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好人不能干坏事!
    第九十四章好人不能干坏事!

    聪明如夏完淳者,在听完薛求的话之后,他立刻就明白了。

    自己要搬走的不仅仅是薛氏一族一十六口。

    他还要把整个大明司天监搬走。

    一个在大明存在了两百七十余年的重要部门,可以想象他的家底有多么的庞大。

    再加上他们接收了蒙元遗留下来的大量的典章,记录,文书,研究成果,想要把这些东西全部搬走,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事件,而是一项繁浩的工程。

    蓝田确实能在这个四面漏风的京城里横行无忌,可是,再厉害,还没有到可以随便拆卸皇宫的地步。

    要知道观星台就在城墙边上,难道让蓝田人当着城池守军的面拆卸那些珍贵的仪器?

    丢弃?

    不可能。

    一夏完淳对自己师傅贪婪的本性的了解,他一定会要求密谍司把这些宝贝全部运去关中好好收藏的。

    同时,通过这件事他对韩陵山的无耻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一韩陵山对京城官员的掌握来看,他不可能不知道薛凤祚一定要有分量的人去见他的真正原因。

    这件事既然已经砸到头上了,夏完淳当然没有退缩的道理,一口答应了薛凤祚的要求,答应人家不仅仅会把那些珍贵的宝贝保护好,还会把司天监积存的天文记录跟文件一起带走。

    薛凤祚对次非常的满意,连夜收拾行李,不到五更天,就带着全家跟着黑衣人匆匆离开了这座危城。

    夏完淳孤独的骑在日晷仪上看着即将升起的太阳,显得很绝望。

    他的部下们正在往马车上装各种记录跟文书,已经装了六车了,仅仅掏空了一个库房,同样的库房还有三个……

    他胯.下的这个日晷仪由汉白玉制作而成,加上底座重达七百八十六斤。

    如果说这些宝贝的运送仅仅只有重量这一个难题,夏完淳还是有办法的,毕竟,蓝田的绞盘起重设备已经比较完善了,这事可以解决。

    可是,面对浑天仪这种精密的宝贝,夏完淳就毫无办法了。

    要知道浑天仪是用木柜表示地平,圆球的一半在地平之上,一半在地平之下,以观测朔望。

    铜柜中各施轮轴,钩见关缫,交错相持,又立二铜人于地平之上,前置钟鼓,以候辰刻。

    浑天仪采用传统方法,以水为动力,使其自转,因而称为水运浑天。

    这个水运浑天仪一昼夜自转一周,正好和周天恒星的运转相一致。

    上面还有唐人梁令瓒与僧一行手书的金字铭文,以及制作工匠的银字名录。

    最可恨的是这座铜柜子上还镌刻了五星二十八宿神形,人物用游丝描,细劲秀逸,匀洁流畅,设色古雅精微,图中的牛、马等动物亦生动传神,画风谨严

    图中太白星神、风星神的形象,脸部修长,尚存南朝人物画的遗风,据传原图为南梁张僧繇所作。

    如果是精妙也就罢了。

    只要有图纸,以蓝田精妙的铸造工艺,这东西只要多试验几次,也不是不能复制出来,可是,眼前的这座水运浑天仪却是唐人——梁令瓒与僧一行的杰作。

    如果自己把这个东西给毁坏了,夏完淳绝对能想到师傅会如何对待自己,估计打断一条腿都是轻的……被活活打死的概率更大。

    在日晷仪的正西方,矗立着一个高大的空心球体,这东西就是薛求口中的——列宿经纬天球。

    他的高度何止丈二……沉重的球体滑轨闪烁着黄金的颜色,这东西由黄铜制作而成,加上底下的蟠龙底座,重达三千四百二十八斤。

    太阳出来了,日晷仪上开始出现一道细细的阴影,阴影随着太阳逐渐升高,慢慢地向夏完淳的胯.下移动,直到最后消失在夏完淳身体制造的影子里。

    一队官兵从观星台下列队走过,他们奇怪的看着那个骑在日晷仪上的少年公子,而那个少年公子也凶狠的看着他们,好像很担心他们会抢夺观星台上的东西。

    对于有胆量,有底气的贵公子,官兵们还是不敢招惹的,领头的军官吆喝一声,这一队官兵就匆匆的离开了观星台。

    等所有的资料,文书全部都运走之后,太阳已经升起一丈多高了。

    夏完淳疲惫的回到了居住的地方,发现,韩陵山同样才回来,他的身上满是尘土,脸色也不是那么太好。

    阴郁的瞅了夏完淳一眼道:“观星台的事情处理完毕了?”

    夏完淳摇摇头道:“没有,不敢动,也没法动,这么说你把《永乐大典》的事情处理完毕了?”

    韩陵山摇头道:“没有,太多了……”

    夏完淳同情的点点头,在发觉自己被韩陵山坑了之后,他很想把天文台这口大锅甩给韩陵山,问过之后,才知道韩陵山要面对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那就是——煌煌巨著《永乐大典》。

    明太祖洪武二十一年,即欲修纂类书,商议“编辑经史百家之言为《类要》”,但未修成。

    明成祖即位后,为整理知识,令解缙等人修书。

    编撰宗旨:“凡书契以来经史子集百家之书,至于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之言,备辑为一书,毋厌浩繁!”

    过程召集一百四十七人,首次成书于永乐二年,初名《文献集成》。

    明成祖过目后认为“所纂尚多未备”,不甚满意。永乐三年再命太子少傅姚广孝、解缙、礼部尚书郑赐监修以及刘季篪等人重修,动用朝野上下共两千一百六十九人编写。

    组织设监修、总裁、副总裁、都总裁等职,负责各方面工作。

    蒋用文、赵同友各为正副总裁,陈济为都总裁,参用南京文渊阁的全部藏书,永乐五年定稿进呈,明成祖看了十分满意,亲自为序,并命名为《永乐大典》,清抄至永乐六年冬天才正式成书。

    据《进永乐大典表》称,全书缮写成两万两千八百七十七卷,目录六十卷,成书一万一千零九十五册,全书共三亿七千万字……

    要命的是这部书只有一部……各地藏书阁以及各地府学所藏都是嘉靖年间的手抄本,并不完整。

    如果这些书仅仅是装在箱子里,韩陵山只需要把这些书运走就成,可惜,有很多儒生将这一部书当做命一样的在守卫。

    他们甚至手持武器,棍棒日夜巡视藏书阁,不准歹人靠近。

    一群儒生而已,韩陵山莫说打败他们,就算是全部弄死也不是难事。

    问题就出在,不能抢夺,不能把这些人弄死,甚至连一些威胁的话都不能说。

    一旦这样做了,遗臭万年不要紧,会让这部代表大明文脉的巨著失去了他本身代表的正义性。

    说起这些脑子一根筋的儒生,韩陵山就无比的怀念大明的那些贪官污吏……

    云昭已经在玉山书院修建好了一座硕大的《永乐藏书楼》,就等着这部书入驻呢,如果《永乐大典》入驻玉山,玉山书院成为大明文脉魁首就毫无悬念。

    现在,平生所向无敌的韩陵山发现,自己面对这群不怕死,不妥协,想要跟《永乐大典》共存亡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无欲无求的人才是最难突破的。

    不论你舌灿莲花,他们就是不准你动这部藏书,看看都不成!

    “不如让李定国快速南下,占领京城算了。”

    夏完淳长叹一声,他觉得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不成,我们不能逼死崇祯,也不能杀死崇祯,这该是李弘基的事情。”

    “总要取舍的。”

    “说到底,崇祯的存亡涉及蓝田根本利益,这不能改变。”

    “我可以让郝摇旗守护好观星台,到时候再慢慢拆卸,就地藏起来就是来就是了。”

    “谁告诉你郝摇旗是我们安插在李弘基身边的奸细的?”

    “我师傅。”

    “不该告诉你的。”

    “我师傅说他不喜欢郝摇旗这个人,从见他第一面开始就不喜欢。”

    “人家为蓝田效力十五年,历来任劳任怨,这时候说不喜欢,还把他的秘密身份到处乱说,丧良心啊。”

    “就告诉了我一个人!”

    “哼!”

    “我现在发现沐天涛干的事情跟我们干的事情没有可比性。”

    “人家是大明的忠臣孝子,我们是大明之贼。”

    “我们本来就是贼寇,我对这个身份很满意。”

    “把这话跟你父亲说,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我爹也不能决定我成为一个什么样地人。”

    韩陵山不愿意更夏完淳多说话,他忽然发现,夏完淳比他更像是一个贼寇。

    而且是一个很不要脸的贼寇。

    从他话语中出现沐天涛三个字之后,韩陵山就知道,夏完淳准备将观星台这口大黑锅扣在沐天涛的身上。

    韩陵山甚至能想到夏完淳会使用什么样地手段来逼迫沐天涛乖乖的替他抗这口黑锅。

    夏完淳站起身道:”我要出去溜哒一圈,平生第一次进京,还没有好好地看过这座城市呢。“

    韩陵山皱眉道:“沐天涛的日子过得很苦,已经在京城成了万夫所指的对象。”

    夏完淳笑了一声道:“天之道损有余而不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他居然已经很倒霉了,那就不妨再倒霉一些。

    反正对他来说,再倒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差别。

    我就不一样了,快马取河西走廊已经奠定了我开疆拓土的少年英雄模样,不能背那些不好的事情。”

    说完话,就朝韩陵山深深一礼,收拾一下头发,就背着手离开了住所,直奔沐王府。

    :。: