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7章 连天都想夺走
    这两只小貂毫不在意的在齐文面前出现,并且将后背露给齐文而主要注意着水缸内,说明已经和云山观的人相互熟悉了。

    云山中的溪流里也有鱼,但那里的鱼最大的也只有手掌那么长,而且还很细,两只小貂对于那些鱼来说就是“巨兽”了。

    可如今水缸中的,三条鱼脑袋大得不像话,简直像是水中的大怪物一样,两只小貂看得也是愣愣的,隐约想起当初在道观外也叼走过半条很大的鱼。

    “小心点,别掉进去了,不然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青松道人对着对着两只小貂嘱咐一句,就又赶紧出了厨房,毕竟客人还在外头。

    看到齐宣和齐文先后出来,计缘张望一下厨房水缸方向的小貂,面带笑意的问一句。

    “和这两只小家伙熟稔了?”

    秦子舟抚须道。

    “不错,两只小貂本就已经开了灵智,也有向道之心,我和它们说明之后,自然是没费什么功夫就让它们入了云山观修行,等炼化横骨之后就可算是云山观弟子了。”

    老龙看看这两只小貂,知道它们修行的契机还是当年他和计缘在云山观中的一场简单的论道交谈。

    “它们倒是好运气啊,岂知天下修行之辈,有几个的造化比得上这两只灰貂,若还无向道之心,真就是该天打雷劈了!”

    老龙言语意有所指,齐宣和齐文只道是仙道难得,秦子舟能明白一些但不算透彻,也只有计缘只道老龙意思是什么。

    “呃对了,计先生、尹先生、秦公,这鱼你们打算怎么吃?”

    计缘早在大梁寺就犯了馋嘴病了,这会听到青松道人的问题,不由就想到了他当初做得鱼头,配合山中物料带着一种咸鲜的辛辣感。

    “那自然是道长的秘制鱼头做法咯,计某可是特地让通天江夜叉在江中找寻的这三尾大鱼,腰斩既是鱼头,精华全都在里头呢!”

    如今齐宣和齐文已经步入修行,一些神怪之事在他们面前也不用太忌讳了。

    “啪~”

    青松道人一拍手,一听是自己的拿手做法就放心了,他还真怕要求做什么名酒楼的菜肴,便朗声道。

    “计先生放心,料子厨房很足,保管让几位吃得吐舌冒汗却依然停不下来!”

    “哈哈哈,好好好,道长快去准备吧!”

    青松道人连连点头,对着齐文叫一声。

    “齐文,杀鱼!”

    “好嘞!”

    计缘和老龙等人也不需要齐文和齐宣特别招待,自己就在观中拖出一些凳子和一张小桌板。

    桌上的茶叶是两个道人山中自采自晒自炒的,水是山泉刚刚烧开的,不过没有什么干果糕点。

    “早知道从通天江水府顺一些茶点过来了,咱们怎么说也是有点道行的修行人,竟是连颗瓜子也无!”

    计缘哀叹一声,老龙也是被他这模样逗乐了。

    “谁让你这么急着过来?”

    秦子舟提起茶盏轻轻吹吹上面的茶沫和热气,喝了口热茶道。

    “咱云山观也不是什么香火鼎盛的地方,一年到头没几个人上来拜,就是谁好奇来过一回,看到观中无神像无大鼎,无愿池无铜钟,只敬天地星斗,你让他求子求财求姻缘?算了吧,下次估计也不会来了,所以那些个精致糕点与本观无缘!”

    计缘想了想,突然笑了笑。

    “嘿,计某还有变!”

    说着,从从袖中取出一包干叶包着的东西,然后小心的一点点解开,露出里面一粒粒干瘪红紫色物体。

    “枸杞?”

    秦子舟前生行医近百载,当然一眼就认出这是什么,在老龙还纳闷的时候就说了出来。

    “不错,秦公眼睛刁,正是一把上好的野枸杞干!”

    计缘拿起一粒放在嘴里咀嚼,滋味甜甜的带着微酸,随后伸手一引。

    “两位请用!”

    这还是当初陆山君送的,没想到这会充当茶点了。

    所谓闲情逸致,讲求的就是一种心态,已经和谁在一起了,即便是老龙,在这种氛围下,对于一杯粗茶一把枸杞,也是觉得意味十足。

    三人品茶聊天,讲的还是云山观的事情,这次多了老龙,上回计缘和秦子舟讲过的也顺带提了提,最后才到了关键的地方,讲道了云山观修行根本之法已经成了大半。

    “这么说,计先生的《天地妙法》已经有眉目了?”

    计缘点点头,取出卷轴,展开一丝放在桌上,刚好能看到“天地化生”四个字。

    “经历了一点波澜,但前半部的《天地化生》已成。”

    “这可不是一点点波折,此书为天所妒,非同小可。”

    老龙忍不住说了一句,同时伸手指了指天,秦子舟肃穆点头,然后道。

    “这样的话,此法也不能轻传,即便将来云山观修士多了一些,哪怕数量再少,毕竟总可能有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时候!”

    “呵呵,理是这么个理,但事未必是这么个事,秦公你自己洗洗阅览一遍此书就知道了!”

    老龙也摇头抚须,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觉得也难怪计缘有时候喜欢装深沉,这种感觉确实不错。

    秦子舟不疑有他,从桌上取过卷轴展开阅览。

    此刻老龙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秦子舟,顿时又发现不同,见他阅览书卷,居然能有淡淡光雾弥漫周围,这在他自己看卷轴时或许因为太入神,并没注意到。

    良久,秦子舟才长出一口气点点头。

    “果然,计先生所作妙法,考虑得就是周全!”

    云山观厨房那边,已经有一阵阵入锅声和滚油声传来,一阵阵带着辛香的菜味也逐渐传开。

    “这青松道长的秘制鱼头的佐料和做法,也得传下来,同样是云山观一宝!”

    “对对对,同样是云山观一宝!”

    “哈哈哈哈哈……”

    三人同时大笑起来,就是之前独自在家的老龙,此刻心情都极为舒畅。

    道观厨房中,青松道人听着外边爽朗的笑声,也是面露开心。

    “师父,计先生他们好像挺高兴的啊,笑什么呢?”

    “反正肯定是好事,对了,火烧旺点,这鱼头太大,火力不足可别弄出个半生的来!”

    “师父您放心吧!”

    齐文一边保证,一边讲手中柴枝折断,很有层次的放入灶内,顺便将一只凑得太近的小貂拎起来丢远一些。

    “别往炉灶里瞧,小心把你毛都烧焦咯!”

    “吱吱……”

    这只灰貂有些不服气的叫唤两声,随后跑出了厨房窜出了道观大门。

    ……

    傍晚,云山观院中,一张八人大桌被抬了出来,桌上放了除了一些云山观自己种的素菜,当然少不了那口大锅。

    因为鱼头三个鱼头太大,加起来得有几十斤,这次就连这口能做十几个人饭吃的大锅装起来都有些勉强,青松道人能将之烹饪好也确实算本事了,体力和精力都消耗不少。

    锅中四溢的香气飘满云山观,桌边三面坐着计缘、应宏和秦子舟,剩下的一面则是青松道人和清渊道人并排坐着,而两只小灰貂则在稍远处,用两只盘子装着新鲜的去鳞鱼肉。

    因为这大铁锅中有一整锅莲肉带汤的鱼头,所以保温能力也是极强,几人都吃得欢快,白玉千斗壶中的美酒也被计缘拿来大家一起享用,甚至两只小貂都给倒了一小杯,只不过喝完之后两个小家伙直接就躺到了。

    这一幕让青松道人看得不由想到了当初,计先生不由分说把他给灌醉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整锅鱼头被几人吃去大半,齐宣和齐文早已经吃得只有揉肚子的分了,而计缘三人还在不断下筷,时不时还会用汤勺舀一碗汤喝了。

    看着齐宣和齐文都只能干看着,计缘也笑着说。

    “这就是修仙的另一个好处了,不至于美食当前吃一点就饱了,哈哈!”

    等到真正扫干净桌上菜,也多喝了几杯酒之后,计缘才又一次从袖中拿出了《天地化生》,朝着青松道人递过去。

    “青松道长,此乃计某推衍出的《天地化生》,是《天地妙法》上半部,此法奥妙非常,望云山观珍重此法,寻找传人也许慎重,当然也不用太拘谨,符合云山观原本的道家之意便可。”

    青松道人挺直了身子,忍着肚子涨,郑重的双手接过卷轴,一副想打开又不敢立刻打开的样子。

    “想看就看吧,此物日后就是云山观修行根本了,不用这么客气。”

    计缘看穿他的想法,这么说了一句。

    “哎!”

    齐宣应了一声后,迫不及待的展开,齐文也凑过来一起瞧,只是两人这一看,就和定格了一样,眼神被吸入卷轴中,身形都有些朦胧恍惚。

    “呦,看不出来这两个道人的天资还有点门道!”

    老龙忍不住略带惊异的说了一句,秦子舟则抚须笑道。

    “计先生专门以契合道门存想之法为依所作,若是这二人还没这点悟性,可就真白费了计先生苦心了!”

    “嗯!”

    老龙也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这种说法。

    所幸这一次两个道人并没有因为观法而一坐几天,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只是过去了一刻钟,但那种恍惚又惊异的神色,充分说明了在这过程中受到的冲击。

    齐文回神之后不由问了一句。

    “计先生,所有修仙妙法都这么神奇么?咱这部《天地化生》在一众仙门修行法门中算厉害的吧?”

    “这个嘛……别家的……”

    计缘有些不太好回答,虽然他对自己的《天地妙法》很自信,但也没见过几个别家的,总不能只以《玉怀小练》对比吧。

    “哼哼……”

    老龙哼笑了一声,眯起眼看着齐宣手中的卷轴。

    “计先生不好自夸,我来告诉你们,这么说吧,此法初成之时,连天都想夺走!”

    毫无夸张,形容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