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阴谋现(上)
    “原来女侠乃镇国公大人之女,贫道失礼了。”丁一笑反应很大,深深作了一揖。

    苏沫笑道:“道长此言差矣,我父是我父,我是我,不可混为一谈。”

    自立自强的思想早在前世就已镌刻入她的魂,今生获得绝世武将养成系统,得绝世武功后则更是坚定。

    丁一笑不免高看她一眼,心道:“苏国公的孩子果真不一般,若是换了旁人,岂会放过扬名立万的好机会?”随即说道:“姑娘好心性!这厢打扰姑娘清梦,实在抱歉。只是贫道尚有要事,改日定当登门致歉。”

    苏沫淡淡一笑,也不拒绝,只说:“晚辈不敢托大,不过倘若前辈拜访,苏府定扫榻相迎。”

    两人都只是说些场面话。

    其实苏沫心中已大抵猜到丁一笑口中的要事是什么,只是不点破。

    回到屋里,又不禁度测丁一笑身份,百思不得其解后询问系统,系统只说:“那人在落英派中的地位很高,境界也不低,若不是其受了伤,就那几个小喽啰走不过三招。”

    “不过这和宿主似乎没什么关系,恕本系统直言——此间有大秘,而现在的你还没资格知道。”

    苏沫追问道:“要什么样的层次才行?”

    系统:“至少也要你父亲那样的境界,顺便告诉宿主:后天化先天十分玄妙造化,这一步怎么走你需走出自己的路,就算以本系统的伟大也不能干涉。”

    听了此话,苏沫沉默良久。

    系统的话里藏着太多的信息。

    至少她知道这个世界比看起来的还要不简单,知道丁一笑至少是一尊先天宗师,也知道了要想成就先天,就要走出自己的路。

    而什么是路?其实就是道吧。

    所谓宗师,当是自成一派,自开一脉,已走出自己的武道。

    明悟至理,可通天地之势;溯本归源,内气生生不息;后天躯蜕,翻作无漏之身。此三者备,是为先天!

    这其中后两者系统都可以帮忙,唯有前者,需要苏沫自身意念通彻方可。

    她便纠结于此,乃至于数日都闷闷不乐,险些吓坏了初一和唐孟。

    好在连想数日之后,苏沫似乎想通了,猛地明白明悟武道真理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君不见,初一这般此间土生土长的天才少年尚胶着于此?

    更何况自己远就是半路而来,一身修为均为系统之功,悟性也实在一般。是以既一时想不通便不必再想,待把一身绝学琢磨通彻,机缘到时自有体悟。

    苏沫心中登时畅快,面上不愉之色去了九成。初一、唐孟二人温习各自武学也各有进益。

    这日,三人行至一处镇子,见到不少南蛮面孔,唐孟便说道:“近日也不知怎的,四处都多了许多生面孔,这一路过来许多地方都有许多南蛮人。”

    初中道:“这话不错,这一带我从前跟师父来过,并不见这么多南蛮人的。”

    苏沫自经历了先后两回遭遇落英派的人之后,对南蛮人再无好感,皱眉说道:“这些人来的突然,恐不是好事。我们权且注意着,平日里多加小心些。”

    唐孟笑道:“依我说,这些人安生过日子也就罢了,若招惹祸事,咱们便狠狠教训一顿,不然倒显得咱们北朝怕了他们似的。”

    苏沫无语,知道这小子情商太低,讲道理多半是讲不通的。再说,现在她们还在大街上,争吵起来一则是引人注目,二则是太不雅观。因只暗暗告诉自己,自家多注意着便是。

    初一却不相同,他虽是赤子之心,但毕竟自幼混迹在市井长大,明白些唐孟这般贵公子所不明白的道理,一本正经地对苏沫说:“姐姐你放心,我自省得的。”

    苏沫点点头,携二人走进一处南蛮人来往颇多的酒家办理入住。

    只见那酒家比之周围酒家大逾二三倍,其间陈设布置之繁华更胜京城之天下第一楼。

    一个白发斑斑的老头正坐着算账,看见三人进店,忙起座相迎,道:“三位可是要住店么?”

    “不错,与我们来三间上房。”苏沫一面说,一面悄悄观察店内环境。这店内的南蛮人似乎比她想象中还要多,因故作随意说道:“店家,我瞧你这店里较旁处多许多境外的面孔,不知可是有什么可口的饭菜?”

    那老头向苏沫微一打量,眯起眼睛说道:“客官,您说笑了,我如是有好菜方子,早挪了地方,哪用得着守着这里?”

    苏沫一听,便知道这老头定是隐瞒了什么,转头向唐孟道:“孟儿,咱们在京城可见过如此富丽堂皇又不失清雅别致的酒家么?”

    唐孟眨了眨眼睛:“沫沫,京城哪有这般好的地儿?这处儿比皇宫也遑多不让了!”

    苏沫给了那老头一个你看吧的眼神,说道:“我们在京里待过许多时日,虽不敢说见过了京城所有酒楼,但大凡有名之处都见识过,可比您这儿差远了。”

    “那客官定是看错了,这般名头小老儿这小地方可担不起。”那老头一边将三面房牌递给苏沫,一边说:“这是您三位的房牌,可要小二引路么?”

    “不用,谢谢。”

    苏沫没想到他会直接下“逐客令”,接过房牌便转身带着二人上楼。

    初一突然凑到苏沫耳边道:“姐姐,那老爷爷刚才像是故意这么说的。”

    苏沫摸了摸他的头,清笑道:“如何不是呢?好了,让我们忘记方才发生的不愉快吧。快进房里把行李放下,该到饭点了。”

    两个少年均“好耶!”叫了一声,然后飞也似的跑进了各自的房里。

    苏沫看着他们二人都进去了,也进了自己的那间房。她何尝不知道那老爷子是故意那么说的呢?

    她只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戳破那老爷子。——也许人家有难言之隐。

    这是思绪翻涌之际,忽听得门外有人高声叫道:“沫沫(姐姐),沫沫(姐姐),你在不在?快出来,下去用膳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