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阴谋现(下)
    苏沫一面出房门,一面说道:“来啦来啦,莫要嚷嚷了!”

    待到房门前见到二人,又说道:“此处蹊跷之处颇多,待会儿到了下面,言行谨慎些好。”

    唐孟急切说道:“你就放心下去罢,我已快要饿死了!”说着,拉起初一的小手就往楼下跑去。

    苏沫暗自摇摇头,旋即跟着二人下去。

    那老头一见她们几个,便亲自起身引入座,说道:“三位客官要吃些什么?小老儿这就吩咐伙房去做。”

    “大凡可口美味的菜肴,尽可呈上来。”苏沫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几个人吃不完。

    初一这小子的胃口,她着实也是见识过了。

    “这”那老头犹豫了一会,吞吞吐吐道:“这个,客官能否先把账结一下?”

    唐孟猛地一拍桌子:“你这小老儿怎这般啰嗦!怎地,还怕小爷给不起钱?”说着,从腰间解下一个囊袋甩在桌上,说道:“你张大眼睛看看,小爷有的是银子!”

    旁人见他这动静,纷纷张扬过来。苏沫只想赏他一巴掌,方才自己才叮嘱要谨慎,这会子竟就这样张扬,因抱拳道:“抱歉,舍弟不懂事,惊扰到其他客人了。”

    那老头颠了颠囊袋,笑眯眯说道:“无妨无妨,几位既银子丰裕,就是本店的贵客,岂是那些个蠢物可以比的?”一言说完,不声不响将囊袋收进怀里,往伙房而去。

    唐孟盯着他的背影,小声嘀咕道:“这老头,怕是一门脑子都给银子占了。”

    苏沫强忍忍内心汹涌的火气,道:“好了,人家开门做生意,自是一个‘利’字为重,管这些作甚。”

    这些她早在上辈子就司空见惯了。管你去甚么地方,有钱便是大爷,人家恨不得把你供起来,可若一旦是没了钱,这些人翻脸最是乖觉。

    况且,这会子她想要得些个信息,这老头儿爱财总比无谷欠无求好。

    不多时,那老头并几个伙计端了十数盘子菜式到桌上,鸡鸭鱼肉,一应俱全。

    苏沫便冲他说道:“这些菜式瞧着很是喜人,不知道有何名字缘法。烦您为我介绍介绍,可好?”

    那老人抄起一张菜单,缓缓介绍。

    苏沫打断他,似是故意刁难道:“您老是照本宣科,可我却不是要听这些。”

    “我要听的是发生在这里的故事,您老可明白?”

    那老头沉默良久,似是在思考该怎么回答。苏沫又说道:“我也没得其他意思,只是想听听故事解解闷。”说着,从袖里摸出一块金元宝,续道:“银子您老不必担心,只要故事是好故事,这便是您的。”

    “啊呵呵,来,三位上边雅间请。”那老头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热情。他活到如此年纪,自然知道眼前这小姑娘想知道的是有关南蛮人的事儿。

    做这事儿的风险,他是知道的。只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只是凑巧在这里开了个酒楼,凑巧那些人都来了这里,又凑巧他听见了。

    本就是平白听到的事情,能换一颗大金元宝,这生意是有风险,但纵风险又如何做不得呢?

    唐孟和初一两个楞在原地,这好端端的为何要换地方呢?但无论是老头还是苏沫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们也只好跟着走。

    然而几人都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进雅间后,坐在大堂的南蛮人开始嘀嘀咕咕,为首的人脸色时而明朗时而阴沉

    苏沫几人雅间坐毕,一同上来的几个伙计把饭菜布好便退了出去。

    此时唐孟已饿的不行,经过这些天和初一的相处,他已经知道在饭桌上如果自己矜持,最终就会吃不到东西,所以直接拿起筷子就埋头苦“干”,初一亦紧随其后。

    苏沫嘴角抽了抽,只好不管他二人,冲老头道:“老人家,请开始吧。”

    那老头点点头,说道:“客官,事情还得从半年前说起

    那时咱们这里南蛮人并不多见,十天半个月也未必能够见得着一个。可突然某一天,镇子上的南蛮人就多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伙都怕,怕他们生事。您也知道,这些人都不大安分的。

    可离奇的是,这些人成日成日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非但也不生事,便是有人找麻烦,他们也只是远远避开了事”

    他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说着。

    也不知是否是说书人出身,这讲故事的水平倒是一流,跌中起伏,很是动人。

    一大一小两个少年听得都忍不住鼓起掌来,然而苏沫却似乎不大满意,用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

    那老头发觉了这一点,即刻便停了下来,问道:“客官,您对这故事可还满意?”

    “您老说的好是好,就是”苏沫想了想,续道:“就是过于冗长了,若能够精简些便是最好不过了。”

    老头尴尬笑了笑,道:“明白,明白。”然后清了清嗓子,续说道:“要说这些人是为何而来,小老儿也是近些时日方凑巧听到些闲话

    您是不知道,这些人呐,多半来头可不小嘞!都是南蛮国的贵族之后,据说来咱们北朝是为了完成他们国师所交代的任务。

    至于具体是什么任务,小老儿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自打这些人来了以后,这一带的江湖人士也多了起来,恐怕是不太平喽。”

    江湖人士也多了起来倒不难理解,想来也是如落英派般,冲着突然集中出现的南蛮人来的。

    只是那所谓南蛮国国师不知是什么人物,又不知是什么任务居然让南蛮国将贵族之后都大把大把派出来。想到这里,苏沫问道:“不知您老可知,那南蛮国师是何人物?”

    “这说起来也是可笑。”那老头笑了笑,旋即说道:“听来往的人说呀,那南蛮国国师似乎是一位很厉害的武者。当年十万大军攻打咱们大北朝时被苏臻大将军打退了,如今武功有了进益,便又鼓动着他们南蛮的国君向咱们发起报复呢!

    想来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殊不知当年苏臻大人能够打退他们,而今自然也能打得他们大败而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