师弟广玉。”

    唐孟一一见过。

    没法子,这落英派不简单。

    别说是他,就是他的太子哥哥在这里,也要慎重对待。

    要知道,这落英派的历史可是比大北朝还要久远。

    大家伙都心知肚明,这落英派定然是有镇派大能存在。

    江湖上甚至有传言说,落英派存在有先天大圆满的老怪物。

    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无从考证,他也没兴趣去考证,因为没人愿意为了考证个传言而甘冒得罪先天大圆满的风险——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是真的。

    那广玉显然是个不经事的孩子,嘟嘴说道:“江湖上谁不服我们落英派,师姐何必和他废话?”

    这话一出,唐孟心里那个气啊,整个人直接接近暴走,冷冰冰说:“是,落英派是厉害,连朝廷也不得不给落英派几分颜面。不过如果落英派新一代都你这样的水平恐怕就离没落不远了!”

    姚水仙见气愤不对,屈指在自家师弟脑门上弹了一下,冲唐孟说:“我这个师弟被我们宠坏了,少侠见谅。”

    这时苏沫从庙里走了出来,冲几人说道:“这外边下着雨,里边烤烤火吧。”

    唐孟看了看她,道:“沫沫,你怎么出来了?”苏沫道:“你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还怕我听不到?”然后对姚水仙等人说:“列为落英派的朋友,在下苏沫。舍弟失礼,还望海涵。”

    几人忙回了礼,然后一同进了山神庙。

    苏沫也对这几人的修为感到疑惑,按理说落英派出来的弟子不应该这样弱,因问道:“落英派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派,听说派中弟子不到一定境界不许出派,怎么三位”

    那楚石道:“那都是江湖上以谣传谣的话。姑娘有所不知,我们落英派并不限制弟子出派,只是要接取派中任务有一定的武学要求。

    我们师姐弟三人虽是掌门师叔的隔代弟子,可到如今也还未踏入二流的门槛,惭愧啊,惭愧。”

    姚水仙接着道:“苏姑娘,令弟年纪轻轻,武功却不俗,这才是令我等大开眼界啊。看姑娘眉宇之间英气逼人,想来武功犹在令弟之上吧?”

    这位苏姑娘给她的压迫感非常大,这种感觉她只在面对掌门师叔的时候体会过。

    她实在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家族或者门派才能料理出这样一对姐弟。

    苏沫见她这样说,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她真相了,但脸上却十分平静,只说:“姚姑娘过奖了。”

    姚水仙与苏沫对话之时,唐孟和广玉两个人已经在瞪眼睛,若不是都有顾忌不敢动手,恐怕已经打了起来。

    此时姚水仙见自家师弟如此,心中暗叹不已。

    别说人家姐姐,就说人家的功夫就远胜自己三人,这糟心的师弟还要去挑衅人家要是人家不高兴了,这荒郊野岭的自己等人就算被如何了,也算不到人家头上去。

    她连忙训斥广玉:“师弟,素日里掌门师叔是怎么教导我们的?怎如此不知礼数?”

    广玉气急道:“师姐,你看那小子,太气人了!明明是他无缘无故对我们下手,你还帮他说话?”

    姚水仙反手给了他一巴掌:“你放肆!”

    技不如人不是错,可技不如人还认不清楚形势就是大大的错了。

    苏沫哪知她的心理活动,只以为大门派出来的就这规矩,因也不敢规劝。

    倒是唐孟看得颇为起劲。他就爱看这个,从前在宫里时,嫔妃们吵架他总是第一个赶到的。

    姚水仙见他二人一个欲言又止,一个面带兴奋,又以为他们心中不满,又对着广玉一通训斥。

    这广玉也是半大少年,素日里连重话都少挨,哪受得住这委屈,当即就吼将道:“你就冲着外人吧!就当我从未有过你这个师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