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分别
    苏沫、唐孟二人双双别过头。

    好家伙,这料太猛了。他们还是权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没听到吧

    那姚水仙也怔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师弟会这样,但紧接着就是暴怒:“广玉,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她不要面子的吗,她可是他们这一脉的大师姐!

    广玉道:“我怎么不能这么说话?师姐,我的好师姐,你是不是忘了——不管是在派内还是在派外,每次有什么事情,你总是先偏帮外人为什么啊?”

    “明明我们才是一家人呐!”

    姚水仙红着眼,哽咽道:“好,好,好!”一连说了几个“好”字,然后整个人情绪亦爆发出来:

    “广玉,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批评你吗?我这就告诉你!”

    “还记得你刚如落英派时,那么小一个豆丁,那时候你多乖,多听话啊。可你慢慢长大,你发现师兄弟都让着你,到了外头人家都敬着你,你也慢慢变了,变得孤高自傲,变得目中无人”

    “你觉得自己很厉害是不是?你哪里来的自信啊师弟!”

    “师兄弟让着你是因为你小,因为你是掌教师叔的隔代弟子。”

    “外头的人敬着你更是因为落英派,抛开落英派弟子这一层身份,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区区一三流境界的江湖后生!”

    说完这些话,姚水仙已是泪流满面,转身出庙。楚石恨铁不成钢,对广玉说道:“你呀,忒不让人省心了!这些年你沾惹的是是非非,若不是大师姐替你收拾,你哪有今日?自个儿好生想想吧!”说着,连忙追了上去。

    殊不知姚水仙虽被广玉的话伤了心,然心里还是放不下这师弟,因而并未走远,躲在山神庙外垂泪。师父平时忙,她这个大师姐就担起了照顾师弟的担子。她自问待广玉已是掏心掏肺的好,不料手把手带大的孩子居然说出这种话,此刻真真是心寒意彻,不知如何是好。

    楚石站在她身边,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另一方面,山神庙中广玉整个人呆呆地站着,仿佛是失了魂魄一般,显然是姚水仙的话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苏沫怔怔的坐着,心想:“这姚水仙的一番话,可算是没白费,这叫广玉的小子也算是还有得救。也罢,既然遇上了,我就帮他一把。”

    上辈子网上见多了白眼狼,这辈子并不想亲眼见证一个。

    她故意对唐孟说:“孟儿,我觉得刚才姚姑娘的话很有道理,你也该记着些。”

    唐孟嘻嘻一笑,道:“沫沫,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苏沫鼓掌道:“好,这是你说的。不过现在说了不算,我问你,要是这小子现在的情况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唐孟大叫:“自然是追上去呀!而且我怎么会像这个傻子一样呢?”没错,这广玉在唐孟心中的印象一落千丈,已经和傻子是同一级别。

    便在此时,广玉猛地抬头,朝山神庙外跑去。

    苏沫也松了一口气,这人总算不是太傻。只是唐孟更加瞧不上这人,故意大声说道:“瞧着小样儿,还落英派的弟子呢!别是个冒牌货儿。”

    苏沫喝住唐孟,斥道:“我看你也比他好不到哪去。人家虽然修为低了些,却是大派出身,放尊重些吧。”

    很明显,唐孟这货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她忽然对姚水仙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次日醒时,苏沫睁眼见姚水仙、楚石、广玉三人坐在不远处,忙叫醒唐孟坐起行礼。那三人亦然。

    随后姚水仙冲苏沫作揖道:“昨晚多亏苏姑娘了。”

    苏沫道:“哪里,这也是三位情谊深厚,不然即便是有千言万语又能如何呢?”

    广玉觉得昨晚的事儿着实尴尬,想开口又觉得难以启齿,但转念一想,昨儿同师姐道歉时再难以启齿的话都说尽了,这会子害怕什么?于是硬着头皮说道:

    “也还是要谢苏姑娘点化之恩,然后师姐可真要生我气了。”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苏沫憋着笑说道:“你年纪小,行事冲动也是有的。不过往后说话做事可得注意,别某天真把你这好师姐的心给伤透了。”

    “是,是,一定注意的。”广玉摸了摸脑袋,显得非常腼腆,和昨儿晚上飞扬跋扈的少年仿佛不是一个人。

    姚水仙赏了他一个白眼,叹道:“要真能记住就好了。”

    自家师弟什么样,她还能不知道?别看这会子乖巧听话,只怕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家师弟,只能自己慢慢教导啦。

    几人谈谈说说,大为意合。尤其是广玉、唐孟这两人,这两人年纪一般,兼之生性极为相近,说出话来,都深得对方心意。口上虽然不认,但心里却已经将对方当作顶顶要紧之人,真真是应了那“不打不相识”的道理。

    数个时辰过后,大雨将将止住,几人身上的衣服也在体温和柴火的作用下基本干了。

    姚水仙等三人便起身,又对苏沫和唐孟说道:“二位,我师姐弟三人上有要务在身,这便告辞了。”

    苏沫笑道:“三位自便就是,我与孟儿再歇息一会也要走了。”

    那广玉突然开口说道:“对了,最近江湖上时常有南蛮国人出现的传闻,这大河以南一带恐怕不太平,二位如果要去最好小心些。”

    他这话算是歪打正着,苏沫二人的确要过河往南方去。

    不过这份心意苏沫领了,说道:“多谢提醒,我们定会注意的。也请诸位万事小心,咱们有缘再见。”

    待几人走后,苏沫便借口练功把唐孟打发到一遍,询问系统道:

    “系统,你老实告诉我,那婉清引我们来是不是和南蛮国有关?”

    系统当然是一口咬定不知道,但苏沫哪里肯相信,连翻追问之下,系统终于说出透露出了一些信息:

    “本系统不能回答宿主这个问题,不过可以告诉宿主——婉清与山窟八鬼实际上并没有关系,且真正杀死剩下七鬼的另有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